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水魔仙生死劫 > 第二百三十六章 陌上人如玉

第二百三十六章 陌上人如玉

作者:莉莉安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紫瑛不会想到,当初那个立在雪地里,便比那雪看起来还要洁白无瑕之人,立在繁华似锦的陌上,便比那繁华还要锦绣之人,立在那昆山之巅,便比那玉石还要温润之人,竟然会在这个时候露出那样的狠戾之色。

    紫瑛清楚,那不是一个神应该有的神情。一个神,即便愤怒,也总是波澜不惊地沉默着,何况慈悲的心怀,温和的眉目,这才是一个天族神祗应有的模样,这才是天族神祗至高无上的尊崇所在。然而,瑾誉大约忘记了,忘记了他还是天族的太子,他只是记得夏紫瑛不见了,那个生生世世他小心翼翼地呵护着的女子却不知所踪了,六界的生灵涂炭却不如一个夏紫瑛的存在来得紧要。

    他看见璃泪飞扬的眉眼里有不屑的情绪宛如山洪一般爆发而来,只是冲着他冷笑,声音却依旧柔软得宛如棉花轻弹般,道,“我就是紫瑛啊,你怎么就是不信呢?“

    瑾誉的青玉扇握在指间,飞掷而出,扇子打开,青玉扇叶冰冷锋利地划过璃泪的鼻梁,鲜血从她的鼻翼上滑落下来。璃泪却笑得花枝乱撞,颤音道,“没有想到,连这张脸你都舍得毁去。你知道么,这张脸是我亲手从夏紫瑛的脸上剥下来的,你说你怎么下得去手呢?”

    他飞身而起,青玉扇重回在他的手中,他抬手将扇子合上,就这么狠狠地捅进璃泪的心窝,璃泪想到要反抗的时候,已经太慢。璃泪手中还凝着紫黑色的熏烟,来不及推向瑾誉,已然熄灭。

    璃泪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仿佛被什么固定住了一般,跳动不起来,她艰难地说道,“怎么会,苍梧空肆在我的身上注入那么多的灵力,我怎么会打不过瑾誉呢?”

    瑾誉皱着眉,低吼道,“说,夏紫瑛在哪里?”

    璃泪勾着唇角,鲜血不断地涌出,她满嘴的腥甜,笑道,“反正都是死,我就是不说又如何呢?”

    瑾誉松手,却并未抽出青玉扇来,璃泪试图自己拔出来,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使力,都无法拔出这青玉扇,仿佛是被什么吸附在她的心脏上,分毫不可以移动。璃泪皱了皱眉,又道,“你对我做的这些,其实还不如我对她做的万分之一。你知道么,她的后颈骨被我抽离了,听说那是你们神族最重要的一块骨头,所有的灵力都蓄积在那里对么?若是没有了那块骨头,她也许就不会动了,活活痛死也是有可能的。只是这个过程还很漫长,慢慢地她先是不能抬头,然后是听不见,最后是看不清,再后来就是四肢不能动,最后就只有痛,痛到没有知觉,便是死了吧。从今往后,她都不可能给位列仙班了。”

    瑾誉的眸光一沉,红色如血一般的浓雾在他的眼眶里蓄积,他抬手撕下璃泪的一张脸,捧在手上,眼泪从眼角滑落。他的心宛如被扔进了石磨之中,反反复复地研磨,已然碎成一地的浓浆。

    璃泪却丝毫没有畏惧,放声笑道,“我同苍梧空肆说过,倘或三个时辰以后,我没有回去魔族,他便会来救我。到时候,你还会和魔帝一战,我告诉他你掳走了他的长公主幻焰,你说他是不是会和你拼命。你现在是杀他的妻,抢他的女儿,神魔怎么可能就因为你和紫瑛而和平相处下去呢,这根本就是一场笑话!”

    瑾誉便又问道,“你说的这些,本君都不在乎,如果不是因为苍梧空肆是紫瑛的生父的话,本君根本不会把她留在魔族,本君为何要在意那些,本君应该直接与她成婚。其实,这件事本来也怪本君,怪本君竟然以为苍梧空肆可以护好得之不易的女儿,是本君高看他了。”

    璃泪冷笑道,“你的确是高看他了。”

    “还有一点,本君小看你了,”瑾誉叹道。

    璃泪闻言,苦笑道,“你的确是小看我了,你不知道我用千年玄冰锁链捆着夏紫瑛吧,对于火性体质的她而言,多捆一刻都是万分煎熬吧。可是你却找不到她,我不会让你们这么轻易地就在一起的。你要先杀了我,再和魔帝苍梧空肆打一场,然后才有时间去找她。会不会你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化作一把白灰呢?”

