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水魔仙生死劫 > 第二百四十章 亘古不变的幸福

第二百四十章 亘古不变的幸福

作者:莉莉安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诛仙台的路缭绕着芙蕖花香,千百年不变,大约是为了掩盖那些神仙被诛杀后的血腥之气,还依旧显得天族的宫阙这般清净雅致。然而,芙蕖花的香味终归是清淡的,氤氲在鼻息里,也仅仅是像雨后的一场薄烟罢了,怎可敌得过这一路愈发浑厚的戾气,仿佛狂风嘶吼在耳畔,惊得人心肉剧跳。

    紫瑛却是轻车熟路了,唯有脚边长长的裙裾撩动在绣鞋边上,甚是轻盈。然而这戾气到底是激发了紫瑛身上的禁制,是瑾誉重新安放在紫瑛身上的水玉禁制,绕着裙裾泛起一阵一阵蓝色的涟漪,宛如青碧色的荷叶。

    跟在她身后的那位六位婢子,追得气喘吁吁。等到了诛仙台的时候,那六位婢子早就被眼前这一幕吓得发昏,全都抱作一团。只有紫瑛,眼睛依旧直勾勾地望着那九根飞龙耸云玉柱上绕过的千斤赤钢锁链,长长地捆在一具焦尸身上。那句焦尸已然形骸难辨了,然而紫瑛依旧可以从那骷髅空洞的眼窝里感受到焦灼的痛苦,无助与惊惧,绝望和怨毒。

    紫瑛摇着头,瑾誉缓步走过来,搂着她的肩膀,在她耳畔道,“别怕,别怕,我在这里。”

    紫瑛有些颤抖的声音,问道,“我记得,你不喜欢用火术,你说过火术过于残忍。从前也是因为我不擅于冰水之术,所以你才教我火术自保。可是为什么,你要用火术这样对待一个上仙呢?以她的年岁,就算有些轻狂,但也还是可以原谅的。难道当初我没有轻狂过么?”

    瑾誉闻言,沉了颜色,道,”你从没有故意的,用尽心机去害谁。你只是单纯,单纯得有些笨,笨得有些可爱。我愿将你这份可爱永远守在心上,可她却……“

    “她到底做了什么!我不明白,她到底做了什么,你要对她用这么重的惩罚?”紫瑛拉着瑾誉的手问道。

    瑾誉皱眉,道,“以你对我的了解,若不是不可饶恕,我犯得着如此待她么?还是在你的心里,也和别人一般看我,我无情无欲,冷若冰霜?”

    紫瑛摇头道,“若是你冷若冰霜,那天底下的冰霜便都要化了。瑾誉哥哥,我方才只是有些着急,但是我也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才会让她落到这般田地,而且这件事天君陛下没有别的意见么?难道连她的父母也没有么?”

    “她的父母自是不必多说,无灵自己认得罪,天君也没有什么可给的意见。对神族下魔药原就是极大罪恶,何况还是对我的绮舞宫下魔药,我没有灭她全族,绝了她的祖根,已然是手下留情了。”瑾誉说道,又拉着紫瑛的手说,“今日,你不该来这里,你应该坐在绮舞宫里,让风神给你蓖头,试试看我给你买的凤冠合不合适,还有那件礼服。”

    紫瑛低头道,“可是,瑾誉哥哥,”

    “走吧。”瑾誉没有让紫瑛说完,便携着她往绮舞宫走去。紫瑛回走那一路,只觉得心口有一股异样的感觉不断升腾,她扶着瑾誉的手臂,终究还是忍不住呕了一地,紫瑛眼前模糊,看不清自己呕出的是什么。

    只是听到身旁的婢子一阵惊叫,混乱中紫瑛仿佛听见几个婢子在一处喊道,“是毒蝎,怎么会吐出毒蝎来呢!”

    “不止毒蝎,还有毒蛇,毒蛊,天啦,太可怕了!“

    在那些惊慌失措的叫声中,紫瑛的身体愈发的无力,她偏过头去靠在瑾誉的肩膀上,问道,“我吐了什么,为什么她们这样害怕?”

