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娇宠 > 第九十七章

第九十七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若是你有什么事情,或者有什么话不能对旁人说,都可以来找我。”舒宛萱的面容看起来是那么柔和让人想要亲近……

    “姑娘……”

    “姑娘?”

    相思猛地回过身,将手里的石头塞进袖袋中。

    石榴端着一碗莲子羹走了过来道:“姑娘都这么一坐一个下午了,真不知道有什么事情要想。”

    相思笑着坐到案几旁,看着石榴将那碗莲子羹放在自己的面前。

    “姑娘……”

    相思拿着勺子抬起头,好笑道:“平日你有什么都会说,今儿怎么吞吞吐吐起来。”

    “今儿那位舒姑娘瞧着有些太热心了。”石榴磨磨蹭蹭挤出来一句话就转身出去了。

    相思挖了勺莲子羹放进嘴里,甜糯甜糯的,香气扑鼻。

    舒宛萱的话似乎一直在她耳边盘旋,那说话的语气,说话的动作,实在太有感染力,若是相思只是真正十二岁的孩子,那么指不定就会将舒宛萱的温柔当成善解人意,成为朋友也不是不可能,孟奇珍就是最好的例子。

    也难怪这两年孟奇珍与何淑瑶都渐渐和定安伯府生疏了……有如此可以触碰你内心的好友,那便是谁都不需要了。

    只是为什么舒宛萱要找上自己呢,相思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更让相思想不通的还有一件事,她吃掉了莲子羹走到榻旁,榻上放着一个木盒,盒子里存着不少零碎,大部分都是通过孟霍然得到的,这些东西里头,有不值钱的小玉锁,还有舶来的珐琅蝴蝶簪,有一些没有镶嵌的宝石,还有画片这样的普通到不能更普通的小玩意。

    相思抬起头,看向屏风上挂着的那只色彩斑斓的翠鸟纸鸢,那是她去年生辰有客人女眷私下赠送的,她还惊喜了很久。

    这并不是一只随处可见的纸鸢,京都有一家极富盛名的纸鸢店,纸鸢不但做的活灵活现,还柔韧坚固,与其他家所出的纸鸢相比,往往在空中都是独占鳌头,算是纸鸢中的极品。

    只是这家的老板特别古怪,一般一个月只做三只纸鸢,且价格不低,而这位老板背后也似乎有高人做了靠山,哪怕是皇亲国戚都要按照他的规矩来。

    相思上辈子看中了一只翠鸟的纸鸢,只可惜被一位朝中重臣家里的姑娘先一步买去了,之后就再没见过,老板也再没做过,直到相思死去……这也算是个遗憾了。

    一盒子零碎,挂起的纸鸢,再从袖袋里拿出那块石头,熟悉感一下扑面而来,耳边似乎还能听见上一世的自己,在闲来无事时回忆过往,或是将一些深藏的遗憾说与陌篱,或是偶尔自己感叹,总不过都是她上辈子生命里错过的。可现在这些只要她提起的,现在已经存在的东西,基本上都出现在了她的屋子里,一件没漏。

    不用旁人告诉她,相思自己隐隐都有了预感,这些东西恐怕都是陌篱准备的,只是不知道是他自己想为她寻来,还是什么人让他如此。

    分明的,相思想起了那个陌篱几次提起的山庄——四季山庄。

    说起来她也有很久没见过陌篱了。

    “表哥!二表哥你在么?”

    房门打开,尔西从里头探出一个脑袋,看了看才笑着道:“表姑娘怎么过来了?”

    柳雅如站在门口,想要往里头瞧,却被尔西挡在外头,急得直跺脚。

    “二表哥在里头吧,我知道他在里头。”

    “我家公子在看书呢,轻易不得让人打扰。”尔西扯着脸皮子笑道。

    柳雅如心有不甘,不满道:“我只不过是想找表哥说说话,表哥何苦拒人以千里之外呢?就算是读书也总有休息的时候,大表哥可从来没让我在门口等着。”

    所以大公子科举才会刚刚过线呢……尔西心里想着嘴上可不能说,他只好道:“我家公子脾气不大好,尤其是读书的时候,那是沉入其中,若是有谁打扰了他,日后他便再不会与之交谈,能气好些日子呢!”

