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娇宠 > 第八十九章

第八十九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从沈府回来之后,相思与孟尘惜并没有交到什么朋友,那日前去的年纪小的太少,真正年纪与相思她们相符的思想也太过幼稚,别说相思不能和她们聊的来,就是孟尘惜私下都是一脸嫌弃。

    不过好在,孟辛桐与沈佳丽在沈佳丽成亲之前和好如初,至少她们不会在分离之前留给自己任何少女时的遗憾。

    “你是说,肃宁侯府给庄重则定了亲事?”相思正在准备给外祖母的礼品,一时听到这个消息,到觉着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之前京都里沸沸扬扬将庄重则与沈佳丽栓在一块儿,就是沈家出来澄清都没有作用,如今沈佳丽一夜之间变成了宝亲王府的世子夫人,庄重则若是还单着到要让人看了笑话。

    “听说到是位郡主的后人。”石榴也不过是在外头听了闲话,回来学嘴。

    京都里皇亲国戚实在太多,有人挂着名字内里穷困潦倒的多了去了,肃宁侯府到也会找人,如此一家就是大家明知道家里如同卖女儿,也会看在她家的名头上给出三分薄面,不过估计像是庄重则这样的人,什么样的姑娘嫁过去都是他高攀了。

    “那位文大姑娘呢?”相思想起那日那姑娘坚毅的表情,就忍不住坏笑。

    “听说她家出了事儿,她弟弟在外头惹了官司,好像还是庄大公子摆平的。”

    相思听后一乐,摆平?这京都有什么事情可以摆平的,这是圣上不想抓人小辫子,如果闹腾起来,肃宁侯府也别想好过,历代的皇亲国戚都可以当肥羊宰,你们这些功勋世家算个屁!

    “看来,后头恐怕就要报恩了。”相思只是随口一说,就将这两人抛诸脑后。

    半夜,相思一直觉着睡得不踏实,因为次日就要去见外祖母,甚至很有可能今夜外祖母就已经清醒,外祖家对她实在太过陌生,原先接触也不过存着自救的想法,可现在一切落定,她反而不知道要怎么和外祖母一家相处,那些已经成了年甚至成了亲的兄长表姐们,一直满脸严肃似乎早就将关氏忘在脑后的外祖,似乎怎么都亲近不起来。

    实在睡不着,相思又取出那本山春传,可是这回她想着在床上翻翻,哪知道还没起身点灯呢,一个黑影就自觉的滚上了床。

    “你!你怎么又来了!”相思放下书,紧张的掀开帷帐往外看,外头还是留着灯,窗户也紧紧关着,也不知道这家伙从什么地方进来的。

    “唔……我渴了。”来的人一身酒气,今儿居然还穿着一身妖娆的浓紫色,上头那些花样看起来就很骚包,也不知道他之前的品味去了哪里。

    相思认命的爬起来给这个家伙喂了水,而后破罐子破摔爬上床,躺在这家伙身侧问道:“今天又是谁给你喂酒了?”

    陌篱醉得可怜兮兮的说道:“是兰总管,他说我得圣上垂青是件喜事,要给我庆贺,我说不喝酒他还逼我……”

    相思一把推开凑到自己脸前的撒娇少年,她是不知道陌篱清醒之后还记不记得他现在这个蠢像,可是那无赖的脾气当真让她回忆诸多!

    “兰总管是谁?到是能逼着你喝酒?”这位脾气倔强的八匹马都拉不回来,哪怕这辈子经历改变,那骨子里的东西,相思才不信他会更改。

    “师父的管家,他们好讨厌……”陌篱似乎有无限的委屈,一把抱住相思就诉苦道:“他们一直拿鞭子抽我,要让我往前走,我习武我学文,他们恨不得一夜间将所有的东西都塞进我的脑袋,相思……相思……”

    相思被他叫的鸡皮疙瘩直起,踹过去一脚,前世的暴脾气就冒出来了。

    “那你也不能老是半夜跑到我的房间啊!你要作死做采花大盗去找别的姑娘行么?”

