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水魔仙生死劫 > 第二百二十八章 眉冷圣母

第二百二十八章 眉冷圣母

作者:莉莉安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星光斑斓落在夜色沉沉的荒漠上,戈壁残垣下,紫瑛跨坐在端墙之上,抬眸望向迷离如蜜色的月钩,仿佛唾手可得,抬手却见指尖与那天空相隔甚远。紫瑛将背在背上的琴取下,靠在膝盖上弹奏起来,音律高高低低,像溪水拂过净透的雨花石的声音。

    星华坐在腓腓的背上,从靴子上取下一把刻刀,随意在端墙上挥毫。紫瑛一曲奏毕,星华的刻刀同时收起,那满墙书写的是返魂咒,平仄起伏恰恰与紫瑛那一曲返魂曲的宫商角徵羽的排序一致。

    紫瑛垂眸望去,慢条斯理地念了出来,竟然就是一曲吟歌。

    紫瑛看向星华,道,“这返魂咒竟然还可以是这样子的?”

    星华清了清嗓子,道,“不然,长公主以为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没有想到占卜师的返魂咒竟然优美如歌,如泣如诉,想来比神族的返魂曲还更有效些的吧?”紫瑛笑道,又说,“我已经如你所愿,为这荒漠上的亡魂奏了一曲返魂曲,那是不是你该把答应我的卦给算一算。”

    星华闻言,低头笑道,“卜卦也不是这般轻巧,信手拈来的。何况夜已深沉,阴盛阳衰,不大利于卜算神族的卦象,只怕即便是算出来了,也是凶多吉少,何必听呢?”

    “我都不介意,你倒介意起来了。”紫瑛从断墙上抓起了一把黄沙,黄沙从指缝溜走,慢慢倾泻而空。她自己倒是没有在意那些沙子落地后是个什么模样,反而是星华十分认真地看着那些沙子落地后的样子,面色渐渐沉暗下来。

    星华从腓腓身上翻身而下,腓腓从沙堆里起身,冲着长空悲鸣了一声,十分空远,回音激荡好几回。

    一直和夜子羌,还有阿鲁熙相拥而睡的阿鲁巴航,忽然被腓腓嘶鸣惊醒,起身看着星华,问道,“这是怎么了?”

    星华眸光从遥远无边的荒漠深处收了回来,对着紫瑛道,“长公主,方才我为你卜了一卦,今夜你又将遭逢一劫。”

    “什么劫?”紫瑛问道。

    紫瑛的话音刚落下,身后忽然拔地而起一股黄沙漩涡,以极快的速度将紫瑛卷入其中。紫瑛还来不及反应,已然连尖叫的嘴巴都被黄沙堵住了。她觉得自己被转得眩晕还是其次,关键是口鼻都被黄沙堵住了,这样窒息下去,死期就在眼前了。

    阿鲁巴航立即吩咐阿鲁熙带着夜子羌离开,他要飞身去救被卷入的紫瑛,却被星华拦道,“现下最好谁都别动,我们一动就会带着这个黄沙漩涡一起动,谁都没有生还的可能。”

    阿鲁巴航闻言,抬眸去看这个宛如水柱一般的黄沙漩涡,拔地而起,却连在墨色的苍穹之中,仿佛天地就靠着这根长柱相连一般。阿鲁巴航问道,“这是什么?!”

    “从前,我们占卜师一族把这个叫做沙龙卷,我的母亲告诉我,若是被卷入沙龙卷之中不一定会死。但是可能会被卷到一个未知的时空,那里或许是我们年少的时候,也或许是根本还没有我们的时代,又或者是我们已经死去的时代。但是,无论是哪一种,我想都不会是什么好的经历。至少,在我的记忆里,被沙龙卷带去的占卜师还没有一个回来过。而我们占卜师灭族的起源,也是这个沙龙卷的出现,今晚要死去的不知道又有多少夜狼兽了。”星华说道。

    阿鲁巴航抬眸,望了望九重天,这里的法曲是当年父神亲自布下的,所以极其深厚。他想要冲破法曲给瑾誉殿下递送消息,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他难道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紫瑛被带入另一个时空么?

    而紫瑛在那个沙龙卷里,头昏脑涨到几乎要死去的时候,竟然只觉得自己的身子猛地一震,屁股扑通着地,口鼻之中的黄沙也被这剧烈的摔坠给抖了出来。紫瑛吃痛地惊叫了一声,等到她定了定心魂,睁开眼睛认认真真地看清四周的时候,被自己眼前的景象狠狠地震惊了。

    这里难道就是离疆唯一的绿洲么,竟然美得犹如隔世。天蓝水碧,和这绵延了千丈的梨花,淡雅的清香弥漫在鼻息里,心旷神怡。紫瑛从地上起身,左顾右盼,只看到一个孩子怔怔地望着她。

    紫瑛遂问道,“这是离疆上唯一的绿洲对么?”