    瑾誉笑道,“没什么,不过是几口黄汤,那些婢子尚且年幼,没有见过什么世面,也自然就跟着瞎乱了。”

    瑾誉说着,便叫那几位婢子上前来,道,”你们擦亮眼睛看看,到底你们的娘娘吐了什么!你们男的不知道污蔑娘娘是什么样的罪过么?“

    那几个婢子一个推一个,没有谁敢上前。

    瑾誉便沉声道,”你们谁敢慢一步,本君就让你们吃下你们所看到的东西。”

    那几个婢子慌慌张张地往前挤,终于看到的是一片黄汤在地,瑾誉便又道,“你们应该知道娘娘吐黄汤是怎么回事了吧?”

    瑾誉此话一落下,一众婢子异口同声道,”恭喜太子殿下和娘娘喜得贵子。”

    瑾誉闻言也只是淡淡一笑,便将紫瑛打横着抱起,紫瑛又问道,“瑾誉哥哥,她们说的可是真的?我果真有了孩子么?”

    瑾誉便道,“兴许是吧,还没有让药君过来看看,也不好说。或许只是你这几日睡得不好,才会这般。不过,反正我们迟早都会有我们自己的孩子的。”

    紫瑛靠在瑾誉怀中,恍恍惚惚地说道,“我不是不喜欢孩子,其实我也多希望能够和你有自己的孩子。我从小就离开父母,若然我有孩子我会对他很好很好的。可是我,我怕自己现在不能够对他很好很好了,所以我,我真的不能够有孩子的。”

    瑾誉安抚道,“我不过是同她们这么一说,你先别急。”

    紫瑛已然昏厥在瑾誉的怀中,瑾誉急忙忙地将紫瑛抱回绮舞宫的时候,火神风神正坐在庭院里,见了这个阵仗,也凑过来看。瑾誉只道,“二位上神且慢,她方才在诛仙台那边被戾气所伤,想来需要休息一会儿,不便再被打搅。“

    风神闻言止了步伐,一并拉住火神跃跃欲试的脚步,道,“瑾誉殿下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别过去了。”

    瑾誉抱着紫瑛一路回到房中,掩上房门,用自身的灵力传送给紫瑛。从前他也并不是没有传送过灵力给紫瑛,最严重的一次,就是为幻焰重新塑身那一次。然而,这一次瑾誉再为紫瑛传送法力的时候,明显觉得更加不一样。瑾誉的灵力送入紫瑛的体内,宛如堕入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无穷无尽。

    瑾誉将大半生的修为都过给了紫瑛,自己疲惫得连脸色都灰暗了许多。然而,他并不在意这个,只是小心翼翼地将紫瑛平放在床上,拽了拽被角替紫瑛盖好。他抬手拂过紫瑛被汗水浸湿了的眉宇,颇为内疚地说道,“其实,你也许不知道,你回到天宫以后,我瞒着你见过穹尽了。因为那天在扑朔林的时候,我已经发现了他,我没有当面揭穿,因为我想要成全你这一番再也不能够回头的心意。其实,我知道如果不是为了我,你不必求穹尽将你的魔性释放出来,也不必强撑着身子同我回来绮舞宫,更不必被无灵所害,而我接下来要做的也许更是伤害,可是紫瑛,我真的只是想要保护你。到最后,你会原谅我么?”

    瑾誉将紫瑛安顿好,起身走出房门,也不知道是哪一位请来了药君。药君因为没有得到瑾誉的传召,却一直等在门外,此番见瑾誉出来,便上前拱手道,“殿下可需老朽进去为娘娘诊治?”

    瑾誉摇头道,“并非大碍,也许是怀孕的日子尚浅,又去了一趟诛仙台,动了胎气,本君过了些灵力给她,想来安养几日便能够好的。”

    药君闻言,便道,“殿下,若是动了胎气,可大可小,不如还是让老朽去看看吧。”

    “药君放心吧,本君自有分寸。”瑾誉说道。

    药君微微一皱眉,也没有再多做勉强,倒是火神依旧不依不饶地说道,“殿下,若是为了娘娘好,还是请药君再看一看,安心一些。何况怀有天族皇嗣怠慢不得,可有人去向天君通报?或请一卦如何?”

