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水魔仙生死劫 > 第二百零八章 调教夜魔

第二百零八章 调教夜魔

作者:莉莉安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紫瑛见到故事里的那个思缕的时候,还是浮上了一些不一样的心绪。紫瑛倒是很想云淡风轻地和其他人一样同她见礼,再奉上一个庄重的点头,一个浅浅的微笑,再不然也和他们一样喊她一声魔妃娘娘。

    然而,却是她先蓄积了满目的泪水,走到紫瑛跟前的时候,抬手似乎想要摸一摸紫瑛的脸,又终归没有落下。紫瑛只好配合一下她的情绪,先抬手握着她僵在半空的手,道,“我不是花神凝珀,我知道有人说我们很像,但是我想我们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的。”

    思缕峨眉淡扫,像是隐在云雾里那温柔绵延的山峦,眸子里像是倒映在水中的寒星的光泽,久久凝视着紫瑛,却迅速从紫瑛的手中抽回自己的手,笑道,“怎么会像,一点都不像。当初的花神娘娘是什么气度,岂是你一个小丫头可以比拟的。”

    她说罢,抬眼去扫了一圈其余人,便对着瑾誉多看了一眼,道,“天族的太子殿下远道而来,陛下不该只是让殿下在这里屈尊,应该请回我们墨海宫殿好好礼遇才是呢。”她说着,回头望了一眼苍梧空肆,苍梧空肆遂赔笑道,“这不是正要去墨海么。”

    她点了点头,眸光又飘到公子深身上,道,“深儿也在这里,那就很好了。夙夜魔苏族的族老正在我宫里做客,她那个小女儿很是看重你。焰苒的事儿我来的路上也知晓了,你的正经公子夫人的位置既然落了空,就没有理由一直空下去。不如去见见夙夜魔苏的那位宗女不是很好。”

    公子深扯了一抹极淡的笑意,原本藏在他掌心里彩嫣的手往外滑了滑,却被他极用力地又扯了会来。彩嫣一个没站稳,身子一倾,他干脆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还低头用极温柔的语调问道,“到底还是不习惯魔族的气息么,头晕的厉害吧,着实委屈了你这一路。”

    彩嫣呵呵干笑着,摆手说没事。

    思缕的眸光却是那么轻飘飘地掠过去,几分的轻蔑,道,“一个小小的仙子,的确很难承受魔族的戾气。何况,还要常年伴在我魔族第一公子身边呢。”

    彩嫣被思缕如此一贬,心中极为不悦,若换作她当初的脾性,也许早就与她手撕一场了。不过,连瑾誉也对她礼让三分,彩嫣也只打算吞下这口气。却听见她身侧的公子深不紧不慢地对着思缕道,“魔妃殿下,从前不也是天族的小小仙子么?如今在我魔族也做了高高在上的魔妃,还把魔帝的后宫打理得如此井井有条。”

    思缕冷然一笑,绕到彩嫣身边,道,“资质差了一点,做你的夫人,可统领不了你那一千来个妾妃。何况,那位夙夜魔苏族的宗女,你可是推不掉的。那样厉害的女子若是入了你的后亭,你觉得她能对付得过来么?”

    公子深不卑不亢地笑道,“多谢娘娘关怀。”

    思缕挑了挑眉,摆出一副‘随你’的姿态。彼时,魔帝苍梧空肆已经点头哈腰地凑了过来,扶着思缕的模样,活脱脱一个太监的视觉感,道,“爱妃,你看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墨海再说吧。”

    思缕点点头,又皱眉地扫了一眼这处,叨叨道,“既然沦为万恶之境,陛下就不该浪费灵力,把这里再恢复成天蓝之岸的模样了。”

    “是是是,爱妃说的是。”魔帝热忱地附和着。

    思缕又道,“公子深,请贵客上车去墨海吧。”

    公子深应了一句,先是目送着魔帝携着魔妃离开,云雾缭绕间又浮出几朵暗夜牡丹攒成的墨玉夜魔车。夜魔是一种酷似麋鹿的兽,只是通身都是黑色的鳞片,泛着银色冷泠的光泽,且性子也不如麋鹿温柔,沉闷而凶恶。夜魔的水性极好,可以在暗无天日的深海里精准找到要去的目的地,且对于挡路的任何东西都极为凶残。