    瑾誉被璃泪这般一激,心中愤然如旌旗遇风扬起,再也收敛不住。瑾誉抬手抽出青玉扇,痛得璃泪连呼喊的力气都没有,璃泪躺倒在地,尚留一息,道,“你杀了我吧,你若是不杀我,我迟早也会死,而在我死前,我一定是不会告诉你她在哪里的。”

    瑾誉摊开手中的青玉扇,扇沿锋利如刀,瑾誉一刀一刀地活活剐在璃泪的身上,血花四溅,肉末横飞,璃泪在青玉扇下笑得悲惨,悲惨到惊天动地。连那些跪地自保的凡人,都被吓得神志不清,年纪尚小的孩子哭到无声。

    那些被瑾誉杀得片甲零碎的魔兵之中,有一个统领唤作子锡的,终于在最后一息的时候,强忍着灰飞前的剧痛,苦苦哀求道,“瑾誉殿下,求你给魔妃一个痛快,我知道幻焰长公主在哪里,我可以告诉你。”

    瑾誉听到此处,这才罢了手,回眸看向子锡道,“说,她在哪里?”

    “扑朔林,用璃泪魔妃的血就可以找到那个地方,但是不过是要一些血而已,请殿下给魔妃一个痛快吧。”然而子锡的话还未说完,瑾誉的青玉扇挥过去的时候,干净利落地劈下了他的头来,头颅滚在地上,一双眼睛还瞪得老大老大的。

    瑾誉重新走到璃泪的身边,对着璃泪说道,“原来是你的血,那么本君只要让你的血流成河是不是就可以找到紫瑛了?”

    璃泪皱了皱眉,哀叹道,“这世上最爱我的就是子锡了,从我第一次混入魔族,对他施了媚术开始他便是知道的,可是他一直纵着我,到死都在纵着我,心疼我的只有他一个而已。如今他死了,也不会有谁在乎我了。”

    瑾誉仿佛根本听不见璃泪的哀叹,挥手扇起扇落,挑断了她手腕上的两处动脉,鲜血涌出,流成一条蜿蜒的小溪。瑾誉沿着那血红色的小溪,一路疾步走到扑朔林。

    当瑾誉在扑朔林的深处看到紫瑛的时候,并没有如璃泪所说。她一袭紫瑛光鲜靓丽,捧着当初他离开时留给她的那把琴,她正奏一曲‘迎君归来’。紫瑛抬眸看着瑾誉踏着满靴子的鲜血,蓬头垢面的模样。他原本宛如深夜明星一般的眸子,嵌在深陷的眼窝里,略显得疲惫,脸上还沾着血污肉末,丝毫没有天族尊神的模样。

    紫瑛却只当做没有看见他额前那枚嵌在肉里的蓝色玉石,已然汹涌成血光的颜色。紫瑛的指尖捻起一个曲调,那么清澈,宛如高山融雪一般安静而柔缓地涤荡去瑾誉心间的愤怒,额前的煞气。

    瑾誉慢慢地冷静下来,站在翠玉般的树叶之下,依然还是当初那个温润如玉,绝世无双的模样。他看着紫瑛,深情而温柔地轻轻唤道,“紫瑛,紫瑛,紫瑛。”

    紫瑛指尖一个转调,匆匆收了曲子。紫瑛抱着琴,慢慢地走到瑾誉的身边,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地冲着瑾誉笑道,“瑾誉哥哥,璃泪那个践人把我困在这里,我一直在等你。我给你放的纸鸢,你一定是收到了,所以才来救我的吧。”

    瑾誉皱着眉,点头道,“可你却没有告诉我如何才能找到这片林子里来。”

    紫瑛笑道,“都怪我,我一直都是这样丢三落四的,忘了告诉你。”