    “火神多虑了,既是本君的孩子,无论如何都是吉祥之兆,请一卦着实多余。若是要禀报天君,还是让本君自己去吧。”瑾誉说着,头上发昏,喉间爬上几缕寒气,轻咳了几声。

    药君叹道,“殿下……不如让老朽先为殿下请一脉如何?”

    瑾誉便道,“不必了,多谢药君关怀。今夜月色欠佳,本君乏累,也需要回去陪本君的娘娘,故此你们也就各自请便吧。”

    药君闻言,遂先告辞了,其余几位自然也就先后离去。偏是火神不愿,拉着风神舔着脸,冲着瑾誉道,“这方才幻焰神女离去之前,风儿同她约好,定然等她回来,为她蓖头的。如我们这般上神,岂有说话不算话之理,今夜恐怕要叨扰在太子殿下的绮舞宫了。”

    若是换做从前,瑾誉倒是不计较同火神打一场,输的那一个听赢的那一个便是了。可是如今瑾誉自知自己身体虚弱,定然不会是火神的对手,既然火神要留下,他也不便多加阻扰,他今夜要做的也只能是保住紫瑛无虞。

    瑾誉没有多言,只是吩咐婢子好生照拂风神和火神,自己回去房中继续照顾紫瑛。那一夜起初并无异样,只是偶尔听见一两声乌鸦在叫唤,风神的心里无端的紧蹙起来,虽说她如今住在绮舞宫的永和殿里,比起自己与火神同住的府邸里那一处永和殿而言,奢华了几倍,却总觉得哪里来的冷风轻飘飘地灌在耳畔。

    风神夜里睡不踏实,起身为火神盖被角,一抬眸忽然看见窗前飘过一个黑影,风神翻身而起,追了出去。风神的动作虽快,却很轻,并没有吵醒火神。待风神追着那黑影到院子里的时候,却看见瑾誉闲适地坐在那里,地上躺着一个婢子,锁骨上有利爪抓过的伤痕,而那脖颈几乎被什么尖厉的牙齿咬断了一般,只剩下一丝皮还藕断丝连,场面尤其恐怖。

    风神皱眉道,“殿下,风神来迟了。”

    瑾誉搁下手中的杯盏,道,“的确是来迟了,那魔物已经走了,可怜了这个小婢子。本君会封她一个上仙的位分,厚葬在耶如海如何?”

    风神皱眉,正要俯身下去查看那婢子的尸首,却被瑾誉拦道,“风神小心,有毒!”

    风神闻言止了步,眸子里的光芒却急匆匆地瞥过那尸首的手上,故意跌了一跤在尸身旁。瑾誉上前,亲自俯身将风神扶起,道,“上神小心,本君说过了别太靠近尸身,小心魔毒。待本君施法将她身上的魔毒都清理干净了,上神再来查看吧。”

    风神起身,讪讪笑道,“我不过是不小心摔了一跤,多谢殿下相扶。”

    “夜深了,那魔物也有可能再回头,火神还独自在永和殿熟睡吧。”瑾誉故作关怀地说道。

    风神被瑾誉这般提醒,才恍然想起,急匆匆地往那永和殿赶去了。瑾誉望着风神离去的背影,微微皱了皱眉,抬手凝了个术法,将方才掩藏在墙角的那个身影重新显现出来。

    然而,瑾誉因为先前耗费了太多的灵力,此番施法,着实有些支撑不住,剧烈的咳嗽了几声。然而,他的心上的痛楚却比这灵力消逝的痛楚来得强烈,他看见那个靠着阶梯倒下,闭着眼睛的紫瑛,泪水从眼眶泛出。

    他什么时候如此无能地哭过,因为紫瑛。明知道她入魔已深,无可挽救,看着她一步一步地泥足深陷,嗜血剜心,生吞活剥,那些残忍的招数怎么会在那个单纯活泼的幻焰身上存在。

    他不知道什么方法可以帮助她,可以阻止她。也许第二日,太阳升起以后,她什么都不记得,又有他的灵力相护,依旧无偿地生活下去,又或者终究有一日,他的灵力无法遏制她的魔性,她终归会想起她所做过的一切,好的,或是坏的。

    他走过去,依旧把他搂入怀中,还和从前那样,轻轻地亲吻着她的头发。她或许是堕入梦中,轻轻呓语,道,“瑾誉哥哥,瑾誉哥哥。”

    瑾誉抬手抚上她的肩膀,她的眉拢得愈发紧,眉间都沁出了汗水,她的身体在他的怀中瑟瑟发抖,仿佛经历着什么可怕之事。瑾誉拍着紫瑛的肩膀,紧张道,“紫瑛,紫瑛你醒一醒,快醒一醒,一切都是梦,都是梦!”

