69书吧 > 祸水魔仙生死劫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司徒的关怀

第一百九十二章 司徒的关怀

作者:莉莉安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司徒府邸位于柳絮城的最南端,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缘故,司徒家的大少爷唤作司徒南端,娶的大少奶奶也是柳絮城的大户之女,唤作上官凌凉,也是貌美倾世。那日恰恰是上官凌凉的生辰,司徒家上上下下颇为看重她,便为她做了一场寿宴。

    寿宴之日,宴请八方,大多有些头面的人家都接了帖子,因而去的人也多了,多了便杂了,杂了便也就有空子可以钻了。紫瑛和瑾誉乐得化作与这柳絮城的城民一般,跟在由彩衣阁的铃儿精心按着齐桑的模样打扮好来的了落,屈居于了落的妹妹与伴读的位置。

    三人前前后后地走着,就到了司徒府大门前。紫瑛抬眸望去,这司徒府的门楣不是一般的光耀,几根大柱上的彩画绘得精美绝伦,且绘的皆是美女飞天,尤其动人美艳。紫瑛一时看得入迷,身旁的瑾誉遂提点道,“紫瑛,你是不是觉得那几个女子美得非凡?”

    紫瑛点点头,瑾誉拉着紫瑛的手,绕到其中正面的一根柱子上道,“这一位,是你的母亲,花神娘娘。”瑾誉说着,牵着紫瑛的手敷在那红柱上,道,“摸摸看,这画乃是火神之作,惟妙惟肖,逼真得狠。”

    紫瑛闻言,仔细看那画上绘的,也觉得十分美丽,自然也有些像是自己换了身妆面一般,只是年纪稍大一些,韵致风雅便也就更盛一些。紫瑛回眸望着瑾誉,道,“怎么会在这里有娘亲的画像呢?还是火神的画作?”

    瑾誉遂笑道,“因为司徒府的祖辈原本就供的是火神阳贺,且多年来对火神阳贺是一心一意,虔诚供奉。阳贺念在这一家子这般诚心,便为司徒家做了这六根柱子的绘画,绘的是风火雷电花雨六神,护他司徒家繁盛长安。”

    “为何要画这六神啊?”紫瑛有些不解。

    瑾誉便道,“从前这六神还未分殿,都供在一处唤作六零宫的。”

    紫瑛点点头,又说,“这样说来,司徒家的人还都是虔诚心善之人是么?”

    瑾誉回眸看了看了落,又道,“从前的确如此,其实这要追溯起来,还得从姑娘喜欢了一位上神说起。然而那位上神却没有对人家动心,搞得人家受了情伤了。受了情伤以后的那位姑娘,却又没有受到引导,最后误入歧途了,搞得司徒家几乎灭门。”

    “做了什么十恶不赦之事,竟然要灭门?”紫瑛惊道。

    一直默默的了落,忽然插话道,“练了门术法,挺高深的,走火入魔,伤了自己的亲生父母和兄弟。还好,被殿下路过时搭救了,还引回了正途,后来就招了个入赘女婿,延续了香火。不然,这世上哪里还有司徒这一姓么?”

    紫瑛遂问了落道,“你怎么知道的?”

    了落没有答,紫瑛遂道,“你不会刚刚好就是那个被司徒家的姑娘喜欢的那位上神吧?”

    了落只是默默别开目光,瑾誉冲着紫瑛不置可否地点点头,紫瑛遂道,“那姑娘生得如何,叫什么名字啊?”

    瑾誉闻言,露出一个颇为神秘的表情,也猜不到是个什么意思,只道,“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紫瑛遂问,“这么久了,还尚在人世么?”

    瑾誉依旧只是摇头,道,“那姑娘唤作司徒秦。”

    司徒秦,紫瑛一直念念叨叨地记挂着,然后果真随着了落入了府。府中金纱华幔层层叠叠地悬挂着,还系着赤金雕镂而成的百花为饰物,尤其的辉煌华丽。紫瑛觉得眼睛都会被那些赤金的饰物给扎花了,紫瑛左顾右盼着跟着了落,经过他家祭楼的时候,果真看见了悬在厅堂里的祖宗画像,果然有一幅是司徒秦的。

    紫瑛跟着了落,不敢落下,一面又侧头对着瑾誉道,“那位司徒秦,怎么肥得像猪头一样呢?难怪了落哥哥不喜欢她。”

