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水魔仙生死劫 > 第二百二十七章 离疆

第二百二十七章 离疆

作者:莉莉安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永恒国度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离疆,其实原本应该是唤作梨疆的。听说那是占卜师的领域,占卜师原本是游离在六界之外的一个种族。而他们为何要游离于六界之外,也许和他们生来便可预言卜算未来的命运有关。

    他们可以预测六界众生的命数,也包括他们自己的命数。因此,这个种族是高贵而哀伤的存在,生来便知死期,每一日都在算着自己离死的日子还有多远。而他们的首领也早就知道这个种族终将灭迹,到了最后一代的首领,天地之间唯一一个占卜师,星华这一世,势必要把这个种族灭得彻底。

    而星华的母亲祭莲作为倒数第二任的占卜师首领,用自己半生的性命许下一个预言,预言星华将重振梨疆,当梨疆再次如它的名字一般梨树纷纷开满疆域,四季不落的那一年,必然是占卜师一族复苏的一年。

    然而,这一年到底有多远,星华自己也不知道。这些年来的孤寂,他早就习以为常了,他和那只腓腓一起油走在黄沙飞扬的荒漠,偶尔风沙哽住了他的眼眸,他还是会想起那个女子,白衣白裙白手绢,沾了一些清水,为他擦拭眼眸时温柔又娇俏地问他道,“你是谁?叫什么名字?我是魔族的长公主,我叫荧鸯。”

    荧鸯,这个名字不好。这样美丽的女子,为何终究得不到一场圆满的情爱。他看着她的模样,没来由地心疼起来,若是可以,他其实也想护着她一生一世的。

    可是,他知道她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而这个愿望,他永远都给不了。他的母亲祭莲最后的遗愿,是要星华经历许多的女子,最好能够让那些女子为他生养子嗣,再重振占卜师一族。然而,他的确经历过许多女子,那些女子也终究都离他而去。

    分手,有时候不好说一定是哪一方的错,但星华知道那些女子都是带着爱慕才陪着他的,可终归爱慕敌不过风沙孤独,挨不过与别的女子一起分享他的心,何况他的心也不曾用在她们身上。他唯一的好处是总是对她们温柔有礼,却也终归是疏离,走不到心底。哪怕最亲密之时,也感受不到他拥抱的力度,他要的只是子嗣,她们要的却是爱情。所以,他也明白他的孤寂,他也难辞其咎。可是,这么多年过去,这么多女子来去,终归没有一个子嗣。

    梨疆,既然不再有梨花,又总是离人之地,倒不如就叫离疆好了。

    和往日并没有什么两样,星华牵着唯一一只肯陪他不弃的腓腓漫步在夕阳西下的荒漠之中,他也会停下脚步给腓腓喂水,虽然腓腓其实不会觉得饥饿或是干渴,但他们之间也一直是这样的相处模式。

    腓腓走了几步,忽然对着不远处嘶吼了一声。

    星华皱了皱眉,今夜的夜狼兽群来得真早。这些夜狼兽是占卜师一族的先祖,却也是占卜师一族的罪人,若不是他们当初企图用预言的天赋掌控六界,企图凌驾在天族之上,或许就不会召来父神的诅咒,那么占卜师一族便无需承受灭顶之灾。

    腓腓是父神怜悯那些无辜的占卜师而额外赐给占卜师一族的,然而腓腓毕竟只有一只,腓腓认定的主人也只会是占卜师一族的真正首领。为了争夺腓腓,又有多少出色的占卜师死在相互出色的术法谋略之下,于是这一族灭族之速度,宛如流星陨落般,势不可挡,极其迅猛。

    还好腓腓终究是找到了星华,那时候的星华三百岁,跟着祭莲颠沛流离,祭莲死后,守护在星华身边的勇士也相继遭难。就在星华举目无亲,无所皈依的时候,腓腓来了。星华可以说是腓腓照顾着长大的。

    而腓腓也的确是把星华当作自己的孩子一般,只要夜狼兽出现,腓腓一定不会让他们靠近星华半步。而且腓腓的鼻息十分灵敏,它甚至可以嗅得出夜狼兽的数目公母,但今夜的它显然摆出了一个十分紧张的架势。它的眸光凶狠,身上的皮毛全都竖起来,剑拔弩张的模样。

    星华收起水囊别在后腰,俯身屈膝半跪在腓腓身侧,问道,“怎么了,今晚也不是月圆,很多夜狼兽么?”