    “没关系,找到你就好了。”瑾誉说着,抬手将紫瑛拥入怀中,那种紧拥是失而复得后的倍感珍惜,那种紧拥仿佛要将两个人的身体融为一体才可罢休,那种紧拥即便是拥痛了彼此的身体,彼此的心,却再也不肯放手了。

    紫瑛靠在瑾誉的肩上,依旧那么宽阔伟岸,只是他的身上不再是从前那样清新的留兰香气了,因为被太多的血污所染,几分呛鼻的腥味窜入紫瑛的鼻息里,紫瑛原该觉得厌恶,却没有,丝毫没有,紫瑛甚至甘之如饴。

    紫瑛知道,自己完了。

    瑾誉却幡然醒悟,推开紫瑛,道,“我身上太脏了,我应该先找个地方沐浴。”

    紫瑛点头,笑道,“那边有一处瀑布,瀑布底下的清潭是温泉,我带你去。”紫瑛说着,拉着瑾誉往那密林深处走去,果然有一泓清流高悬,紫瑛替瑾誉卸下衣服,瑾誉慢慢地步入那清水之中去,上流飘零的落花环绕在瑾誉的周身,美如诗画。

    紫瑛看着看着,只觉得头脑发昏,几乎就要落下泪来。她舍不得,舍不得离开瑾誉,这个念头在她的脑海里愈发的凶猛。而她看着瑾誉的目光仿佛要燃烧起来,若不是瑾誉整个人沉在那潭水里,也许他会周身起火,化为灰烬。幸好潭水清冽,将他身上的血污一点一点的退去。

    紫瑛终于无法支撑下去,转身走到岸边的一块石头后面坐着,她捧着瑾誉的外衣,外衣上那些斑驳的血迹,挑动了她的饥肠辘辘。她拼命地克制这种蠢蠢欲动的念头,却发现她愈是克制,这种念头就愈发强劲。

    她想起了穹尽的话,他是这样说的,“从今往后,你身上的魔性将慢慢地蚕食掉你的部分意识,而强大另一部分的意识。而这种魔性也将带给你无穷大的力量,无论是璃泪还是谁,他们都再也无法伤害到你,你会很强的再生能力,甚至可以呼风唤雨,改写天命,只要你闭上眼许一个愿,无论愿望好坏,都会实现。这便是你的能力,然而,这样强的能力自然也需要不断地补给才可以延续。否则,你会被那种饥饿感,和虚空感折磨而死。那么你知道,什么才是你最好的补给么?六界的生魂,鲜血都是最好的补给。”

    应了穹尽的话,她在鲜血或是生魂,精髓面前,果然是不能够自控的。紫瑛忍无可忍地将瑾誉的外衣靠在唇边,她用力地舔过每一片血污沾染的地方,直到滴血不剩。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全身心舒畅,精神也十分足劲。她伸了个懒腰,从地上起身的时候,瑾誉已然沐浴归来。

    紫瑛吓了一大跳,问他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洗好了,就上来了,不对吗?”瑾誉问道,他的模样已经不复才来时的沧桑猩狠,反而又是清爽浸透的璧人模样。

    紫瑛摇头,颇紧张地问道,“你几时上来的?”

    “刚刚上来的,你这是怎么了,把你给吓得。”瑾誉说着,抬手摸了摸紫瑛的前额,颇为宠溺。

    紫瑛勉强勾着唇角一笑,又说,“瑾誉哥哥,我们回去吧。我不想再回去魔界了,我想现在就和你回去天族。”

    “是不是因为璃泪,我杀了璃泪,以后你不必再怕她了。”瑾誉说道。

    紫瑛摇摇头,又说,“不是,其实璃泪什么样和我又有什么关系。而且我也知道,你一定是解决了她,才找到我的。我只是想要和你多一些时间在一起,一只在一起,我不想再分开了。”

    瑾誉听到此处,心上一折,再次狠狠地抱着紫瑛入怀道,他的手搂着她的腰,还是温柔到细处,连声音仿佛都柔得宛如荡漾的春水一般,在紫瑛的耳畔轻轻地拂道,“我也是,我很后悔把你留在了魔界。不过,你知道么。我已经找到了勾栏玉,而且天君也不再反对我娶你了,虽然他也没有同意,可是我想再多一些时间,他一定会同意的。反正他现下的态度便是由着我去,我可以光明正大地带你回去天族了。”

