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娇宠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边黑压压一片,偶有雷电闪过,乌云凝结出的雨滴顺着屋檐往下落,在青石阶梯上蜿蜒成一条细细的水流,水流默默的流淌着,带着丝丝波纹,最终没入青石板的缝隙里与黑暗的泥土融为一体。

    青石板上突然出现一双墨黑绣着青纹的布靴,靴子在青石板上站了好一会儿,待到鞋面微湿,靴子的主人才快步走到了石阶下。

    “少爷,今儿天气实在不好,您还要出去么?”

    孟霍然身后跟着个小厮,小心的给他披上绒布的披风,披风的领口上绣着压蓝边儿的麒麟纹,挺挺的“捧住”孟霍然消瘦的尖下巴。

    “都是约好了的,总不能爽约,再说他们也要从家里出去,人家都不怕我怕什么?”孟霍然抬头看了看天,刚刚还是大雨,这会子乌云已经薄了,雨势也在慢慢变小。

    “咱们少爷怕什么,就算下了水那也是江中小白龙,不过一点子雨罢了!”孟霍然身后的帘子打开,一个穿着随从服侍的少年狗腿的跑了过来,手里还托着个匣子。

    靴子上绣青纹的男子扶了扶腰间的长刀,白了那随从一眼,暗啐道:“马屁精!”

    “金来、天佑随我去,兴贵留在家里吧。”孟霍然说完就下了阶梯。

    金来立刻从兴贵手里接过伞给孟霍然撑了起来。

    “哎!少爷,小心脚下。”马屁精天佑跟在孟霍然身后,全然不顾半边身子已经沾了雨。

    金来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又让小厮兴贵给这货加了把伞,主仆三人从青石板路一路往外,听到后院门外才上了马车往城南方向去了。

    福井堂是京都城南一家大约有三百年历史的老私房菜馆儿,这里表面上看起来就如同一套老的古宅院,地处偏僻周围几乎没几家邻居,平日里来往的客人也屈指可数,老宅院门口常常挂着一串儿金铃,这些金铃相互串联都是活扣,且有大有小各不相同。据说这些金铃代表着宅院里可供客人用膳的小院,大的金铃自然是大些的院落,而小的则是偏僻一些面积较小的院落。

    每日都有仆人会早早蹲在福井堂门口,只要门口的金铃没有挂满五个,那就代表还有空位,若是满了,就要蹲守一天等着里头的人将金铃下了,他们好第一时间约下空位。

    传说福井堂在五百年前只是一口甜水井,是个厨子为了自己年老的母亲请人专门在自家的后院里打出来的,可谁知道这井水不但透亮清甜做起菜来也格外美味,慢慢的厨子不再出门做工,而是待在家里开了间膳房,一日日一代代,到了三百年前厨子家已经富裕到可以建立这么大一片的宅院。

    姑且不说这个传说靠不靠谱,但福井堂这个名字也确实让人有所遐想,再加上三百年来哪怕京都曾经有过兵荒马乱的时候,它也依旧屹立不倒静静的等待着这个王朝最尊贵的客人们。

    这是间连皇帝都要预约的私房菜馆儿。

    “可算是来了!”马车堪堪停在小院门口,里头的人就不顾大雨跑了出来。

    孟霍然从容的踩在湿润的石板上,金来立刻就在旁边撑起了伞。

    “晋元瞧着到比往日要憔悴了一些。”孟霍然笑着与庄晋元身后的几位行了一礼道:“大哥、付小将军、谭公子……”

    “你不知道,我都快烦死了,若不是说好出来和你们聊聊天,我爹娘怕是不肯放我出来。”庄晋元两手相贴,广袖垂直潇洒的回了一礼道。

    “外头雨太大了,咱们还是里边儿聊吧。”诚平伯府上的大少爷孟博良上前拉了孟霍然就往里头走。

    一进门,按照往日惯例,孟霍然直接让身边的随从都去了旁边的小厢房,他则径直走到以往他常坐的位置上。

    “哎呀,果然还是这间屋子深得我心啊!”庄晋元一进来就坐在椅子上歪着身子大呼道:“你们不知道,上次我和我爹去了落日院,那地方大归大,可是拘谨的厉害,不好玩儿,一点儿都不好玩。”

    “你这个世子爷当然要去那种高贵的院落,与咱们这些人聚在福井堂最小的院落里,可是委屈了世子爷。”孟博良给孟霍然倒了杯茶,玩笑的调侃道。

    “大哥!你要不要这么欺负我啊,我最近都够惨了!”庄晋元哀嚎一声捂住了脑袋。

    孟霍然只是在一旁笑,并不多言。

    到是付宁淮多问了一句道:“我听说世子上次与孟大哥一同去了骁勇将军府上,那位大少爷可苏醒过来了?”