    关于夜魔,有一种说法,就是它们的兽蹄所踏之处,必然热血飞溅,尸化碎片。

    紫瑛第一次见到这样精致雍容的车,连车轮上都点缀着绛紫色的暗夜牡丹花,花瓣上勾勒着一条银边,像沉在海底的碎钻一般璀璨而幽冷。就这样站在不用太近的地方,也有幽邃的香味遥遥袭来。紫瑛走过去,只觉得这夜魔看起来似乎还是温驯可爱的。

    紫瑛正想抬手去摸一摸夜魔头上的那一对角,还未触及的时候,看见一只极小的蚊虫停在夜魔的鼻尖,就在眨眼的瞬间化为一缕墨蓝色的烟雾,消失于视线。紫瑛抬起的手顿时僵在半空,瑾誉却已经拉着她的手,踏上了那车,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将她按在座位上。

    车开始疾驰的时候,冷风拂醒了紫瑛的震惊,紫瑛问瑾誉道,“这东西不吃人吧。”

    “不吃人。”瑾誉说道。

    紫瑛闻言,遂放下心来,拍了拍胸口。但与他们的车驾并驾齐驱的是公子深和彩嫣的车,公子深在一旁笑道,“但是她们极喜欢喝神族的鲜血。”

    紫瑛闻言,那一刻的脸色是晦暗的,然后又欣然道,“我有一半是魔,还好。彩嫣是妖出生也不必怕,那么瑾誉哥哥……”

    瑾誉不以为然地说道,“我也有妖的血统。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方才,思缕魔妃不是问我可不可以拿下东野兽,我也很好奇。”

    紫瑛不解地问道,“东野兽和夜魔有什么关系么?”

    公子深忽然与瑾誉相视一笑,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彩嫣却不知怎地,竟然不小心弄伤了手指,血滴落在墨玉车上,那样清新甘甜的气息,竟然勾起了他们车前那只夜魔的嗜血的食欲。

    夜魔忽然止了脚步,用锋利的牙齿啃咬拴在它脖颈上的锁链,却无论如何用力拉扯都无法咬断。夜魔发怒,便用力奔跑,狠狠地甩开身后的车驾。彩嫣站不稳,被甩出去,公子深一个飞身抱住彩嫣,悬在半空,垂眸望着疯狂的夜魔。

    夜魔的咆哮,引得紫瑛和瑾誉车驾前的那只也开始躁动不安起来。瑾誉抬手紧紧地扣住紫瑛的腰,口吻是不容置疑的强势,说道,“就这样坐着,什么也不必做。”

    “可是,那只夜魔……”紫瑛抬眸望着瑾誉,满是担忧。

    瑾誉却笑得轻巧,道,“不过是只夜魔,可不如当年的东野兽的万分之一,公子深如果连一只夜魔都搞不定,只怕在魔族也混不下去了。”

    瑾誉的话落下的时候,公子深抬手,指尖散落下的梅花如雨,落在夜魔的身上,一朵一朵如烙印般,滚烫而深刻地嵌入夜魔的皮肉,那些坚硬的墨色鳞片粉碎如末地飘散在风中,和着夜魔嘶哑的痛呼,响彻在云端。

    紫瑛觉得自己的耳膜快被刺穿了,瑾誉却忽然掏出青玉扇来,轻轻扇了起来。紫瑛以为瑾誉是要一扇拍飞那只夜魔,却不曾想原来瑾誉扇青玉扇的时候,也可以把那么难听的嘶吼,扇成另一段旋律。

    紫瑛纳闷问道,“这怎么做到的?”