    瑾誉晃了许久,终究没把紫瑛晃醒,最是无奈,又将自己仅剩不多的灵力过了一些给紫瑛。他俯身轻轻吻上紫瑛的唇,那纯净的蓝色灵力从他的口中渐渐地注入紫瑛的唇齿,紫瑛仿佛满口开了兰花一般的清新香甜,却又含了几叶薄荷的微苦,终究在这清冷的气息里清醒过来。

    紫瑛醒来的时候,十分诧异自己为何会和瑾誉坐在这庭院里,遂拉着瑾誉的衣袖道,“怎么,我们不在房里,怎么会在院子里呢?”

    “你梦中说想看星星,我就把你抱出来看看,你没醒,不过星光也不怎么好。”瑾誉说道。

    紫瑛讷讷地问道,“是么,可是我怎么在梦中看到很恐怖的事儿呢?”

    “很恐怖?别怕,反正无论多恐怖,都是梦而已,我会陪着你的。”瑾誉说道,抬手轻轻摸着紫瑛的脸颊,故作不经意地擦去方才沾染在她脸上的几点血污。

    紫瑛摇头道,“不是,瑾誉哥哥,你不知道我的梦有多诡异。我看到一个长毛怪物,他追着绮舞宫里的小仙婢。他张开血盆大口,生生地把那个小仙婢的脖子都咬断了,你知道么?鲜血喷得他满脸,我都看不清他的脸。”紫瑛说着,眼光瞟见他们身旁的地面上,那里正躺着一具尸身,尸身的脖子断裂,只有一丝皮还相连,这幅惨象像极了紫瑛方才的恶梦。

    紫瑛拉着瑾誉的衣袖,慌乱地说道,“不,那不是梦!瑾誉哥哥,你看那个小仙婢,她就躺在这里。那个魔怪在哪里?”

    紫瑛说着,从头开始冷到脚尖,还不住的发抖,瑾誉抱着她道,“别怕,我把那个魔怪赶走了。”

    “那我刚才……”紫瑛疑惑地问道。

    瑾誉淡淡一笑,还如往常般从容冷静地说道,“刚才,原本是我们要出来看星星的。我离开了一会儿,你就也被那魔怪追了,不过还好我回来的快,看到了,我打跑了那个魔怪。他不会再伤害你,你很勇敢,你和他打了一场,不过你的灵力终归是敌不过他,所以他只好用梦魇之术吓唬你了。可惜了这个小婢子,平白送命!”

    “他一定很厉害,否则你怎么会放跑了他呢?”紫瑛笃定地说道,又皱眉说,“可是我丝毫想不起来,与他打斗过,也记不得他的模样。否则,我应该可以和火神描述一番,这样的话,也许很快能够找到他的老巢,制服了他。”

    瑾誉闻言,点头道,“嗯,但是你现在最紧要的事,是想着如何嫁给我。抓魔怪的事,连天君都全权交给火神了,你也不必太操心了。”

    紫瑛点点头,眸光拂过那个婢子的尸身,叹道,“她还那么年轻,真是太可惜了。说来说去,无灵上仙的确过分了,若不是她用了魔药,也不至于引来这样的魔怪,当时还觉得你对她惩罚的太重,然而再看看这些无辜丧命的小婢子,又觉得她着实可恨!”

