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娇宠 > 第七十三章

第七十三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寿宴不久,孟辛桐就私下里与镇国将军府的二公子订了亲,只是孟辛桐尚在孝期,也唯等孝期过去再出门子,好在那位李二公子年岁与孟辛桐相仿,到也不急着娶亲。

    相思自从侯府回来,就接二连三的被自己的祖母叫去,先是问了好些关于侯府的事情,再来就是莫名的疼爱与关注,直叫她背后发麻担心了好些日子,就生怕父亲一时脑热改了主意,又想带她去江淮了。

    好在,祖母再怎么表面热情,也不是出自真心,平日里就多了几句关心,送了些并不怎么样的补品,其余还与往常那般。相思小心应付,既不顺着祖母过分亲近,也不会太过疏远像是不近人情,到也得了老太太在外人跟前的几句夸赞,也不枉相思为了节省麻烦送出的那些个东西。

    “姑娘,这是新送进来的。”石榴裹着包袱走了进来,紧张的将东西放在相思面前的桌子上。

    “哑四近来如何?”相思到没石榴那么害怕,只是平静的打开那个包袱。

    石榴返回身又检查了一下门外才道:“我让张嬷嬷特别给他送饭去,虽说吃的多些,可是好些事儿他也能帮着嬷嬷做,嬷嬷可稀罕他了。”

    相思翻开包袱里的账册,果然其中写得格外详尽,比起她上辈子那些陪嫁店铺的账册要清楚有条理的多,还是上辈子的陌篱眼光好。

    “你一会儿让哑四带个信,你表兄这段时间帮我买宅子定铺子费了不少心,赏钱什么的就不说了,红利他定不能推辞。”相思其实本是不懂这等笼络人心之术,只是上辈子瞧的多了,就算依葫芦画瓢她也能做的像模像样,更何况她从来能够真心相交的人少,忠仆就更是难得,她自然也会回以真心。

    “表哥给姑娘做事还要什么红利?若不是姑娘,奴婢那远房的姨娘怕是早就没了,表哥感激姑娘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收红利?”石榴最是清楚其中曲折,远房的老姨算是她为数不多的亲人,她自己都对姑娘感激涕零更别说她那个孝子表兄,此时不用问她的表兄,她就能知道其意,这要不是因为姑娘不方便,指不定她表兄都要卖身进府了。

    相思却摇头道:“这一码事归一码事,我只是举手之劳,他这些日子却劳心劳力为我办事,否则这么一笔飞来横财还不知道要如何处理,如今铺子一间间开了起来,我除了出钱并未出力,你家姑娘我最喜欢赏罚分明,且莫推却了。”

    石榴知道自己劝也劝不住,也只能作罢。

    “你还让哑四带话,就说是时候把铺子开去江淮了。”她人不能跟着二房过去,但是不代表她不能在江淮多一双眼睛,虽说跟着二老爷去江淮的奴仆里也有她之前买通的人,可是这做奴才的只有主子笼络的好,真正死心塌地的忠仆难得。二老爷一路外放还不知何时可以归京,这买通的人长时间放着,日子久了人心也会生变,倒不如有人看着,或赏或罚,到能用的起来,也不怕他们阴奉阳违。

    毕竟,这一家子哪怕不参合也还是盯着点好。

    石榴应下取了些给哑四的银子便亲自出去了,哑四虽然不会说话,可一些手势石榴的表兄到是能看的明白,给哑四些银子也能让他的日子好过一些。

    等着屋子里只有相思一人,她慢慢拿起昨儿一早就收到的帖子犯了愁,李芸萝当真不是个容易放弃的人,即便她很果断的拒绝了去宫学的事儿,也没能阻挡李芸萝邀她做客的心,可豫郡王府实在规矩太大,她是真不想去。

    再说最近她频繁出现在贵人们的视线里,已经让她有些不安,她是想要找个不错的人家嫁了,却不想与那些表面光鲜内里糟乱的世家进一个门,有时候适可而止也就够了。

    相思迟迟没有应邀,孟辛桐一见便知相思的顾虑,所以她干脆请了李芸萝一道,准备一同去郊外踏青,这样相思既不用面对王府里的大规矩,李芸萝也能与相思一道玩耍,到算是两全其美了。

    姑娘们要出门,当然不可能只带着几个下人,孟霍然只好向书院里请了假,带着孟端方一起陪同,李芸萝虽然对相思不愿登门心下不满,可到底可以一起出游,所以早早便坐着马车来了,等着出门的时候也拉着相思坐在一处,之前的不悦顿时被抛诸脑后。

    年少的孩子总是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尤其是被关在后院的女孩子们,踏青已经算是她们难得可以接触自然的好借口,就连李芸萝一路过来都悄悄拉开帘子,不时往外张望。

