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娇宠 > 第一百四十七章

第一百四十七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揉一揉眼睛,陌篱惊觉自己居然真的睡过去了,他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竟然已经变得干燥,再一摸身侧的位置,被窝已然变得冰凉。

    慢慢侧过身,就见那个刚刚还在梦里的姑娘此时正坐在窗边缝补一件男人的衣衫,目光专注而柔和,就好似她天天这般早已习以为常。

    “相思!”陌篱心一紧,生怕眼前美好的一切变成一副画。

    相思放下针线转过头,皱皱眉道:“可算是醒了?”

    陌篱伸出手臂,在空中挥了一挥,带着一丝撒娇道:“我头疼!”

    相思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放下针线来到床边,就坐在那里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道:“谁让你那么晚了还洗头,湿着头发睡觉不头疼才怪。”

    陌篱闭眼一笑,有力的双臂将相思的腰间圈起,顶着一头乱发一下拱进相思的怀中,左蹭右蹭就差喵喵两声。

    被蹭的很痒,相思笑着推了推他的脑袋,喘了口气道:“别闹!头不疼了?”

    陌篱扬起头,看着相思的笑颜只觉着一晚上的奔波也是值得了,他付出的一切曾经遭受的一切,也都值得了。

    相思拨开陌篱脸上散乱的发丝,这张原先青涩的脸庞与记忆中的似乎已然重叠,她说不出内心的那一份隐藏的钦慕到底是给谁,她只知道无论重生与否,这世上能对她毫无保留的就只有这个男人。

    “我这次立了功,虽不能公开领赏,皇上总是要念及我几分功劳,我去求了明旨吧。”陌篱捧住相思的面颊,亵衣的袖子褪了下去,露出结实的双臂。

    相思歪过头,伸手按住陌篱的手道:“你家里的事情还没结束,求旨好么?”

    陌篱起身搂住相思的脖子,稍稍用力将她压在身下,长长的发垂直落在相思的耳侧,他的一双眼眸坚定的看着相思的眼眸。

    “我今日就回家,将东西都搬到郡主府来!”

    说完居然立刻起身就要往外走。

    相思吓了一跳,起来伸手就拉住陌篱的衣摆道:“你这么大张旗鼓的,我以后还要不要做人!”

    陌篱转身,胸膛上的肌肤在阳光下如同染上了金黄色,他拉住相思的手笑着道:“到时候就与人说,我被郡主抢进了府!”

    相思脸一红,甩开手背对他道:“那也要换了衣服再出去。”

    陌篱整理了一下亵衣,重新将相思修补好的外衫穿了起来,下意识伸手去摸袖袋里的东西,随口一问道:“相思有没有特别难忘的日子?”

    相思理着鬓边,疑惑的看他,不过还是认真的考虑再三,若说难忘,前世嫁入陌家成为陌篱的嫂子那是难忘,她第一次红杏出墙那也是难忘,只是这一生这一切都没发生,所以最难忘的,应该是五岁那年的八月十五中秋节……那一日父亲带着她还有母亲与姐姐一同在院子里赏月,没有姨娘、没有兄长。

    虽然那一次只是因为外祖母的一封来信,让父亲起了利用之心,可对于那个时候小小的她来说,当真是难得的亲情,两世了都不能忘怀。

    “八月十五么……”陌篱叹了口气,从后面将相思抱住,轻轻道:“咱们以后无论是八月十五,九月十五,每一天我都陪你过!”

    陌篱避开所有耳目偷偷从郡主府跑了出去,又假装从常住的客栈出来,骑上快马直奔陌府,今儿他就要把之前遗留的事情通通解决,再把值得他带走的东西通通带走。曾经不走,是舍不得那块父亲用命挣来的牌匾,还有母亲曾经遗留的气息与亲手整理出的风景,而今要走,那是他已经放开心中曾经舍不得放开的留恋,想要去拥抱只属于他的那一份温暖。

    以往,父母所在便是家,现在,相思所在便是家。

    “徒儿多日不见,想是已经忘记了为师。”

    陌篱本在疾驰,马前突然冒出一人,急忙拉住缰绳,马儿前蹄扬起发出嘶鸣。

    “和尚!!”

    不念大师带着斗笠,平静的站在马蹄前,口念佛号。

    “和尚就不担心这马蹄么?”陌篱恼怒的问道。

    不念大师面色红润,抬眼去见那马背之人,摇头道:“痴儿、痴儿……你就不怕重蹈覆辙?”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还有事儿先走,以后再登门拜访吧。”陌篱本能就对不念和尚很是反感,他之前被迫成为不念和尚的徒弟,这才会被丞相盯上,以至于很有可能妨碍他的仕途还有婚事。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不念大师依旧挡在马匹之前道:“为师既然成了你的师傅,哪怕你不愿多听为师多讲,为师也要为了你的前程多多着想。”

    “你到底想说什么?”陌篱明白,今儿和尚不说完是不会让他走的。

    “舒家二姑娘秀外慧中,你年纪也不小了,你伯母提起此女,和尚特意替你算过八字,当真是门好因缘。”

