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娇宠 > 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五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之前听大房那头人说,咱们家二姑娘跟着大夫人去了肃宁侯的寿宴”

    “可不是么?我听说寿宴上还来了什么郡王宗室,哎呀,也不知道多风光呢。”

    “之前还听人说,老爷是把二姑娘放弃了留在京都,现在可难说哦,指不定是想着让姑娘留在京都里攀高枝呢。”

    彩英端着水盆站在回廊上重重的咳嗽了一声,回廊上说话的嬷嬷们不情不愿的朝她翻了个白眼相继而去。彩英心头酸涩,之前看在姑娘与梅姨娘交好的份上,这些嬷嬷平日里都对她奉承讨好,可等着梅姨娘被老太太厌弃,姑娘又大病一场过后,她们院子里的人就开始变得艰难,如今连要盆热水都要去较远的地方取。

    忍了忍泪意,彩英进了孟若饴的房门,一股子浓重的药味几乎让她呕吐。

    “姑娘,来擦擦身子吧。”彩英小心的走了过去,她原是二等丫头,因着之前姑娘落水身边的大丫头尽数被换去,她才被提了上来贴身伺候大姑娘。

    “咳咳咳咳……”床上的人动了动身子,剧烈的咳嗽起来。

    彩英急忙将盆放在桌子上,小跑过去给孟若饴喂了口水。

    “怎么这么迟才回来?”孟若饴缠绵病榻已经好些日子,原本娇艳的容貌也如同冬日花朵凋零残败,一张巴掌大的小脸枯黄消瘦,可眉宇间的戾气却越聚越浓。

    彩英下意识就往后缩了缩道:“咱们院子里的炉子前阵子被二角门的刘嬷嬷借走了,现在还没还回来,奴婢就只能去大厨房要水,可是厨房里都在忙活,要水是要排着队的……”

    “不过是看角门的刘婆子,咳咳咳……你们去把炉子要回来啊!陶嬷嬷呢?”孟若饴气得想要伸手打彩英一巴掌,可是她实在没有力气,就只能靠在软枕上喘气。

    彩英哆哆嗦嗦跪到床边,小声道:“嬷嬷在给姑娘做饭,大厨房的饭菜实在太荤腥了,姑娘用了对身子不好。”

    “那就让大厨房给我做啊!陶嬷嬷可是我的奶嬷嬷,凭什么让她做!”孟若饴喊完就觉着头昏脑涨。

    彩英支吾两声不敢说话,这后院中踩低捧高是常事,无论谁都一样。

    孟若饴其实最是清楚,所以她很快平静了下来问道:“我那位好妹妹近来如何?她得知父亲不准备带她离开,她是何感想?”

    彩英不敢隐瞒,想着最近听到的消息,几乎一字不差的都告诉了孟若饴。

    孟若饴越听越觉着心口堵得慌,她死死抓住被子,恨不得将一切都撕碎。明明不该是这样的,明明就应该是那个臭丫头掉进冰窟窿,然后要么死要么废,那她就是唯一的嫡出,她才是应该陪着大夫人参加各种宴席的孟姑娘!

    “孟桂芝呢?”

    彩英跪着回道:“最近都在收拾东西,没听说四姑娘出来。”

    “四姑娘?”孟若饴顿了顿。

    “是老爷说,家里的姑娘都要顺着大房序齿,家里的下人们都按着大房的称呼来了。”

    孟若饴牵强的勾起嘴角,讥讽的说道:“可不么?大房如今可是定安伯府,我们要是跟着序齿,到了外头也就都是定安伯府的姑娘了。”

    彩英偷偷抬了抬头,就见自家姑娘憔悴的窝在被子里,看起来是那么的脆弱与委屈,这毕竟还是个十二岁的孩子。

    心一软,彩英就忍不住小心翼翼的关心道:“姑娘既然与三姑娘是一母所出,为何不能相互扶持呢?大公子与四姑娘都是梅姨娘所出,他们……”

    “贱婢!你懂什么!”孟若饴虽然虚弱,可还是抓起枕边的一个玉坠扔了过来,在彩英面前砸的粉碎。

    彩英吓得浑身颤抖,忍着尖叫缩到一旁,不停的磕头赔罪。

    孟若饴见她磕头也不叫停,只是扬起下巴,看着帷帐顶棚双眼无神的说道:“什么姐妹,什么相互扶持,我母亲就是个没用的,若是我与相思相互扶持,那她仅剩的那些嫁妆,日后岂不是要我与相思平分?凭什么?她又不是我弟弟!她本就是不该来到这个世界的人,她不受母亲与父亲期待,更不受我期待,当年母亲有孕,我满心希望能生出一个弟弟,日后好与孟高鹏一争家产,成为我的后盾!结果竟然是个赔钱货。

    现在母亲失宠,又生不出弟弟来,我一年比一年年长,到了及笄便该嫁出去了,可是嫁出去与嫁得好确是完全不同,我若不能为自己打算,日后还有谁能为我打算,如今我占的也不过是个‘嫡’字,可是嫡出的姑娘太多,父亲就不会懂得取舍了。”

    彩英磕头磕得眼冒金星,只是孟若饴说的越多,她磕的越重,她实在想不通自家姑娘的想法,在她的家里有弟弟有姐姐,大家为了过上好日子从来都是相互照应,她甚至为此卖身进了孟府,她从不觉着手足姐妹会是负担,甚至仇敌,难道在困难的时候有人拉上一把不好么?