    一行马车很快去往近郊的枫山,不远处又有几辆马车驶来,相思探头一看,对面的窗户的帘子也被拉开,沈佳丽正笑着看向自己。

    “想是你大姐姐把她叫出来的。”李芸萝冲着沈佳丽笑了笑,便拉下帘子不再往外观瞧。

    相思最近也模模糊糊听说沈家不太平,所以这次肃宁侯府的寿宴都没瞧见沈家的人前来。

    “肃宁侯府这次可做的不太地道。”李芸萝以为相思不清楚,便鄙夷的说道:“不过一个庶出子,那点子风流韵事就想着绑着无辜女孩的一辈子,太下作了。”

    “若是能让那位大公子娶了心上人就好了。”相思才不管这两人婚后能不能好过,至少肃宁侯府便不会再缠着沈佳丽,凭什么让那么好的一个姑娘拿好名声与这些烂人纠缠。

    李芸萝却冷笑道:“就以那位侯爷的性子,怎么也不会让儿子娶个小门小户,最好的办法就是娶了一位世家女粉饰太平。”

    “沈姐姐性子刚烈,我就怕……”相思担忧的说道。

    “我听说最近沈家闹得厉害,沈老爷子与沈大人差点没上了全武行。”李芸萝一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模样,还很感慨的说道:“也亏得沈夫人脑子不糊涂,否则沈佳丽早就被送进肃宁侯府了。”

    “莫非沈夫人不同意?”相思讶异,她之前听说沈佳丽并非嫡母所出,只是出生后被嫡母包养过在名下,好像这个婚事就是沈佳丽的生母害怕嫡母预备的婚事不好,自己私下折腾出来的。

    李芸萝靠在车壁上,嗤笑道:“也就是这些闲得无事的女人小人之心,真正大家族出来的女人,有几个会见不得家里的姑娘嫁的不好?那名声还要不要了?家族里的姑娘还嫁不嫁了?一个个上蹿下跳就生怕主母会坑了她们,眼皮子浅还自以为聪明。”

    相思看李芸萝当真动怒的表情,就知道最近王府里恐怕也不大太平。

    “不说这些了,你为啥不来找我玩儿,就算不去我府上,咱们也能出去逛逛。”李芸萝表情一变,嬉笑的捏了捏相思的小鼻子。

    相思往后一靠,干脆直说道:“来日方长,我在京都的日子还长着呢,再说了,我与你太过亲密,就怕有些有心的人来烦我,倒不如像这样,一家子一起出游,还热闹些。”

    “你爹外放,你留下来已经定了?”李芸萝眼睛一亮,惊喜道。

    相思摸着胸口,如同西子捧心道:“我身子不好,当然要留在京都养病。”

    “呸呸呸!坏的不灵好的灵!”李芸萝呸了两口,就靠到相思身边道:“这理由找的不好,还不如让我娘将你直接留下。”

    “那样我可不得人尽皆知了?”相思侧脸看她,好笑的说道:“无论是四祖母舍不得我,还是我要留下养病,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未来好些年,我都能在京都陪着你玩儿了!”

    “那感情好!”李芸萝扑了过去将相思抱在怀里,大笑道:“咱们以后去骑马击鞠,然后还要上山打猎!”

    相思缩了缩脖子,那样血糊糊的场面以后还是不去的好。

    到了枫山,姑娘们都相继下了马车,李芸萝仗着有几分拳脚功夫,下了马车就撒开了狂奔,就跟撒缰的野马似的。相思也不跟着跑,只是站在碧绿的草坪上顺手扯下几根草茎编起了小兔子。

    沈佳丽拢了拢广袖,深深吸了口气,只觉这几日的阴霾都已散去,心境也比来时开阔许多。

    “我怕是要外嫁了。”

    孟辛桐慢慢走到沈佳丽身边,淡淡的说道:“我也订了亲。”

    “是那位镇国将军府的二公子?”沈佳丽了然道。

    “婆母不难相处。”孟辛桐想了想,很实在的说道。

    沈佳丽略带羡慕的说道:“若是后宅安分,婆母又对你不错,那当真是门不错的婚事。”

    “你的事情看来也解决了。”孟辛桐看着好友近来消瘦憔悴的面容,皱了皱眉头。

    沈佳丽苦笑道:“到头来还是劳烦了祖父,他都一把年纪了还要为我操心。”

    “你母亲也不是个心硬之人。”孟辛桐道。

    沈佳丽愧疚的更深道:“都是我不孝顺,到让母亲为我担了坏名声。”

