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娇宠 > 第七十四章

第七十四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马车停靠在一旁,沈佳丽从车上小心的扶着婢女的手走下了车,转身看向车后。

    “赶紧进去吧,我们这就回了。”孟辛桐撩开窗帘,对着沈佳丽挥挥手。

    沈佳丽早没出门时的阴郁,心情愉悦的告了声别就看着孟家的几辆马车缓缓离去。

    “姑娘,咱们进去吧。”大丫头在身边小声劝着。

    沈佳丽望着夕阳西下的天空,缓了缓气转身扶着大丫头的手就要往府里去。

    这次沈佳丽出门除了带了些侍卫,身边并没有带多少人,更何况这是在沈家门口,所有人都没怎么在意,侍卫更是一早便走角门进去了,所以当一个单薄的身影出现在沈佳丽面前的时候,她身边的人连拦都没拦住。

    沈佳丽被这个身影吓得花容失色,捂着胸口疾步往后退去。

    “大胆!到底什么人!”一开始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可总有动作敏捷的,门口的奴仆一拥而上到将沈佳丽围在其中。

    “沈姑娘!别害怕,别害怕……”那个身影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举起了双手。

    沈佳丽定睛一看,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子正穿着单薄的小袄跪在地上,一双清灵的眸子带着惊慌。

    沈佳丽松了口气,只要别是什么穷凶极恶的暴徒,也就没那么可怕,她扶着丫头的手站定了身形道:“快起来说话,你是何人,为何要躲在暗处?”

    那女子抿了抿唇,却不肯起身,只是哽咽道:“姑娘这些日子都没有出门,我想要上门,却不知道以何名义,只好这些日子都在此等候。”

    沈佳丽见她可怜,不由生出恻隐之心,上前问道:“你找我可有要事?”

    “我来求姑娘,是求姑娘救我。”那女子捂着嘴巴,小声的啜泣。

    沈佳丽一惊,疑惑道:“我不过一闺中女子,如何可以救你?若是你有什么冤屈可以去衙门喊冤,找我何用。”

    那女子泪眼婆娑的抬起头,为难的说道:“怕是只有姑娘可以救我,我姓文名珊……”

    沈佳丽一时没想起这么个人,便摇头道:“我并不识得你。”

    那文珊用手背擦了擦脸颊道:“我不过小门小户出来的姑娘,沈姑娘自然不识得我,可是姑娘一定识得肃宁侯那位大少爷吧。”

    沈佳丽这才恍然,面前的女子是谁,脸上的温和散去,冷冷的看着文珊道:“原来是你,我到不知道我何德何能可以让文大姑娘上门来找我救命。”

    文珊连忙道:“姑娘你误会了,我上门并没有不好的企图,只是听说沈姑娘与那庄大公子曾有婚约想是熟识,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想我清清白白的女孩子,这些年来不比世家大户那也是爹娘手心里捧着长大的,可那庄家大公子仗着身份对我百般戏弄,我父亲也是在京都做官,时间一长,不说我的名声就是文家的名声也要给我带累坏了。”

    “这又与我何干?”沈佳丽恼怒道,原本因为事情解决而畅快的心情又被搅乱了。

    “求姑娘劝劝大公子,别再来折磨我了,我虽门第不高,可也自有骨气,我……我绝不与人做妾!”文珊挺直了脊背,扬起下巴抑制着颤抖说道。

    沈佳丽就这么上下打量着这个姑娘,只觉着荒唐至极。

    “你为不为妾我管不着,那位大公子我就更不管不着,还有婚约之说文大姑娘可别再提起,此事早已作罢,无论大公子是娶大家闺秀还是小家碧玉,都与我与沈府毫无关系。”

    文珊显然没想到沈佳丽会这么说,这些日子她被侯府被沈家还有周围的人逼得太紧,她只觉着委屈异常,又不是她让庄重则纠缠她的,又不是她让庄重则悔婚的,为什么所有人都要说她的不是,就好像她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可是,她虽是女子也是读过书的,宁为穷□□不为富人妾,小时也是懂的,她又怎么可能会为了荣华富贵进侯府做妾?

    今儿前来,她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庄重则对她就如同猫捉老鼠,无论她如何躲避,如何不愿,他也总是出现在她的面前,他讨厌她对任何男人好,哪怕是她的亲弟也不放过,她整日就活在这样的恐惧中,这才鼓起勇气守在沈府门口。她私下也仔细想过,既然大公子与沈家姑娘已经定了亲,那她只要摆明了态度,希望沈家与沈姑娘可以对大公子多加约束,等日后等两人成婚后,对她的那些不实的传闻也自然就会散去,她再也不必东躲西藏,避开那个人了。

    只是千算万算,她没想到,沈家姑娘居然如此敷衍她。

    “沈姑娘,你何苦这么防着我,我是真的无心与你相争,只求你帮我一次而已。”文珊只觉自己被人羞辱,跪下膝盖隐隐作痛,她偏过头心伤道:“姑娘与大公子的婚约京都谁人不知,姑娘却与我说毫无关系,真当文珊是傻子么?”

