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娇宠 > 第九十九章

第九十九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从政德殿出来,皇上身边的大太监一直将众少年送出了老远,直到将将快到宫门,才停下了脚步。

    “江公公,您还是先回去吧,咱们自己就能出去!”庄晋元自小在宫里晃悠,进进出出的与这位先帝爷就在的老太监还算熟识。

    老太监抖抖衣服上沾染的灰尘,笑着道:“这本就是老奴的本分,世子爷不必如此客气。”

    庄晋元一拱手,潇洒的往前走,其余人也跟着走过来对着老太监行礼告辞。

    只是轮到孟霍然的时候,老太监突然问道:“伯爷最近可好啊?”

    孟霍然以为老太监与自己的父亲是旧识,便拱手道:“家父最近忙于公事,身子到是硬朗。”

    “咱家也有些日子没有见着他了,还记得前些年你父亲袭爵的时候,可是咱家亲自上得门。”老太监眼纹一皱,笑得十分怀念。

    孟霍然忙道:“公公受累了。”

    “哦,有一事差点忘记问你……”老太监转过身,在孟霍然耳边压低声音问道:“你们家二房那位姑娘……可还在你府上?”

    孟霍然大惊,刚要往后退就被那老太监一把揪住了衣襟,老老实实站在原地与那太监靠得很近,那张老脸带着寒意,双眸如同一对死鱼眼没有光泽。

    孟霍然鼻尖上冒出了汗珠……

    原本眼看就要追上庄晋元的陌篱脚下一顿,慢慢停了下来。

    御花园里寂静的似乎只有风声。

    “年轻人,莫紧张,看来还是缺少历练!”老太监松开了布满皱纹的手,轻轻的拍了拍孟霍然被捉皱的衣襟,似乎刚刚的剑拔弩张都只是孟霍然的一个幻觉。

    “公公……”

    “不过是替宫中一位旧人问问。”老太监又恢复成刚刚那位慈祥的老人,只是孟霍然再不敢掉以轻心。

    “公公……”孟霍然差点发不出声音,他咽了口唾沫,结结巴巴的说道:“舍妹……舍妹年纪尚小,在宫中应该没有什么旧识吧。”

    “莫慌,莫慌……”老太监双手插入袖中,笑眯眯的说道:“不过一个小丫头而已,只是有时间也让定安伯夫人带着这位姑娘进一趟宫吧。”

    孟霍然站在原处,脑袋一片空白,直到庄晋元在前头喊了一嗓子。

    “去吧,孟公子……时候可不早了。”老太监摆摆手明显不愿多说。

    孟霍然无奈只得转过身朝着宫门的方向去,而此时陌篱也快加了脚步。

    “孟公子的这位朋友到是不错。”

    幽幽的,孟霍然突然听见身后的老太监说道,他立刻快步朝着庄晋元跑去,一路几乎要飞奔起来。

    等到快要出了御花园,孟霍然再回头一看,那老太监已经不见了踪影。

    “你们刚刚磨蹭什么呢?半天也没跟上来。”庄晋元走到宫门口疑惑的问道。

    孟霍然下意识看了眼陌篱,低下头道:“啊,没事,就是和公公说了几句话。”

    庄晋元点点头也没在意,反而一把扯住就要上马车的付宁准,恶狠狠的道:“你是怎么回事!”

    付宁准被拉得一个踉跄,可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梗着脖子看向别处。

    谭悦晓过来扶住付宁准,也不赞同的说道:“那淮南离着江淮虽说只有一江之隔,可你还真以为淮南如江淮一般富庶?宁淮……别意气用事,咱们还年轻经验不足,再说那地方鱼龙混杂连长辈们都不敢参合,你过去做什么?”

    “谁不是从年轻过来的,如果没有历练,怎么有经验……”

    “付宁淮!”庄晋元大怒,他几步上前就将付宁淮的衣襟捉住,压低声音气势汹汹的在付宁淮的耳边的说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心思,不就是给个娘们退了亲么,至于要死要活,躲到那种穷凶极恶的地方去?”

    付宁淮惊得脸色发白,他缓缓转过头,两张稚嫩却又英俊的面容对视着。

    庄晋元从付宁淮的瞳孔中看出了痛苦与颓然,突然觉得好没意思,他眯着眼顺了口气道:“是个男人就要多想着家族,想着父母,不过是个不识趣的女人你又何苦恋恋不舍,别辜负了伯父对你的期望。”

    付宁淮伸手挥掉了庄晋元的手,几步上了马车,可是半天马车都没动,直到付宁淮对着窗口道:“知道了,谢谢你们。”

    看着付宁淮的马车离去,庄晋元又让谭悦晓先一步离去,直到剩下孟霍然陌篱还有他自己,这才低声道:“先去福井堂坐坐……”

    孟霍然本来就因为公公的事情心神不宁,陌篱是因为听见关于相思的事情忍不住关心,三人各自坐上自家的马车却朝着同一个地方进发。

    “说吧,怎么出来的时候失魂落魄的?是不是江公公与你说了什么?”庄晋元坐进厢房,端起茶水喝了起来,他今儿干果吃的太多早就口干舌燥。

    孟霍然踌躇一下,突然不知道该如何与兄弟说起。

    庄晋元见状就知道事情不小,孟霍然平日里是个极有主见,临危不乱的人,他们一群小伙伴里,同样姓孟的孟博良即便年长有时候都比不上霍然头脑清醒。若是孟霍然也会有六神无主的时候,那估计就是要牵扯到他的家人了。

    “难道伯父?”

