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水魔仙生死劫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杀猪女人脸

第一百九十五章 杀猪女人脸

作者:莉莉安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紫瑛说,什么都不要,就要他现在去救了落。说就算是她求他。在他眼底的幻焰神女,剔骨弦缠在身上都不会求饶,哪怕是因为焚毁了花神殿而被天君惩罚时,也是视死如归的从容淡漠,仿佛生死都不在她的眼底。她如今倒是把那种骄傲给扔在了他的脚下,低声下气地来求他救了落。其实救了落又何须她来求,了落原本就是他的部下。是他的态度,还是他的左派,却已经让她对他连这点信任都没有了么。其实,也不能怪她。

    瑾誉还是别过脸去,问身侧的铃儿道,“了落毕竟是我的部下,从前跟着我出生入死过,”

    瑾誉的话没有说完,铃儿已经接过去说道,“可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应该因为帮助了那个背叛了你,勾结我们魔族的斓星上神,而被你压在了锁仙塔里。既然他当初做出了选择,选择了斓星,其实也是等于背叛了你不是么?”

    瑾誉神色不改,依旧淡淡地望着铃儿,铃儿却又忽然转了话锋,笑道,“罢了,他不仁是他不仁,你却不能不义。你若想去,便去吧。我在这里等着你就是了。但是,你要把幻焰留下,我不是不信你,我是担心她去了,却造成了你的负累。”

    铃儿说着,眸光瞟向紫瑛,冲着紫瑛雯雯婉婉一笑,道,“姐姐,我这般说你不会生气吧。毕竟我也是担心你,而且我并不是容不下人的人,你且和我处一处,处得久了,你就知道其实和我在一块,也是很好处的。”

    紫瑛冷哼道,“我不需要和你相处,你放心,你也不需要容得下我。因为我容不下你。”

    铃儿闻言,却也不恼,只是转身对着瑾誉道,“你看,她这样的脾气,跟着你去,果然是要拖累你的吧。而且,我还听说从前她在天宫的时候,也总是拖累你。”铃儿说着,却慢慢从瑾誉身后走了出来,走到紫瑛的身边,抬手搭上她的肩膀,笑道,“话又说回来,其实姐姐你有没有想过,为何你和殿下会走到今日,大部分也是你自己的缘故。一个像殿下这样优秀的男子,身边必然是要站着一个与他相配的女子,你的话,的确有些差距。”

    紫瑛望着瑾誉,瑾誉的眸子淡得仿佛毫无焦距,紫瑛遂看着铃儿又道,“我不如你懂心计,从我和了落踏进柳絮城的时候,你就已经在布局了吧。你想好了我们所有的一切,但是你忘了一个人,那就是你的夫君公子深吧。你如今这样做,可对得起他。”

    “呵呵,”铃儿轻笑,又道,“我与他原本没有什么感情可言,只是氏族联姻罢了。别说是我今日跟了瑾誉殿下,跟了别的谁,他也不会有什么大动干戈的心的。何况我妹妹在呢,他没有心情想起我来。再说了,我们魔族的女子,素来看重爱情,所谓婚约名分,不过是浮云流水,不要也罢。不像你们,你们看重的那些,在我们眼里只是可笑。”

    紫瑛并不想要与铃儿争个一时的口舌之快,别过脸去不理铃儿,她不知为何心中有一种笃定,公子深应该没有办法安坐在锦瓷宫里,也许只是迟早的问题。他迟早会来找铃儿的,其实他来找铃儿出于什么样的缘故,紫瑛也并不在意。因为她现下最在意的人,已经不再与她了。她想从此以后,也没有什么令她真正在意的人或事了。

    紫瑛也不看瑾誉,只是低低问道,“殿下,且给我一句实话,去还是不去呢?”

    瑾誉没有答话,紫瑛没有抬头,所以看不见瑾誉的眸子里那种空洞的淡漠。瑾誉的沉默,却给了铃儿再次发话的机会,铃儿看着紫瑛道,“其实,你也不必执着,倘或殿下愿意去,自然是会随你去的。你这样追着讨着,岂不是自讨没趣么?”