    “嗯,这才几日,你就改口唤他了落哥哥了?”瑾誉挑眉,颇有些吃醋的意味。

    紫瑛掰着指头,算道,“的确是,我比她小啊。”

    “可是,你从前也只是喊我一人瑾誉哥哥啊。”瑾誉说道。

    紫瑛便说,“那我怎么喊他,总不能直接喊他了落吧。”

    “可以,反正你以后会是太子妃。”瑾誉说道。

    紫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前头走着的了落忽然回头,道,“司徒秦从前没有这么胖,因为被拒绝了以后,终日郁郁寡欢,暴饮暴食才变成这么个模样。”

    紫瑛遂问了落道,“那么说来,你还是喜欢过人家的了?”

    了落赶忙摇了摇头,正巧迎面走来的正是那司徒南端和相携着的上官凌凉,紫瑛看到凌凉的时候,也是吓了一大跳。她回眸望向瑾誉道,“那个上官凌凉怎么长得和流音那么像呢?”

    瑾誉点头,道,“原本就和流音是堂姊妹啊。”

    上官凌凉见到了落的时候,微微冲他点头,道,“听说,上仙蓬莱所来,带了我伯父给我的贺礼。一路劳顿上仙了。”上官凌凉说着,冲着他又行了一礼,了落遂道,“凌凉小姐不必多礼。”

    上官凌凉又道,“多日不曾见过我的流音妹妹,她现下可还好?”

    了落闻言,回眸看了一眼瑾誉,瑾誉遂上前一步,道,“凌凉小姐,流音小姐在净月宫之中已修成上仙了。”

    “果真成了上仙了么。”凌凉欣然而起,眸光又落到紫瑛身上,见紫瑛眉目间有哀色,便问道,“这位仙女姐姐,请问我家流音妹妹是怎么了?”

    紫瑛想今日既是上官凌凉的生辰,却与她说妹妹的死讯,不大好。但若是不照实说的话,也是不对的。紫瑛正踌躇,一直站在一旁,彬彬有礼的司徒南端便道,“好了,夫人,若是有什么话,且进屋开宴了再说吧。且让几位远道而来的贵客站在这处,吹了冷风,礼数不周啊。”

    司徒南端一面说着,一面让了路,请了落往里边走去。从司徒南端遇上了落开始,那眸光便没有移开过,一直死死地盯着了落白希的脸面之上,那垂涎三尺的神情,让紫瑛都不忍心看下去。

    紫瑛靠在瑾誉的身侧,低语道,“这个司徒南端倒是个谦谦君子的模样。”

    瑾誉叹道,“可惜爱的却是男儿。”

    紫瑛便说,“爱女子,或是爱男儿,都不见得有什么不好的,我还觉得只要是真爱就好了啊。”

    瑾誉却没有多言,只是淡淡一笑。

    司徒家的酒宴,果真是玉食珍馐,花样百出的。紫瑛夹了一筷子翡翠如玉的盘菜,放在唇齿间细细嚼着,菜色倒是漂亮,味道却不如她家瑾誉做得好吃。紫瑛扒了几口,瑾誉的筷子又夹了一块炸得黄金脆润的香椰糕在她的碗中。

    紫瑛抬眸看着瑾誉,只听见瑾誉说道,“快多吃一些,你看你瘦的,快比我手中的筷子还要瘦了。”

    奇怪的是,瑾誉说的这句话很低,对座却传来与这话一般重复的言语,只是更大声一些,更带了一些宠溺温软的情谊。紫瑛抬眸看了看,正是司徒南端对着才见一日的了落如此说,那眸子柔得要掐出水来了。

    紫瑛只觉得这情形连她这样心大的人,都忍不住要抖一抖肩膀,遂故意冲着了落道,“了落哥哥,你可信这世上有一见钟情这样的事儿呢?”

    了落的面色一沉,可见他这忍得难受,却被紫瑛这么故意一问,正不愿作答,却听那司徒南端也跟着问道,“是啊,了落仙长,你可相信一见钟情。比如我这样的?”

