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娇宠 >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相思以为自己会睡不安生,谁知道一觉睡到第二日晌午,整个人虚软无力,脚踝还隐隐作痛,她趴在床上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石榴见状赶紧过来搀扶。

    “郡主可有派人过来?”相思揉着眉心问道。

    石榴边伺候她洗漱边道:“郡主一早就派人过来,见着姑娘还在安睡便没打扰,只留了补品,说是等姑娘醒了郡主再过来探望。”

    “昨儿个闹腾那么凶,郡主又是主人怕也没休息好,还是莫要打搅,让郡主歇着吧。”相思用了点午膳,心口一直砰砰跳个不停,最后还是随意问道:“那两位公子可有苏醒?”

    石榴并不清楚相思内心复杂,只是老实答道:“两位公子还都没清醒,只是那位姓陌的公子退了烧,庄小世子还热着呢。”

    相思不自觉的就松了口气,随后又觉不妥,转过视线道:“他们可有别的外伤?”

    “听不大懂,到是有什么内伤,可惜这里的大夫医术都一般,小郡主已经派人请了京里的大夫,应该今儿就能到了。”石榴拉开相思的丝被心疼的看着相思肿起的脚踝道:“也该让太医好好给姑娘看看,这万一医治不及落下一点点毛病,那天寒阴雨的都能要人命。”

    “我不过轻伤哪里要什么太医诊断,不过扭了骨,昨日不也整过,何必大惊小怪。”相思并非不重视自己的身体,上辈子也是扭过脚的所以心中有数,她并不希望自己因为一点小伤就劳师动众,毕竟那两位少爷如今才是重中之重。

    相思是希望小郡主可以好好休息,谁知道她用了午膳没多久李芸萝就跑了来,相思能看出这姑娘一脸的憔悴,果然是一夜未眠,不过涉及人命她若也是这庄子的主人,怕也是睡不踏实的。

    “芸萝姐姐也真真是不爱惜自个儿,我又没什么大碍,你过来做什么。”相思往床里挪了挪,让出一个靠床沿的位置。

    李芸萝一屁股坐了上去,大口灌了一杯水后,才舔着嘴唇叹息道:“你不知道,那个姓庄的小子可真够了,几次差点没了呼吸,吓得我半死,我哪里还有心情休息。”

    相思也提起了心,她与庄晋元好歹也有过一面之缘,这人若是死了,不说有多难过到底还是不忍的,只是上辈子这人在她死后应该还活蹦乱跳,怎么可能会死在少年时期?

    “人是芸萝姐救的,芸萝姐也尽了力,这事儿当真有个万一也算不到芸萝姐头上,芸萝姐且安心,不然万一累垮了身子,郡王和王妃该担心了,姐姐可别忘了你之前的身子骨。”

    “啰嗦啰嗦,小红豆都快赶上我娘了,也不知道你这个小丫头片子哪里来的那么多说头。”李芸萝好笑的捏捏相思的鼻子道:“到个跟大人似的,你别说我,你的心思最重。”

    相思故作不悦,偏过头躲掉李芸萝的爪子道:“当真不识好人心,我再不理你了。”

    李芸萝嘻嘻一笑,钻进相思的被子里,而后居然脱了外衣便躺了下去,她微眯着眼睛打了个哈欠就含糊的说道:“还是你这儿舒坦,让我休息一会儿再和你说道。”

    说罢,还不能相思说话,居然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相思见她眼底泛青叹了口气,给她掖了掖被子,转头对石榴道:“让外头的人散了吧,除非那两位公子有重要的事情,否则就别打扰郡主了。”

    谁料,还未等郡主睡过一个时辰,外头就有人来报,说是京中的太医到了。相思叫了李芸萝几次都没喊醒,无奈之下只得让郡主身边的大丫头找了管家直接引了去两位公子的厢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相思其实心中一直都很忐忑,只是碍于外表年幼又是女子不好多问,所以一直等到李芸萝睡到傍晚起身才从她身边的丫头那里知道了一些消息。也亏得是太医来的及时,陌篱伤了肋骨又有了内伤,不过好歹生命没啥危险,到是庄晋元不但内脏破裂还因为长时间受冻差点没废掉一条腿,如今更是高烧不退也不知道会不会烧坏了脑子。

    李芸萝丝毫不敢轻视,直接穿上外衣就带着人过去看望,石榴这时候也不敢说让太医来看相思的伤腿,大家都只能待在房间里等着,等着庄晋元退热的消息。

    这一等就等到了天黑,相思胡乱用了些晚膳坐在床上书放在一旁,看也看不进去,耳边总觉着能听见脚步声,总觉着下一刻就有报信的丫头前来,石榴也坐在她跟前坐着针线,心不在焉的几次差点戳着手,屋里的烛光轻轻晃动,寝室内安静的几乎落针都能听见响动。

    忽然,相思向门口张望道:“我好像听见什么动静?”