    紫瑛彻底被铃儿激怒,沉下脸来,道,“这样说来,我与殿下可都是天族神族,可你算什么,魔族?我天族神族之事,可轮不到你来说话。如你所说,我天族神族可是十分在意阶品高低,礼节礼教,可不敢如你们魔族这般乱无章法。”

    “你这样说的话,倒让我想起了你的母亲和你的父亲,这样在意礼节教法的花神与火神,当真不应该生下你来。”铃儿说着,满脸的张扬,一副看好戏的神色。

    紫瑛不管是作为幻焰,还是作为紫瑛,生平最烦的就是人家骂爹骂娘的,因为听见铃儿这样说,便愈发觉得可气。但即便怒极了,她此刻也不愿把不好的嘴脸在瑾誉跟前表现出来,即便他已然不爱自己了,却依然希望将来他回忆起来的自己都是美好的。

    紫瑛干脆软软一笑,瑾誉却忽然道,“好了,我陪你去。”

    铃儿闻言,原本还趾高气扬的神色瞬间垮了下去,回眸望着瑾誉道,“殿下是不是忘了,我身上有殿下想要的东西。”

    瑾誉眼中终于有了往日的风采,却是极为冷漠的口吻对着铃儿道,“现在恐怕没有了。”

    铃儿闻言,赶忙闭上眼睛,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气急败坏地嘶吼道,“你怎么知道,我把另一半的和氏璧藏在哪里?”

    瑾誉说,“你的修为不浅,要本君花三日才找到。”

    铃儿道,“我还以为我把它藏在魔族的墨海火莲簇里,你是找不到的,却没有想到还是被你找到了。我布了那么密的法曲护着那半块,其实我护着的是你的心,可你的心却从来没有属于我过。但是,我很奇怪,为什么我用读心术,却读不出你心中所想呢?”

    瑾誉便道,“的确,你的读心术独步天下。但是如果本君没有心呢?”

    铃儿惊道,“那你的心在哪里?”

    “这个你无需知道。”瑾誉说着,忽然缓步凑近到铃儿跟前,他低下头逼近铃儿的脸,那个姿势暧昧得宛如要亲吻她的唇,连铃儿也不自在地眨了眨眼眸,瑾誉却忽然直起身子,笑道,“你说的读心术,其实本君也会一些。本君方才看见你的心里并没有本君,因为你既不爱本君,也不爱公子深。公子深是你一个看不透的人,本君是第二个,但你知道公子深没有心,却不知道本君也没有心,所以你以为我是第一个你真正看不透的人。你对本君,只是想要征服罢了。”

    铃儿莞尔一笑,像是墨色深海的汹涌波涛里开出的一朵红莲,静谧妖冶得震撼心智。她忽然慵懒地坐在房里的那张美人靠上,一时间少女闺房里所有的陈设都改变了,原本清爽宜人的粉纱帘帐,现下完全幻化为大红迷情的布帘,宛如莲花的花瓣般柔软地摇曳在夜风之中。

    她原本少女式的装扮也全都退下,一双飞入云鬓的黛色长眉,一双夺人心魂的紫色瞳孔,映衬着一双宛如焰火燃烧而起的熊熊红唇,勾勒出一张魔族女子独有的艳丽妖冶的容颜。她望着瑾誉,道,“我知道殿下的修为灵力卓绝,我不过是在这彩衣阁里布了个彩衣阵,殿下自是能够想办法脱身而出的罢,那我就权当是欣赏一下一场好戏了。”

    铃儿说着,漫布的彩衣从天而将,红澄黄绿青蓝紫,各色长衫衬裙飘然而下,宛如被赋予了新的生命摇曳在瑾誉和紫瑛的身侧,时不时还发出十分凄厉的笑声。紫瑛祭出自己的凝脂胭脂盒,五色的香粉遇上那些彩衣,瞬时便把那些彩衣燃尽燃毁,然而彩衣被毁了一件,便又会变幻出新的一件,款式颜色都大不相同的一件。