    那个孩子摇摇头,道,“这就是梨疆啊。”

    “我知道,我是想说,离疆不是一片荒漠么?那你们这里是不是就是绿洲呢?我这样说你明白吗?”

    孩子依旧摇摇头,道,“梨疆就是这里,这里就是梨疆,你是不是脑子摔坏了?”

    “你这孩子怎么这样说话的,你母亲是谁,没有教你小孩儿要懂礼貌么?”紫瑛说道。

    孩子便道,“我母亲是梨疆的圣母,或者说是占卜师的首领。她卜算的卦从不会错,她的预言也都会一一实现。她就是祭莲圣母。”

    “祭莲?”紫瑛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也不知道祭莲是多厉害的角色,但是看这个孩子洋洋得意地说起自己母亲的样子,想来也一定不简单了。紫瑛遂笑道,“我叫夏紫瑛,你呢?”

    “凡人?”孩子惊喜道。

    紫瑛看见他欣然的神色,便也不打算解释,遂道,“对啊,难道你从来没有见过凡人么?”

    “我爹是凡人,可是我娘生了我以后就把我爹赶回凡界了。因为我娘说,我们占卜师一族迟早是要灭族的,不要牵累到凡人,所以我从来没见过我爹。既然你是凡人,那你见过我爹么?”孩子眸子里带着满满的希冀。

    紫瑛无奈地摇摇头,颇为怜惜地摸着那孩子的头,道,“凡人那么多,我就算真的见过,也不知道那就是你爹啊。”

    “我娘说我和我爹长得很像,你见了我,却不想不起有和我很像的凡人,所以你一定没有见过我爹的。”那孩子说着,转身正要离去,右侧边脖颈上的一颗胎记,让自已的记忆开始翻腾起来。

    自已拉住那孩子的手,指着他脖颈上的印记,问道,”这个果真是胎记么?我是说是不是你一生下来,就有了的?“

    “是啊,全族只有我有,是不是很像一株草?”孩子颇为自豪,又道,“都说爹爹的脖子上也有一个这样的胎记,”那孩子说完,又忽然想起了什么似地,拉着紫瑛的手,问道,“你,见过?!”

    紫瑛自己都觉得有些难以置信,遂蹲下身子来,仔仔细细地看着他,眉目之间果然和她在凡间夏家时那自幼便去远方学艺的弟弟十分相像,还有这张唇,也像的狠,只是她弟弟的皮肤不似这个孩子这般白,才没有一眼认出来的。

    紫瑛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娘告诉过你,你爹叫什么名字么?”

    “我不知道,我娘说我爹是个凡人,从我们这里出去以后,只能再投胎转生了。因为他认识我娘的时候,按照凡间的年岁,约莫二十左右。可是他与我娘在这里这么多年,凡间早就变了。他若回去,必然走的是投胎转生之道,现在我们都不知道我爹姓什么叫什么了。”孩子说道,又再一次拉着紫瑛的衣袖急切地问道,“我叫星华,我娘说,生我的那天星光很美,爹爹说就叫我星华。“

    紫瑛听到星华二字的时候,心上是无比震惊的,怎么会是星华呢?她难道是被那阵黄沙卷送到了另一个世界里,这个世界刚好也叫离疆,刚好有个孩子也叫星华的么?

    紫瑛还在震惊之中不曾醒悟过来的时候,那一袭墨蓝色绣着金色蝠纹的裙裳在脆叶白花的衬托下,姗姗而来。她额前那一颗黑曜石的护额,神秘而高贵地衬着她手中握着紫晶权杖。素雅端庄的面容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宛如凡人的镜子背面总是描画着的女子一般美丽安静。

    “星华!过来!”那女子抬手招了招紫瑛身侧的孩子,眸光掠过紫瑛的容颜,却锁在她额前的印记,她平静的目光,仿佛一汪镜湖,忽然遇上一阵清风,惊起一丝丝波澜。她蹙着暮烟般的淡眉,冲着紫瑛道,“花神凝珀的女儿,幻焰对么?”

    紫瑛吓了一跳,她竟然这般轻易就认出了自己。

    可是那个唤作星华的孩子却拉着她的衣袖,道,“娘亲,她怎么可能是我们一直等的幻焰神女呢?您不是说,幻焰神女要等到孩儿长大以后才可能遇见的么?而且,孩儿如今才这样大,她方才自己都说了她叫夏紫瑛的。”

    她并没有理会星华的话,拉着星华恭恭敬敬地拜倒在紫瑛跟前,紫瑛吓得往后退了两步。她却说道,“我是占卜师一族的圣母,我叫祭莲,这是我的儿子星华。我们一直在等你,你是我们全族的救星。“

    紫瑛有些懵,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道,“那个,有什么事情,起来再说,好么?我从前也倒是很希望有人这样尊敬着我,看重着我,但跪拜之礼也着实太重了些。”

    祭莲闻言,遂带着星华起身,对着紫瑛道,“这里并不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你看到的这些蓝天绿水,还有这白梨花,其实都是我的记忆。用你们神魔的说法,也就是幻境。用我们占卜师的说法,也就是意念。”

    紫瑛便道,“你的意思是,我到了你的意念里?”

