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水魔仙生死劫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扑朔林

第二百三十一章 扑朔林

作者:莉莉安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个唤作乌若山的魔兵将领骑着一只大海马奔在前头,领着几只海马护在紫瑛骑着的那头海马周遭,甚是谨慎。紫瑛自己也觉得奇怪,海马走到一处灌木丛林,一两声寒鸦叫划过静默的林子,格外孤清。

    紫瑛只觉得这路倒不像是去往墨海之路,便问道,“乌若山,这仿佛并不是去墨海之路。我虽到魔族不久,识路的本领也不大好,但这往墨海之路,因是海风之味愈发浓烈才是。我们走了这样久,前半段路也的确是欲走欲能闻到那海风的咸味,可这后来走的路,倒是愈发就走远了啊。”

    乌若山听紫瑛这样说,忽然勒住了海马,调头过来对着身旁几个护卫道,“璃泪魔妃的旨意,你们知道该如何呢?”

    那些护卫听到乌若山的话,各个都从海马上翻下来,张牙舞爪地对着紫瑛。阿鲁巴航的猜测果然没有错,这些人一定是别有图谋的。阿鲁巴航侧身对着阿鲁熙道,“保护好娘和你妹妹。”

    阿鲁巴航抬手施了法,杀了几只近前的魔兵,他的气势高扬,也吓退了其他魔兵几分。紫瑛皱了皱眉,眼光里倒是藏着几分轻巧,轻飘飘地取下腰间悬着的凝脂镜,打开雕花嵌宝的镜盖,对着镜子照了照,红唇微微启,念道,“今日天气不错,却不知道今日敷个什么样的粉呢?”

    阿鲁巴航手上的气势还未收敛,紫瑛又道,“扬花晴雨。”

    紫瑛说着,尾指挑出些粉末,轻轻一扬,打在那乌若山的身上,一时间炸开,滚烫烫入他厚甲之后的皮肉之上,他遂抬手长长伸出的魔爪探向紫瑛的脖颈,紫瑛轻轻一偏身,将手中的凝脂镜抛出去,又笑道,“扬花晴雨,粉末细白雅致,可比珍珠光泽,又有玉色清润,可惜了乌若山原是个貌美的女子,却扮作一副男子的模样,总是不能够好好敷粉。倒不如,我替你来,只可惜我不小心炼了些火术在其中,可是把姑姑烫伤了呢?”

    乌若山闻言,摘了头盔,撕了面皮,不曾想竟是这般干净的脸。紫瑛又笑道,“我这个粉,却是白白画蛇添足了。且看到姑娘这张脸,这样白希,何须敷粉。只不过天生丽质,若是不养,也是辜负。”

    乌若山便道,“我今日来,不是与你讨论如何养颜美容的。”

    紫瑛收回凝脂镜,放在掌心,笑道,“无论你来做什么,我都想告诉你,凭你,和这几个魔兵护卫,不会是我的对手的。何况,我有阿鲁巴航,阿鲁熙,还有夜子羌呢?”

    乌若山笑道,“我并不想置你于死地,按照璃泪魔妃的吩咐,也就是将你困在这个密林里就是了。”

    “困在此处?”紫瑛四下望了望,又道,“困在此处,其实和困在梨疆与你们的璃泪魔妃而言又会有什么两样呢?”

    乌若山便道,“因为腓腓将去把消息传递给瑾誉殿下,瑾誉殿下一定会先去梨疆找你。璃泪魔妃说,无论如何都不能够让瑾誉殿下现在就找到你,何况这一处密林,唤作扑朔林,林中有一种野生蓝蝴蝶,若是沾了蝶翅上的花粉,那可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呢。”

    紫瑛笑道,“会有多麻烦?”