    紫瑛的眼睛都开始发花了,因为一直祭出不同的香粉,以对应不同颜色的衣裳,紫瑛觉得自己快要精疲力竭了。再看看对面的瑾誉他什么都不做,就那么安静地坐在那里,连青玉扇都不曾取出,当彩衣落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就那么轻飘飘地一拂,彩衣便盾地无踪了。然而,紫瑛自己知道自己没有他那样的修为和灵力,是不可能轻轻松松搞定这些如厉鬼一般的衣服的。

    瑾誉踩着那些绫罗绸衣慢慢地走到紫瑛的身边,垂眸道,“这是她的术法,你若是一直强攻,那么她的术法便会更强。当然你若是不攻,便只能够死在她的术法下。但是她的术法有一个弱点,你试试看用你的香粉幻化为人形,多变几个出来。”

    紫瑛听瑾誉这样说,便也就按照瑾誉所说的做,果然在紫瑛变幻出四五个香粉人形之后,那些衣服都转而去攻击香粉,紫瑛屏着呼吸慢慢地跟在瑾誉身后挪出那法阵的范围。瑾誉站在法阵外围,抬手掷出青玉扇,青玉扇气势勇猛,瞬间便把那法阵击得粉碎。

    原本还在美人榻上怡然自得的铃儿,在漫天陨落的光辉之下,从榻上摔落。她捧着心,忽然呕出一口鲜血来,抬眸望着瑾誉,道,“殿下果然是这六界之中唯一能够胜过我的人。”

    “别把话说得太满,虽然以你的修为能够胜过你的人也确实为数不多。但本君也不会是唯一一个,有些人只不过是你从前没有遇到过罢了。”瑾誉说道。

    铃儿却不服气地说道,“修为在我之上又如何,我的法阵是吸食对方的灵力来壮大自己的法阵,的确有不少人的修为在我之上,但我敢笃定没有人有殿下这样澄明的思绪。”

    瑾誉摇摇头,道,“不会只有本君的。”

    从彩衣阁走出来,一切仿佛都没有发生。集市里该做买卖的继续做买卖,就连彩衣阁的门庭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以至于连紫瑛都觉得方才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境,梦醒时分的精神尤其的清新。

    瑾誉走在前头,原本紫瑛应该要跟在他身侧,她却终归还是很在意瑾誉对她说的那些话。于是,她很刻意地放慢了脚步,跟在瑾誉的后面。瑾誉思量了片刻,回身对着紫瑛道,“你还是不要同我前去司徒府了。”

    紫瑛点点头,道,“是,谨遵殿下旨意。”

    瑾誉皱了皱眉,道,“方才在铃儿面前说那些话,是有我的苦衷的。你知道的,她会读心术,这些时日我一直陪在她身侧,观察她的喜好和生活习惯,就是为了从中找出她心理模式,好揣测她会把那半块和氏璧悄悄地藏在哪一处。在我没有找到之前,我并不想她起疑。所以,我是迫于无奈才和你说那些话的,现在我已经找到和氏璧了,所以我不必,”

    瑾誉的话还是没有说完,紫瑛却道,“殿下不必与我解释,殿下行事也自有殿下的道理。就好像殿下一早就想好了如何去彩衣阁,如何靠近铃儿,获取她的信任,又如何取得这半块和氏璧一般。殿下是不需要告知任何人的。自然,也包括了紫瑛,既然是如此,殿下又何苦再与我多作解释呢。”

    “紫瑛,你这是在生我的气。”瑾誉无奈地说道。

    紫瑛没有回答,瑾誉只好叹道,“罢了,反正只要你不随着我去司徒府就好。”

    紫瑛点头道,“请殿下放心,紫瑛有自知之明,是不会去成为殿下的负累的。”

    “紫瑛,我从来没有觉得你是负累。即便你是负累,那也是我心甘情愿背着的负累!”瑾誉着急忙荒地解释着,方才找不见半块和氏璧却也没有到这个程度。

    紫瑛别开脸,道,“殿下还是速速去司徒府吧。”

    瑾誉明白,紫瑛此番说的是正理。他们在彩衣阁耽误了太久的时光,只怕了落要撑不住了。然而,瑾誉的这个念头不过是匆匆一闪,却见漫天忽然飞扬起鸽毛,一片一片洁白无瑕地落在纷乱的人群之中。