    祭莲点头,又道,“在真实的世界里,我和我的族人已经都死了,星华也早就不是你看到的这个年纪了。但是,有些事我想我得让你亲眼目睹,只有你亲眼看到了,才会真的怜悯我们。”

    紫瑛有些不大明白,祭莲便拉着紫瑛,缓步走过这十丈起伏重叠的梨花之间,来到他们占卜师一族极为敬拜的祭坛。这个祭坛其实就是一块巨大的梨花白玉石,而在这巨大的梨花白玉石两侧立了一位女子,女子身边跟着一头夜狼兽。

    紫瑛看到夜狼兽的时候,抬手敲了敲夜狼兽的头,不曾想夜狼兽的眼睛里居然还能逼出凶光来,吓得紫瑛往祭莲身侧挪了挪,祭莲便道,“这位便是我们占卜师一族的第一位圣母,而她身侧的夜狼兽,也是梨疆第一只夜狼兽,因守护她而生。这位圣母的名字,唤作眉冷,这只夜狼兽唤作血溅。”

    紫瑛重复道,“眉冷,还好。血溅,好凶残的名字呢。”

    祭莲点头道,“这第一只夜狼兽,并不是生于梨疆的。梨疆一直很安静,与世隔绝。但是,自打血溅来了以后,梨疆的子民便日日生活在恐惧和不安之中。血溅生性残暴,喜欢吞食猎物,它看中的猎物便没有失手过。可是,你也许不会猜到这只夜狼兽来自哪里。”

    紫瑛问道,“它来自哪里?”

    “那时候,天地间还没有六界,只有神族,占卜师族而已。后来慢慢地有神族堕落成魔,这才兴起了魔族。可是这只夜狼兽早在魔族兴起前便存在了,而且最先出现的地方是神族的地方,后来被神族驱赶到了梨疆。它残害了多少梨疆的子民,可是眉冷圣母却将血溅驯服了,并且饶恕了他的罪,用自己的鲜血去祭奠那些死去的梨疆子民。从此以后,血溅便忠心耿耿地跟在眉冷圣母身侧了。“

    “如此说来,这倒是一个结局不错的故事。”紫瑛说道。

    祭莲却摇头,又道,“好景不长,神族因为得知眉冷收留了血溅,十分不悦。当初神族并没有哪一位真神可以打得过这只夜狼兽,只是父神母神却没有出手过,所以他们可不可以打败夜狼兽也就没有定论了。当时的境况里,我们眉冷圣母的确成了第一个打败夜狼兽的人。可是却因为她打败了夜狼兽而没有杀死夜狼兽,触怒了神族,使得两族之间的友谊也因此产生了裂痕。神族多次派人来游说眉冷圣母杀了这只夜狼兽无果后,便断绝了与夜狼兽的来往。”

    紫瑛便说,“也只是断绝来往,并不是没有重修旧好的机会。”

    “你说的也的确在理,就连当时的眉冷圣母也想要等到事情过去一阵子以后,再与神族修好。可不曾想,当时已然有不少神族的真神堕落为魔,自立一方。这些魔倒是十分愿意与占卜师交好,毕竟占卜师的预言也有可能扭转乾坤,改变未来。因此,魔族频频示好,其实眉冷圣母并没有做出抉择,倒是神族先震怒了,觉得我们一定是偏向魔族的,还与我们打了一战。眉冷是死于那一战时所受的内伤的,所以血溅十分的愤怒,它因此而激发了魔性,一方面想要统治天地,一方面也想要拉下神族,替眉冷报仇雪恨。即便他这么做,并不是眉冷所想,但眉冷一死,就再也没有谁可以拦得住这只夜狼兽的野心了。”祭莲说着,轻轻地哀叹道,“夜狼兽怂恿了很多族中灵力身后的占卜师,预言神族的衰败,许多真神因此而遭难,最终惊动了父神,父神打败了整个占卜师族,自然也包括这只夜狼兽。父神诅咒那些听信夜狼兽的话,而前去滋扰神族的占卜师,并且把他们也统统变为夜狼兽,流放在荒芜而去的梨疆。至于这只血溅,便被父神施法化作你眼前的这块石头,而这尊眉冷石像,则是后世雕刻而成的。”

    紫瑛听到此处,唏嘘道,“如此说来,这位血溅倒还算得上至情至性的呢。”

