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水魔仙生死劫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花族精怪的厄运

第二百二十四章 花族精怪的厄运

作者:莉莉安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瑾誉离开墨海不过三日,紫瑛却已然觉得度日如年。终日躲在桐桦殿里自己与自己下棋,输赢却总归是自己,觉得乏了,又起身去寻东西吃,其实以她目前的修为吃或是不吃也没有什么差别。只是想起瑾誉同她说做了她平素爱吃的桂花糕,雪花片,杏仁烙,椰奶露在厨房那个可以保鲜的九宫冰格柜子里,可以给她解解馋,她便十分惦念着去了。

    哪里想到瑾誉给她做的那些好吃食藏得这样严实,竟然也会遭人偷盗,要知道这吃食可是她唯一可以解相思之苦的东西,何况做的原本也不多,瑾誉说这些个东西放不得太久,故而也就做了三个月左右的量。如今,紫瑛去打开这个九宫冰格柜子一看,约莫也就剩半个月的量了。

    紫瑛生气归生气,但再生气也是徒然的,没有了的东西就是没有了。紫瑛知道她应该要想办法找到那个偷吃她东西的人,并且狠狠地教训这个人一番。紫瑛想到此处,遂不动声色地将这九宫冰格柜子给关上,自己施了个隐身术隐在冰格柜子边上。

    紫瑛这般一等,便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了。几拨侍女轮番来了走,走了又来,待巡视的侍女都各自回房安寝后,果真来了一个不速之客。紫瑛就那么静默地等着,等着这个身着杏黄色长衫的男子慢慢滴靠过来。

    紫瑛仔细端详着这位橘黄色长衫的男子,浓眉大眼,省得硬朗英气,在男子之中也的确算得上是魁梧高大的俊男子了。只可惜,卿本佳人,奈何做贼。紫瑛痛心疾首地现身在他的跟前,他先是一惊,随后包裹着一道橙光变回了一颗橘子灯的模样。

    紫瑛遂惊诧道,“你是望涯爷爷么?”

    望涯白了个眼,道,“是,吃你一点东西不算什么吧。大不了,我答应你一个问题就是了。”

    紫瑛便道。“先头你还欠我一个呢。”

    “那行,今晚你一并问了,我即刻回答你就是了。”橘子灯说道。

    紫瑛想了想,若是再不抓住这个机会,只怕回头他又该不认账了,于是乎紫瑛便道,“那好你先告诉我,我荧鸯姐姐宫中的那位小花妖到底哪里去了?”

    “在倾花殿咯。”橘子灯漫不经心地说道。

    紫瑛便又问道,“倾花殿?那她怎么会在那里呢?“

    橘子灯便提醒道,“幻焰长公主,你这可是第二个问题了,若是我答了那便算作数了。“

    紫瑛闻言,摆手道,“慢!”又犹疑了几分,道,“还是不必回答这个问题了吧,我就想知道我如何才能够找到那只小花妖呢?”

    橘子灯遂道,“算你聪明,好吧,那爷爷便告诉你吧。你去倾花殿找那个与花神凝珀长得一模一样的凡人,问她讨要就是了。”

    紫瑛惊道,“怎么会在那里!”

    橘子灯扬了扬眸光,闪烁着泛泛的精芒,道,“怎么,你还不信么?其实你自己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紫瑛摇头道,“怎么会不信望涯爷爷呢,只是觉得奇怪罢了。而且既然爷爷说那小花妖在她那里,就必然在她那里,只是我总不能在跟她讨要的时候说,是望涯爷爷同我说的吧,这样的话,她若是矢口否认,我也拿她没有办法。难道带着望涯爷爷您和她去我父君殿前对质么?”

    “幻焰长公主不必威胁我,我是不怕的。”望涯笑道,又说,“不过,你只是有第三个问题问我。问题便是如何逼那个凡人交出你们要找的小花妖来么。其实要我回答也可以,就是你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爷爷只管问。”紫瑛问道。

    那橘子灯便又说,“你为何要去找那个小花妖,明知道那个小花妖是喜欢瑾誉的,你不是喜欢瑾誉么?”