    “有时候有血缘也不代表有缘分。”说着这话,孟辛桐看向了正在与孟尘惜说笑的相思,相思与二房没有缘分,沈佳丽与她的生母同样没有缘分。

    “我姨娘原本也是为了我着想……只是她目光毕竟……好在我还有祖父与母亲。”沈佳丽偷偷擦了擦眼角,似乎又鼓起无限勇气,“是我与母亲说想要外嫁,这事情在京都里闹的那么大,若是我不走,家族里的姑娘往后还怎么嫁人,再说祖父这样算是打了肃宁侯府的脸,我若是还留在京都,侯爷只要听说我或是我的夫家,必然心生不悦。只有我走了,这事情慢慢平淡下来,日后没人提起也就罢了。”

    “你能想开那是最好。”孟辛桐拉住她的手道。

    沈佳丽眼眶又热,哽咽道:“只是舍不得你们……”

    “喂!你们要不要放纸鸢!”李芸萝疯够了,又让人取了纸鸢过来,站在远远的地方大声喊道。

    沈佳丽平复了一下情绪,与孟辛桐相视而笑,快步走了过去。

    春日正好,唯有忘却烦恼才能不负这大好春光。

    “噗——咳咳……咳咳……”

    陌篱靠着墙壁滑了下来,满嘴的鲜血不停往下溢,他双眸模糊,已经支持不住自己的身体。

    一双青色的布靴停在他的面前,绣着暗纹的披风几乎沾到地面被喷上的血液。

    “少主比上次要进步许多啊。”

    陌篱努力扬起头,对面那对杏眼含着一丝欣赏。

    “我爹是不是被人害死的?”

    那人垂眸看着他,遗憾的说道:“少主恐怕要自己去寻找答案。”

    “所以说,我娘的死是不是意外,你也不会告诉我了?兰总管……”陌篱剧烈的咳嗽,整个人躺在了染血的地面上。

    兰总管向前走了几步,弯腰给陌篱把了把脉说道:“少主这内伤不轻,还是好好养伤,毕竟庄主可还有不少任务等着少主去完成。”

    “师傅让我查出贪腐案,我已经收集了证据,你们却压住不发,师傅让我接近庄世子,与那些世家贵族子弟交好,我也没有拒绝,甚至还破了两起大案……”陌篱似乎被兰总管一下激怒了,哪怕他爬不起来,也满怀愤怒的说道:“就连那个什么孟家的小丫头,我也管了,还要我怎么样?还要我做什么!从我苏醒过来,就没见过那个什么师傅,都是你们说的,你们让我做的!你们还想怎么样?想我死么!”

    “啧啧……”兰总管放开陌篱的手,笑容消散,垂眸看着陌篱如同看一只蝼蚁,“现在的你还不配见庄主,若是你这样的性子再不改,恐怕我们想救你,你都活不下去。”

    “你……”陌篱几乎说不出话来了。

    “消失记忆的是你,想要知道真相的人也是你,若是你只会用愤怒和抱怨来解决问题,那么以后你也别来四季山庄了。”兰总管冰冷的转过身说道:“虽然庄主很看好你,可是少主也并非非你不可。”

    陌篱如同一只死狗般躺在地面上,血液已经染红了他荼白的衣衫,可他连握紧拳头敲向地面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知道兰总管说的对,发怒、悲伤还有消极的冷漠都没有任何用处,是他不记得这一年来发生的事情,更不知道为什么身边都换成了陌生人,他迫切的想要知道父母故去的原因,尤其是那看起来和蔼的大伯一家到底在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自己去寻找答案么?也许除了完成师傅交给的任务,他还可以从身边的人开始查起,就比如他那个姑母家的表哥到底是怎么死的,还有曾经的那些不见了的奴仆又去了哪里,这些人真的是他换掉的么?

    陌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又等了片刻,暗室的门被人打开,有几个人落脚无声的走了过来,将陌篱轻轻的带了出去。

    “陌篱……”

    “陌篱?”

    “你怎会在我窗外?”

    “你受伤了?”

    耳边似乎一直有个娇柔的声音,一遍遍问着他,是不是受伤了。陌篱恍恍惚惚,似乎在黑漆漆的意识里又看见那双含着温暖光晕的眸子。

    “公子!”

    “公子你醒了?”

    陌篱张开眼,只觉着身上的剧痛让他几乎叫出声来,软榻旁边尔西跪在地上偷偷擦了擦眼角。

    “公子你总算是醒了,大夫说您伤的很重。”尔西红着眼眶,站起身倒了杯水给陌篱喂了下去。

    水润过咽喉,陌篱终于觉着好了许多,他皱皱眉忍痛道:“咱们在哪儿?”

