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娇宠 > 第八十五章

第八十五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姑娘,时辰不早了,大夫人可是特别吩咐过奴婢,要让姑娘早日安歇。”石榴放下手中的针线,看了看窗外的月色起身说道。

    相思看书正看的入迷,这本山春传虽然离不开时下小女儿的爱恨情仇,可也有别一些话本中女子的柔弱无助,好似离开男人就活不下去一般。书中小春自小命苦,那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可偏偏这么个书中所说黑瘦的小土豆就是凭借自己的一双手,到底活出了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兴许都是亲情单薄,相思看着那小春儿总能深有感触,所以一看便放不下手,这些日子床头总放着这卷书。

    “大伯娘还没回来?”相思不太文雅的伸了个懒腰,松了松筋骨才从榻上走了下来,感觉骨头都硬了。

    石榴走过来给相思捏了捏肩膀,又松了松骨才道:“刚派人过去问了,大夫人她们还没回来,想是宴席还没结束。”

    “圣上到是想的周到,藩王们隔一段时间就入京上贡,如此大摆夜宴到也能让藩王们心里舒坦一些,好歹付出了代价也有了那么丁点儿的回报。”相思半是玩笑的走到桌边取了水来,饮了一口。

    “姑娘慎言!”房门打开,缠枝端着木盆走了进来,边给相思净面边劝解道:“姑娘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到底孩子心性。这些话往后可不要说了,省得惹祸。”

    相思侧过脸,趁着缠枝低头,对着石榴就是一番挤眉弄眼,本是背着缠枝的,可谁知道相思回过头表情还没收敛,就给缠枝看个正着。

    “姑娘您就淘气着吧!等张嬷嬷来了,看她怎么说您!”缠枝又好气又好笑,端着盆脚步重重的走了出去。

    “完了,缠枝姐姐若是告状,张嬷嬷定不会饶我。”相思吐了吐舌头,转身入了内室爬上了自己的大床。

    石榴跟在相思身后,只觉着二房那一家子走了之后,自家的姑娘终于有些孩童模样,再不是冷着一张脸小小年纪就为自己谋划,看着就让人心痛。

    “张嬷嬷那么疼惜姑娘,不会说姑娘的。”石榴一向嘴笨,就只能干巴巴的安慰。

    相思不过随口说说,也不在意,她在石榴的伺候下躺进了被窝,一双大眼看着桌上跳跃的火苗道:“石榴,你知道乡下是什么模样?”

    石榴眼神迷茫,略想了想才道:“约莫就是上次姑娘与小郡主去的那地儿吧,有田有山,还有那些个村民。”

    “他们那算是日子好过的。”相思想起话本里说的乡下,只觉着小春儿经历的那个冬天实在太过可怕,现在她光想起就觉着骨头缝儿凉,忙缩进温暖的被窝才感觉她现下的日子如此安逸。那种房子四处漏风,日夜不得安睡,整天只能靠喝凉水填肚子的生活,恐怕那才是真正乡下的日子。

    “你听说过地主么?”相思忍不住又问道。

    石榴正在放下帷帐,听见这话只好绞尽脑汁回忆道:“姑娘说的是乡绅么?奴婢曾经听家里人说起过,那些人手里有地,家里可能还出过读书人考过功名,他们平日不用做活,只要将地分给佃户,靠着收租子就能过的很好。只是有些地主为富不仁,苦了当地的百姓。”

    “那些地主纳妾么?”相思侧过身好奇的问道。

    石榴不大清楚,可她之前却听人说起过,便道:“有些有钱的老爷家里自然是纳妾的,可有些家里婆娘厉害,也有不敢纳妾惧内的。”

    “可不是!”相思说了这一句不再说话,石榴见她不再多言,便放下帐子去外间了。

    相思并不是没有疑问,只是她想起书中小春儿村子口的那家地主,地主与地主婆是青梅竹马,自成亲之后一直惧内,往往看个丫头都会被家中的母夜叉罚跪个算盘,更别说再娶旁的女人过门,虽说这地主家也不是什么好人,可小春儿就是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得到了地主婆一点点的帮助,才能熬到隔年春天。

    想着书中那淡淡的人情味,还有地主经常将惧内挂在嘴边,相思从没有哪一刻如此的想要嫁去乡间,若是能远离尔虞我诈的后宅,若是能有个俯首帖耳的相公,那当真是多少荣华富贵都换不来的。

    只是,这也只能想想,她是孟二老爷的女儿这辈子就注定了不可能活得如此清闲如意。

    心里一痒,相思一咕噜从被子里爬了出来,她随便找了间衣服披上,掀开帷帐就下了床,内室里石榴果然没有熄灯,还留着一盏防着相思半夜起夜。相思从床头拿起正看着的那本山春传,偷偷摸摸的坐到了桌子旁,灯光不算明亮,她也只能凑近瞧才能看得清楚。