    石榴细听却道:“外头静的很,姑娘怕是听错了吧。”

    她话音刚落,那脚步声就变得明显起来,石榴赶紧将笸箩放到一旁,起身过去掀开了帘子。

    “怎么红渠姐姐来了?”

    红渠是这次郡王妃特意安排在小郡主跟前的大丫头,年方十六已经亭亭玉立行事稳重了,她一进来见相思仰头望她,便也不客套,直接行了礼说道:“前头咱们家郡王妃还有肃宁侯的侯夫人来了,管家传了信给姑娘,说是贵府上的大夫人随后也到,想是担心姑娘的伤势。”

    相思一听便急了,这大晚上黑灯瞎火的,若是大伯母亲自来了路上有个万一可怎么好,这里虽是京郊但也是远郊,她可是遇过匪寇的人一向对陈国没什么安全感。

    “我伯母可是亲自来的?还是有家人跟着,怎得没和王妃一同前来?”

    “听报信的人说,大夫人先去请了二房太太,想必有什么事情耽搁了,所以才迟了一步。”红渠灵透,一见相思便知道她担心什么,便安慰道:“这一路过来已经有了府兵开路,定安伯府上也有侍卫想是并无大碍的,姑娘莫要忧心只好好顾着身子才好。”

    相思听着就知道伯母怕是去寻了母亲,她毕竟是关氏的亲生女儿,遇到这样的事情兴许伯母以为她需要母亲的安慰才去的,不过这么久都没赶上来,她不必问就已经知道结果,在关氏的眼里除了父亲出事外哪里会在意这些,再说芙蓉怀孕的事情想是瞒不了多久,这个女人的目光可都在父亲的后宅,女儿又算的了什么?

    早就知道结果,相思心情极为平静,她只是关心何氏是否亲自前来,又觉着不过扭伤到也应该去给王妃请安,便对红渠道:“我并无不妥,到是作为长辈该去给王妃请安,还麻烦姐姐前头通报一声,省得打搅了。”

    红渠先是不愿,后来实在没法才亲自抱着相思去了王妃的院落,石榴在后头紧赶慢赶带上了披风。

    相思刚进了主院就听见里头传来大声的哭泣,院子里来来回回都是人,周围一片灯火通明简直亮如白昼,所有人脸色都带着几分凝重,相思心头一跳便比红渠带进了屋内。

    李芸萝第一个瞅见相思进来,忙是跑了过来一脸不赞同道:“你到是太过小心,你一孩子家家谁还会挑理不成,到没事小心折腾出病来!”

    相思只是一笑,挣扎了下了地,让红渠扶着小心走到王妃跟前行了一礼,不待王妃劝阻,先一步道:“两位哥哥如今比我伤得要重,我不过扭伤就这么躺着心中不安,再说我听说我家伯娘正在路上便怎么都睡不好了,到不如与王妃夫人一同坐着,心里还安稳。”

    郡王妃知道相思坚持,便也不多劝,只让人抬来软榻专门给她坐上。

    相思转过头,刚刚行礼没仔细观瞧,这会子在灯下一见肃宁侯夫人便不由赞叹,也难怪庄晋元那小子会长得那般标致,竟几乎都继承了侯夫人的容貌,只是现下的侯夫人正拎着帕子哭得伤心,对着相思也只能敷衍的点点头,心都系在儿子身上。

    “你也别太难过,太医不是说了么?亏得发现的早只要今晚退了热便好了,日后也不会留下遗症。”郡王妃感同身受道:“我知道你的心情,就跟当初定安伯家的大夫人劝我的一样,若是咱们做母亲的都先垮了,那孩子可怎么办?咱们还要在后头给他撑着。”