    瑾誉勾唇笑道,“你如今倒是嫉恶如仇了。”

    紫瑛歪着头看着瑾誉,微弱的星光射在瑾誉的脸上,显得十分苍白。紫瑛抬手抚上瑾誉的唇,道,“是不是这几日一直在照顾我,所以把你给累坏了,你的脸色很不好。其实,就算我夜里说喜欢看星星,你也不必特地将我抱出来。不过,你不抱我出来,也许也撞不到那个魔怪,这便是命数吧。”

    “嗯!”瑾誉因为听到命数二字,心上尤为沉重。

    紫瑛便扶着瑾誉一起起身,道,“夜深了,是不是我方才和那只魔怪恶斗了一场,觉得身上十分疲累,不如先回去吧?”

    “也好,外头冷。”瑾誉说着话,含糊着鼻音。

    紫瑛回眸道,“你不会是受了伤吧,脸色不好,声音也沉?”

    瑾誉赶忙笑道,“不是,就是和那只魔怪缠斗,动了些真元,我想休息几日便好了。”

    “竟让你动了真元,这魔怪果然很厉害!”紫瑛忧心地扶着瑾誉的手臂,又道,“不如还是请药君过来给你看看,或者给你些补元气的丹药,你这样的脸色,着实让我很忧心啊。”

    “不必去劳动药君了,明日我自己去一趟药君府,跟他要几丸丹药就是了。你安安心心的吧。”瑾誉说着,抬手拍了拍紫瑛的手背,毫无预警地看见前方正疾步走过来的火神。

    火神见了瑾誉行了一礼,道,“殿下,这样晚了还带娘娘出来走动,不是说娘娘怀了身孕,应当注意休息才是。”

    瑾誉闻言,微微一笑道,“不过是她想看星星,本君就带她出来转转,无奈夜色并不是很美。”

    火神闻言,眸光扫过瑾誉身旁的字眼,带了些审度的意思,字眼被他如此一看颇为不自在。瑾誉轻轻咳了咳,示意火神失礼了,火神这才回神,道,“敢问殿下可见到风儿了?”

    瑾誉便道,“见到了,不是急着回去找你了么?”

    “哦?那看来,是我们走岔了。”火神应道。

    瑾誉便说,“那就不妨碍上神寻妻了,本君先带紫瑛回去了。”瑾誉说着,挽着紫瑛的手,小心翼翼地绕过火神而去,火神依旧持着怀疑的眼色,只是那一双背影已然消失在夜幕之中,他微微皱了眉宇,四下寻起了风神。

    瑾誉侧耳听见火神的步伐渐远,才略略放下心来,连带着挽着紫瑛手臂上的手之力道也松了些。紫瑛轻轻飘着眸光看着瑾誉的侧脸,问道,“你好像有什么瞒着火神。”

    “什么?”瑾誉被紫瑛如此一问有些突兀,随后又道,“不是,因为方才风神与魔怪也缠斗了一阵,风神伤了脚,我怕这下就告诉火神的话,他会着急。其实也不过是小伤,可你知道,在情人眼中,伤风咳嗽也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原来是这样。”紫瑛点头道,走了两步又问,“方才火神说我有了,可是真的?我早上昏倒,药君来看过了?”

    瑾誉摇头道,“你当时昏睡得沉,我怕药君进去扰了你的梦,所以还没确诊。你不必担忧。其实就算是真的有了,你不想要的话,我也不着急的。反正我们迟早都会有的。”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紫瑛说着,愁绪宛如汹涌的潮水,翻滚在她的心间。她蹙着眉,拉着瑾誉的手,道,“相信我,我真的很喜欢我们的孩子,只是……”

    “没关系,真的什么都不必说。”瑾誉紧紧地握着紫瑛的手,放在胸口,叹道,“孩子的事儿,也是缘分。就算我们这辈子不会有,我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觉得很满足了。”

    紫瑛望着瑾誉,泪水几乎要夺眶而出,却被瑾誉这倾身一吻给制止住了。瑾誉的吻一如过往那般温柔安抚,仿佛将她那些杂乱沉浮的心绪都暂时定格在某个位置。她忘记了三月之期,也忘记了她自己决定在婚礼那夜离开瑾誉的事儿,她只是觉得如果时光只停留在这一处,只有她和瑾誉,那便是幸福。

    然而,这一刻也将成为她心上亘古不变的幸福了。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水魔仙生死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莉莉安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莉莉安小姐并收藏祸水魔仙生死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