    瑾誉笑道,“没多难阿,公子深也可以,只是一手抱着彩嫣,就腾不出手来了。你喜欢这个术法,我教你阿。”

    “又是术法。”紫瑛虽然恢复了幻焰的身份和神力,却终究还是资质极差,对于术法二字一听就头昏。

    瑾誉和紫瑛这边正聊着天,只见那只发狂的夜魔将头一埋,做了一个准备俯冲的姿势,这是要用它的一双角袭击公子深他们。紫瑛一紧张,刚刚起身,她车前的夜魔也喊了一声,像是在警告紫瑛。瑾誉便又重新把紫瑛拉回到座位上,安抚道,“那只夜魔恐怕根本近不了彩嫣之身的,你放心。”

    “那公子深呢?”紫瑛问道。

    瑾誉却打趣道,“公子深不是应该彩嫣来担心,你只需要担心我就是了。”

    紫瑛因为瑾誉这句打趣,慌里慌张的心绪才安定下来,淡若地笑道,“我没担心过你阿。”

    “你不担心我,却去担心公子深?”瑾誉拔高了尾音问道。

    紫瑛笑说,“你需要我担心什么呢?自我有记忆以来,你做的每件事都会证明我所有的担心是多余的,久而久之我也就不担心了。因为结局都会是你安然无恙的回来,我安然无恙地等到你,就这样阿。”

    瑾誉望着紫瑛,忽然感伤道,“我也希望每一次结局都是这样的,最后的结局也是这样的。”

    瑾誉与紫瑛这边说着话,那头的发狂的夜魔已然冲向彩嫣。公子深衣袖里飞越而出的几支梅枝已经在彩嫣身旁环绕起一个阵式,夜魔的角冲过去的时候,燃起蓝色的雷光,劈在梅花阵前颇为耀目,好似如何惨烈的场景。然而被包围在梅花阵里的彩嫣却安然无恙地站着,眼睁睁地看着公子深轻轻松松地攀上那只夜魔的背上,用梅花簪在夜魔的右角边上,那姿态从容而洒脱,眸光温柔而缱绻。

    那只疯狂的夜魔因为右角上的那朵梅花而安然地伏下,公子深遂从那夜魔背上翻身而下,连一根牵引的绳子都不需要,他走到哪里,夜魔就安安分分地跟到哪里,总是低眉顺眼,温良醇厚的模样。

    公子深遂收起了围在彩嫣身侧的那个梅花阵,彩嫣从阵里出来,一把挽在公子深的臂弯上,道,“方才真是吓死我了。”

    “我在,你还会被吓到?”公子深问道。

    彩嫣遂笑说,“我担心你果真了结了这只夜魔,我们就要去蹭紫瑛姐姐的车了。可是,你也知道瑾誉殿下小气,可不一定会分个座位给我们。”

    紫瑛闻言,侧目看了一眼瑾誉,道,“原来你这么小气?”

    瑾誉便端起了太子的架子,道,“本君素来端正严明,即便是公子深的话,后门什么的也不可随便乱开的。何况,与本君同车的,也只能是本君的太子妃娘娘。”

    紫瑛低着头,唇边偷偷漾开的却是晴暖的笑意。

    公子深牵着彩嫣的手,重新登上墨玉车,却忽然听见半空有笑声传来。站在云端的女子,着一身银灰色的纱裙,摇曳间能看见裙子上绣着的碎钻,何其奢华。她的一双眉目,像迷魅的猫眼,总是透着神秘而深邃的笑意,令人捉摸不透,却愈发想要看透。

    公子深望着那位站在云端的女子,仿佛丝毫不意外,笑道,“夙夜魔苏族的宗女殿下,竟然这样巧,也是要去墨海么?”

    那女子盈盈一笑,那样荡人心神,道,“公子深竟然识得我么?”

    公子深摇头,道,“我从不识得宗女,不过是猜对罢了。天下间除了宗女殿下,怕是没有人可以操纵魔妃亲自驯养的夜魔兽了。”

    彩嫣凑在公子深耳畔问道,“不是我的血激发了夜魔的兽性么?”

    公子深笑道,“之前是,后来不是。”

    那女子的眸光从一开始就没有在公子深的身上,而是在彩嫣的身上紧紧地锁着,仿佛在审度,又或者思量着什么。此番听公子深这样说,遂把目光又转到公子深的身上,叹道,“从前就听说魔族的第一公子如何了不得,我总是不信,今日所见,的确风采卓然,非凡脱俗。”

    “宗女殿下缪赞了。”公子深说着,正要驾着夜魔离开。

    那女子却向前一步,拦在公子深的车驾前,道,“公子方才说,只有我可以动得了魔妃娘娘亲自驯养的夜魔,可见现下公子你不也操纵得很好么?”