    “不,不是家父……”孟霍然从桌子上取来一杯水,大口灌了下去,这才觉着好些,他再没有犹豫,开口道:“公公问起的是我家三娘……”

    “什么?那老货居然看上了三娘?”庄晋元差点摔了杯子,他跳起来大骂道:“都半截子入土的人了,还有这个鬼心思,也不看看他还有……”

    “我瞧着不是。”陌篱皱着眉头,打断道,也省得从这个思想肮脏的少年嘴里听到他不愿意听到的话。

    “那是什么?陌篱你不知道,我从小在这宫里待的时间长,那些恶心的令人呕吐的东西太多了。”庄晋元一撩衣摆坐在陌篱身边,叹了口气感慨道:“这些有权有势的太监,别看各个自称奴才,可人家到底只是圣上的奴才,往日里压着咱们世家一头的也不在少数,他们离着天家太近,得到的信任太多。我们这些出身高贵的人家有时候还不如一只阉狗说出的话有用。他们……往往可以左右圣上一时的念头。”

    这都是事实,少年们谁都不能辩驳。

    “这阉人,没了根,有了权……自然想让自己与普通人一样,娶妻有子,养老送终……于是多少好人家的姑娘就为了这些权利之间的交易毁了一生,还有将命搭进去的。就连咱们这样的世家姑娘,旁支也有被族内送人的。”庄晋元抬起眼皮看向孟霍然道:“咱们是兄弟,我有话直说,若是你家人有意将相思送给江公公,到不如定给我做妾。”

    “不行!”

    “做梦!”

    “哟嗬,你们今儿个挺齐的嘛。”庄晋元抹平心里那一丝不快,撅撅嘴道:“我这不就是个没有办法的办法嘛,嫁给我,难道你们还不放心啊。”

    “我想着江公公应该没有那个心思。”孟霍然生怕说慢了,庄晋元为了一时义气到将自己妹妹的一生给毁了,“江公公只是说宫里有位旧人想要见三娘,还让我母亲多带三娘进宫,可是三娘才多大,怎么会有旧人。”

    “不定说的是相思的,也有可能说的江公公自己的,只是现在我们都不清楚,那个想要见相思的人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既然在后宫里,那江公公的旧识除了那些年纪大的太监就是宫女,那个人有什么目的是要见一见相思?”

    陌篱大脑飞快的运转,这些日子里他通过山庄也慢慢开始接触一些皇宫里的陈年往事,江公公作为先帝爷身边的老太监,年岁实在不小了,他的旧识也应该是差不多的年纪,只是如他这般年纪的太监宫女,不是在太后宫里,就是在一些太妃、尚宫局里办差,往往要么身居高位,要么处境凄惨。

    “只是想见一见相思么?”庄晋元摸着刚长出胡渣的下巴,“还是说是与你孟家长辈有什么牵扯。”

    “这……这我实在不知。”孟霍然左思右想不得其法,干脆站起来道:“你我都不知内情,到不如我回去禀报父母,说不定能知道些蛛丝马迹。”

    “别啊!好容易来一回,咱们吃了再走啊!”庄晋元直起身一把拉住孟霍然的衣摆道:“事情不急一时,慢慢来,慢慢来,我都说了,左不过我就是条后路!”

    “边儿去!你是怕回去见着你大哥的朱砂痣就拖着我们在这里陪你吃喝?”孟霍然一甩袖子,挡开庄晋元的手道:“我可没那心思,对我来说,三娘的事情比什么都要着急。”

    说完,什么都不顾的跑了。

    “我说,我请客呢……”庄晋元一回头,见着陌篱也要往外走,这下大急,过去拉住他道:“他是为了他妹子,你又是为谁?”

    陌篱轻巧的躲过他,冷冷看他一眼,却只说了一句话:“相思不是你叫的!”

    说完,陌篱也走了。

    庄晋元孤零零坐在大大的厢房内,看着空荡荡的桌子,咬着牙道:“凭什么,小相思是我表妹,我就是要叫相思,相思,相思!”

    而后一拉铃绳,多余的冲着外头大喊道:“老板,点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心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蕊并收藏名门娇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