    柳雅如赶紧压低了声音道:“那二表哥什么时候能出来?”

    “这小的可说不准,有时候很短,有时候一天一宿也在读书。”尔西撇着嘴感叹道:“如今二房可都指望着公子了。”

    如此,柳雅如再是不情愿,也只能依依不舍的离开。

    尔西关上了门,快步走了里间,见着在案几旁书画的陌篱躬身道:“表姑娘回去了。”

    陌篱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画纸上,纸上那大朵紫色的蔷薇开得格外热闹,只是所有已经开放的花朵似乎都围着一只含苞待放,上头似乎新鲜的还落有露珠的花骨朵。

    “唔。”

    “公子,这样好么?咱们将二门的人收了表姑娘的贿赂,还让表姑娘进了二房,公子……”尔西咽了口唾沫不安道。

    “无妨,让人盯着大房,我到要看看我那位大堂兄知道他喜欢的姑娘,老是往二房里钻,会有什么举动。”陌篱给画面上增添了一笔嫣红就在花苞的顶端。

    尔西苦着个脸道:“那他还不撕了我们,到时候又该找我们麻烦了。”

    “来了最好,最好再闹腾的大一些,让我那位好伯娘好好看看,她的儿子已经被个女人迷得晕头转向。”陌篱退后了几步,看着这幅画似乎怎么都不满意,眉头都皱了起来。

    “表姑娘可是大太太的娘家人。”尔西以为陌篱忘记了,便提醒道。

    “什么都阻止不了她将她那个宝贝儿子培养成才,更阻止不了她那颗想要获封诰命的心……哪怕她的娘家人也不成。”陌篱这两年看的透彻,原先他还对大伯一家抱有一线希望,后两年干脆看着他们在他背后捣鬼,一点点将他的亲情磨光。知道的越多,想要将那一家人带入地狱的心,就越重。

    “大太太是想攀个高枝?”尔西猜测道。

    “可不,还要是京都的贵女才好。”陌篱放下笔,在旁边的手盆了净了净手,“以陌子谨的学识,想要入仕并不太难,到时候再找个可以强强联手的岳家,日后自然可以往上爬。”

    擦着手,说完这句话的陌篱莫名想到了相思,以孟家二房的境况,即便是依靠定安伯府可毕竟不是真正定安伯府的人,然而孟二老爷在江淮做着地方官,管着一方百姓,到也不算破落,起码比空有一个骁勇大将军府头衔的陌家强。

    孟二老爷身边的小妾有一位的父亲正是丞相得用的人物,而最近大伯父也和丞相府的一些门人交往甚密。

    日后若是两家想要成其好事,丞相府便是不错的媒人,相思与陌子谨的年纪也相差不大……

    啪!一块桌角被陌篱面无表情的掰了下来,接着又被扔进了案几下。

    尔西吓得一缩脖子,赶紧顺毛道:“大公子的学识也不定那么好,再说了,就算再好也经不住表姑娘那随叫随到的霸道性子,很难说这次秋闱,大公子还有没有机会考上。”

    陌篱伸手端过一杯香草茶,还没饮下,就在手里晃动了几下,一股子清浅的香草味散发了出来。

    谁知道陌篱刚准备沾在嘴唇上,他就一手将那只绘鸟虫的茶杯扔在了地上。

    尔西被惊了一跳,上前狗腿的问道:“公子,你还好么?有没有烫着。”

    “不过雕虫小技……”陌篱用厚厚的鞋底踩在那些碎片上道:“之前老是出现在汤里饭里,或是酒水里,如今到是学得聪明,晓得从器皿上动手。”

    “啊!这是有毒么?”尔西疾步过去,伸手就想捡起一只碎片,可下一刻便被陌篱拽住了。

    “你是想死么?那就死在自己屋里,别脏了我的地方。”陌篱用脚背踹开尔西的手,蹲在地上闻着刚刚香草茶里飘出的香气,“到不是一击致命的药,只不过吃了三次之后,人就会突然变得痴傻,整日不动脑子,疯疯癫癫。这到比上一次用的□□珍贵。”

    “公……公子要不要报官?”尔西急急缩回手,避到一旁道。

    “有什么用?官字两个口没钱别进来,谁知道我那位伯娘又有什么旁的话狡辩。”陌篱讽刺的站起来道:“这两年咱们的热闹还少么?”