    紫瑛听到此处,心上一阵澎湃,泪水夺眶而出,却只是更深更紧地贴着瑾誉的胸膛,说道,“真的么,那真是太好了。其实,我以前也一直很希望可以堂堂正正地站在你的身边,但是我现在都改了。我觉得不一定要堂堂正正的,无论做为什么都非要站在你的身边,只要可以跟着你,陪着你,哪怕不能够站在你的身边,我心足矣。”

    “紫瑛,那不一样,我希望你是我的妻,唯一的妻子。和我一起睥睨六界,不必再受任何指责的言语,也不必再承受任何委屈,只要有我在,我要让你一直随心所欲下去。”瑾誉说道。

    紫瑛点点头,泪水再一次染透了脸颊,呢喃道,“你总是这样宠着我。”

    “不好么?”瑾誉笑道,低头吻上紫瑛的头发,手却触到紫瑛脸上的湿润,皱眉道,“你这是怎么了,你是不是受伤了。璃泪说她对你用了酷刑,我方才看到你一高兴,竟然忘了,真是该死!你身上是不是有伤,让我看看。”

    紫瑛摇摇头,拒绝了瑾誉来掀她衣服的手,瑾誉笑道,“怎么,还害羞了?”

    紫瑛又摇摇头,将泪水擦干在瑾誉的衣袖上,撒娇道,“不是,我什么伤都没受,我很好。璃泪说对我用了酷刑,都是骗你的。瑾誉哥哥,你知道么,我现在只是很想和你尽快离开这里。我想我父君快要来,你能不能答应我,不要和他打架,有什么我们可以好好说,行吗?”

    瑾誉笑道,“当然,只要是你说的,我没有不答应的。”

    紫瑛听了这话,泪水又禁不住落下。但她的意念里,她的泪水必须在瑾誉发现前蒸发干净,而这种意念强大到,只是一瞬间的事儿。她果然没有抬手拭去一滴泪水,脸上的泪痕悄然变得干干净净的,没有丝毫痕迹留下,而她的眼睛里因为被泪水冲刷过以后,显得愈发晶亮动人。

    紫瑛抬起脸来看瑾誉,明媚的日光洒在紫瑛的脸庞上,让瑾誉十分着迷。瑾誉的手轻轻地抚摸着紫瑛的眉,紫瑛的眼,紫瑛的鼻子和红唇,叹道,“才多久没见,为何我觉得你出落得愈发美丽了。”

    紫瑛莞尔,眸光却瞥见瑾誉身后的清潭里有所动静,紫瑛抬起食指,指着那清潭,从她的指尖迸射而出灵力极为强大的火链,一直深入到清潭底部。一阵焦味瞬时弥漫了整个林子,瑾誉皱了皱眉,回身看到整潭的水都沸腾起来,翻滚而出许多烧焦的鱼尸。

    瑾誉抬手阻止了紫瑛的术法,甚至烧了瑾誉手臂,紫瑛这才仓促收回术法,问道,“你怎么样,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听见水里有动静,我怕是魔族的水兵伏在水中,想要伤害你。”

    瑾誉摇摇头,但是他的手指分明都烧白了,瑾誉却说,“不过是几尾小鱼罢了,若是魔族的水兵,方才就可攻击我了。何况,我泡在水里的时候,查看过了。你太敏感了。”瑾誉说着,抬手拍了拍紫瑛的头。

    紫瑛点点头,内疚地握着瑾誉的手,道,“伤成这样,如何是好?”

    “不过是烧伤,明日就可复原了。不过你的火术倒是精湛了不少,从前你的火术遇到水就熄灭了,如今倒是在水里也可以纵横了。难怪璃泪伤不了你。”瑾誉看似颇为欣然地说道。

    紫瑛闻言,心中百转千回的苦难以言说,讪讪笑道,“是啊,我也不知道怎么会,一夜之间就变得这么厉害了。”

    瑾誉笑道,“小野猫也有长大的时候。”

    紫瑛不悦道,“你说谁是小野猫?!”

    瑾誉只是看着紫瑛,笑而不语。彼时,一阵林间清风拂来,瑾誉赤luo着的上身略微有些冷,遂抬手取了紫瑛搁在臂弯上的外袍,披在身上,才惊觉这袍子竟然如此干净。

    瑾誉有些纳闷地望着紫瑛,道,“你洗的?”

