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水魔仙生死劫 > 第二百零二章 云深国

第二百零二章 云深国

作者:莉莉安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做一只魔需要什么条件,吃人噬心这事是很低级的魔偶尔才干那么一两回的。高级的魔一般只吃妖或是仙的生魂,再高级一点的魔就基本上都在找神族决斗。譬如魔帝苍梧空肆,年少的时候剑下死了不少上古神族,后来却销声匿迹的一阵子。

    这件事,是紫瑛坐在踏云墨翟车上,听公子深和铃儿拌嘴的时候说起的。其实,他们本该一人一趟车的,因为烬梦恼火砸了三部,紫瑛劝她的时候失手砸了一部。于是,这么多人就只好全都瑟缩在一部车里。

    一路上,铃儿自然没有少抱怨。鸠魔蓄蓄却显得十分安静,公子深便和瑾誉打起了桥牌,赌注是那一座山上哪一棵万年不老的树之类的东西。反正那些名字,紫瑛没听过,她毕竟神史学得不大好,地理更差,那么烬梦便是更不用提了。

    踏云墨翟车经过云深国的领空之时,颠簸了一下。拉着踏云车的七只墨翟被云海里的暗涌给击中了三只,车歪向了一边。紫瑛原本就是挨着瑾誉坐着的,车体倾斜时,她扑倒在瑾誉怀里的时候,唇遇上了瑾誉的鼻尖,瑾誉顺势又将紫瑛往下拉了一把,吻上她的唇,紫瑛羞红的脸,好在满车凌乱,倒无人顾及他们举动。

    反而是烬梦的动作十分大,整个人跟个球似地滚到对面的公子深怀里,难得公子深还接得那么准确无误。公子深怀抱着烬梦的时候,眉毛挑得一高一低地看着她,道,“你差点把我撞出内伤了,你们天族的伙食不错,仙子都这么重么?”

    “是我重,还是你弱,竟然连一个女子都抱不住。”烬梦反唇相讥道。

    公子深回眸去看鸠魔蓄蓄,道,“我可有哪一次没抱住你的?”

    蓄蓄摇摇头,公子深对着烬梦做了一个‘你看,是不是’的表情,却听见蓄蓄道,“公子,蓄蓄不知,因为公子从前也不曾抱过蓄蓄的。”

    烬梦一笑,又道,“你看,你果然很弱吧。”

    “那既然我都这么弱了,你怎么还不起来?”公子深问道。

    烬梦摇摇头,说,“我不起来,刚好让你练练手。”

    蓄蓄的眸光一暗,脸上挂着些失落与无奈,铃儿看出了蓄蓄的不悦,遂对着瑾誉道,“都说你们天族最讲究个礼义廉耻,这还未嫁人的姑娘就这样坐在我家公子身上,你倒也不好好说说么?”

    瑾誉遂笑道,“说说?说什么?”瑾誉看了看烬梦和公子深,又道,“你看,烬梦没有起来,你家公子也没动手赶人阿。可是你太在意了?”

    公子深听瑾誉这样说,正要说些什么,瑾誉已经重新抓起桥牌,道,“来来来,刚刚斗到哪里了。”

    公子深便道,“罢了,输给你锦瓷宫一个挂坠成么?你能不能让她先起来,我果真弱得狠,都脚麻了,我哪里还动得了手阿?”

    瑾誉抬眸望了望车窗外的天色,叹道,“脚在她的,她不起来,谁也拿她没法子。只不过,她若是果真起来了,只怕你又要后悔的。”

    公子深无奈地对着烬梦道,“姑奶奶,你先起来吧。”

    烬梦看了公子深一眼,道,“罢了,你还真是无趣。”烬梦起来的时候,拉车的墨翟又尖叫了一声,这回车身一震,直接翻了过来。烬梦因为刚刚从公子深身上起来,没有稳住重心,直接被甩出车窗外。

    紫瑛惊了,正要抬手去拉,却瑾誉阻道,“自然有人会去救的。”