    尔西给陌篱擦了擦冷汗道:“还在山庄里呢。”

    他的话刚说完,房门就被人打开,一个穿着普通的小侍走了进来,躬身行礼道:“总管有令,说若是少主醒了,那便离开山庄吧。”

    尔西一听就怒了,站起来指着门口的小侍呵斥道:“没看到我家公子身子不适么?不说让我们换个好些的屋子休息,居然还要赶我们走?”

    那小侍也不多言,只是保持姿势站着,明摆了不让他们再待。

    陌篱这时候才注意到,这屋里只有一张并不柔软的软榻,其余一张破桌两张木椅,与他之前临时居住的屋子大相径庭。

    “兰总管不是说我家公子通过了考验么?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对待我们?”尔西说着说着就怒了,上前就要拉扯。

    陌篱咳嗽了一声,想要起身却无能为力,就只好唤道:“尔西,咱们回家。”

    尔西手贴在小侍的衣襟上,还没用力,被陌篱如此一唤,到底没了冲劲,也就只能回身将陌篱扶了起来。

    “公子,咱们要不要休养几日再……”

    陌篱大概明白了兰总管的意思,所以坚持不肯留下,强忍着剧痛一步步挪出了房间,汗水打湿了他的衣衫,嘴唇牙龈都咬出了鲜血,可他一声未吭,竟是硬撑着离开了山庄,回到了自己的马车上。

    “公子?你没事吧!”尔西将陌篱放在车上,害怕的说道。

    陌篱累的说不出话,见尔西的表情不似作伪,心下疑惑,尔东与尔西是对双胞胎,只是尔东耿直憨厚平日里藏不住话,他清醒后就试探过尔东,发现他并不知道四季山庄的事情,山庄来信都是魏叔交予尔西,再传到他的手里。尔西曾经也透露过,是他亲自将这兄弟二人带回的陌家,还请魏叔教导了一段时日,只可惜陌篱完全没有印象,去年一年,他当真只是觉着睡了一觉,便已经时过境迁,难道说他身边的人真的是他自己带回来的?

    “公子,咱们回府么?”

    又是这样,陌篱看出不但是尔东还是尔西,对于将军府都存在极大的抵触,尤其是对于大伯一家,他们简直将其当做洪水猛兽。这期间发生了什么,陌篱不知,因为在他的回忆里,大伯一家还是那个在他父亲战死沙场之后,好心扶持他与母亲的人。

    这一年,他到底发现了什么,又是如何与四季山庄的人结识,父亲与师傅到底是不是故交,陌篱完全没有概念。

    “从后门回去,别让大伯的人知道。”既然如此谨慎,陌篱也不会自找不痛快。

    随着马车远去,四季山庄的大门就此关闭,等着马车出了山谷,谷中的迷雾便会将这座山庄完完全全的遮挡在其中,陌篱知道,从他们离开山谷的那一刻起,谷中的五行八卦便开始重新推演,谷中的阵法也会随之改动,四季山庄若是没有请柬随意冒入者,很容易就会卷入到阵法中,要么重新回到原点,要么就深陷其中再不得进出,听说还有人因此饿死在阵中。

    谁又能想到,这一座在武林中也被传的神乎其神的四季山庄,居然就在陈国最热闹非凡的京都郊外,离着京中也不过一个时辰的路程。

    “大人,少主的马车已经离谷。”之前那位其貌不扬的小侍走进后院的亭台之上,跪地回禀。

    兰总管捻着棋子摆放了几步,这才问道:“他是走着出去的?”

    “尔西前来接他,两人相互扶持,徒步离去。”

    兰总管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嘴角含笑,而后放下一子道:“你瞧着他想起什么没有?”

    那小侍仔细回想,却还是摇摇头道:“无论看谁都十分陌生,并不像回忆起什么。”

    “那他有没有说,那寻踪铃可有响起过?”兰总管慢悠悠的再问道。

    小侍再次摇头道:“少主并未提起。”

    “看他如此生涩的模样,到让我忍不住手重了一些。”兰总管深深吸了口气,带着几分不正常的兴奋,“将庄子里最好的内伤药一会儿给他送去,可别留下什么隐疾。”

    小侍应声。

    “哦,对了,那个什么孟家的小丫头最近可有什么消息传来?”兰总管支手撑着脸颊,闲来问道。

    “她的人最近已经前往江淮,似乎准备开间铺子。”

    “有趣,有趣!”兰总管拍手大笑,他舔了舔嘴唇轻声道:“你说,我要不要会一会那位姑娘?”

    “大人,庄主他……”

    兰总管一个激灵,冷下脸来,用手一推面前的棋盘不悦道:“我知道了,不用你提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心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蕊并收藏名门娇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