    紫瑛点头道,“对啊,洗干净了,而且还用我不错的火术,替你烤干了。”

    瑾誉闻言,唇边又惹出一丝笑意,那样的心满意足。他挽起紫瑛的手,慢慢地走出这片扑朔林。紫瑛看见满地的血污一直蔓延到凡间的宁和镇上,璃泪将死的身体还拖沓在地,魔帝苍梧空肆已经赶到,他抱着璃泪,满是痛不欲生的表情。

    苍梧空肆看到瑾誉的时候,气急败坏地问道,“璃泪说,是你把她伤成这样的是么?”

    瑾誉不置可否地点点头,他依旧泰然自若地立在原地,等着苍梧空肆凝起一团宝蓝色的火焰向着他袭来。然而,他唯一没有料算到的是,那个方才还说终于想通了,愿意躲在他身后的夏紫瑛,此刻竟然会挡到她的胸前。

    若是换作从前,他轻轻一拉就可以把紫瑛拉回到身后,然而现下,他竟然用了那么大的气力,仿佛在拉一座岿然不动的山峰一般,任凭他如何费劲,紫瑛依旧纹丝不动地屹立在那处。

    当宝蓝色的火焰落到紫瑛的头顶之前,瑾誉祭出的青玉扇却被紫瑛的右手压了下去,而紫瑛的左手丢出的一朵赤红色火焰燃烧而成的牡丹,在遇到那颗宝蓝色的火球之时,双双爆炸在他们三人之间,零星陨落的光斑慢慢地消失在空气里,然而空气里还是残留着浓烈的火焰的气息,和一股浓郁的花香。

    瑾誉和苍梧空肆显然对于紫瑛莫名强大的灵力感到震惊,紫瑛却不紧不慢地说道,“父君陛下,您明明就知道她不是我娘亲凝珀,可是你却非要自欺欺人。我娘亲已经不在世间了,您何必执着,被这样一个居心否侧的凡人利用。你也明知道她与侍卫子锡私通,可是因为当初你误会我娘亲和火神,才导致娘亲含恨而终,您终不能释怀,这个凡人就是利用这一点,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您。您若是再不醒醒的话,唯一在乎您的思缕魔妃也无法再在你跟前自立了。”

    苍梧空肆听到紫瑛这般说,颜面上自然是过不去的,冷声呵斥道,“你这个逆女,你竟然为了瑾誉这样对你的父亲。”

    紫瑛又道,“父君说我是为了瑾誉,我便是为了瑾誉。我也的确是为了瑾誉才与父君打这么一场的,父君若是顾着女儿的心意,便不必再为难我和瑾誉了。放我和瑾誉走,父君愿意受这凡人唆使,女儿也再不多说一句,请父君就当作没有生过我这个女儿!”

    “紫瑛!”瑾誉在紫瑛的身后轻轻呼唤,又道,“你明明很希望和自己的父母在一起,你好不容易才寻回了自己的父亲,你不必为了我……”

    紫瑛摇头道,“不单纯是为了你,也为了我自己。”

    紫瑛与瑾誉说罢,又对着苍梧空肆道,“我知道父君一定因为我这番话气急了,故此就请父君弃了我这不孝女便是了。他日,父君若是孤寂,应当记得锦瓷宫还有一位女儿的母亲,思缕魔妃才是。”

    紫瑛言罢,抬手用火术直接击向那个奄奄一息的璃泪,道,“今日我给你一个痛快,就当是还了我们昔日在凡间姐妹一场的情谊。可你记住,你对我做的那些,永不够以此还清,倘或你还敢轮回为人,我便不会再轻易放过你了。”

    那是瑾誉第一次看见紫瑛的火术,这样的凶猛剧烈,宛如一只饥肠辘辘的火狮兽,猛然扑向地上的璃泪尸身,只是片刻,便只余下一地散灰。无论是苍梧空肆,还是瑾誉,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来得及阻止紫瑛。

    苍梧空肆气急败坏地怒吼,紫瑛却笑得轻巧,不温不火地说道,“父君记住了,这璃泪是死在女儿的手中,父君若有仇有怨,尽管来找女儿便是了。与瑾誉无关,与天族无尤。”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水魔仙生死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莉莉安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莉莉安小姐并收藏祸水魔仙生死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