    紫瑛遂笑道,“也没有什么,就是喜欢瑾誉的女子那么多,若是每个女子都遇到了什么事,那么难道我都要袖手旁观么?旁的人也许我是不一定管的了,但这一回这个小花妖既是我姐姐的喜爱之物,又是在我眼皮底下消失的,反正我是不能够什么都不做的。”

    橘子灯便笑道,“你既说是为了荧鸯而要救这个小花妖的话,那你就让荧鸯陪着你一起去找那个小花妖才是。你去倾花殿秋和园瞧一瞧,那黄叶铺就的泥土下应该还有小花妖的残根。”

    “残根!”紫瑛抬手捂着嘴,十分惊诧,又道,“小花妖的残根?那就是说小花妖已经死了?而且死在了倾花殿秋和园的黄叶泥土之下么?”

    橘子灯没有回答,只是忽然熄灭了身上的光晕,寂寞地死沉在夜的黑暗之中。紫瑛正还想同那望涯说些什么,却终究是被一阵嘈杂的脚步声所扰,几拨侍婢形色匆匆地闯进后厨,紫瑛正立在一副三彩玉瓷碗前,火光照亮了紫瑛的眼睛,明明灭灭的宛如琉璃彩斑。

    紫瑛端着长公主的架子问这些侍婢道,“半夜三更的,你们这样火急火燎的是做什么?”

    那一拨侍婢里,以一个锦缎外袍的女子为首,她往前走了一步,拱手对着紫瑛道,“启禀长公主殿下,是倾花殿魔帝陛下下的旨意,说是要取走我们这一副三彩玉瓷碗去,明日做了新鲜的三红碎月汤,请各位都过去品一品。”

    紫瑛低头看着自己身前的那一副三对的三彩玉瓷碗,这才明了过来,只是有些纳闷,便道,“魔帝陛下如何忽然想起了这几只碗呢?”

    那侍婢便道,“奴婢不知。”

    紫瑛没说话,低头看了看三彩玉瓷碗,心生一计。既然迟早都要去找她会面,倒不如就趁了这个机会,众人跟前她也抵赖不了的。于是,紫瑛点头应允了她们将那一副三彩玉瓷碗呈献给倾花殿。而她自己也因为夜半困乏,回去房间,倒头便睡了,这一睡便睡到了第二日的日上三竿。

    待紫瑛彻底醒转过来的时候,昨夜的那个侍婢已经服侍在她的床头,紫瑛问道,“有什么紧要的事儿么?你守在这里多久了?”

    那侍婢便道,“倾花殿来的帖子,让长公主殿下也过去尝一尝新晋的璃泪魔妃的厨艺。”

    “璃泪?”紫瑛有些闷,哪里还有这样一位魔妃。

    那侍婢又道,“便是日前魔帝陛下救起的那个跳海的凡人。”

    紫瑛闻言,笑道,“璃泪,原来是她啊。竟然还赐了名字,晋为魔妃了么?”

    那侍婢没有回答,紫瑛便又问道,“所以这个帖子是各宫各殿都送过去了么?都有谁去?”

    那侍婢便应道,“谁都去了,而且都去的挺早,这样算下来,也就剩下您还没过去了?”

    “荧鸯也去了?”紫瑛惊道。

    那侍婢点头道,“是的,荧鸯长公主也过去了,就剩下您和寄居在咱们殿里的赤地魔魔族之王阿鲁巴航和他的王妃夜子羌。”

    那侍婢的话音刚刚落下,阿鲁巴航便带着他的王妃夜子羌和儿子阿鲁熙过来了,紫瑛随意梳洗了一番,便见了他们。阿鲁巴航说道,“帖子又来了三四封,是魔帝陛下亲自写的,故而我们收到帖子的,其实也算是收到魔帝的旨意,各宫没有不去的。自然除了聂之魔君,以其妻氤浅公主初初怀孕需安胎为名,拒绝了以外,其他的都去了。而我们桐桦殿的回复,也是并未明确,但想来我们躲不过这场宴席了。”