    乌若山轻轻一笑,不知哪里取来一片嫩叶,靠在唇边吹了几声,果然引来一群幽蓝色的蝴蝶,紫瑛瞧着那蝴蝶挑着夜子羌的那处飞去,好在阿鲁熙挡在前头,将蝴蝶一甩,甩到一个魔兵身上。

    那个魔兵立刻痛苦得嘶吼起来,全身迅速溃烂,还不断涌出蛆虫,十分惨败恶心。紫瑛回眸看了一眼乌若山,乌若山笑道,“比术法我不是你们的对手,但是我一定能够在你们杀死我之前,把这山里的蝴蝶都引过来。你们术法高强,却只怕也总有一两只失手,不必多次,只需要轻轻一沾即可。”

    紫瑛沉声道,“你若只是想要把我禁在这儿,那就禁在这儿吧,何必要驱使这些蝴蝶来多事呢。”紫瑛说着,也就翻身下来海马,回眸看了一眼阿鲁巴航等,便道,“夜王妃才刚刚生产不久,阿鲁熙也小,总不能也和我一样就宿在这荒野吧?”

    乌若山遂笑道,“你放心,你们不会被囚在一处。而且璃泪魔妃并没有想过要和赤地魔魔王为敌,在林子的另一头安排了一处居所,唤作曲水流觞,倒是适合夜王妃和孩儿们静养,也请赤地魔魔王一同前去吧。”

    阿鲁巴航皱了皱眉,紫瑛便道,“你去吧,你即便是执意与我留在一处也并没有什么大的用处,何况,“紫瑛说着,缓步走过去,贴着阿鲁巴航的耳朵道,”难道我不知道你能打么,现下打也不能够解决什么问题。倒是谁去找找瑾誉哥哥才是真的,告诉他我们在这里,他一定会有法子的。”

    阿鲁巴航思量了一番,觉得紫瑛说的也很有道理,遂道,“也好。”便带着夜子羌等离去,大部分魔兵都跟着去了。只剩下乌若山和紫瑛还留在原地,静静对峙着,紫瑛觉得百无聊赖,干脆就靠着大树坐下了。

    乌若山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紫瑛,紫瑛便道,“你不必这样看着,其实我也知道阿鲁巴航他们在你们的手上,我并不会轻举妄动的,难道我不怕你召来蓝蝴蝶对付他们么?”

    乌若山没有说话,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紫瑛。

    紫瑛便道,“好吧,那我倒是很想知道你为什么非要听命于璃泪呢?我瞧着你却并不像是其他那些趋炎附势者,贪慕的应该不会是璃泪可以给你的荣华富贵吧?”

    乌若山依旧默着不答话,紫瑛又兀自说道,“让我猜猜,你该不会是喜欢璃泪魔妃吧,可你是个女子啊?女子怎么能够喜欢女子呢?”

    紫瑛的话落下以后,乌若山的颜色明显暗淡了许多,紫瑛惊骇道,“该不会被我说中了吧,你果真是喜欢姑娘家的?”紫瑛说到此处,慢慢地走过去,慢慢地抬起手来拈住她巧致的下巴,凑过去说道,“是真的?”

    乌若山的身上明显一抖,紫瑛笑道,“原来是真的,那你看到我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啊?你看,我的脸和她的脸那么像。”

    乌若山冷若冰霜的脸总算有些和缓,紧闭着的双唇也微微有了要言语的意思,遂摇头道,“不一样,你和她从来就不一样。小的时候就不一样,如今也不一样,就算脸是一样的,人也不会是一样的。”

    紫瑛点头,往后退,又道,”也是,你这样喜欢她的话,在你眼底是不会有人可以跟你喜欢的人轻易就一样的。何况,她那张脸根本就是假的。“

    “你也知道?”乌若山惊道。

    紫瑛便说,“怎么,这话不是应该我问的你么?难怪你看着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你喜欢的是她原来的脸啊。不过,你也是个钟情之人,倒是对她换了脸,还是这般不渝地喜欢着她啊。”

    乌若山笑道,“你误会了。”

    紫瑛便道,“好了,好了,我明白。你别不好意思。”紫瑛说着,便往那大树下走去,却听到乌若山问她,道,“你现在还喜欢放纸鸢么?”