    “偶然为之罢了。”公子深笑道。

    那女子却不依不饶地道,“是么,我看着不像。倒是公子深的修为到底到了什么底部,我真的很想探个虚实。”

    公子深皱了皱眉,又道,“不如改日吧。”

    “为何?”那女子又问道。

    公子深遂道,“心情不佳。”

    “这是什么缘故?”那女子愤然道,又说,“难道你是看不起我们夙夜魔苏族,不屑与我动手么?”

    对于这种死缠烂打的模式,他虽也不会太烦,但也不愿多花心思,遂道,“如果一定要比,你能不能先变个男身。反正对于我们魔族而言,男女,或者不男不女也无所谓的不是么?”

    那女子面色微微一变,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羞辱我么?”

    紫瑛抹了抹额前的冷汗,瑾誉却好笑地说道,“看,我们贺芳庭回来了。从来只说实话,也不顾姑娘家的感受。”

    “实话?这姑娘长得挺姑娘的阿。”紫瑛不解道。

    瑾誉摇头,道,“在他眼里,如今除了彩嫣是姑娘,其他的姑娘是姑娘也好,不是姑娘也好,基本上没有什么区别。”

    紫瑛忽然看了自己一眼,瑾誉安慰道,“你其实只要在我眼里是个姑娘,还是个好看的姑娘,还是好看到全天下无可取代的姑娘,这样就够了。”

    如此,紫瑛才略觉心满意足。

    那头,浮在云端的女子气急败坏地凝了一个灵力光球推向公子深他们,公子深轻轻松松地指挥着夜魔,轻巧躲过。那女子自然是不肯罢休的,公子深无奈又道,“你就变个男的模样,再和我打一场有多难阿。我也不是羞辱你,我就是觉得和一个女的打,有点羞辱我自己。如果换作从前,也没有什么。但是现在我有朋友在,我就觉得有点丢人。”

    彩嫣在一旁,气得眉毛直挑,问道,“你刚刚说你有朋友在!你什么朋友阿!你是说我么?我只是朋友而已么?”

    公子深此番才知道挑了彩嫣的痛楚,立时指着瑾誉和紫瑛道,“喏,他们不是在么?”

    瑾誉抬手,冲着公子深招了招,道,“本君和魔族很难做朋友的,你不要乱贴过来。”

    “哦,这样阿,我还以为我需要去和魔帝魔妃打个招呼,促进一下天族与魔族联姻这个事情,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公子深说着,冲着瑾誉笑了笑。

    瑾誉竟然厚颜无耻地说道,“本君的确和魔族很难做朋友,但是如果和魔族做成了朋友,那便是坚不可摧的。比如说像公子这样的,像公子这样的朋友的确不必亲自贴过来,应该本君贴过去才是。”

    紫瑛低低道,“瑾誉哥哥,我从前一直觉得你的形象是刚正不阿,光辉高大的。今天第一次觉得你原来也是这么容易变节的。”

    瑾誉傲娇道,“无所谓阿,反正我是太子么。太子做什么都对。”

    那女子听他们一人一言的,已经有些烦了,遂干脆抬手又击了一掌,掌风拂到夜魔兽的身上,夜魔兽角边的那朵梅花被拂落。夜魔兽抬起前蹄,嘶吼了一声。公子深却十分轻巧地补了一朵上去。然后,那女子和公子深整个对战的过程就是一个摘花,一个补花。

    莫说瑾誉和紫瑛觉得无趣,就连彩嫣都觉得眼花头晕,终于按耐不住,拉了拉公子深的衣袖道,“能不能不折腾夜魔了,夜魔一会生气怒吼,一会温顺低伏,脖子伸来伸去的,脚站起来又蹲下去阿也挺酸的,再把夜魔折腾废了,我们要去瑾誉殿下的车上蹭座的。”

    瑾誉此番却各种大方地说道,“来来来,坐几个不是坐阿,何况都是亲戚。”

    公子深遂道,“既然是亲戚,麻烦殿下搭把手。你那个叫斩妖除魔,我这个叫打女人。只怕再这样下去,夜魔该精分了吧。”

    瑾誉侧目看了看紫瑛,摊手做了个‘可去不可去’的手势,紫瑛遂道,“不行,别家女人的事儿,你管不得。”

    “不好意思,娘子不让。”瑾誉冲着公子深抱歉说道。

    公子深拂了拂额,又对着那女子道,“我现在不让你换性别了,你就换个地方打呗。”

    那女子倔强道,“凭什么听你的,我就喜欢折腾夜魔不成么?”