    紫瑛遂取了一只银辉灼灼的双蝶发簪插在发髻里,对着铜镜不紧不慢地左顾右盼地仔细打量了一番后,说道,“我并没有想过要逃,只是在想如何打扮才得体,好正面会一会这位璃泪魔妃呢。”

    夜子羌闻言,在一旁道,“可是整个墨海魔宫都传遍了,近日来诸多小妖小怪丢失,只要是有些灵力的,若是自家魔主没有看好,哪怕只是片刻,便消失不见。有一位炎魔家的小姐,因为去了一趟凡间,寻了一株小凤仙花回来墨海养着。也是我们墨海的灵力强大,这小凤仙花养了没几日便化作精怪了。这炎魔家的小姐同小凤仙花精因总是在一处,感情极好,都修到了心有灵犀的境界。有一日炎魔家的小姐将这小凤仙花端到墨海之滨的沙滩上晒太阳,不过是下海取个铜镜,半盏茶的功夫来回,想着这花精也有些修为了,不至于轻易就被人取走。可哪里知道,就是这半盏茶功夫,她再也寻不到那花精了。”

    夜子羌说着,眸光望了望手边的阿鲁熙,抚摸着阿鲁熙的头发,颇为慈爱地说道,“那炎魔家的小姐同我们阿鲁熙算是相识,哭哭啼啼地找花精的时候,恰恰被我们阿鲁熙遇见了。阿鲁熙便帮着一同找,炎魔家的小姐才说其实她只要集中灵力就可以看到凤仙花精在哪里了。”

    紫瑛见夜子羌手边的茶盏空了,阿鲁熙手里的风莉糖也吃的差不多了,便一面偏身吩咐侍婢去取茶和糖来,一面对着夜子羌说道,“那不是很好,可是我们阿鲁熙帮着那炎魔家的小姐寻见了凤仙花精了呢?”

    夜子羌遂叹道,“寻是寻见了,好在那日魔帝陛下并不在秋和园,是那个璃泪魔妃独自在秋和园里,两个孩子找到她的时候,她正握着凤仙花精的三缕生魂在手中呢。因为阿鲁熙莽撞地带着那位小姐闯入的缘故,还挨了几板子打。但是回头想想,倘或那天阿鲁熙和炎魔家的小姐并没有硬闯,而是按照规矩请见璃泪魔妃的话,可还能够取回凤仙花精呢?”

    阿鲁熙听夜子羌说到此处,便握着夜子羌的手道,“娘亲莫忧心,阿鲁熙虽是挨了几板子,但平日里都有和父王一处练习,所以并没有多疼。只是可怜了炎炎姐姐和她的小花,那小花精受了颇重的内伤,如今还只能以植物的形态勉强维持性命,所以我们也很难知道究竟在我和炎炎姐姐到秋和园之前,那个璃泪魔妃到底对小花精做了些什么。但是我的母亲和炎炎姐姐的母亲都一再告诫我们不可再提及此事了。”

    紫瑛闻言,静静地望着夜子羌,夜子羌便道,“其实,我们都知道那位璃泪魔妃肯定是有古怪的。但是魔帝陛下现在对她格外恩宠,先不说思缕魔妃已然搬离了魔宫,就说从前那位衡颜魔妃也是颇为受宠的,为陛下诞下了两位公主,可是她自己养的水仙花也忽然不见踪迹,也不知道用的什么法子得知是丢在了璃泪魔妃现在所住的秋和园里,便自己去寻了。可你猜结果如何?”