    腓腓点头,沉沉低鸣了一声。

    星华点头道,“你是说有魔族的人来么?触怒了夜狼兽?”

    腓腓再次点头,又是沉沉低鸣了一声。

    星华便叹道,“倘或不是因为魔族的修业杏水可以保住我母亲的元神不灭,我又何必屈服于魔族,受魔帝苍梧空肆的管制呢。说到底,我们占卜师一族也曾经统治过魔族,如今到了我这里却竟然要俯首称臣了。”

    腓腓咕噜咕噜地应了一声,好似在安慰星华一般。

    星华便笑道,“罢了,去看看魔族的那些人要如何。”

    腓腓却拦了星华的去路,星华浮起一抹无所谓的笑意,道,“我算过我的命数了,今夜我不可能会死的。你放心吧,虽然我是这世上最后一位占卜师,但是这并不影响我占卜的准确性。”

    腓腓对这一点还是坚信不疑的,腓腓退了两步就跟在星华的身侧。星华的步履依旧很闲适,披着风沙渐渐靠向那一群夜狼兽围控的地方。夜狼兽的目光里全是狰狞的杀意,冷光泛青的獠牙又尖又长,宛如一柄圆月弯刀在这夕阳的余晖之下,仿佛沾染了腥气的血色,尤其瘆人。

    而被这一群夜狼兽围剿在当中的几个人之中,竟然还有一个孩子。星华认得他,赤地魔族的热门王子候选人,阿鲁熙。这个少年倒是很出众,术法修的精纯,性子也十分纯良。

    而他正在极力地保护着身后的赤地魔王妃夜子羌,夜子羌有身孕,果真就不如过去那般身手灵敏了。赤地魔魔族之王阿鲁巴航正放着冷冽的眼神与那些夜狼兽对峙,护在身后的是荧鸯颇为赞誉的幻焰长公主,还有一个凡名好似唤作紫瑛,而那些押解幻焰长公主的魔族之兵早就全都被夜狼兽果脯了吧。

    星华看到这一幕,遂低头对着身旁的腓腓道,“倒是那个跟着幻焰长公主的小婢子很幸运么,我记得她从前是服侍在荧鸯身侧,叫做蕉娓对么?”

    腓腓点点头,只应了一声。

    然而,前方一只夜狼兽已然十分凶猛地冲向那个叫做蕉娓的女子,星华也是心上一阵凌冽,却看见紫瑛抬手捏了个火术,击落了夜狼兽的一颗牙齿。星华在心中默默赞许,便又和腓腓说道,“都说这位长公主的术法不怎地,连考核长公主的试炼也几乎是靠着瑾誉殿下走后门通过的,但是我看她火术施展得还不错,颇有些苍梧空肆的影子。”

    腓腓还是点头,星华便又去看夜子羌那侧,阿鲁熙小小年纪,胆色过人,为了保护养母,已然与那夜狼兽近身搏斗。阿鲁熙的术法精湛,变化出的短刀十分锋利,而他自己的短刀术也使得很好。三下五除二,割了左右前后四只扑向夜子羌的四只夜狼兽。

    阿鲁巴航一面保护紫瑛,一面夸赞阿鲁熙道,“难怪我前儿教你剑术的时候,你并没有太在意,原来你更喜欢短刀。”