    陌篱被狠狠踹了一脚,眼泪哗哗往下淌,那心酸的小模样差点让相思说不出话来。

    “你嫌弃我了……”

    相思一抖,往后蹭了蹭道:“我们没那么熟悉!”

    “你觉着我不好看了?”

    相思捂住脸道:“你是不是看了什么奇怪的话本。”

    “我师父说,我唯一可以相信的只有你了。”

    “你师父到底是谁啊,让他死出来好好和我谈谈行么,我虽然感激他救我几次,可是我真不想大半夜再看到大变活人!”相思沮丧的问道:“你下次喝醉酒能不找我么?”

    陌篱还真就仔细想了想后,摇摇头道:“不行,不是你,我危险……”

    相思借着帷帐外的灯光看着陌篱披散着长发躺在自己身边,那说话认真的语气,那双眸执着的放光,她突然又心酸起来,这个人没有了父母,没有了可以依靠的人,虽然上辈子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要抽风接受自己红杏出墙的馊主意,可他护着她那么多年,帮着她出了气帮着她站稳了脚跟,甚至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刻也是拼尽了全力。

    如此想想,她到是真是欠他良多,他也当真唯有她可以相信。

    “输给你了!反正也不是没有睡过!”相思一把扯过被子将两人裹住,她现在只能寄希望于陌篱清醒之后,再也不要喝梨花白,她现在还可以包容他,但等到她成了婚之后,难不成他还半夜潜入她的卧房,她丈夫不在还好,那要是在了,她可怎么解释?这辈子她可再不想红杏出墙!

    陌篱靠着相思,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真的只信任相思,他几乎沾到相思的气味便沉沉睡去。相思见状也很无奈,不过这时候她的睡意也跑了上来,两人头碰着头,就这么相依偎的睡着了。

    有酒醉的时候,就有酒醒的时候,陌篱几乎与上一次差不多时间清醒,他一看到相思就知道自己怎么了,这一次他不等尔西前来,就很自觉的穿上了衣衫还给相思盖好了被子。

    “兰总管居然把苏酒换成了梨花白……”陌篱站在相思的屋顶上,看着尔西前来,咬牙切齿的说道。

    尔西一缩头,尴尬的说道:“此事,小的也不知道,不过公子你跑了之后,兰总管说你这阵子都没睡好,喝点梨花白可以好好睡上一觉。”

    可不是好好睡上一觉,这都在人家姑娘房里睡了两回了!这姑娘还嫁得出去么!陌篱黑着脸翻身出了院门。

    “公子也别太介意,这次公子你出手整治那文家小子,不就是给孟三姑娘出气么,现在可好了,那庄重则就要成亲了,那姓文的丫头家里又出了事儿,日后还不知道要演变成什么样子。”尔西狗腿的跟在陌篱身后,笑着说道。

    “若不是你们拦着,我早就逼着那文老头吊死那个女人了。”陌篱凉飕飕的说了一句。

    尔西额头的汗水都要下来了,他赶忙说道:“那个女人死不死没有关系,可万一那个姓庄的为此迁怒孟家的姑娘就不好了,到不如留着以后慢慢报复?”

    陌篱哼了声,到算是揭过了。

    “公子,兰总管说您这次也要下场?”尔西见状立刻换了个安全的话题。

    “圣上给了恩典,我自然是要走一遭,再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若是不蹚着浑水,又如何能知道我爹娘的死因。”陌篱坐上马车,心不在焉的说道。

    “庄主近来也没给公子消息了。”

    陌篱听着尔西低语,心下也是觉着奇怪,明明之前千奇百怪的的任务,可自从他接受兰总管的测试,后头又得了圣上的恩典,四季山庄的庄主他的师傅便再没有任何讯息,唯有上一次留下的那条让他入朝为官的消息。

    “以后不管是山庄还是府上都不允许出现梨花白,否则……”

    “那若是公子在外头或者兰总管那里喝了呢?”尔西怯生生的问道。

    陌篱说不出话来,他千防万防总会有所疏漏,更何苦梨花白又不是□□,万一参合在旁的酒水里他也不会在意,兰总管又是那种以他出丑为乐的人。难道说,下一次他还会跑到孟三娘的闺房之中?

