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娇宠 > 第一百九十章

第一百九十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推开门,陌篱脚步一顿,屋里的情景深入记忆,这是他与相思在燕州的家,还是他亲自挑选亲自监工,当初还设计了不少小的机关,就是为了日后可以暂时阻挡身为庄主的自己,现在想来,到觉尴尬。失忆后恢复记忆总觉着无法面对自己,想想上辈子的自己到这个年纪,似乎也是这般浑身都刺,见谁都防备的状态。

    他上一辈子信任的人极少,到这辈子虽然有几个还算亲近的朋友,可说到底能到毫无防备的程度那是极少极少,可为何上辈子的他就那么一下子认定了相思呢?活了两辈子,他到现在也没想明白。

    “做什么站在那儿发傻?赶紧进来!”

    陌篱听到这声音仿若隔世,可又很理智的清楚,今儿早上两人才见过面,这种奇怪的感受让他愣在原地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不是又喝酒了吧,他们真是的……谈事儿就谈事儿喝什么酒。”

    人影越来越近,陌篱的脑海里迅速的出现了两个身影,一个是上辈子那个二十多岁的丰润女子,一个则是早上那个含苞待放的娇艳少女。揉了揉眼,陌篱张开了双臂,带着酒气的撒娇道:“抱!”

    相思哭笑不得,走过去给他一个拥抱道:“喝了什么酒就跟个孩子似的。”

    陌篱眼眶一热,上辈子这句话他也听到过,是在他从外头应酬回来,她熬了醒酒汤哪怕好晚她也等着她。

    “梨花白,他们骗我……最后换酒了。”陌篱嘟嘟嘴,其实兰九卿那枚醒酒药极好,但是他就是想要放纵自己,之前的一切都宛如一场梦,他想要真真实实的感受这一切。

    相思哪里会不记得梨花白,这家伙当年可是不知耻的钻了她好几次闺房,如果她不是当时觉着他可怜,又觉着上辈子欠了他,指不定就将人赶出去了。

    “真是的,你之前没和他们说,你不能喝梨花白么?这都是什么毛病。”相思搀扶着陌篱走进去坐在椅子上,转身去取了温好的醒酒汤。

    陌篱也不管之前吃没吃药,接过醒酒汤就老实饮了下去,果然依旧是上辈子的那个味道,看来相思从小就很会煮醒酒汤。

    “不舒服就赶紧回去睡吧。”相思摸着陌篱的脸颊,心疼的说道。

    陌篱哼唧了两声,又让相思给他擦了脸,自己脱了鞋袜还让人送了洗脚水,大致觉着干净了,才换了亵衣钻进被窝。

    “平日鞋脱了就睡,今天到是穷讲究。”相思好笑,便也脱了外衫躺了进去。

    陌篱侧过头,虽然看着相思的容貌已经与上辈子有所不同,但陌篱绝不会将人认错,不光是他失忆之后的这段经历,就算他重生在此刻,他也很清楚的明白,相思还是上辈子的那个相思,哪怕她这辈子因为他插手的缘故,脾气容貌还有生活都与上辈子不同。

    “相思……”陌篱将相思抱在怀里,蹭了又蹭。

    相思以为他是喝了梨花白的缘故,也不愿苛责,只好摸着他的头哄道:“是不是头疼了?”

    “庄子走了。”陌篱本不知该说什么,可脑子一转,便说道,四季山庄的庄主本就是他,这一切一切的安排都是他亲手布置的,这万一哪天有人跑出来冒充,或是庄主一辈子都不出现,总是要引人怀疑,到不如干脆自己直接顶替上去,名副其实。

    相思知道陌篱有个师傅是四季山庄的庄主,教导他很多年,可是一直都是借着别人的手,从来来无影去无踪,她跟在陌篱身边那么多年都没见过,上辈子更是没听过这么个人。陌篱提起这个人的次数很少,儿时还是好奇,等着越发大了,便几乎不再提了。可此时听见陌篱这般说,她好似听出一丝脆弱,心也软的一塌糊涂。她以为陌篱对那位神秘的庄主还是有孺慕之情的。

    这不得不说,这是个误会。

    “知道去哪里了么?”相思叹了口气说道。

    陌篱一愣,他怎么知道自己去哪儿了,但马上反应过来道:“说是追求武艺的最高境界去了。”

    鬼知道什么是武功的最高境界,不过这个借口明早起来总是要和兰九卿他们说好的。

    相思到是能够理解,以前看话本也看过,那些个什么江湖大侠创立门派,到最后都想追求什么大道,这位庄主应该也是个武痴,这大概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庄主一直不露面的原因,怕是闭关什么的吧。

    陌篱与相思相处了两辈子,哪里看不出她在想什么?他小心憋着笑,将笑脸埋在她怀里。

    “没事儿,你还有我。”