    “哈?我到不知,和尚还有牵线拉媒的嗜好?”陌篱一听,冷笑道。

    “痴儿……”和尚眼神一变,居然笑意全无,反而尖锐道:“你当郡主是今生挚爱,可人与人之间若是没有缘分,那便是有缘无分怕成孽缘,师傅完全是为你着想,你可不能执迷不悟,等到了时候,对你对她……都是无法承受的后果。”

    “我当和尚要说什么……”陌篱毫无惧意道:“且不说我不相信姻缘之说,就算有什么天理报应,如今我也是孑然一身,为她生为她死又有何妨?若是此生与她错过,那才是生不如死。”

    “那你就不怕她恨你?”和尚双手合十,低声问道。

    陌篱大笑道:“我都能为她舍了一切,她为何不能为我赌上所有?”

    说完调转马头绕过小路往大道上跑去。

    不念和尚立在原地许久,伸手压了压斗笠,踩着青砖慢慢走远。

    “陌篱啊陌篱,希望你不要有后悔一日。”

    陌篱甩开那些心底的阴霾,骑着马直冲陌府,门房的下人想要出来拦截,却被他一脚踹开,院子里路边的花木也都被他的马蹄践踏败坏。

    大房的人听到动静吓得赶紧从屋子里跑了出来,陌篱这才注意到,原本就不大的院落中,居然摆着不少的喜盒。

    “哎哟哟,这是造了什么孽了,二郎你……你这在府里怎么还骑马呢?”大太太跑了出来,穿着簇新的衣裙拍着大腿嚷嚷道。

    陌篱拿马鞭一指院子里的喜盒,横眉道:“这些是什么鬼东西?”

    “这……这不是你伯父给你准备向舒家提亲的喜盒么?”大太太眼神闪烁,心里却发急,原想着趁着陌篱不在家赶紧的将东西收拾好抬去舒家,到没想到陌篱居然突然回来了,丞相那头派人给了好些聘礼,就是专门给他们用来下聘的,她私下贪去了小半,若是这婚成不了,那她贪去的小半恐怕也要给丞相吐出去,那就等于要了她的命。

    陌篱二话不说,骑着马就往那些个喜盒上踩,马儿铁蹄胡乱踩踏,几乎眼瞅着好好的喜盒就被踩踏个稀巴烂,大太太见着心都要滴血,哭着就骂道:“你……你怎个如此不讲道理,这是长辈给你准备的,你怎能如此不识好人心,到是作践我们的好意。”

    “我成不成婚,和谁成婚,与你们夫妻没有一分干系,若是再如此自作主张,你信不信,明儿个我就敢将你们赶出陌家!”陌篱用马鞭一卷喜盒,直直扔向大太太。

    大太太吓得腿一软摔在地上,而后哭都哭不出来了。

    “住手!你怎能如此不孝?我们虽然不是你的父母,可也是你的伯父伯母!你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非要动手?你就不怕此事传出,你那功名就别想要了?”院门口来了几人,陌伯父站在前头两腿发颤的喊道,他身后跟着独子还有近来跑的很勤的舒宛萱。

    “长辈?”陌篱冷漠的看向几人,收了马鞭坐在马上,“若真是长辈就不该赖在我家多年,用着我父亲的遗产,母亲的嫁妆,你们当我真是傻子么?一个私下里转卖家中旧人,一个试图想要将我带坏养成废人,这是长辈么?别以为我不知道我母亲是怎么死的。”

    “你……你胡说!”陌大伯没有底气的喊道,下意识还瞅了瞅地上的妻子。

    “你怎么能如此诬赖长辈,你……你这是要逼着我们去死么?”大太太擦着眼泪挡住了丈夫的视线。

    “别做戏了,我也没工夫看,你们既然这么喜欢这间宅子那便送给你们,你们要是喜欢舒家姑娘……”陌篱讥笑道:“就让你们大儿子娶了人家。”

    “陌公子!你这般也太不君子了,我一未出阁的女子,名誉难道就成了你嘴里的儿戏?”舒宛萱咬着唇,倔强的含着泪道。

    陌篱似乎不为所动,调转马头背对众人道:“我最讨厌别人妄想掌控我的人生,甭管你们有多少小聪明,恶毒的手段,在我眼里都是跳梁小丑。如今,我没时间陪你们玩儿了。”

    “公子如此,是因为福清郡主么?”舒宛萱小跑了两步,大声质问道。

    “你不配知道!”

    陌篱当日就将自己所住的宅院搬空,又将曾经被伯父伯母私下转走的一些父母重要的东西强抢了回来,还将院子里母亲亲手栽种的植物通通让人移走,最后居然还将骁勇大将军的匾牌取了下来,大张旗鼓的带去了一直租住的客栈小院。

    当夜,曾经在大将军府里的那些植物就在郡主府的后院里扎根安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心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蕊并收藏名门娇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