    沈佳丽本还觉着这姑娘尚有一丝骨气,这时听她这话,就当真恼了。

    “那外人还都说你狐媚无耻呢?这话也要让我信么?”

    文珊身子一晃,不可置信的看着沈佳丽道:“你若不肯帮我也就算了,又何必如此侮辱我?”

    “你被人说三道四便是侮辱,而我莫名与大公子扯上什么婚事便能板上钉钉,这是何道理?”沈佳丽今儿游玩本就乏了,又与这女子生了场气便觉不值,干脆丢下这话便往府里走。

    文珊见沈佳丽就要丢下她离开,心下难免觉着沈佳丽不近人情,甚至可以说是心机深沉,她脑海里这时想起庄重则平时偶尔说起的话,这些世家女子看起来外表光鲜,实际上内里脏污不堪,只知道算计害人,到不如小门小户的姑娘单纯干净。

    沈佳丽此时不愿帮她,很有可能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说不定还嫉恨她得到庄重则的重视。

    如此一想,文珊缓缓站了起来,看着沈佳丽高声喊道:“今儿是我错了,我原以为沈姑娘心性高洁,愿意救我与水火,到没想到也不过是个为情为利所困的世俗人。”

    沈佳丽只觉着心都累了,她回头看着这个听不懂人说话的姑娘,再一次觉着她与那个庄重则成亲也没什么不好,一个不顾家族名声一个脑子不清不楚,这样往后也别祸害别人。

    看着文珊好似大义凛然的模样,沈佳丽只是轻轻一笑道:“若是你当真不想被他纠缠,那就应该去肃宁侯府门口大声喊冤,又何苦跑来沈府?”

    说完,沈佳丽再不理会,就让人关上了沈府大门。

    文珊心如乱麻,等着所有人都散尽,才喃喃自语道:“不是的,不是的,我是怕肃宁侯府一丘之貉,无处求助才来沈府的。果然是心性歹毒,也难怪大公子不喜欢她,不过是想堵上我的嘴才如此乱说,不过就是怕我真与大公子成了婚,日后府里没她的位置,才想着让我现在去肃宁侯府大闹一场。到时候府里的人都厌弃了我,她自然就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大夫人。”

    越说眼神越发坚定,文珊对着紧闭的沈家大门,恨声道:“都当别人如你一般只想着这高门大户?我文珊绝不会做妾!”

    故意无视心里那个令人惶恐的结,文珊返身大步朝着归家的路走,只是她今儿专门是来求沈佳丽的,并不想被家里人知道也就没带婢女,可等她走入巷子之内就后悔了,等她再想往回跑,那人压根就没给她机会,一把从她身后抱住了她。

    她几番挣扎,白皙的面庞泛起的红润,她含着泪大喊道:“庄重则,你个混蛋!”

    庄重则脸色发黑,压抑着怒火道:“你居然去求那个女人?”

    文珊挣脱不开,全身酸痛不堪,就只能落泪哀求道:“我求求你,你往后别来缠着我了,你都是订了亲的人了,我是绝不会做妾的。”

    庄重则眉毛一挑,冷声道:“我不承认这门婚事,谁又能奈我何?”

    文珊抽着鼻子委屈的说道:“可我不愿担着坏名声,我本就无意与你,是你苦苦纠缠坏了我的名声,你知道坏了名声的女子日后又多凄惨么?我还怎么嫁的出去。”

    庄重则用力抓住文珊,呵道:“你还准备嫁给旁人?”

    “你知道我鼓足了多大勇气来求沈姑娘么?我求求你了,你走吧,以后再别来了。”文珊似乎将所有的力气都用尽了,半靠着庄重则哭得梨花带泪。

    “那个女人……不值得。”

    沈佳丽并不知道庄重则对自己如此偏颇,好像她的名声就不是名声。她此刻正坐在嫡母的屋子里,陪着母亲说话。

    “你别怪你父亲,男人嘛,总是以大局为重。”沈佳丽的嫡母也是大家族出来的姑娘,自沈佳丽刚出生便将她抱了过来抚养,若说当成自己亲生的有些过了,可是若说疼爱,那是真心对沈佳丽不错。