    付宁淮的父亲是忠武将军,原先一直在骁勇将军麾下,后头骁勇将军因伤过世就留下这么一个遗腹子,他们这些在军中的人大多都念着旧情私下较为关心,只那骁勇将军府上虽然匾牌还在,可现如今也只是一个陌府了。

    这其中的心酸苦楚,哪怕他们这些外人也都觉着揪心的很。

    “去了,并没见着那位少爷。”孟博良嘴角带着讽刺,冷笑道:“到是那个什么长兄,前后跟着紧的很,好像生怕不让人知晓如今的骁勇将军府已经是他爹娘当家一般。”

    “可不!我们进去一提那小少爷,你看看那家子的嘴脸,哎呀,恶心的要命。若不是念着往日的情分,我才不去呢!”庄晋元显然也受了一肚子的气。

    孟霍然这时才微微皱眉道:“父去母又亡,明明是自己家却让伯父占了府邸。当年骁勇将军故去,先帝因着当年骁勇将军为咱们陈国所做的牺牲,特意下旨留下了匾额还将原先御赐的府邸与产业留给了那位小少爷,就是当今圣上登基之后也没收回,为的就是想要保障小少爷与将军遗孀日后的生活,可这才几年……将军遗孀一去,这……”

    “那位小少爷今年多大了?”谭悦晓与孟霍然是同窗,两人同在一个老师门下。

    孟霍然回过头道:“约莫十一二吧。”

    “与咱们的年纪也相差不大。”庄晋元探过头道。

    “这事儿不可能就这么完了,回去我会禀告家父。”付宁淮从小跟着父亲在军中,本就是耿直的性子,再加上那位骁勇将军辉煌的过去是他从小就仰慕不已的,如今听说那位大将军的子嗣竟然落的这般令人酸涩,他们这些军中之人怎可袖手旁观。

    “哎哎哎,说好咱们出来是让霍然透透气的,咱们怎么又说上这些了?”庄晋元走到旁边拉了一下铃铛,这是福井堂专门的传膳铃,只要拉了,不用片刻就有专人送菜来。

    “也是,霍然还在孝期,跑到外头实在太过打眼,今儿咱们就陪着你吃吃素。听说福井堂的素食就连明觉寺的老和尚都说好吃,咱们也是难得的好口福了。”孟博良赶紧笑着烘托一下气氛。

    孟霍然顺着话风站了起来,一拱手给几位道:“那霍然就多谢几位了。”

    “行了行了,只要你付账什么都好说!”孟博良一按他的肩头,哈哈笑道。

    谭悦晓也是笑,不过他很快就对着庄晋元道:“我听说你最近都被拘的狠了?”

    庄晋元脸皮一皱,苦哈哈的说道:“可不是,明明也不是我的错,偏生我被管的不得逃脱。”

    “可是出了什么大事?”孟霍然许久没有出门,自然不了解最近肃宁侯府里那一桩新传闻。

    “还不是我大哥!”庄晋元完全没有家丑不得外传的好习惯,他一把拉住孟霍然的袖子,假哭道:“你说他好好看中一个姑娘就罢了,可偏偏要搞那一套霸道蛮横的把戏,不过一个小官儿家的女儿,你上门娶回来做妾便是了,何苦又是围堵又是恐吓,简直是当了猫儿来耍。我母亲知晓了,又碍着是庶出长子,她到是不好多管,反而让我整日在家怕我学坏了去。”

    孟霍然到是知晓庄晋元还有个庶兄,不过肃宁侯府里一向还比较太平,侯爷也是个重规矩的,所以庄晋元与其长兄关系还算融洽。只是没想到平日那么个沉默寡言的人,对着喜欢的姑娘还能耍出这一手。

    “是该拘着你,你才多大,前阵子是谁勾着京都里那些闺阁的姑娘们为你争风吃醋。还什么京都第一美男子,你当我们都是死的啊!”孟博良用力一拍庄晋元,虎着脸道:“我告诉你啊,你折腾归折腾,可不得祸害咱们家的姑娘,不然管你是不是世子爷,照拆不误!”

    庄晋元一通的告饶,孟霍然也跟着坐在一边儿玩笑。

    后只觉袖子被人一拽,孟霍然惊讶的侧过脸。

    竟是付宁淮。

    “付小将军这是……”

    付宁淮拖了拖椅子坐近道:“近来有个事儿,不知道能不能求霍然兄相帮。”

    孟霍然并不急着应下,只道:“小将军但说无妨。”

    “你叫我宁淮便是,我与孟大哥是好友……”说到这里,付宁淮可疑的有些脸红,但他马上正色道:“我有一朋友从南遥贩了货过来,只可惜家中出事,还没来得急出卖,现在货款都压在东西上……我到是借了他一些钱,可惜数量实在不小,所以……这事儿只是出我口入霍然兄的耳朵,成与不成,与我俩关系并无影响,霍然兄不要多想。”

    “若是借钱到并无什么。”孟霍然一直相信付宁淮的人品,他大方道:“我手里确实有些闲银,只是我毕竟还未成家,年纪也小,数量上恐怕……”

    “现在只差一千两,哎……我都已然借遍了。”付宁淮接着又道:“我那朋友是真急着用钱,且恐怕一时半会还不上,所以估计是要用南遥的货物抵偿。这我可不能隐瞒。”

    孟霍然算了算,他手上差不多只有五百多两,但如果与家中幼弟与姐妹相借,到还能凑上一凑,于是他笑着道:“虽然不敢保证,但我可以回去凑一凑。”

    付宁淮喜上眉梢,站起来一揖到底道:“多谢霍然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心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蕊并收藏名门娇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