    上一次有迷香,这一次却是什么都没有,陌篱相信相思已经知道了他酒后的毛病,却还是没有声张甚至连偷偷上门警告都没有,难道说师父说这个世界上若是有人可以相信,唯有相思,是当真如此?

    那相思与师父到底是个什么关系。

    “公子,如果说您在外地喝了梨花白,难道还能千里之外跑回来见孟姑娘?”

    尔西坐进马车也不过开了个玩笑,谁知道陌篱居然真的深思起来,不说千里之外,只说他梨花白醉酒之后如果有人看着甚至让人捆着,那他到底能不能挣脱一些跑去孟三姑娘身边?

    可为什么偏偏是孟三姑娘……

    相思到是睡到石榴过来唤她,有一就有二,相思这回到是淡定了,上辈子两人爬墙也不是没经历过这样的担惊受怕,她现在也不可能装作毫不知情,如此有了第二次,她相信不久后陌篱就会找了机会过来与她说话。

    只是……这混蛋到底能不能戒酒,他还未弱冠喝什么梨花白!

    石榴站在相思身后给她打理衣物,只觉着自家姑娘咬牙切齿也不知道在恼怒些什么,想问也不敢问,生怕问到什么不好,自家的姑娘会越发不愉。

    “走吧,去见外祖母。”

    相思只是烦躁一阵,毕竟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永昌侯府的别院还是那样幽静,今儿相思前来到没见着那些舅舅兄长,只有一位出嫁了的表姐出门相迎,两人都不甚熟悉年岁相差也大,所以自然只是客套一番,并没有想要深交。

    这位表姐因为是庶出,不过嫁给了个四品的小官,因着出嫁前曾经在老夫人跟前养过一段时间,所以这次老夫人病重她算是头一个回来伺候的,老侯爷对她也相对和蔼。

    “昨儿个祖母就醒了,今儿一早肃宁侯府的老夫人过来看望,两人正在说话,恐怕咱们要等上一会儿。”表姐夫家姓张,相思曾经就听人叫过她张太太,至于闺名两人不熟,也就不曾得知,只是这位在家排名行二,相思便唤她二表姐。

    听说肃宁候的老夫人,相思就想起那个庄重则,都是一样的米水长出来,即便庄晋元以后也很风流,可到底不至于失了风度,好歹对于家族对于朋友还有几分责任,像是庄重则这种既想要享受家族给他的权势,又厌恶家族给他的枷锁,哪里来这样的好事,也不知道是不是给侯爷宠坏了。

    相思坐在花厅等候,正巧屋里两位老人到也正说起她。

    “宫里老太妃传了信儿来,说想见见三丫头。”庄老夫人坐在关老夫人的床沿,叹了口气道。

    关老夫人刚刚清醒,身子还有些弱,只是关乎自己的外孙女,到底还是强打精神道:“相思年纪还小,实在不便入宫。”

    “我也知道你不愿意,可是老太妃与你娘家那位感情实在不同,也不知道谁嘴碎将相思的相貌说与了老太妃,老太妃当然想要看看。”庄老夫人说到这里,却又道:“不过你身子不好,等你大安了再带着三娘入宫也不迟,这个我会与老太妃说说。”

    “那就多谢老姐姐了,我这身子骨也不知道能挨到几时,你不知晓,这次可是连棺材都抬出来了。”庄老夫人露出一丝懊悔道:“我只怪自己,老了老了还放不下个面子,若是上次你与我说时,我不瞻前顾后,恐怕早就将相思接到我这里,哪里还需要他们孟家大房照应。”

    “你能想开便是最好,到底是一家子骨肉,就算是你那个不争气的女儿再不想见,外孙女总还是你的,我们老了,无非就是儿孙……三娘那孩子不错,你往后多照应。”庄老夫人劝解道。

    关老夫人喘息了一阵,虚弱的点点头道:“她到底是孝顺的,我这次快埋了土,那一家便也只有她来看我,足够了……我也没别的念想了,只是希望我能活到那孩子定亲出嫁,我女儿没有一个好归宿,总不能让我的外孙女也被那家子人乱点了鸳鸯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心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蕊并收藏名门娇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