    这僵局正是无可救药的时候,忽然从半空降下一抹宝蓝色的身影,还携带着一抹妃色的丽影。宝蓝色的身影原本落下的时候,庄严霸气,睥睨天下。然而,妃色丽影一挡,那宝蓝色身影的气势全无。

    那女子原是先冲着宝蓝色的身影,行了一礼道,“魔帝陛下。”又赶忙蹭到妃色丽影身边,娇滴滴地说道,“姑妈,你看,公子深他欺负我。”

    公子深一脸委屈,喊架的是这个姑娘,他不过是给夜魔兽戴了朵花,倒成了欺负她了。他回眸看了一眼瑾誉,还希望瑾誉出来说两句,瑾誉却在关键时刻递给他一个‘情为何物,爱莫能助’的极品眼神。

    公子深遂对着思缕道,“那个,我的确欺负她了。所以,我认错,所以魔妃殿下先前与我提的联姻的事儿,也就作罢吧。反正,我这样欺负她,往后她随了我也不好过日子阿。”

    “不行!我非要嫁给他,魔族上下没人可以欺负我了,也只有他了。”那女子撒着觉,还不忘递了个眼波给公子深,公子深却没有回应。

    紫瑛遂低声在瑾誉耳畔道,“她果真嫁给公子深了,彩嫣可就难了。”

    瑾誉摇头,道,“难的可是她自己吧。”

    紫瑛不解道,“怎么会?”

    紫瑛的话音刚刚落下,只见彩嫣抬手对着公子深施了个术法,公子深已然变了个模样。紫瑛只觉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这个模样的确是个娇滴滴的美女的模样。乌黑的发绾成高而巧的飞天髻,还戴了一顶精巧的凤冠,身上一袭彩绦飞扬的纱裙,仙气卓然,比他身边站着的彩嫣还娇俏几分。

    紫瑛有些忍俊不禁,瑾誉按在紫瑛的肩头道,“关键时刻,要严肃!”

    彩嫣对着那女子道,“这位什么什么宗女殿下,你再看看,若是公子深这个模样你也是喜欢的,那就这么处着吧。不瞒你说,我与他日日都是这般处着的,若不是要念及魔族的颜面,堂堂第一公子的名号,也不用白日里让他做个公子的模样。不过,”彩嫣说着顿了顿,又对着公子深道,“你方才还说,魔族素来不怎么讲究个性别,其实你就是终日如此也没有什么大碍的吧。何况做公子模样这么些年,你累了么,那就换个新鲜的给大家瞧瞧也不错。”

    “这个……”公子深有一种对彩嫣佩服得五体投地,又恨之入骨的情绪,一时间也很难切换。彩嫣在公子深的耳畔低低说道,“我都不介意了,你介意个啥!”

    公子深极具担忧地反问道,“你其实会不会是喜欢女子的……”

    彩嫣挑眉,道,“是的话,你会不会一直保持这个姿态?”

    公子深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心情,彩嫣却又摆手,道,“罢了,罢了。你这会子什么话都不必说,那姑娘自然是会离开的。倘或你不好好的配合,且和她一直给夜魔摘花戴花地玩儿着吧。权宜之计,你懂不懂阿!”

    “我现在不在乎这个,我就在乎你是不是喜欢女的,还是你真的是不是喜欢我!”

    “是,是,是!我就是喜欢你,倘或你有一天变成女的我还是喜欢你!这样喜欢够不够阿!”彩嫣不耐地大声说道。

    公子深却痛苦道,“你终究还是喜欢女的阿。”

    彩嫣无奈,“魔族不是不讲究性别么?”

    公子深又道,“我讲究阿。”

    “内啥!咱不争了成么。我这么跟你说,我就是喜欢你,所以你是男的女的,圆的方的,长的扁的,我都不会变。然后,旁的人,比如瑾誉殿下,他是长的扁的,圆的方的,直的弯的,我都不会喜欢。这么说,懂么?”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水魔仙生死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莉莉安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莉莉安小姐并收藏祸水魔仙生死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