    “如何?”紫瑛问道。

    夜子羌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具体是如何的,但听凼风殿的几个小婢子嚼舌根,那天衡颜娘娘是趾高气扬的去,灰头土脸的回来。好似是魔帝陛下急匆匆地赶回秋和园,训斥了衡颜娘娘一番,说是不过几株水仙,却也不愿让着璃泪魔妃。但说到底,哪边有理其实是明明白白的,可是敌不过魔帝偏爱一方啊。魔帝曾说,若是璃泪魔妃现下喜爱天生的明月,他也敢同天君讨要。”

    夜子羌说罢,阿鲁巴航遂也跟着叹道,“唉,说来说去,如今公子深也不在此处,聂之魔君的心系在氤浅公主的肚子上,而其他的魔君长老大都不敢与魔帝背道而驰,即便心中早就有所不满,大都在魔帝跟前阿谀奉承。也并未有哪一位敢直言这位璃泪魔妃的不是了。”

    紫瑛闻言,冷笑道,“果真又是秋和园,看来璃泪魔妃对于花族的妖精还是不一般呢。但是,那又如何呢。她到底是个凡人,难道偌大的一个魔族就没有敢拿下凡人的英雄了么?”

    阿鲁巴航又道,“杀一个凡人其实也不过是弹指间的事儿,何况魔族里并不是没有勇敢的死士,只是魔帝陛下现下不仅仅是护着她而已,甚至把不属于她一个凡人可以承受的修为和灵力都给了她,为了让她的身体能够承受,日日去同仙灵族讨要缇仙果,每三千颗缇仙果换一块魔族的领地,现在换取的虽都是墨海南岸的一些流岛部族,但终归是在以领土子民换取的,只怕这样下去魔族终有灭族的一天。”

    紫瑛便取笑阿鲁巴航道,“你最近倒是十分鞠躬尽瘁,都开始担忧魔族的荣辱灭亡了么?”

    “瑾誉殿下临行前,要阿鲁巴航尽心竭力地为幻焰长公主思虑,即是如此,我也就不得不站在魔族长公主的位置上思虑得多一些了。”阿鲁巴航说着,又挽起夜子羌的手道,“其实,仙灵族的缇仙果的确是个好东西,三千颗换一亩地,着实是个便宜事儿了。若不是还敬畏着点魔帝的修为与在外的盛名,一般人仙灵族也不一定应允了呢。”

    “听你们说了这么多,我就觉得我更应该要去了。”紫瑛不咸不淡地说道,抬手扶了扶鬓边的银簪子,蝶翅随着紫瑛悠缓的步履而颤抖,一双绿宝石镶嵌而成的碟目之下悬着一串赤银镂空的灯笼吊坠,摇摇曳曳地映在紫瑛的侧脸,光华曼妙。

    夜子羌却还是不死心地规劝道,“我们同您说这么多,其实是想说魔帝陛下如今的心中只是惦记着那个璃泪,只怕是谁的话都听不进了。倘或我们执意与那个璃泪作对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但瑾誉殿下的意思是……”

    夜子羌说着,侧目去看了一眼身旁的阿鲁巴航,阿鲁巴航遂道,“若是说幻焰长公主殿下一定要和那位开战的话,阿鲁巴航自然是奉陪到底。但,依着瑾誉殿下的意思,还是希望能避则避,一切等到瑾誉殿下回来再论。”

    紫瑛抬手,两指夹着那张倾花殿来的帖子,摇了摇问道,“如今是我们想要避就可以避得了的么?”

    夜子羌遂道,“也不是说不能够避,倘或公主殿下应允的话,装个病其实也不算太难的吧。”

    紫瑛摇头道,“装病这个伎俩留到下一回吧,我果真有些事要同她讨教一下。何况我的荧鸯姐姐也去了,不能够独留她一个人独自面对。”

    “即是如此,那么我们便听从殿下安排了。”阿鲁巴航说道。

    这一日的天光不错,其实也的确很适合安排个小宴,墨海里波澜不惊,平静得宛如一块无暇的墨玉,而那些魔族妖娆婀娜的女子就宛如嵌在墨玉之中,步履优雅,频笑动人。然而,倾花殿的女子更为多姿,但无论如何姿彩动人却都一定敌不过魔帝苍梧空肆身边坐着的那个女子。

    璃泪,不知道她是不是为了迎合这个名字,特地在眼角缀了一颗水晶泪作为装饰,衬得她的容颜愈发的光彩照人,婉约妩媚。她现下坐的位置,从前一直都是思缕魔妃的,如今她倒是没有丝毫如坐针毡的感觉,反而是如此心安理得,好似她果真就是花神凝珀,而是从前的那位思缕魔妃夺了她原本的幸福。