    车窗外,云流暗涌,宛如奔腾的海啸,一股龙卷风似的云卷拦腰将烬梦席卷而去。紫瑛的手握在车窗上,越来越紧,眉目也越蹙越紧。瑾誉却是云淡风轻地坐在一旁,对着公子深道,“来,你刚刚输了一个瓷挂坠给本君,本君还想再跟你讨一双瓷娃娃送给紫瑛。”

    公子深看似平静,实则心不在焉,嗯了一声。公子深却不知自己这一声嗯罢,手里握着的是什么,丢下去的又是什么。瑾誉淡然望着掀开的桥牌,道,“公子深这是要送一双给本君,本君就不客气了。”

    公子深淡笑道,“一双娃娃而已,我还是送得起的。殿下不必客气。”

    瑾誉便道,“客气自是不会同你客气的,只是从前听说过云深国在空中设了万丈云涌的法曲,为的是不让外来的种族入侵他们的领土。然而,若是一般人也就被赶出来就是了,可是他们云深国实际是虎精的后裔,也就是说他们最讨厌的就是狐狸。”瑾誉说着,眸光撇到一旁的紫瑛,说道,“从前我们有个朋友,历了个情劫,还做了狐族的狐王。倘或是让云深国遇上了她,后果岂不是不堪设想么?”

    公子深到底是抓不住桥牌了,挥手一掷,正要起身却被身旁的鸠魔蓄蓄拉着,说道,“公子不必亲自去,让蓄蓄替公子去。蓄蓄保证能够把烬梦仙子带回来。”

    瑾誉淡淡道,“你是带不回来的,别看你是魔,他们只是精怪,这存活了万年的精怪,却不一定是你们魔能够拿下的。何况云深国如今的王,亦忘可不是好对付的。”

    “那个亦忘么?六界之中,他也可以排得上第六位,蓄蓄,你的确不会是他的对手。”公子深说着,抬手拂去攀在他手臂上的鸠魔蓄蓄的手,飞身而去。铃儿却在他走后,道,“其实,我也蛮想要去会一会那个亦忘的。”

    瑾誉却把桥牌递给铃儿,道,“焰苒公主有没有兴趣和本君赌一局,就赌你能不能再次见到了落如何?”

    铃儿望着瑾誉的眉目微微一紧,她接过桥牌,道,“那如果我输了,我拿什么输给你?”

    “输了?拿她罢。”瑾誉说着,指了指身旁的紫瑛,紫瑛回过身来,问道,“我怎么算赌注?”

    瑾誉便道,“倘或焰苒公主输了,就麻烦公主替本君在魔帝跟前说个情,将幻焰依旧许给本君就是了。倘或焰苒公主赢了,只怕公主也回不来了。”

    铃儿的眉目微微一颤,似有泪盈于睫,却点头道,“这场赌,可赢亦可输。”

    车内风起云涌,车外依然也还是风起云涌。

    公子深青色的身影翻越在滚滚云海之中,却始终没有看到烬梦的身影。公子深终于着急无奈地喊着他记忆之中的那个名字,“彩嫣,彩嫣,你在哪里!”公子深已然顾不得所谓男子的颜面,那一刻他空荡荡的胸膛竟然也会觉得那般疼痛,仿佛西风贯穿了他的皮肉,吹进了那寂寞空落之处。

    他执剑斩了那纷乱的棉絮,漫天飞舞的白色弥漫了他的眼睛,云海深处立了那么一抹绚丽的身影。他匆忙飞过去,抬手一抓,却竟然扑了个空,他喊了一声,彩嫣,依旧毫无应答。他回身,又挥剑斩去,却竟然在那云层叠嶂之处,劈出了一串红瑚珠,这是从前他还是贺芳庭的时候,怕她被净月宫的灵气所伤,特地赠给她的。