    黑暗中,陌篱又有想要落泪的冲动。明明只是安慰的话,为什么这个女人无论说多少次,总是能戳到他心窝里呢?总是每次害他都想掏出心肺,告诉这个女人自己有多感动,多感恩,多想永远永远对她好。

    “那你不许走。”陌篱声音黯哑的说道。

    “我能去哪里?”相思摸着他的头笑道。

    陌篱紧紧拥住她,上辈子的她是没有去哪里,而是永远消失在他的面前,否则就算她跑的再远,他也能将她带回来。死亡是这个世界最可怕的距离。

    “你及笄了。”陌篱又道。

    相思脸颊一红,嗯了一声。

    陌篱好半天说不出话,这句在上辈子就应该说的话,这辈子应该很容易说出口的话,他却一下子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失去记忆的他并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有多想说这句话,又是绝对不能说这句话,所以此时的他居然羡慕起失忆的他,可以每日死皮赖脸的求着相思嫁给他。

    让相思嫁给他,应该是他上辈子最奢侈的愿望了,所以他珍而重之,话到嘴边反而说不出来了。上辈子他是怕伤了相思的心,这辈子则是害怕看见相思一点点的不愿意。

    相思的一切一切对于他来说,实在太珍贵了。上辈子是,这个偷来的下辈子就更是了。

    相思没听到陌篱的耍赖撒娇,有些奇怪,她伸手摸了摸陌篱的额头道:“还难受么?”

    陌篱闭上眼,在黑暗中嘴角提的高高的,他忽然意识到这辈子的相思在他的努力之下,已然完全属于他。再没有人仗着是他的族人来干涉他的婚事,相思也没被她那个恶心的父亲嫁给他的堂兄,他的家人很快就要从京都消失,而相思最亲近的家人,早就将他看做相思的夫婿。

    至于庄晋元与孟端方这两个傻小子,完全不足为惧。

    心头的大山仿佛这一刻才从刚刚恢复记忆,人还在混乱之中的陌篱的心里彻底清除,清新的空气涌入进来,整个人轻松的好像要漂浮起来。可不是么?他用尽了力气,耗费了两辈子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让相思嫁给他,不用偷偷摸摸,不用看她难过,更可以让所有相思喜欢的人祝福他们。

    她不是他的嫂子,他更不是她的小叔子,他们会是夫妻。

    “嫁……嫁给我好不好?”这句话一出,心口最后一口浊气彻底吐了出来。

    相思早就习惯陌篱这般问他,之前她觉着两人年纪小,她还未及笄,现在及笄已过,她到没觉着有什么不合适了,便大大方方的亲了陌篱一口道:“我只等着做新嫁娘。”

    陌篱的嘴角拉的更大,一股子狂喜席卷了全身,似乎身上所有的疲倦都消失了。一种等待到几乎绝望,而后又得偿所愿的幸福感差点让他痛哭失声。

    好在他还保留最后一点儿理智,他不想让相思看出他此时的异常。重生这种事情太过惊悚,他不想让相思觉着他是个怪物。就让她觉着他还是往日那样,两人如此走下去,他会比之前加倍的爱惜她。

    然而相思还是觉着陌篱今夜有些不大对劲,她伸手去摸陌篱的脸,却摸到了一脸的泪水。

    她略微慌张,后又觉着好笑,但最终只是温柔的抱住他道:“我也等了好久呢!”

    陌篱吻着她的发,哽咽的点头。

    她轻笑,她知道陌篱听不懂她的意思,上辈子的她将人心戒备的太深,以至于这个男人对她好了一辈子,她到死才隐约察觉他的真心。她欠他良多,活到两世才清楚自己对他的心。她不想成为他的嫂子,她想要光明正大的成为他的妻子,然后霸占他一辈子,甚至下辈子。

    两个同样重生的男女,幼稚到几乎哭着睡着,他们都不知道彼此心里的秘密,却奇妙的越发贴近对方的心,那是因为他们至始至终心中只有彼此。

    第二天一大早起床,相思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陌篱,她一直觉着自己重活一辈子,在陌篱面前有时候更像个姐姐,但这一次哭得最惨的也是她。

    陌篱眨眨眼,阳光与整夜的好眠让他彻底清醒,这不是梦,他真的恢复了记忆,他完成了与老巫的交易。

    “娘子!”陌篱上前抱住相思,用力亲了一口道。

    相思忽然有些恍惚,这样的动作这样的语气,与上辈子几乎没有变化,就好像陌篱一夜之间成长为了上辈子的那个人。

    不过,恍惚只是一瞬,毕竟这就是同一个人,相思也没太深究,她推了一把陌篱道:“别乱喊,等成亲了再说。”

    陌篱大笑,抱着心肝宝贝,谁和他说这辈子相思温柔可人了?分明还是上辈子那只母老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心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蕊并收藏名门娇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