    “什么?”紫瑛回眸,见乌若山打了个响指,她身后的树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纸鸢,有的是鲤鱼的模样,有的是大雁的模样,有的是蝴蝶的模样,有的是灯笼的模样,然而在乌若山手上的那一只却是她记忆里久违的那只纸鸢,像一方白色的丝帕,绣着几朵栩栩如生的牡丹花,这样美丽,长长的飘带可以写下许多要告诉天空的愿望。

    然而,紫瑛看到这只纸鸢的时候,心上是狠狠地一震。因为她记得这只纸鸢,从前作为凡人,在黎府的时候,她和黎彤曦还是那样好的朋友,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无话不谈的闺中密友时,便是一起画了这么一只纸鸢。

    而那纸鸢是黎彤曦扎的,紫瑛负责画那些牡丹,紫瑛的画艺虽很少显露,但却十分精湛。如今,再看到这几乎一模一样,以假乱真的纸鸢,紫瑛震惊得说话间,声音都开始颤抖起来,“乌若山,你只是恰巧也有这么一只纸鸢的吧?”

    乌若山笑道,“你果然还记得这只纸鸢的。我还以为你早就忘了。”

    紫瑛有些懵,却道,“从前和一个挚友一起画过的,只是那个挚友,如今与我已然分道扬镳了。”

    “只怕她并不是与你分道扬镳,而是有意为敌的吧。”乌若山说道。

    紫瑛有些无奈,又有些哀愁,遂道,“其实你说的也不错,因为一个误会,她终归是不能够原谅我,也不能够放过我的。”

    乌若山便道,“她如今也已经并不是之前我们所识得的那个她,但我却也……也不是从前那个我了。只是我也一直有个心愿未了,想和你放一回纸鸢,倘或能放飞到天上,那便很好。”

    乌若山说着,将那纸鸢递到紫瑛的面前,又变幻出一只笔来,道,“写下你的愿望,看看我能不能帮你实现它。”

    紫瑛抬眸望着乌若山,远山一般的眉,乌黑明亮如黑曜石一般的瞳孔,不知道为何那一刻,紫瑛是想到了另一个人。一个少年,一个在十分年少的时候就辞世的少年,黎彤曦说是为了紫瑛而死的少年。而那个少年,却也终究成了黎彤曦和她反目成仇的缘故。

    紫瑛结果乌若山递过来的笔,在那飘带上写下了现下最最想要发生的事儿。自然不会是旁的事儿,她如今最最想要见到的是瑾誉,恨不能即刻便看见瑾誉从天而降,降到她的身边。

    乌若山好像早就猜到她的愿望一般,道,“这个想法很好,但是我想以我的灵力,要把你的这个愿望送到九重天的绮舞宫,需要一些时间。但是,起码你待在这里,还可以拖延一些时间。”

    紫瑛望着乌若山,又道,“我为什么并不觉得你有恶意?”

    乌若山笑道,“我原本就没有恶意。”紫瑛只是看着乌若山有些发怔,却什么也没有说出口来。

    乌若山又说,“所以,你的愿望都写完了么?”

    紫瑛点点头,乌若山便说,“你果然是相见他到了这个地步,除了想见他,便没有别的想法了。其实,这个也正常。我从前想见一个人,也是想到无法自拔,不能自已的程度。否则我怎么会宁愿放弃轮回的机会,宁愿选择变成一个和我从前完全不一样的人,宁愿放弃一点点可能和她在一起的机会,只是卑微的想要再见她一面,想要为她再做些什么呢?“

    紫瑛便问道,“你说的那个人,是璃泪么?”