    “不过,我们整个族群因此而渐渐衰败灭亡,到了我这一世,你看看剩下的占卜师人数,其实是可以用手指数得清的。”祭莲说着,紫瑛才注意到这里的宁静优美的确与别处不同,这里的人烟太过稀少了。

    紫瑛遂也哀叹道,“说起来,占卜师一族也着实悲哀,好端端的让一只夜狼兽给拖下水去了。”

    祭莲淡淡一叹,又道,“幻焰神女,我们果真等你等了很久很久了。”

    紫瑛不明就里地问道,“你们等我做什么,我是一定不可能打败父神,打破他下的诅咒的啊,只怕要让你们失望了。”

    祭莲又道“我们当然不会指望谁来打败父神,父神的惩罚也不可能轻易休止。但是你是幻焰神女,我看虽看不清你的未来,但我知道你可能会成为未来的天后。祭莲并没有什么别的想要求你,只求你能够在遇到将来的星华的时候,可以帮助他一直活到瑾誉殿下登基为天君的时候。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瑾誉殿下必然是要成为天君的,等到他成为天君的时候,以他至高无上的权力来赦免占卜师一族,那么一切又可以重来。我的儿子星华可以娶很多很多不同的女子,来替我们占卜师一族开枝散叶,而我们将永远拥戴瑾誉殿下。我们所预言的神族的性命,将不会有任何厄运。我希望我所说的这些,终有一ri你可以替我带给瑾誉殿下。”

    紫瑛听到此处,瞬时明了,道,“不过是递个话,我帮你传达到就是了。”

    “既然幻焰神女这般说,那么祭莲叩谢神女。”祭莲说着,屈膝跪下摆了个五体投地的虔诚姿势。紫瑛无奈,只得亲自将祭莲扶起,又道,“既然我答应了你的要求,能不能也请你回答一下我的问题。”

    祭莲闻言,自然是十分欣然,洗耳恭听紫瑛的所谓的问题。

    “星华的父亲是凡人,我想只得他父亲的名字。”紫瑛倒是问的开门见山,丝毫没有体谅到这眉冷圣母提及自己的旧情人之时那种颇为尴尬又有些小期待小怀念的神情。

    眉冷圣母清了清嗓子,遂又说道,“也没有什么,他是一个凡人没错。我遇见他的时候,他说他唤作离萧。我觉得这个名字不好,离别萧索,一听就是个不好的结局。我变执意给他改了个名字,叫望穆。你觉得,望穆如何呢?”

    紫瑛笑道,“我觉得好听不好听其实都无所谓,因为一定日日夜夜叫他名字的人不是我。与其问不相干的人感觉如何,倒不如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只有你自己最清楚你自己喜欢与否。”

    祭莲笑道,“好吧。”祭莲拉着星华的手,道,“那么,我们就此别过吧。星华,和姐姐说再见。”

    星华小时候原来也是个懂事乖巧的孩子,他娘亲这般说,他便造实又都做了一遍,看的紫瑛心生欢喜。紫瑛几乎想要脱口而出,说,“孩子,你就是我的弟弟好几个前生前的儿子了。可是我不能够带你去寻你爹,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弟弟在哪里。”只要想到这番话,紫瑛自己都会忍不住觉得好笑,何况是星华呢。

    然而紫瑛显然低估了星华,星华走上前来拉着紫瑛的手,道,“都说天生的占卜师,天生的预言超能力。我还一直没有试过给一个神女预言呢,因为预言要耗费灵力,折损修为,所以一般情况下我都不会轻易为人占卜,但是你不一样,你带来了梨疆的希望,自父亲走后,我已经很久没有再看见母亲这样笑过了。所以,我想你去那边祭坛上边,。”

    “去上边干嘛啊?”紫瑛不解地问道。

    紫瑛生了会儿闷气,没多久又自己来了这酒楼,便说,“你上去吧,我把你送回到原来你走失的那个地方。还有这件事,决不能够让除了我们以外的所有人知道,这是个秘密。”

    紫瑛闻言便爬上那祭台中央去,摆了个姿势,安安静静地坐着,不知是过了多久,忽然一阵风沙席卷而来。就像是带她来到这里的那根沙柱一般,将她滚在其中,她又不得不闭上眼睛,屏住呼吸,任由这阵风沙虐待。

    紫瑛也并不知道自己被那黄沙卷裹着绕了多久,只知道醒来的时候,望见漫天的星斗,十分美丽,却终归是没有一颗比得上瑾誉的眼睛的。紫瑛想到这里,禁不住笑了起来,是啊,瑾誉笑起来的模样该是有多么迷人。而她,如今也只是唯有思念罢了。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水魔仙生死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莉莉安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莉莉安小姐并收藏祸水魔仙生死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