    阿鲁熙遂道,“顺手一些。”说话间,又劈了一张狼脸,将夜子羌紧紧地护在身后。

    阿鲁巴航又道,“你就不该带着你母亲过来。”

    “父王,我和母亲回不去的,幸好我们追着你来了。我安在那辆马车上的两个人偶,我施了追踪术。所以我知道现在那两个人偶已经坠落景峰了,根本到不了我们赤地魔的族地,一定是有人对我们的马车下了符咒,否则以赤练马的脚程,不可能会坠崖的。”阿鲁熙说道。

    紫瑛也分神应道,“不必说,一定是那个璃泪。”

    “可是我们现下在这里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也许一两只夜狼兽还可以有脱身的机会,现在是一群。他们又喜欢搞背后攻击……”阿鲁巴航惆怅道。

    “从前的夜师兄可不会轻易认输,到底是有惦念在心的人也就不一样了。”紫瑛笑道,拂袖往前一站,道,“夜师兄去保护好我的凌絮师姐吧,这些夜狼兽交给我!”

    阿鲁巴航闻言,惊道,“殿下,以你的术法……”

    阿鲁巴航的话还未说完,紫瑛双手靠在胸前,两手中指相连,靠在唇边,闭上双眸,念动秘诀,祭出腰间的凝脂镜,飞在高空。镜盒打开,万花群芳从漫天飘落,紫瑛忽然睁开眼睛,飞身于花雨之中,抬手变幻而出一柄烈火燃烧的长剑,挥舞之处,带出绚烂夺目的光芒,浸染漫天的花雨。

    强烈的光芒刺伤了那群夜狼兽的眼眸,花朵落在那些夜狼兽身体之内,忽然燃起香气炙热的火焰,由内而外地将夜狼兽群焚烧殆尽。火光香气萦绕在这个寂寥已久的离疆荒漠,紫瑛从半空缓缓落下,看着目瞪口呆的阿鲁巴航,道,“从前,瑾誉哥哥在,却果真也没有我发挥的余地。”

    夜子羌的眉目柔柔地,点头附和道,“女子总是愿意在心仪的男子跟前无用一些再无用一些。”

    阿鲁熙不解地问道,“这样不累么,老是这么装。“

    夜子羌又道,“不是装,你爱一个人的时候,原本就是会变得十分笨拙的。何况,术法这一类的确也不是紫瑛的强项。不过是这阵子跟着瑾誉殿下,倒是又提升了一些的吧。只不过,我也想不到你竟然可以这样轻巧地就将夜狼兽给终结了。”

    紫瑛笑道,“瑾誉哥哥留给我的那把琴的琴弦断了,掉落而出的一节新的口诀。从前从来不知道还有这样的术法秘诀,我也就是侥幸试对了。”

    阿鲁熙遂道,“既是如此,方才那些魔兵岂不是白死了。”

    阿鲁巴航笑道,“那些魔兵都是璃泪派来的,本来就该死。”随即又回身去牵住夜子羌的手,温言道,“你方才说,女子总是喜欢在心仪的男子跟前无用一些。可我怎么记得,你在我跟前总是要比我强一些呢?”

    夜子羌笑道,“如今不是很无用么?”

    阿鲁熙插嘴道,“父王很介意么?其实如果我喜欢一个女孩子,她喜欢比我强一些的话,我倒是很愿意假装得弱一些。假装这种粗重活留给我们男子就是了。”

    阿鲁巴航看着阿鲁熙的眸光明显满满的都是震惊,紫瑛却游荡过来,拉着阿鲁熙的手道,“你这么说话,却忽然让我想起一个人。”

    夜子羌会意地点头,阿鲁巴航却不明就里地问道,“谁?”

    夜子羌便道,“祈言神君。”

    阿鲁巴航瞬时了然,从前祈言的确总是让着华锦裳,任她任性妄言。阿鲁熙却道,“我就是我,还像谁呢?”