    乌若山摇头,道,“怎么会是她呢。”

    乌若山说罢,抬手将那只写着紫瑛愿望的纸鸢托高,拼命地跑起来,风拂起了她的长发,她轻盈的步伐踩在那些细碎的落叶上,有窸窸窣窣的声音。紫瑛就站在那里,看着那只纸鸢从她的手中飞起来,仿佛她也飞起来了一般。

    紫瑛站在那里,看见乌若山手中的线圈越来越小,而天空中的纸鸢越飞越高,已经高的看不清那纸鸢上画着的牡丹花了。紫瑛有些纳闷,为什么会一直觉得乌若山的身上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而这种熟悉也夹杂着淡淡的哀伤,仿佛是一只漂亮的玻璃瓶子,原本应该爱不释手地呵护着,却因为那个早上的失手一滑,终归成了来不及爱的碎片。

    乌若山回眸来,看着紫瑛道,“我还以为这一回,也不能够将纸鸢放高。还好我的愿望实现了。”

    紫瑛有些看不明白眼前这个人,有一点冷,又有一点暖。

    紫瑛问道,“所以你很喜欢放纸鸢么?是不是有什么故事?”

    乌若山笑着,掐断了手中最后一截丝线,紫瑛看见那个高高飞在高空的纸鸢越飘越远,远到已然看不到它离去的踪迹。紫瑛叹道,“这样放了,多可惜啊。”

    “若是不放手,怎么能够成全它的自由呢。”乌若山叹道,又说,“如果你的命数好的话,我的术法够高的话,我想那只纸鸢迟早会飞到九重天的绮舞宫,让瑾誉太子看到的。我希望你的愿望能够实现,其实你的愿望一直就是我的愿望。”

    紫瑛听到她这般说,难免哆嗦了一下。乌若山一个纤纤柔柔的姑娘家,竟然同她说了这么一番肉麻的话,紫瑛着实觉得有些不大适应,遂道,“你不是璃泪的爪牙么,你不是应该对我狠一点么?你不是应该把我的愿望碾碎么?”

    乌若山闻言,笑道,“你以为我不想么?你的心里只有瑾誉,而我即便还是原来的男子之身,只怕也是比不过瑾誉的。如果我有那种能力,可以把你从瑾誉身边夺过来的话,我一定不会就此放手。可我没有,我连死后,都要接着蓝魔蝴蝶重生为魔,才可以走到你的身边,靠近你。其实,夏紫瑛,你真的一丁点都不记得我了吧。”

    紫瑛闻言,微微一愣。

    乌若山却笑道,“这又有什么奇怪的,不怪你,我变成这个模样。莫说,我若是还保持着原来的模样,你能够认得我。我变成这个模样,即便是站在我亲生父母的面前,他们也一定不会认得我。可是我不害怕这种孤独,我害怕我做了这么多,还是不能够和你把纸鸢放飞一次。这种遗憾才是最寂寞的。我寂寞了那么久,终于找到你,终于可以为你做一些什么了。”

    紫瑛十分震惊,遂干笑道,“乌若山,因为我刚刚说你喜欢璃泪魔妃,伤了你的自尊么?所以你特地说这番话,来恶心我的吗?”

    “你看,明知道你真的不会记得我,但是当自己就站在你的面前,听你这样说的时候,我还是没办法不难过啊。”乌若山叹道,又说,“你还记得你小时候在黎府的时候,有一个南边的水家少爷去黎府做客么?也许你真的不会记起他吧,可是他却从未忘记过你,至死不休。”

    紫瑛笑道,“怎么会忘记呢。若不是他,彤曦还是唯一一个不介意我妖星之名,与我做朋友的第一个女孩。可是因为他,听彤曦说他是为了捡一个我喜欢的纸鸢,才摔下树死去的。我很遗憾,可是我想这些都不是他和我所希望的。虽然,我也有一些内疚,但终归觉得这是一个意外,不该归罪于我。从前,做凡人的时候,我就是不怎么看得开,就把所有该归罪的,不该归罪的,都算在了我的头上。后来,我想开了,就算都算在我头上又如何呢?始终不能够让那些死去的人活过来,像瑾誉哥哥说的一样那是命数,凡人的命数由司命主宰,我们的命数由天地造化主宰,终归不是说想要改变就可以改变的,既然如此何不坦然接受。”