    尔西低下了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都希望家丑不得外扬,可这两年明着暗着对自家公子下毒手,手段一次比一次狠辣,□□却同样的阴毒。

    然而即使这样,公子也从没说要去寻找山庄帮助。

    “这样挺好,她再看着我活蹦乱跳的好好活着,心里一定会愤怒异常,到时候她不高兴了,我就开心了。”陌篱冷笑的说道。

    “公……公子,上次您外祖家的那位表哥意外的事情,又有了说法。”尔西最见不得陌篱冷笑,平日里就够不近人情了,这会子再冷笑,他都觉着屋里要飘雪了。

    “说吧。”陌篱道。

    “表少爷据说是溺水而亡,那一日好像是谁过寿宴,公子也带着小厮去了,只是回来之后没多久,那位表少爷就失足落水淹死了。”尔西先把一些查明的事情说与陌篱道。

    “溺水?就在寿宴的后院里?”陌篱疑惑道。

    “恩,只是更让人不解的是,公子身边原来伺候的那位小厮,竟然无缘无故赎身出去了。”前后都很清楚,只就是那几天让人摸不透彻。

    “走了?能查的到人么?”

    陌篱很清楚,整个院子里除了他父母给他留下的魏叔外,其余人都是山庄给他准备的,他能了解的交心的也就相对少了。尤记得他没失忆前,身边跟着的大武小武两个小厮,还有花园里经常种着母亲喜爱花卉的老刘头……前院父亲身边跟着的大蟒哥,经常与他一起在院子角落里烤红薯的秋子。

    人太多了,他熟悉的,他认识的,就好像大梦初醒世界就变成了另外一个,父母没有了,身边的人也只剩下一个魏叔了。

    这两年他也很努力的查过,尤其是在兰总管不断的鞭策下,他的成长让他自己都有些吃惊,可是即便如此,对于当初那些人,他也只是知道他们其中大部分是在他昏迷后,被他的大伯母以各种理由赶出了陌家,父亲曾经身边的那些人也无缘无故失踪了,军中没有,旁人家的护卫中也没有,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剩下那些对于大伯母来说无关紧要的人,也没在他身边待多长时间,有些是自己赎身出去了,有些是什么人给带走了,总之,到他清醒这几年要想再找这些失踪的人,已经难上加难。

    “查不到,据说他自赎后,上了远去南边的马车,从此再没人见过。”尔西回道。

    “我身边的小厮……是大武还是小武。”陌篱带着怀念的问道。

    “这个就不是很清楚了,那日去寿宴的时候,奴才还在给人做工呢……现在二房知道那一年事情的人也几乎都不在了。”尔西摇摇头道:“不过,大房的人应该有人清楚。”

    “查!”

    那一年失忆之后的事情犹如梦魔一般困扰着陌篱,以前没有能力,可是现在,他绝不放弃!

    “公子,宫里来人了!”房门被人打开,尔东进来说道。

    “想是圣上又有什么事儿了。”尔西赶紧进了内室将陌篱的面圣的衣物取了过来。

    “圣上现在谁都信不过,也唯有我们这些年岁不大的孩子,到等让他放下戒心。”陌篱穿上外袍,重新将一头青丝束起。

    看着尔西手托着盒子,将一只白玉玉冠取出,陌篱忽然问道:“我父亲留下的那只春带彩的玉冠,可还在孟府?”

    您不让拿回来,谁还敢动?

    尔西心里吐槽,表面还要委婉的说道:“那个,上次孟姑娘放在窗台上,公子又没有时间亲自去取,奴才还是觉着,这东西要公子亲自去取才有诚意,就让零壹将那玉冠放进姑娘的柜子里了。”

    “恩,等我找个机会去取好了。”说罢,陌篱挥了挥衣袖离开了书房。

    这都说取说了两年多了,还不是仍由那玉冠在一个姑娘家里,不敢见就不敢见,那梨花白都多久没碰了。

    “公子,等等我啊!”尔西抖了抖眉毛,紧跟着出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心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蕊并收藏名门娇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