    了落原本含了一口汤在嘴里,被司徒南端这么一问,呛得整张脸都红了。司徒南端的想象力极好,他想了落这是给羞的。于是便提着袖子,颇为体贴地伸到了落的唇边,替他拭了拭唇角,这动作做得风卷残云般快,令了落根本没有拒绝的时间。

    等到了落反应过来的时候,司徒南端已经拿着酒杯去敬别人的酒了。

    紫瑛靠着瑾誉的手臂,低低的笑,瑾誉只觉得毛骨悚然,比什么妖魔鬼怪要可怕的多。但有求于人,就必须要低声下气。瑾誉给了了落一个赞赏的颜色,又贴着紫瑛的耳朵道,“你帮帮他们啊。”

    紫瑛会意的点头,遂举着杯子,故意高声地说道,“这木须酒,我记得了落哥哥你最爱喝了,来来来,妹妹敬你一杯。”

    从前,在绮舞宫的时候,谁都知道了落的酒量最浅,三杯下肚一定醉的不省人事。了落见紫瑛如此,心中警觉,但席间这样多的人盯着,就连去敬酒的司徒南端此刻也看着他,他便硬着头皮,连饮了三杯,果然三杯下肚后,头昏脑涨了起来。

    紫瑛遂对着司徒南端道,“哎呀,我家哥哥就是这样的,酒量浅,又爱喝酒。这可怎么好,都喝醉了。回去客栈又远,出去再吹了风,怕他是要难受的呀。”

    紫瑛这句说完,瑾誉也不忘补刀道,“可不是,我家少爷饮酒以后,若是吹风,一准要头疼发烧的啊。”

    司徒南端听他二人如此说,更是喜笑颜开道,“怕什么,既然回去客栈这么麻烦,就在咱们司徒家住下吧。咱们家别的没有,就是房间多,安心住吧。”司徒南端一面说着,一面转身对着身后的几个家丁吩咐了几句,便有人来扶起醉酒的了落,往后院走去。

    紫瑛机灵,遂道,“别人伺候我哥哥怕不周到,我和阿玉便也过去帮忙吧,哥哥若是醉酒睡不好的话,起来要动怒的呢。”

    司徒南端遂道,“去吧,去吧,倘或有什么需要的,你只管和下人说就是。”

    紫瑛千恩万谢地辞了去,一路上和瑾誉两人跟着走到西苑客房,任下人把了落扶了进去。待那些人将了落安置妥当了,瑾誉遂拉着紫瑛的手道,“走,咱们去院子里转转,看看今夜的月色多美啊?”

    紫瑛闻言,惊道,“就把了落哥哥一个人落在这里,不怕么?”

    “怕什么,他一个堂堂上神,还能让人吃了豆腐不成么?那他身上的那些禁制干什么用的。”瑾誉不屑地说道,拉着紫瑛的手边往外走去。

    柳絮城司徒府这处的月色与别的地方不同,比如皇都吧,月亮都是高高地悬着,月光清冷,遥不可及。然而到了柳絮城里,就是不一样的,这里的月亮近的仿佛唾手可得,你真的抬手去摸的时候,又碰不到,只捞了满满一手细碎金黄的月光,像是贵妃鬓边的花簪闪烁的光芒,华丽得贵气逼人。

    紫瑛看着曼妙的月色,心思也很澄明,她抬手正想执起身边人之手的时候,竟发现扑了个空。紫瑛回眸才看见瑾誉正蹲在那一簇花丛之中,色彩鲜艳的小花环绕在他白净的脸四周,衬得他愈发的明亮俊逸。

    紫瑛一时看花了眼,却看见一只小花仙坐在他修长的手指上,那花仙长得也太可爱了一些。紫瑛有些愤愤然地走过去,那花仙见了紫瑛,瞬时脸色骤变,赶忙行礼道,“小仙婷漪见过花神娘娘。”

    紫瑛低头看了看,月下清影,也的确不怪她分不清。紫瑛遂道,“我不是花神,你可以叫我幻焰神女,你可就是这雏菊的花仙?”

    婷漪闻言惊道,“你就是那个让神仙界闻之色变的那个幻焰神女么?”

    紫瑛不悦道,“我有那么可怕么,难道比那些妖魔鬼怪还要可怕么?”

    婷漪赶忙道,“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想说……”婷漪原是想说让天族太子都动容的女子,竟然是这幅模样,但又觉得这般说似乎有些不敬,又把话吞回去了。

    紫瑛遂问道,“既然是雏菊的小花仙,你怎么不好好的守护花仙,这会子又出来做什么?”

    瑾誉端起了太子的架子,端正说道,“是本君让婷漪现身的,之前不是和你说了,司徒府带回了一块和氏璧,我们现在还不知道那块玉璧被放在哪里。如果我们不知道的话,只怕会被绿惜捷足先登了。”

    婷漪听到瑾誉的话,遂道,”启禀殿下,那块和氏璧早就不在府内了。“

    瑾誉惊了,紫瑛又赶忙问道,“那去哪里了?”