    “行了,你滚出去吧,这两天我不想看见你!”孟若饴原想将彩英赶出去,可惜她之前身边的大丫头都被打发走了,再少了彩英,伺候的人就更少了。

    彩英哪里还敢多劝,立刻连滚带爬的跑出去了。

    “什么姐妹!我才不稀罕呢,不过是个和我抢嫁妆抢好前程的讨债鬼罢了。”孟若饴听见门关上,嗤笑出声,在她看来,只要没有了相思,家里只有她一个嫡女,那么父亲就会将所有的目光放在她身上,从此嫁给人上人,得到母亲所有的嫁妆,再不会被梅姨娘一家看低了头。

    “死不了,那么废了也就没用了。”孟若饴咳嗽了几声之后,拍着胸口诡异的笑道:“相思,别以为落水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近来,定安伯又开始早出晚归,就连孟霍然也常常不见人影,相思陪着正在绣嫁妆的孟辛桐到也悠闲自在,只是以往老是跟在孟霍然身边的孟端方,一旦无处可去,便也赖在孟辛桐的院子里,时不时给相思找些小麻烦。

    有时候是说几句不好听的刺一刺相思,有时候又是做些坏事故意弄乱相思绕好的丝线,这或许对于真正十岁的小女孩还算有用,两人不说大吵一架斗嘴也是少不了的,可惜孟端方遇见的是相思,相思什么都不说只是将孟端方弄坏弄乱的东西放在孟辛桐跟前,孟端方晚上的功课就越来越重,时间一久,孟端方抓耳挠腮看着相思也不敢乱想主意了。

    “我瞧着最近大伯娘气色不大好?好似心情烦躁?”相思在想要不要给何氏熬些养身的汤粥。

    孟辛桐也有所察觉,难免不安道:“最近也没听说后院出了什么事儿。”

    这会子孟端方再憋不住了,他得意洋洋的跨坐在椅子上,龇着一口大白牙,得瑟道:“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你们求我啊?”

    孟辛桐看都不看他一眼,相思更是拿起花样子与孟辛桐讨论了起来,压根不说这个话题了。

    孟端方一下急了,看着两人嚷嚷道:“你们不想知道么?为什么不问我?”

    相思好笑的抬起头说道:“二哥哥这话说的有趣,二哥哥如此孝顺,若是真有什么,恐怕早就告诉我们了,所以要么二哥哥不知道是唬我们的,要么就是大伯娘担心的事儿没那么重要,恐怕过一阵子便没事儿了,且我们知道也帮不上忙,那我们知道和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

    孟端方被她一句话堵在心口上,不上不下的,气得脸憋通红,脑子里绕了半天才憋出一句道:“你们想不想知道嘛?”

    孟辛桐头都没抬道:“想说就说,不然闷在心里发臭发霉也没人知晓。”

    孟端方只觉着家里的姐妹完全不似哥哥们谈起的呆蠢可爱,这分明一个比一个猴精,他不说做弟弟了,就是做哥哥也丝毫没有成就感。

    “是藩王要进京进贡了,有些路远的听说从去年秋末就往这里来,到了开春才到,皇家的亲戚多,我爹也被拉去帮忙了。”孟端方有气无力的趴在椅子背上说道。

    相思上辈子这辈子都听说皇家的宗室特别多,且历代皇帝都没有赶尽杀绝的狠角色,以至于如今的圣上不得不严格管理宗室,稍有差池有了证据,那就是贬为庶民的结果。想是各位藩王都不希望给皇帝这个机会,便年年进贡从不拖延。

    定安伯一向坚定的站在皇帝身后,这时候皇帝可以信任的人也不多,大伯父自然要在这样关键的日子里忙碌起来,大伯娘也轻松不了。

    “你们不想见那位据说是宗室玉面郎君的宝亲王世子么?”孟端方自觉又有了话题,眉毛都扬起来了。

    谁料孟辛桐毫不客气的说道:“长得好看又不能当饭吃,这位宝亲王世子虽说是圣上的小叔叔,可是平日里都不爱待在封地,最喜欢游山玩水,这次进贡他来不来还不知道,更何况他媳妇都过世三年了,一个鳏夫有什么好看的。”

    孟端方与相思深深的被大姐姐如此犀利甚至有些大逆不道的言语震惊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心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蕊并收藏名门娇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