    肃宁侯夫人一听哭的越发大声,只是狠狠哭了几下便用力抹着泪道:“王妃姐姐说的是,是我乱了阵脚,这若是我都垮了府里还有什么人能护着元儿?这次若不是那个宝贝蛋儿闹出了事,我家元儿又如何会躲了出来!这世上也只有母亲会真心疼爱自己的骨肉,指望旁人可就全完了。”

    肃宁侯夫人半是真心半是发泄的说了一通,相思微微垂眸,只觉着她说的也并非绝对,至少在她家里母亲还不如伯娘,庄晋元就算一时时运不济,也定是比她幸福的。

    “这事儿总不能算了,不但是你家晋元,就是那骁勇将军的独子也牵连在内,怕是有什么不妥。你放心,这事儿既然牵扯到了咱们郡王府,咱们家郡王就不会袖手旁观。”郡王妃又扯出一抹笑对相思道:“我上次就觉着你身带福气,不然怎么上次救了咱们家芸萝,这次又救了两位小公子?”

    相思只能苦笑,对旁人怕是福气对她便总伴随着受伤。

    肃宁侯夫人这时候缓过来了,只觉着不幸中总有大幸,她站起身就走了过来拉住相思的手就不放,眼泪扑扑往下掉。

    “好孩子,这次可多亏了你,若不是我的心头肉怕是不好,你是个好孩子……这日后有什么想要我帮忙的只管说,我绝不推辞。”

    郡王妃噗嗤一乐道:“她一个孩子到求你什么?只往后你多想着她便好,你可别这样了再吓着她。”

    相思连连摇头道:“这事儿可真不是我的功劳,若不是踩进那个深坑怕也救不了两位公子,这只是说两位公子吉人自有天相,若是被我抢了功劳,那怕是要折了我的福气。”

    肃宁侯夫人也是个干脆人,擦了擦眼泪便笑着道:“小小孩子尽胡说什么,是我昏了脑子才与你多说,日后且看吧。”

    她这话音刚落,帘子便又掀了开来,何氏风尘仆仆头上连个簪子都无,整个人好似普通人家的媳妇,快步就跑了进来见着相思,连安都没请便一把抱了过去,红着眼眶责备道:“我就说不该让你一人出来,怎么每次一不错眼你便遭了罪,好好的孩子这三灾五难的到底是得罪了哪路神仙?”

    孟霍然跟在母亲身后,只觉王妃表情颇为尴尬,可他心中也有怨气,要不是郡主霸道又骗了家中长辈,否则他家小妹怎会多日不归还遇上这样的惨事。这事儿母亲不知,他却和王府的人通过气,据说当场还有好些尸体也不知道是谁下的黑手。

    不过他也不能太过直白,到底还是和王妃与侯夫人请了安道:“家母心疼舍妹礼数不周,还请两位长辈见谅。”

    王妃也是心虚,不过到底是自家女儿做的蛮事,只能硬着头皮道:“这里没有尊卑,都是长辈亲人,你也别太小心了。”

    她再看何氏紧紧抱着相思,相思也是一脸甜笑讨好的解释,再见孟霍然一脸担忧,却并不见二房任何一人,心中不免唏嘘,只觉着这孟三姑娘的亲缘稀薄令人疼惜,好在到底并不是无人撑腰。

    李芸萝见着何氏进来便躲在母亲身后,她难得尴尬的朝着孟霍然浅笑,谁知道孟霍然压根不理只是转过身走到相思身后,她摸摸鼻子自知理亏,后来干脆找了个借口跑去看庄晋元的伤情。

    众人这一等便是大半宿,等着几位太医从厢房过来,外头都已经过了四更天。

    何氏心疼相思几次催促她去安歇,可是这会子所有人都跟着提心吊胆,相思便窝在何氏怀里睡了一觉,到底没舍得离开。

    这时候太医过来回话,她自然便也醒了。

    隔着帘子,相思就听太医解释了一堆,似乎玄而又玄好生晦涩枯燥,但她瞧着王妃与侯夫人的脸色便知道庄晋元怕是不好。

    王妃担忧的看着身子摇晃的肃宁侯夫人,刚要开口,便听外头红渠道:“那位陌公子已经醒了,说是身上带着一种药丸,可以退热,不知侯夫人是否愿意尝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心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蕊并收藏名门娇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