    “在彩衣阁齐桑公子那里啊,之前南端少爷与齐桑公子两情相悦,齐桑公子说,若是南端少爷肯找来和氏璧将那玉璧赠给他,他便终生跟着南端少爷了。南端少爷信以为真,就把和氏璧交给了齐桑公子,哪里知道齐桑公子得了和氏璧以后,就和南端少爷闹僵了,南端少爷对齐桑公子是认真的,自然不会再同他要回那个和氏璧来了。”婷漪细细说道。

    紫瑛遂拉着瑾誉,道,“看来,我们中了绿惜的计了。那个铃儿姑娘可能就是绿惜变的,齐桑可能也是,她已经骗走了和氏璧。”

    瑾誉沉声思量了一阵,道,“不,铃儿不会是绿惜。但她意在和氏璧却是真的,不急,她应该还没有离开柳絮城,之前,本君在铃儿身上种了一帖绮舞宫的追踪符,倘或她离开了,本君身上的另一半的符咒便会变色,然而如今这符咒却没有改变。”瑾誉说着,掏出一张黄底绿描的咒符,又道,“想知道她去哪里,问咒符就好了。”

    瑾誉的话落下,遂笑着对婷漪道,“好了,没你什么事儿了,你回你的花里去吧。”瑾誉说着,顺手就拉过紫瑛的手腕,却被紫瑛拂开,瑾誉正觉得奇怪,就问道,“这是怎么了?”

    紫瑛嘟囔道,“你且去找婷漪就好了,她那柔柔弱弱的样子,眼风又一直在你身上瞟啊瞟的,郎情妾意,找我干嘛?”

    瑾誉遂笑道,“从前,我的幻焰要是一吃醋,就要找个什么东西烧一烧,有一阵子我还蛮后悔教你御火术的,让你胡作非为。”

    紫瑛遂叹道,“你放心,这是在人家府上,我不会乱来的。而且,你也不值得我如此。”

    瑾誉听了这话,遂皱了皱眉目,原本按着他的性子,总是要去哄一哄紫瑛的。但是他心里却又有了新的盘算,也就由着紫瑛生气离去了。瑾誉独自一人走回房间,彼时正巧遇上了司徒南端正小心翼翼地靠在了落的床边,深情地凝视着床上醉倒的了落。

    瑾誉清了清嗓子,道,“司徒少爷,也在这里?”

    司徒南端看见瑾誉回来,一脸不悦,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语气地说道,“你身为侍儿,却不好好陪在你家公子身边,这样晚了还出去做什么。”

    瑾誉闻言,心底知道司徒南端这是关心了落,遂笑道,“没什么,从前公子老说那个和氏璧多美多美的,听说和氏璧就在司徒府,我就也想去看看啊。”

    “怎么,你家公子也喜欢和氏璧么?”司徒南端说着,略沉思了一下,又道,“这和氏璧,原是一块,因为年代太久,我们得到的时候已经变作两半。一半我赠给了一个友人,另一半还在我这儿。倘或你家公子喜欢,等他醒来,让他来找我看吧。”

    瑾誉闻言,遂笑着点头。

    司徒南端却皱着眉,道,“其实,不是我小气。不过是块玉,他若果真喜欢,我可以买很多很多送给她的。可是,这和氏璧并不是什么吉利之物,得到它的人没有什么好下场的。就比如,就比如齐桑。”

    瑾誉遂道,“齐桑,我怎么前几日在彩衣阁见过齐桑?”

    “怎么可能,齐桑在回来的路上就已经死在荒漠里了,那半块和氏璧我留给了他作为陪葬。无论如何,齐桑都会是我今生最爱的人。那半块和氏璧,我的确带回来了,但前几日也不知所踪。只是我做了个怪梦,梦里出现的人是齐桑,也是他。”司徒南端说着,指着床上的了落,笃定道,“一定是他,和齐桑说着一模一样的话。他问我信不信来世,他说他已经转世为了落,他会重新回到我的身边。”

    瑾誉听到此处,定睛看了看司徒南端,他的眼睛有被人施了幻术的痕迹。瑾誉笃定有人在他们之前,找到了司徒南端,而这个人必定是铃儿。因为铃儿那天那样积极地帮助他们打扮了落,甚至那么刚好弄来了一张帖子。

    瑾誉想这件事不会再有另一个答案,一定是铃儿早就谋划好了的,而他却并不打算在司徒南端面前揭穿。

    瑾誉笑着对司徒南端,道,“的确,咱们公子和司徒少爷的姻缘乃上天注定。不过咱们公子从前说过一句话,谁若是能够把和氏璧找来给他,他便一定会和他长相厮守到永远。”

    司徒南端激动地握着瑾誉的手,道,“果真这样说了,那他果真就是齐桑的转世。你方才说你见过齐桑?”