    夜子羌笑着对阿鲁巴航道,“这样,又有些像你。”

    星华目睹了这一切,却反而有些犹豫地对着腓腓道,“看来他们的危机已然自行解决了。不过,虽然瑾誉留给这位长公主的无忌决很厉害,但是毕竟她手法生疏,想来没有办法将术法发挥到这般极致。其实,腓腓你暗中帮了她一把吧?”

    对此,腓腓没有否认,它的确隔空传送了灵力,加强了紫瑛方才变幻出来的火术术法。否则那些夜狼兽也不会燃烧后化作灰烬,就这样干净利落地掩埋在黄沙之中。

    腓腓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星华便笑道,“放心吧,如果她想要在离疆活下去,就必然要来寻我。否则连我都不清楚这荒漠之中到底有多少夜狼兽,何况每一群夜狼兽的灵力修为都不一样,光靠无忌决,没有腓腓的话,他们迟早有输掉的时候。”

    腓腓沉声,星华又道,“但是腓腓,她可能会成为未来的天后,你原本就是神族变幻而出的瑞兽,因跟了我才堕入此境。如果你拥护她,也许终会有回到神族的一日的。”

    腓腓摇摇头,叽里咕噜又是一长串的絮叨个没完没了。星华无奈道,“好了,我知道了。我没有忘记,如果瑾誉殿下肯为我解开当年父神对于我占卜师一族的诅咒,起码我不会死,我也会有子嗣。但是,我想要和她拥有子嗣的女子,已经死了。”

    腓腓望着星华的眼中也渐渐蓄积起点点泪光,星华抬手抚摸着腓腓的头,道,“说不伤心不难过是假的,我都孤孤单单的这么多年了,也来来去去了那么多女子,我还以为早就习惯了。却不曾想真的到了荧鸯逝去的时日,我还是会这样伤怀。可是我也知道,伤怀又有什么用呢,她不会活过来,而我也依然要有死去的那一日。可我们终归不会重逢在死去以后。”

    腓腓伸出舌头在他的掌心舔了舔,这是一种他们之间独特的安慰方式。

    星华道,“腓腓,我们走吧。”

    腓腓这一回却没有听星华的话,而是往着紫瑛的方向奔跑而去,星华皱了皱眉,终归还是缓步跟在腓腓身后,走到紫瑛跟前。紫瑛先是一奇,而后是怀疑,当仔细端详了腓腓,并确定是真的的时候便变成了惊骇,狠狠地惊骇。几乎惊骇得心脏都要蹦出嗓子眼了。

    紫瑛不自觉地后退了两步,阿鲁巴航惯性地挡在了紫瑛和夜子羌身前,方才一直躲在紫瑛身后的蕉娓这回却并没有害怕,反而从他们身后跑了出来,上前和腓腓打招呼,腓腓显然与蕉娓保持着疏离的距离,直到星华上前,道,“荧鸯长公主葬在哪一处?”

    蕉娓闻言,两行清泪落了下来,扑在星华的怀里,星华的手原本背在身后,因为蕉娓扑过来,左手便只好象征性地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抚道,“好了,荧鸯到底葬在哪里?”

    紫瑛战战兢兢地说道,“我把荧鸯姐姐葬在了桐桦殿的魔元丹树下。”

    “也好。”星华一面说着,一面抬手拉开蕉娓,又道,“很久不见了,你还是先和他们介绍一下我吧。”

    紫瑛闻言,遂笑道,“不必了,我知道你是星华,这里的主人。我还知道你是天地间仅存的唯一一个占卜师,据说你的占卜很灵验,据你口中所说的预言一定会成真的。”

    星华不置可否,紫瑛的眸光再一次流连到星华身旁的腓腓,便笑道,“你的宠物很威风,竟然是腓腓,第一次见到活的。但是它咬人么?吃肉的?”