    她这副姿态到底是让众人有些敬畏起来,就连传闻之中那个与她不睦的衡颜魔妃也是低眉顺眼地坐在她的左下位,而之前与她还算和睦,后来却不知为何闹掰了的那位静安魔妃也是不情不愿地坐在右下位,但到底还是摆了忍气吞声的姿态。这样看来,这位璃泪魔妃的位置算是坐稳了。

    然而,等到紫瑛姗姗来迟时,却并没有按照礼制将她的座位安排在长公主的上位,反倒是荧鸯坐在那里。紫瑛的位置竟然与魔族七公主晚雨和八公主宁奈靠的颇近。自然,阿鲁巴航和夜子羌也是随着紫瑛入座的。

    阿鲁巴航和夜子羌带着阿鲁熙先和各位公主都问了安,各位公主又同紫瑛问了安,于是被打断的八卦会场,又瞬时重新热闹起来。其中自然少不了晚雨和宁奈的舌根。

    晚雨端着酒盏,靠着宁奈声音不大,却也不小,恰恰落入紫瑛的耳朵里。晚雨说道,“听说你丢了一盆八角菊么?”

    “可不就是,我最喜欢的一盆,我去问了星华,你猜星华是怎么说的?”宁奈说道。

    “嗯?星华?为了一盆桔花,你果真去找了那个占卜师星华么?”晚雨惊呼,又道,“那星华怎么说的?”

    “说,一定就在秋和园咯。”宁奈叹道。

    晚雨便说,“唉,其实这个答案现在还有谁不知道的呢,你根本没必要去问星华的。那个占卜师不是最近刚刚爆出一个新的奇怪的嗜好,要女子的一夜来换占卜一卦么。你好歹是堂堂的魔族公主,你该不会真的委身于他吧?”

    “他配么?”宁奈冷冷讥笑道。

    “那……”晚雨又问。

    宁奈便说,“他想着我宫里的一个小婢子很久很久了,所以呢。反正那个小婢子也很喜欢星华,她自己都不在乎,我在乎那些做什么呢。”

    晚雨轻轻一咳,又转了话锋道,“那星华可说了如何跟那位璃泪魔妃要回你的桔花来呢?”

    “我没问,难道我还不知道么,肯定是要不回了。衡颜魔妃那盆凤仙花不是至今没个定论,我小小的几朵桔花,还敢跟她要么?难道要让父君将我发配边疆不曾,其实去了边疆也没有什么不好。只不过,我不愿意她得逞罢了。”宁内不甘心地说道。

    晚雨也点头道,“谁说不是这个道理,她就是想把我们一一都除去了。不过,总是坐以待毙也不是个法子。她那样的心气,倘或知道我们怕了,难道还不会得寸进尺的么?”

    晚雨和宁奈正说着,前方高座上的那个璃泪魔妃竟然会离了魔帝苍梧空肆的身边,举着酒樽缓步走下来,走到晚雨和宁奈的座前,冲着她们道,“听说,二位公主私下对我有些看法,其实不如当面说出来,我们好解决。倘或,你们觉得我哪里做的不够好,我也会听得进意见,好生改一改的。”

    晚雨却也不起身,只是手指在杯沿划过,故意沾了些冷酒在指尖,又故意装作找帕子的模样,低着眉眼不看她。倒是宁奈,约莫着是失去了一盆心爱的桔花,心上不大爽快,便也没有控制住情绪,道,“不敢,谁敢挑璃泪魔妃的错处,何况就算挑了又如何,总归魔妃不会改,改的却是我们!”

    璃泪闻言,温温婉婉一笑,眸子里却闪过一道狠戾之色,稍纵即逝,却偏偏落入一旁紫瑛的眼底,紫瑛清了清嗓子,眼光飘向晚雨。晚雨会意,拉了拉宁奈的衣角,道,“你快帮我找找帕子,我的手指湿了,需要擦擦。”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水魔仙生死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莉莉安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莉莉安小姐并收藏祸水魔仙生死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