    沈佳丽哪里不清楚自己的父亲,才学平庸,常年被笼罩在祖父的光环之下,急于求成也是正常,只是若不是将利益交易横加在亲生女儿身上就好了。

    “你祖父身子不大好,你出阁的日子也不会太远了。”沈夫人伸手给沈佳丽勾了勾头发,还是有些舍不得道:“你多在家里陪陪他老人家。”

    出嫁必定会离京,沈佳丽这会儿才是真正恨上了庄重则,若不是他坏了自己的名声,她又何苦外嫁她乡,也不知道有生之年还能不能再见祖父爹娘。

    “别怕,女人总是有这么一天的。”沈夫人叹了口气,尽量显得轻松道:“也不是所有的世家姑娘都嫁在京都的,总也有嫁去外地的,再说,就算嫁在京都谁又能保证夫家不会外放?佳丽莫怕,终归沈家还在京都,给你撑腰。”

    沈佳丽心里已知,家中怕是已经为她看好了人家,也不知是哪家的公子。

    “母亲!”沈佳丽扑在母亲怀中,只觉心塞难忍,这几个月的委屈难受都哭了出来。

    “莫哭莫哭,哪有女儿不出嫁的。”沈夫人抱着沈佳丽心中酸涩,可还是好言劝慰。

    沈佳丽哭过一通,左右她都不可能嫁给那个庄重则,夫家还有祖父与母亲做主,她便彻底放松开来,也带出了小女儿的羞意,很快离开了正房回去她的院落了。

    “大姑娘是个好孩子。”沈夫人身边的贴身女婢说道。

    沈夫人擦了擦眼泪,怅然道:“她虽然不是我的生的,可到底是我养大的,她姨娘老是觉着我会害她,可她姨娘哪里懂得我这做母亲的心,这么多年来,哪怕我铁石心肠也被这孩子捂暖了,我比她姨娘与她更亲!”

    “可不是么,所以姑娘与夫人也最是亲近。”

    沈夫人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她的嫁妆再加上一成吧,等着这次藩王进京上贡之后,就将她的婚事定下来。”

    相思一路算是与李芸萝睡着回到定安伯府上,等到下马车的时候才清醒过来,李芸萝不好再留,只能约好了下次见面的日子,心不甘情不愿的回府了。

    相思一进正房,原是要陪着何氏用晚膳,到见自己的大伯居然早早回来,还欲言又止的看着自己。

    孟霍然亲自走了过来,牵过相思的手,带着几分小心道:“叔父那里,调令已经下来了。”

    相思因之前睡了一路,脑袋还不清楚,可随之反应过来,顿时心下一片雀跃。然而此时时机不对,地点不对,她只能忍着慢了半拍,到让大房的人觉着她神情恍惚似是受了打击,心疼不已。

    “三娘,你莫慌,你还有大伯大伯娘陪着你呢……”何氏站起身几步走过来,挤开孟霍然就将相思抱在怀里疼道:“你看看家里还有你兄姐妹妹,我们都是最疼你的,可别难过。”

    相思哪里会黯然难过,心里憋着开心还来不及,可她此时只能将头埋入何氏的怀里,不让旁人看出她的表情。

    “好了,你父亲也就去个一两年,有什么事情大伯都为你做主。”平日在小辈们面前不苟言笑定安伯,也走过来摸着相思的小脑袋轻声道,似乎怕大声吓着相思。

    原先是假装悲伤,可被大伯一家如此关怀之后,相思到是真的落泪了,若是她上辈子也能真心与大伯一家相交,若是她能少些冲动自负,过度自傲,那她上辈子会不会就不会落得那样的下场?

    她没有父母祖辈疼爱,老天却用这样的方式补偿了她。

    “三娘无事,大伯、伯娘不用担心。”相思抬头露出一个干净的笑容道:“祖母父亲他们将要离开,三娘虽是不舍,可想着往后可以与大姐姐五妹妹一同生活,竟也是满心欢喜。只是这话,大伯可千万别与我父亲说,他该生气了。”

    何氏抱着怀里软软的一团,心都酥了,再听相思这般说,只觉着孩子懂事,便又搂着好一通心疼。

    “如此,既是长长久久的住下,那明儿大伯就派人将你留在那头的东西送过来?”

    何氏还没等定安伯说完,就白了他一眼道:“送什么送,我家三娘想要什么,我让库房里送过来便是,眼瞅着开春回温,正是该做衣服的时候,咱们家姑娘啊都要做几身嫩色的。”

    “行行行,只要不违规矩,随你们娘几个折腾。”定安伯被噎了话也不反驳,老老实实坐回到桌子旁边,反正库房里要是没有,出去买买买就是了。

    “啊啊啊!娘,端方也要新衣服!”孟端方在旁边实在坐不住了,过来抱住何氏撒娇道。

    何氏轻点他的脑门,玩笑道:“男孩子都要穷养,要什么新衣服,我看啊,往后你就捡着你兄长的旧衣穿上得了,还省了家里的布料银。”

    孟端方原只是想打诨缓和气氛,谁知道母亲这般说他也就当真了,当下眼眶一红,急得差点掉泪,他才不要穿着大哥的旧衣去上书院,非让人笑死不可。

    众人一见他这副模样,便知道他心中所想,孟霍然一扭他耳朵,气笑道:“臭小子,还敢嫌弃你哥!”