    那些集市上的凡人,何曾见过这样美丽的景致,纷纷驻足欣赏。然而,他们却并不知道这正是一场浩劫的开始。瑾誉深深地叹道,“不好,了落没了。”

    紫瑛听到瑾誉这样说,心下狠狠一痛。紫瑛已经无法数清从她身边到底离开了多少相识,她是知道的了落离开的日子不会太远,但当这一日真的出现的时候,她还是觉得这样难以接受。紫瑛的眼角落下了泪水,滚烫如沸,灼伤了紫瑛的脸颊。

    瑾誉抬手拭去紫瑛的眼角的时候,竟然烫伤了手指。就连一向泰然自若的瑾誉也觉得颇为蹊跷,紫瑛看见瑾誉烫伤的手指,心没来由地就软了。她赶忙上前,握住他的手,道,“怎么了,怎么会这样?”

    瑾誉安然一笑,道,“不打紧的,也许是你身上的火禁制在起效。”

    紫瑛遂又问道,“可是很痛?”

    瑾誉摇摇头,抬手在紫瑛眉目之前晃了晃,道,“你忘了你的自我修复术,还是我教的。小伤而已,不会如何的。”

    瑾誉虽那样说,紫瑛的心头还是闪过一丝不安。瑾誉的仙泽和身上变幻的禁制,怎么可能这样轻易被伤到。那不过是紫瑛的一滴泪罢了,却把他的指头烧灼得面目全非,甚至有些狰狞可怖。虽然他说没事,依旧说的如惯常般的云淡风轻。

    原本想要安静地听瑾誉的话,留在这里不去司徒府的紫瑛,忽然改变了主意。她给瑾誉的理由是,“自然,我知道你有打赢绿惜的把握,可是我跟着你,实在不行的时候,我就冲着她哭,把眼泪都抹在她的身上,那么她也就不会那么轻易得逞了。”

    瑾誉闻言,淡淡笑了笑,说,“你觉得你可以近她的身?”

    紫瑛一本正经地说道,“不过是近她的身而已,有你在,这个还会办不到么?”

    瑾誉低头,若有所思,良久后才道出真相。他回身,挽住紫瑛柔软的细肩,郑重地说道,“坦白说,紫瑛,这一回我没有把握。”

    紫瑛有些难以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话,又重复道,“你方才说什么?你说,你没有把握?如果连你都没有把握,那么六界还能找到谁有把握。其实,你上回不是打伤了她么?”

    “那时候,她只是单单有勾栏玉,而且和勾栏玉磨合得并不好,但现在不一样了。她吸食了两位上神的灵力,身上带着上神的气息,这足以使她很好地驾驭勾栏玉了。”瑾誉说着,长长一叹。

    紫瑛闻言,也只是丝毫的诧异,很快便领悟道,“两位上神,琉璃和了落对么?”

    瑾誉沉重地点了点头,又道,“其实我犯过一次错,又犯了一次错。我一而再地相信她,放过她。所以,倘或有什么浩劫,都是我一手造成的。”

    紫瑛摇头,道,“怎么会?”

    瑾誉看着紫瑛,很笃定地说道,“的确是因为我的缘故,我要亲自去和绿惜把这笔账算个清楚。但是紫瑛,我不是嫌弃你是我的负累,因为没有把握,所以我不愿意你去冒险。”

    紫瑛闻言,心头更软,鼻尖也泛起了微酸,含糊着鼻音道,“既是如此,我更要陪着你了。我也想让他们知道,我不是你的负累,我可以堂堂正正地站在你的身边。”

    瑾誉道,“你不必在意别人怎么说,我从不在意这些。”

    紫瑛拉着瑾誉的手,道,“可是我在意,我真的很在意。我是幻焰的时候,因为身世而被人诟病。我作为紫瑛的时候,同样也是因为身世。所以我比任何人都在意,身世我改不了,可是我是这样想要让他们看到我的能力,看到我身上除了身世以外的东西。难道说幻焰没有优点,夏紫瑛也没有优点,我就没有任何优点么?”