    瑾誉遂道,“也许是我看错了。”

    紫瑛睡了一觉醒来,心情还是恹恹的。昨夜开始与瑾誉闹了口角,瑾誉便没有出现过,紫瑛等来等去,却没有等到瑾誉来道歉。紫瑛等得发急了,忽然想起瑾誉的青玉扇还在她这里,她便想拿着这个做幌子,去找瑾誉。

    紫瑛一路急匆匆地往着瑾誉和了落的房间走去,推开门的时候,正看见司徒南端拿着一把热毛巾,和了落推来推去。了落还喊道,“司徒公子,司徒公子不必这般客气,擦个脸而已,我自己可以擦。”

    那边司徒南端还是一脸热情地说道,“我的小乖乖,我替你擦一下,一会儿我还给你端粥过来,你好好吃。我特意吩咐下人给你熬的,从前你最爱喝的金银糯米粥,甜甜的,可香了啊。”

    了落的目光落在门口的紫瑛身上,一下子就觉得迎来了大救星,遂大声招呼道,“妹妹,妹妹你来了啊?”

    司徒南端闻言,手还握着了落的手,冲着紫瑛也是一口一个妹妹的叫。

    紫瑛讪讪地笑了笑,又道,“我是不是应该先出去啊?”

    了落赶忙道,“妹妹,你别走啊。别走啊!”

    “是啊,妹妹别走啊,来这儿,我吩咐人熬了甜粥,你也过来陪你哥哥吃一些,我怕他一个人也不习惯吃了。”司徒南端说着,便招手唤紫瑛进来。

    盛情难却,紫瑛遂也跟了进去,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多谢司徒,司徒哥哥了。”

    紫瑛坐下,了落靠着紫瑛这处挪了挪,司徒南端想了落就是和齐桑生前一模一样,是个天性害羞的模样,便也就是宠溺地对着他笑笑,然后又对着紫瑛笑道,“来,你快你哥哥多吃点,瞧他那个身板瘦的,我看着就觉得心疼。”

    紫瑛笑着,端起自己的粥碗,细细品着,忽然愈发的想念瑾誉。昨日,瑾誉也是这样心疼地同她说,要吃一些。紫瑛想着,湿了眼睫,遂问道,“了落哥哥,怎么不见阿玉哥哥呢?”

    “我也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就没有看到他,我就看到了……”了落说着的时候,眼光又瞟到司徒南端那里去了,很是不自在。

    紫瑛遂笑了起来,司徒南端便道,“我今儿起的早,就过来看看,不过你那个侍儿老是不好好陪着你,我觉得他根本就不能好好照顾你。不然,我这里派一个人来跟着你如何。反正他也去彩衣阁追姑娘去了。”

    “追姑娘?”紫瑛闻言,尖声问道。

    “是啊,彩衣阁的那位铃儿姑娘,不是生得很好看么。我看那个小兄弟的心都给铃儿搅乱了。”司徒南端说着,根本没有注意到紫瑛愈发暗沉的脸色,还有满脸尴尬的了落。

    了落赶忙打圆场道,“也许是我昨夜和他说,我那件衣裳破了,他就拿着我的衣裳去彩衣阁找人缝补,也是有的。也许早上去的急,没来得及说一声。”

    紫瑛便道,“衣服破了,能有多急,急到说不得半句话么?”

    “那可不是这么说的,从前啊,我是说依你哥哥品性,他的确是最在意衣服的。若是哪一处破了,不立时缝补好,他可是会坐立不安的。难怪你今早都不肯吃饭,原来是衣服破了啊,你啊,就爱耍这样的小性子。”司徒南端说着,颇为爱怜地剐了一下了落的鼻子颇暧昧,酸得紫瑛泪眼婆娑的。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水魔仙生死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莉莉安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莉莉安小姐并收藏祸水魔仙生死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