    书上正写到地主因为出门多花了五文钱便要回家向媳妇请罪,因为害怕被媳妇责难,他作死的听了狐朋狗友的馊主意,准备先治住地主婆再老实道歉。

    “李地主胆怯,便伸出双手……”

    相思还没看到后面,就觉着自己被一双手用力的从后头死死抱住。

    相思吓得差点惊声尖叫,却又被那人捂住了嘴巴不得发声。

    “嘘……别吵。”一股子淡淡的酒气飘了出来。

    相思一回头,就见那个头戴玉冠的少年,披着一身的梅花站在她的身后,月光灯影将少年的面庞笼罩的格外细腻,她曾看过鬼狐的异志,多是书生夜会报恩狐妖,到没听说幼女有玉梅精怪半夜来会的,那大多是要吃了童男童女以期成仙的。

    “怎么是你?”相思不敢高声怕将石榴引来,只能仰着头与那不知道是不是喝醉的少年对视。

    少年低头看她,眼神是那般专注,他看了相思好一会儿就在相思以为他不会说话的时候,一把抱住了相思将头埋在她的颈窝里。

    “为什么他们都死了呢?为什么他们都独留我一人呢?所有人都觉着我是借了父亲已故的光才得到圣上的垂青,可我宁可没有这番垂青,让父亲活过来,让母亲活过来!”

    陌篱的声音是那么无助,就好似一个迷路的孩子找不着家。

    “你不会是从宴席上偷跑出来的吧!”相思凑到他脸颊边闻了闻道:“该死的,谁给你的梨花白……他们难道不知道你除了梨花白都可以千杯不醉,唯有这酒沾不得么?你身边的下人呢?跟着你的小厮呢?他们就放任你大晚上的乱跑还穿成这样?也不怕老狼把你叼去!”

    陌篱迟钝的抬起头,迷蒙的盯着相思道:“我哪里都不去,我就在这儿……”

    相思似乎早已习惯喝过梨花白的陌篱,她熟练的站起身将陌篱扶上自己的床榻,因为她知道喝醉酒的陌篱极为挑剔,软榻他是不睡更不可能睡在桌子上,也只有让他睡在床上,他才会老实听话,否则等会儿要是又唱又跳,再把其他人招来她也别想着嫁人了。

    果然,陌篱好似在试探躺着的地方是否舒适,他躺在床上就翻滚了几圈,潮红的脸上仿若涂上了上好的胭脂,明明年纪不大到自有一番媚态,这若是旁人恐怕早就把持不住,可相思前世见的太多,早就少了惊艳。她认命的给陌篱脱了外衫,又将他头上的玉冠取下,让他整个人舒服的躺在自己的被窝里。

    低头看着眯着眼舒服的陌篱,相思深深吸了口气,真是上辈子欠了这个家伙!

    “相思……相思?”陌篱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朝着相思挥了挥,不满道:“陪我!”

    这辈子似乎是头一次听陌篱叫自己的闺名,相思脑袋一懵,习惯比理智更先一步的朝着陌篱伸出了手。

    陌篱握住那小手,用力一拉,相思踉跄着滚进了被子里,陌篱一把将她圈进自己的怀里,两个孩子就这么窝在软软的被子里。

    “喂!我可不能与你睡在一处!”相思回过神来,脸颊嘭得红了,她用手想要推开喝醉的陌篱,心下焦急,她只是想让陌篱暂时躺躺别闹出事儿来,等到他的下人发现他不见踪影再偷偷寻来,她把人一交也算全了两人的交情,但她可真的不想等陌篱的下人一来,发现两人滚了被子,那即便她只有十岁,也跳进黄河洗不干净了!

    “相思……”陌篱一边念叨一边居然还用脸去蹭相思的嫩脸颊,“你真是个好玩的小丫头……你知道我师父是谁么?”

    “不知道!你快走开,让我起来!”相思对着喝醉的陌篱,当真气也气不起来,恼也恼不起来,这个家伙无论前世今生,只要喝了梨花白就会粘人的毛病当真没有一丝改变,可若是那个被粘得不是她就完美了!

    “我师父说,让我好好保护你,不让你受罪不让你离京,你到底是什么人?”陌篱糊里糊涂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相思原先还想推搡,可听到这句,她也愣了。

    “什么师父?什么保护?”相思突然觉着那根原本应该失去的手指隐隐作痛。

    “不说师父,不说师父……”陌篱抱住相思,嘟嘟囔囔的说道:“你是个怪怪的姑娘,你怪怪的,也让我怪怪的……我……”

    相思等了老半天想听陌篱还会说什么,可谁知道一抬头这家伙居然睡着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心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蕊并收藏名门娇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