    他立在云端,往下望去,那幽幽深深的山谷之中,一泉飞流而下。那泉水之下便是传说之中云深国的所在之处。他没有丝毫的犹疑,沿着那一泉的流向而飞。他听说这道泉十分的长,长到需得飞上一年的时光才能够到达。

    然而,对于公子深而言,一年太长。三个月,他终于飞到了泉水落下之处,没有想象之中的一片碧波荡漾的湖。而是如同遇上了一个透明的伞罩一般,泉水沿着看不见的弧度滑开了,而那伞罩之下静谧的村庄大约便是云深国的所在之处了。

    公子深走在纵横的阡陌之上,因为他到底是这个村子里的外人,惹得村子里鸡鸣狗跳的。一个年迈的老婆婆就住在村口,见了公子深,便欣然地对着自家的姑娘道,“芹芹,快来,快来看看这个是不是就是祭司所说的天降圣人。”

    公子深有些不明所以,循声走出来的姑娘,看样子宛如凡人家的孩童模样,年纪约莫着才*岁不到,见了他,笑意盈盈地说道,“大哥哥,你是不是来自东边?”

    公子深闻言,摇头道,“不是,我来自西方。”

    “那公子可是姓贺?”那小姑娘又问道。

    公子深思量了一下,点头道,“算是吧。”

    小姑娘十分高兴,拉着公子深的手,对着那老婆婆道,“奶奶,果然是他。大祭司算得一点都没有错,一位贺姓的青衣公子,我见过大祭司画的画像,就是这位大哥哥的模样。”

    老婆婆也笑得十分欣然,道,“太好了,阿斌有救了,我们村子有救。”

    “阿斌?”公子深疑惑道。

    那小姑娘便说,“对,阿斌是我哥哥的名字。哥哥得了怪病,一到月上中天的时候就啼哭不止,若只是啼哭便罢了。他还总是,总是去骚扰别人家的男子。你知道,这多有伤风化阿。后来被我哥哥欺侮过的男子,也就都得了这个病。现在我们村子里的人越来越少了,因为男子都不喜欢女子,也不愿与女子成亲生子,所以……”

    公子深闻言,慨叹道,原来这里竟是个断袖之村。

    那小姑娘满目期待地望着公子深,道,“大祭司说,只要您来,一切魔咒便可迎刃而解的。”

    公子深无奈道,“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那小姑娘说,“大哥哥,你既然来了,那么便随我去见一见大祭司吧。”

    公子深便道,“可我是来寻人的。”

    “寻人的话,找我们大祭司就没错了。无论你找谁,天南地北,大祭司都能给你算出来,这个人在何处。”小姑娘说着拉着公子深的手一边走,一边又说道,“我们全村人都姓鲁,我叫鲁芹,他们都叫我芹芹。你既然是姓贺,那我以后便叫你贺哥哥好了。”

    公子深眸光暖暖地染在小姑娘长长的睫毛之上,笑道,“也好,但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大祭司的法坛。”芹芹说着,一路带着公子深往村子深处走,绕过一片鸢尾花花海,来到一个山洞前。洞门前还摆着一座高高的香岸,岸上摆着牲口,果蔬,和三缕清香。公子深勾唇笑道,“看来,我要找的人,的确在这里。”

    芹芹好奇道,“怎么,贺哥哥看到那个人了么?”

    公子深摇摇头,道,“你们大祭司应该是新来不久的吧。”

    芹芹点头道,“嗯,才来了三个月。也和贺哥哥一样,是从天而降的。那时候,村子里正闹旱灾,她来的时候带来了雨水,可把整个村子的人都乐呵的。而且她无论预言什么都那么准,我们王十分倚重她,便风她为大祭司了。”

    公子深点点头,见芹芹忽然跪下,皱眉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见大祭司,必须先叩首跪拜的。”芹芹说着,又拽了拽公子深的衣袖,道,“来,入乡随俗,贺哥哥也一起吧。”

    公子深拂袖道,“若是我果真跪了她,只怕这个洞都得塌了。”

