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北宋小厨师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年会〔中〕

第四百三十五章 年会〔中〕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炮竹声向后,张春儿作为主人说了几句开场白,然后请杨楼张员外致辞。

    以往都是这活都是樊正干的,即便是前两年樊正病倒后,也是由樊少白代替他致辞,但是今年不yiyàng了,樊正去世了,自然得请一位辈分最高的上来致辞。

    张员外这人性格保守,而且属于那种墙头草风吹两边倒,不然杨楼在他手中这么多年,几乎还是原封不动,没有一点进步,跟李奇比起来,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不过他的这番致辞倒还是可圈可点,从年初的朝廷强制收税,导致整个行业低靡了整整几个月,差点遭受灭顶之灾,到最近的慢慢复苏,说的是有条有理,而且还重点的表扬了张春儿和李奇这两个后辈,几乎是面面俱到,谁也没有得罪。

    然后他又作为北城的代表,交代了一下北城的状况。

    待他致辞完后,钱员外又作为西城的代表上去致辞,这货口才倒也了得,一上去就一个劲的诉苦,说的好像他明天就要出去讨饭似的,而且三番四次都将矛头指向醉仙居和樊楼,虽然没有点名,但是大家心里都有数。

    不过说实话,他也的确受了很多委屈,当初李奇和樊正谋划的就是在西城发展,因为西城的酒楼虽多,但是没有超大型酒楼,比较容易进去,李奇在西城又是酒吧,又是连锁店,还有美食街,狮子楼自然是属于重灾区,所以他这番诉苦倒也有七分真。

    李奇是一点也不在意,全当笑话听,抢了别人的生意,总得让人发两句牢骚吧……

    接下来是东城,张春儿又开始演戏了,死活要樊少白上去。没有办法,樊少白只能上去简单的说了一遍,他这人心高气傲,樊楼虽然遭受了重创,但是他并没有像钱员外yiyàng诉苦,而是强调他一定会保住樊楼在东京的地位。

    最后到了南城,李奇自然不想浪费这口水,秦夫人就更不用说了,醉仙居的三巨头十分有默契将头缩到后面去了,他们都不肯上去。那只有蔡敏德去了。

    蔡敏德这人狡猾的很,他对什么杀猪巷事件是只字不提,一个劲的在打官腔,说了半天,基本上等于没说,没说就等于没错吗。

    待众人一一致辞完毕,张春儿再次起身道:“记得小店开张那日,小女子曾提到过重组正盟会的事宜,当时诸位都说要详细的考虑一下。于是便定在今日来决定,不知各位考虑的怎么样?”

    “我赞成。”

    钱员外首先举手赞成。

    “我也赞成。”

    .

    转眼间二十多人中,已经有一大半举手赞成了,毕竟如今张春儿的地位比起刚开始来。有一个质的提升,也有很多人愿意追随她。

    那些还在观望中的人,自然是在等着醉仙居、樊楼、翡翠轩表态了,他们两边都不想得罪。所以不敢贸然表态。

    张春儿也知道擒贼先擒王,微微一笑,朝着秦夫人道:“不知夫人的意思?”

    秦夫人淡淡道:“若是大家都赞成。那我们醉仙居也没有意见。”

    “夫人真是深明大义。”张春儿颔首致谢,又朝着李奇道:“那李师傅的意思呢?”

    李奇没好气道:“张娘子你这是在挑拨离间呀,夫人都答应了,我自然没有问题,你这话说的忒不厚道。”

    秦夫人微微瞥了他一眼,好似在说,我求你了,你丫就少说两句吧。

    谁都知道醉仙居是做主,我若不问你,你待会又站出来反对,那我不是白忙活了吗。张春儿心里稍稍不悦,但嘴上还是恭谦的笑道:“对不起,是小女子说错话了。”

    张春儿也不想再和李奇这个疯子多言,转头望向蔡敏德和樊少白。

    如今既然醉仙居都答应了,他们不想答应,也得答应,况且他们对这事一直也不怎么抗拒,纷纷点头表态。

    其余那些员外见他们三家都答应了,也都举手表态。

    张春儿见全票通过,心里长长松了一口气,道:“那好,既然大家都同意重建这正盟会,那我们就来谈谈细节问题。当初的正盟会之所以解散,无非就是由于太过仓促,内部没有协调好,小女子以为我们应该吸取上次的教训,使正盟会能够长久的维持下去。”

    果然还有后手。蔡敏德笑道:“不知张娘子有何良策?”

    “良策倒也不敢当,只是有个小小的提议。”张春儿微微颔首,又道:“有道是无规矩不成方圆,所以小女子以为咱们应该制定一套详细的规定,大家以后照章办事,也便于管理,不知大家有何意见?”