    相思听着众人发自内心的笑声,又在何氏怀里蹭了蹭,这里才是她的家,她的爹娘,还有她的手足。

    “快快快!这里都要搬走的,不赶紧装车,小心把你们都留在京都守宅子!”一个膀大腰圆的管事娘子站在院子里就叉着腰大骂道。

    孟桂芝皱皱眉头,不悦的瞪了那娘子一眼,便转回头与梅姨娘道:“娘,咱们真要离开京都去江淮?”

    “江淮富庶,比京都还强上一筹,再说两地相隔不远,你怕什么?”

    梅姨娘穿着素色的衣衫坐在窗边给孟二老爷绣着荷包,这些日子她也看出来了,老爷宠爱那玖姨娘也不完全是为了女色,到有几分被迫的味道。她不知道这个玖姨娘什么来历,可既然能帮着老爷得到这个肥缺也可见这女人的娘家不弱,与玖姨娘相比,她无论是颜色还是家世似乎都低了一头,让她不得不偃旗息鼓,避其锋芒。

    只是,她最不缺的就是耐心,她还有一双儿女,老爷也还记得她的温柔小意,相比木讷哀怨的太太,如今张狂得势的玖姨娘,她只要默默做好她的本分,让老爷看出她的真心,润物细无声……老爷终归是个男人,且心底里最不喜的就是女人的娘家压自己一头。

    梅姨娘细细密密的做着针线,嘴角微勾,到时候只要这宅子里只有她的孩子,她还害怕什么呢?

    “娘!可是为什么相思那个死丫头可以留在京都!”孟桂芝也知道江淮不错,家里人也都是要去,可是哪怕下人都传说是老爷厌弃了相思,她也觉着相思留在京都也不算受罪,起码她还能跟着大房各处串门,见识那些达官贵人。

    “这是你父亲的意思,你可别多事。”正在风口浪尖上,梅姨娘可不想让玖姨娘咬准了机会。

    孟桂芝摸着自己还不算长的头发,红着眼睛道:“既然厌弃了她,那为什么不将她送去庙里当姑子,反倒现在得意洋洋。”

    “一个女孩子,独自留在京都,若不是姓孟,你以为大房的人会管她么?傻孩子,她最想要爹娘疼爱,从小就喜欢争抢,如今被你爹留下,这可比什么都来的痛苦。”梅姨娘不得不安抚道:“再说了,你爹都不在京都,日后她的婚事谁来张罗?你祖母可在呢,大房又不能越过去。”

    “最好让她嫁不出去!”孟桂芝伸手拉住梅姨娘的裙摆道:“娘,你那么厉害,不若也让太太不去好了,到时候你就是管家的太太,谁还敢说我一句庶出不成?”

    梅姨娘只是笑着敷衍,她怎么会与女儿说,她就是想要太太过去?只有太太过去了,家里那个老太婆哪怕对她心有猜忌也不会过分,毕竟还想着让她牵制太太呢,再说了,若是太太真的不去,那后院里就数她与玖姨娘针尖对麦芒,这可不是她想要的。

    “最近哥哥也不爱陪着我玩儿了。”孟桂芝见生母如此,也就耍了个心眼不再多谈。

    梅姨娘只当儿子去了书院,便随口道:“这是要搬走了,你哥哥肯定有不少同窗要告别,你年岁尚小还不知人情,往后就懂得了。”

    孟桂芝隐隐觉着大哥并非如此,但她毕竟知道的太少,也就只能压在心头,再说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

    孟桂芝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招来一个小丫头问道:“孟若饴那边怎么说的?”

    “那大夫说,大姑娘怕是身子不大好,毕竟那会子水太冻了。”

    孟桂芝转着眼珠笑道:“你让人告诉她,她躺在床上生不如死的时候,她那个亲妹妹已经去过侯府的寿宴,还与小郡主一起踏青,往后,若是她离开京都,那这孟家二房里,可就是她妹妹一手遮天了。”

    “姑娘这是?”小丫头慌张道。

    孟桂芝不屑的看她道:“孟家只要我一个姑娘就够了,她们这些多余的,到不如都留在京都,让本姑娘眼不见心不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心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蕊并收藏名门娇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