    公子深的话才落下,那洞里走出一抹清影。山风拂动她长长的衣摆,白底蹙金的狐狸首纹路在阳光之下泛着神秘而复古的光芒。她没有盘发,任由着长发披散,只是在额前用一缕金色的橄榄叶编织成环,绕在头上,该在眉间那个鲜红的梅花花钿之上。

    公子深望着她,道,“我还以为你要葬身于此处,特地下来看看,却不曾想你竟然还厮混得不错。反而成了此地的大祭司。”

    她眨了眨莹动的眉睫,笑道,“混口饭吃罢了,反正也掉下来,还没找到法子出去。我那天坐在洞里那么一算,算到命不该绝,我想你一定会来救我的,就画了一幅你的画像散播给村里的老少,告诉他们你才是能够拯救他们的天人。然后,我就安安稳稳地坐着等你来咯。”

    公子深无奈道,“那如果我不来呢?”

    “这个我倒没有想过,掉下来之前,特地把一串珊瑚珠子放在云端了,我赌你没有那么绝情。如果输了,就在这里做一辈子的大祭司,也没有什么不好。反正你也不在乎了,我何必回去。”她说着,翻了个白眼,一幅无所谓的表情,其实心里却在乎的要死。

    公子深便又说,“可是我并不会治这个小姑娘所说的那种,那种病。”

    她笑道,“你不会,我会阿。其实,你只要配合我就行了。”

    公子深皱了皱眉,心里隐约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只见她已经俯身对着芹芹说道,“我之前和你说好的,如果天人来了,你就会想办法弄到红梅,你可准备好了。”

    芹芹点头,道,“大祭司放心吧,每家每户的姑娘都用红绢做了许多红梅花呢,就等着天人来举办这一场红梅宴。全村的姑娘都等着呢,毕竟全村姑娘的幸福都在这一搏了。”

    她便道,“这样便好,快去准备准备哦,今晚就把这红梅宴搞起来。”

    芹芹听了她的吩咐自是去了,山前洞口只剩下公子深和烬梦。公子深看着烬梦道,“你这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

    “六界之中最美的男子是谁?”烬梦问道。

    “自然是瑾誉殿下。”公子深应道。

    她却笑说,“你从前可没有这样谦虚,天族瑾誉,魔族公子深,可是并称最美,你何必自谦。我想他们是没有见过美男子,倘或他们见了你,哪里还会对旁的男子起什么爱慕之心。”

    公子深闻言,惊愕道,“你这是要出卖我的色相。”

    她点头道,“要么我上去大跳艳舞,让他们重获对女性美的认知与感动,要么你上去大跳艳舞,让他们知道天底下什么样的男子才勘称绝世,令他们相互绝望,久而久之也就不再喜欢男子了。反正他们喜欢的你,他们肯定得不到对么?没有希望就会绝望,绝望过后便是重生。”

    公子深嗤之以鼻,道,“你这个是什么逻辑?”

    “你也可以不帮这个忙,反正我和这里的王说好了,若是治不好这个病我是不离开的。但是你都来了,我不跟你走,独自留在这里,我也做不到阿。那只好今晚的红梅宴由我来领舞了。”她说着,做了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公子深也终于无可奈何地悲叹道,“罢了,可是你总得告诉我你究竟准备了什么舞蹈。”

    “也没有什么,我就是吩咐他们在舞台中间立了根长长的竹杠,然后我编的这个舞吧,主要是要围绕着竹竿绕开的。所以我给这个舞吧,取名为绕竿舞。”她说着,找到了洞口的一杆竹子,围着那竹子跳了起来,一边跳,还一边喘息着道,“来,我给你来一段,你先欣赏看看,有没有哪里不好的,需要改一改什么的。”

    在他的记忆里,狐狸天生妖媚,但彩嫣是他见过的狐狸之中最为灵动最为纯彻的一只。他一直觉得小丫头该好好地被护在襁褓里,于是他总是给她营造了一个温暖的襁褓。直到后来他死了一回,复生了一回,再见到她的时候,才发现她果真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喃着唤他芳庭哥哥的小丫头了。