    “听到你这样说,我觉得很好,很安心。”乌若山笑道,那笑容干净得像雪山上流下的水,纯净无杂。可是,不知道为何紫瑛总是能够从乌若山那柔婉的眉眼之中,看到另一双眉眼,也是温柔如水,却并不是生为女子这般的柔弱,而多了几分书卷气。

    紫瑛便道,“怎么,难道,你竟然也识得那位水家的公子么?“

    “我就是他,你想不到吧。我竟然化作了女儿身。“乌若山说道。

    紫瑛一怔,良久没有说话,他们之间就这样沉默了许久,耳畔都是林子里落叶的声音,花开的声音,露珠凝结的声音,还有彼此呼吸的声音。紫瑛的呼吸有些急,而他的呼吸也有些促。对,是他的呼吸,魔不似鬼,魔有呼吸,有心跳。

    终归还是乌若山打破了沉默,说道,“听说人死后不轮回,不成为鬼,却成为魔的话,也会另外长出一颗心脏来,也会跳也会疼。我不想忘记那些事儿,不想忘记在我年少时遇见的第一个令我心动的女子,所以我不愿轮回,不愿迈入鬼族,然后我硬是屏住了最后一息。我很幸运,我遇见了这片密林里,一只走失的蓝魔蝴蝶。而那只蓝魔蝴蝶刚巧走失在我的坟前,她感觉到了我的最后一息,她给了我重生的机会。而作为交换,我帮助她重新寻到这片密林,如果我不出去这片密林,我倒是可以一直保留着那些记忆,活下去。可是我活下去为的是什么,是想要和你再放一回纸鸢,一起看着那只你喜欢的纸鸢,按着你的意愿飞到天上。而我做到了,其实我多么的幸运。”

    紫瑛听到此处,终究是难掩心中的感动,泪水湿了眼眶,她却把泪水强忍回去,然而对着乌若山说道,“我其实,想不起来你当时叫什么名字,我是不是挺混蛋的,对不起啊。”

    “没有,被爱的人其实不需要道歉的,因为爱着的那个人也许根本没有想过一定要得到同等的爱。”乌若山叹道,又说,“何况是明知道不会在一起呢。”

    “可是你为何要化作一个女子呢?”紫瑛问道。

    乌若山笑道,“蓝魔蝴蝶都是女子,她们之中没有男子,她们不生不灭,所以也无所谓繁殖的事儿。我既是借着蓝魔蝴蝶重生,自然也只能是重生成女子之身了啊。其实,我一开始是介意的,但后来已然日渐习惯了。”

    “既然如此,你说你是璃泪派来的,你知道璃泪是谁么?”紫瑛问道。

    乌若山便道,“怎么会不知道,她会瞒住所有人,却一定不会瞒住我的。可是她没有认出我来,她果真以为我是个心甘情愿俯首在她麾下称臣者,我也就乐得如此了。不过,我始终不明白她这到底是要做些什么,难道她贪慕成为魔族的权势么。可是,她并不是那样的人,她真不是。”

    紫瑛点头,道,“我也觉得她不是。但是,我很好奇,纸鸢放飞了,你说会替我实现愿望,让纸鸢飞去绮舞宫,让瑾誉哥哥看到。可是你却是黎彤曦的部下,我看不懂你,你是在帮我,还是……”

    “呵呵,蛰伏在璃泪身边,为了找到机会,找到你。因为我很清楚她有这个能力找到你,但并不代表我会完全按照她的意愿行事。的确是她让我将你囚在这里的,却也是我提议将你囚在这里,因为这里我熟悉,我可以掌控。至少我觉得你在这里是安全的,除非我死了。可是,黎彤曦她真的可以下手杀了我么?”乌若山说着,却还是不自信地叹道,“但她终归不是当初的黎彤曦,我不知道我的结局如何,但是在我被结局前,我希望我可以护着你,直到瑾誉太子到来。”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水魔仙生死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莉莉安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莉莉安小姐并收藏祸水魔仙生死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