    腓腓冷哼了一声,星华也笑道,“这不是我的宠物,如果一定要说宠物的话,我想我可能才是它的宠物吧。”星华说着,抬手摸了摸腓腓的皮毛,又道,“腓腓,她问你咬人吃肉么?”

    腓腓咕咕说了两句,紫瑛听不懂,颇为好奇地盯着星华,星华便翻译道,“腓腓问我见没见过它吃人,我并没有见过。它又问我见没见过它吃妖魔鬼怪之类的,我依旧没有。它也不曾敢吃天族的神仙。”

    “这么说来,腓腓是吃素的,那就好。”紫瑛心上略微安了安,又道,“我是魔族的长公主紫瑛,因为犯错被流放到这里,听说这里寸草不生,还好我什么都不要吃也可以活。不过最可怕的是夜狼兽,方才领教过了,好像也不过尔尔。”紫瑛说罢,又指着身后的一家三口道,“这位赤地魔族的魔王阿鲁巴航,王妃夜子羌和他们的孩子阿鲁熙。”

    星华闻言,一一同他们见礼,又道,“有一个事儿,腓腓要我特别说一下。你误会它了,它其实不是吃素的,当然素食它也是很喜欢的,肉食它也不排斥,只是它在离疆这里,也的确并没有什么好吃的,所以也就什么都不吃了。这不代表它不爱吃,不会吃。”

    紫瑛听到此处,一颗心又咯噔一下飞得老高,声调一提,问道,“所以,如果惹它不高兴,它也还是会咬人的咯?”

    “问题是,你为什么要想着惹腓腓不高兴呢?”星华问道。

    紫瑛嘿嘿笑道,“凡事总有个万一,而且有的时候不小心的事儿总是难免的。”

    “我的预言的确很准,你们既然来了离疆,我便一人送一卦给你们,当作见面礼好了。”

    紫瑛闻言遂笑道,“这样慷慨,那么我们就盛情难却了。”

    星华的眸子微微一沉,道,“那就从最好的说起,夜子羌的腹中是一个女孩儿,但是生完这个女孩子,夜子羌还可以再和阿鲁巴航生一个男孩,也算是儿女双全了吧。”

    星华说完夜子羌,又走到阿鲁巴航跟前,道,“很可惜,你这样好的样貌品行,今生却注定也只有夜子羌一个妻子,而且很有可能屈居于她之下。”

    星华言罢了阿鲁巴航,又看着阿鲁熙道,“你倒是不错,将来赤地魔族的魔王,你神魔和平的愿望迟早会实现的,但却并不会永远维持和平。不过可以庆幸的是,在你登基为王后的有生之年内,也的确不会再看到赤地魔族的族地再发战乱了。”

    星华又看到蕉娓,皱眉道,“你,你所想的一切只会牵累你自己,还是趁早断了那些念想吧。因为那些念想永远不可能实现。“

    紫瑛已然巴巴地等了很久,星华终于点头望向她了,然而他却皱眉沉默了许久。紫瑛终于熬不住了,率先问道,“你倒是说说我啊,我和瑾誉哥哥如何?”

    “你的命运犹如迷雾,连我的眼睛都不能够看透,这兴许便是神族天后的命运,天后的命运又岂是这般轻易便可看到的。但是,我能够告诉你的是你的生死劫即将到来,倘或你能够熬过去,那么你终将得到你所想的。”星华说着,又垂眸看了一眼腓腓,叹道,“腓腓,原来还有我看不到的命运,而我作为仅存的一个占卜师,对于这段命运我的确是无能为力的。”

    腓腓呜呜说了几句,星华苦笑。

    但他们终究没有人知道腓腓说了什么,紫瑛却十分紧张地拉着星华的袖子道,“我有很多事情要找你占卜,但是你定的那个占卜的规矩,太那个啥,你既然说我是未来的天后了,能不能给天后个面子,咱们改个规矩,你替我卜几卦如何呢?”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水魔仙生死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莉莉安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莉莉安小姐并收藏祸水魔仙生死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