    她迷离的眼神,慵懒而柔软的腰肢,绕在那根细细的竹竿之上时,每一个动作都会惹得他血脉膨胀,这哪里还是一场舞,根本就是在逼他犯罪。他看着她起伏的动作,鬓边的汗珠,以及打着节拍的红唇,眉眼里那撩人的眼光,无比暧昧的姿态,无一不将他的愤怒挑高到一个极点。这场舞,没有一处是好的,最糟的是撩拨了人心,这一点最为过分!

    他从来没有因为谁,因为什么事情而这样愤怒过,愤怒到没有丝毫理智。他恶狠狠地走过去,每一步都踩得那么重,几乎要地陷一般。他忘了他素来的谦和与温柔,使劲地一把拉着她下来,道,“这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以为你是猴子么,绕在杆子上转悠?还是到处招摇的彩旗,嗯?”

    她闻言,惊骇道,“这是咱们狐族的绕杆舞,从前看过我们娘子跳了一回,觉得十分妩媚妖娆,果然我还是驾驭不来的。但是也还不至于跟猴子似的吧,唉!”

    他摇摇头,道,“你是打算自己去,还是让我去跳这个舞?”他想了想,又道,“不管你怎么想的,反正你不能自己去跳那么一场舞,这是给谁看呢?

    她闻言笑了笑,满心满意的欣然,她一面说着,“自然是你去阿!”,一面又拍了一下他的胸脯,道“嗯,我想好了,你也不必穿什么衣服,拿片树叶遮一下,这样更凸显身材。”她说罢,得意洋洋地笑了笑。

    “你从前好像并不是这么放得开阿。”他说着,目光里的愤怒慢慢地冷却下来,好像是因为她并没有打算在众人面前跳这么一场舞,而觉得心安理得了许多。

    她便偏着头,反问道,“我从前?我从前什么样,你记得么?你不是说从来也不识得我么?”

    他一时语塞,只是望着烬梦,烬梦却笑道,“逗你玩的,这个绕杆舞果真让你跳,你也跳不出什么风骨来,你也不是我们狐族那种妖媚的男子。我给你备了一袭红衣,从前我深爱的那个男子穿那样的衣裳的时候,尤其的好看。你和他那么像,我想你穿起来也一定好看。他从前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偶尔研习个新的术法,不然就煮煮奶茶。不过,你毕竟不是他,你不必做那些,想来即便做了你也不一定有他做的那么好。既然如此,我并不想勉强你,只是,我给你备了几只白瓷,画瓷是你的强项,你给他们画几个瓷,倒不为难你的吧。”

    他此刻才慢慢稳定下来的心绪,端着架子道,“你倒是知道行情,魔族的公子深画瓷,的确可以去除他们一些杂念。可是,我不觉得我有必要为他们这么做。而且我还没有想好要画什么。”

    她笑道,“无所谓阿,大不了就是把绕杆舞跳一遍。“

    他沉了颜色,她却说,“我们狐族素来最不讲究什么桢洁阿,名声的。我们狐族讲究魅力,倘或我把这一个断袖村给整顿好了,我回到狐族是可以嫁一个十分好的人家的。我想这也是贺芳庭所想要的,他不会希望我终日给他守活寡的。所以,借这个机会,我也红一把,没什么不好的。“

    就在那一刻,他深吸了一口气,道,“我觉得你洞口这一片鸢尾挺好看的,今夜就画鸢尾了,需不需要再题几句诗阿?忽然想到几句,就送给这个村了,若是果真从根本上治好了这些断袖,也算功德一件。”

    她嫣然一笑,遂道,“天色不早了,我们去登云台吧,夜宴就设在那里。”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水魔仙生死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莉莉安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莉莉安小姐并收藏祸水魔仙生死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