    瑾誉摇头道,“紫瑛不是的,你在我眼里很好。”

    紫瑛道,“我知道,但是光是这样,不够。你知道么?方才在彩衣阁,我明知道你嘴上说的并不是你心里想的。可是我还是那么容易就被铃儿的三言两语所左右,为什么呢?因为我没有办法和她一样,昂首挺胸地站在你身侧。即便有一天你成了天君,你排除万难将我封为天后,我想如果我没有证明过,我也不能够安安逸逸地站在你的身侧的。”

    因为紫瑛的执着,瑾誉再一次像紫瑛妥协。瑾誉觉得凡是遇上紫瑛的事儿,他完全没有办法冷静和理智的做决定。比如绿惜,倘或不是一直顾及到紫瑛,或者说幻焰真正的身世,他便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去纵容绿惜,让她现下还有机会立在司徒府中。

    其实,对于了落,琉璃,玉桀,还有尘殷,他心中真的满是愧疚。当初他将斓星赐死,其实也是为了紫瑛的身世。他就是这样,碰到无数的事务,是非对错分明清晰。只要到了关于紫瑛的一切,仿佛只有夏紫瑛是对的,所有与夏紫瑛对抗的便都是错的了。

    瑾誉和紫瑛牵着手,立在司徒府的门前。司徒府的正门紧闭,门前那几根柱子上的画像在半日之间失去了它原本的鲜明艳丽,色彩凋落,漆画斑驳,仿佛沧桑了千年。瑾誉侧身问紫瑛道,“我们这便进去了。”

    紫瑛点点头,道,“我早就迫不及待了。”

    瑾誉失笑,抬手在紫瑛的额前轻轻一弹,道,“还是和从前一样,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架势。可你要知道,里头那一位可是绿惜阿。”

    “我怎么不知道,我比谁都清楚。是她毁了净月宫的,杀了我的那些好姐妹。我今日自然是要来同她讨债的。”紫瑛说着话,一阵风拂起她披在肩上的长发,显得她更加的意气风发起来。

    瑾誉抬手轻轻按了按紫瑛的刘海,道,“头发乱了,但愿从今往后,我还可以替你理理刘海。”

    紫瑛便道,“只是理刘海是不够的,如果你能为我去学一学梳发髻那便很好了。反正你也为我学了厨艺,这一项你也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瑾誉便道,“你可别忘了,按照我们天族的规矩。梳发,是妻子理应为丈夫所做之事。”

    紫瑛闻言,眉目一转,似乎在心间掂量了一下,遂十分勉为其难地说道,“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就是我梳发髻的手艺不是那么好,如果你不介意从今往后顶着个玉米馍馍一样的发髻,我也不介意花一些时间为你梳理。”

    瑾誉遂笑道,“那你这几日头上的发髻都是怎么梳成的?”

    紫瑛便说,“我这是女子的发髻,而且统共我也只会这么三两种。你如果喜欢,我也可以给你梳成这个模样。其实,依我看,你这张脸若是梳个女式的发髻,再擦一些我调制的朱粉,抹些艳丽的口脂,应该也可以迷倒神君一片。”

    瑾誉沉了面色,看着紫瑛,半晌不说话。他倒不是真的生气,就是想吓唬吓唬她。可是她夏紫瑛是谁呢?幻焰神女,岂会这样轻易地就被吓到了。她偏着身子,凑到瑾誉的跟前,近近地逼视着瑾誉,然后变幻成十分凝重的神色,忽然直起身子来,抬手抚摸着下巴,也是良久的沉默。

    瑾誉果然是他们二人之中,先熬不住的那个,开口问道,“怎么了?”

    紫瑛回眸对着他道,“我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嗯?”

    “你说,你长得其实比了落好看吧,为什么司徒南端没有看上你呢?”紫瑛问完,以为自己赢了,正得意洋洋地准备笑瑾誉一回,瑾誉却淡淡地道,“因为我在自己的脸上施法了,司徒南端无论是从正面看,还是侧面看,我都是生的一个街口杀猪肉的那个老女人的模样。所以他很难看上我!”

    紫瑛终究没有忍住,捧腹大笑。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水魔仙生死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莉莉安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莉莉安小姐并收藏祸水魔仙生死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