    这女人还真是有些手段。李奇率先点头道:“这是必须的,我赞同。”

    樊少白面色一紧,暗道,这个李师傅怎地犯糊涂了,这婆娘明显就是冲这你来的。不禁朝着李奇那边投去两道询问的目光。

    吴福荣稍稍点了下头,让他稍安勿躁,心里暗笑,樊公子,你怎地还不了解李奇的为人,他答应是一回事,做不做又是另一回事了。

    这次李奇都率先答应了,那自然没人有意见了。

    张春儿心里有些诧异,但是也没有多想,接着又道:“小女子不才,这几日准备了一份关于正盟会的大纲,当然,这只是初稿,小女子也是抛砖引玉,希望大家能多多提意见。”

    她说完,几个女婢就走上来,每人发了一份资料。

    众人接过大纲来,纷纷看了起来。

    靠!这都准备好了,你丫还真够敬业的。李奇接过来一看,暗笑,尼玛都写的这么细致了,还是初稿,蒙谁呢。

    众人开始三三两两交头接耳,谈论起这大纲来,他们关心不是这大纲能否有利于正盟会的发展,而是对自己是否有利。

    张春儿微微笑道:“所谓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大家若是有意见不妨提出来,大家集思广益,这样也能有利正盟会的发展。”

    她话音刚落,李奇就道:“张娘子说的不错,正好我发现了一个小小的漏洞。”

    张春儿早就料到李奇肯定会提出抗议,笑道:“李师傅快快请说。”

    李奇轻咳一声,道:“大家请看这第十五条,投票表决。”

    张员外皱眉道:“这很公平呀。”

    公平你妹,你个老儿不懂就别吭声。李奇道:“我觉得这规定太过笼统了。应当细分,倘若啥鸟事都得投票表决,那就乱套了。举个例子,假如哪个鸟人诚心要耍我们醉仙居,提出要我们醉仙居关门,更巧合的是,有一群鸟人还都赞成,难道我们醉仙居就因此关门?这是不可能的事呀,大家说对不对?”

    张春儿还未开口。钱员外就抬着头哼道:“有道是平时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你们醉仙居若不是做了什么亏心,谁会提出让你们醉仙居关门。”

    嘿。你丫还有完没完。李奇冷笑道:“钱员外似乎话里有话呀。男人嘛,有话就直说,别tm跟个娘们似的,到这里放暗屁。”

    这一嘴的粗话让秦夫人是直摇头。但是她也没有多说,在外人面前,不管李奇做了什么事。她也会站出来支持,但是私下肯定又会抓着李奇好好教育一番。

    钱员外万万没有想到李奇会突然发飙,微微一愣,随即一拍桌子,怒哼道:“你说谁跟个娘们似的,你们醉仙居屡屡破坏规矩,弄得整个京城的酒楼界乌烟瘴气的,这可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你娘的放屁都放的这么理直气壮,老子真是服了你。”李奇冷哼一声,道:“当初是你们自己要模仿我们醉仙居弄什么壁炉,结果搞得自己的酒楼乌烟瘴气的,如今反过来怪我,你脸皮忒也厚了吧。”

    他这话一出,很多人同时低下头来,丢人啊。

    钱员外气的脸都成酱紫色了,怒道:“谁谁说这件事了。”

    李奇茫然道:“那你说的是什么事,乌烟瘴气难道不是那意思么?”

    “老子说的是你们醉仙居的连锁店。”

    众人一听,脸上表情各异,但心里默默的朝向了钱员外那边,这连锁店实在是太恐怖了,真是指哪打哪,要是全京城的脚店都成为了醉仙居的连锁店,那他们也就差不多到了关门的时候了。

    “连锁店?”李奇皱眉道:“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呀。”

    “你们当然觉得不妥。”

    钱员外冷哼一声,道:“众所周知,这脚店就是咱们正店的命脉,咱们这些正店的酒、熟肉等等,有五成以上都是靠着脚店出售,为此朝廷还专门明文规定,规划脚店的归属,这么多年来,从没人破坏这规矩,可是你们醉仙居却仗势欺人,利用这连锁店抢夺我们的脚店,你这分明就是想断了我们的活路啊。”

    众人频频点头,表示赞同钱员外的话。

    李奇哼道:“关于这方面我们醉仙居才是最大受害者。众所周知,我们醉仙居在汴河大街是连tm的一家脚店都没有,全让翡翠轩给抢去了,我们醉仙居何曾发过半句牢骚,而你们当时可有为我们醉仙居说过半句话,整个汴京城没有脚店的正店恐怕就咱们醉仙居一家了,我们不想出路,难道等死呀,你们委屈,老子tmd还委屈。”

    他这话不假,虽然如今醉仙居如日中天,可是苦于周围的脚店全是翡翠轩一手培养出来的,想挖也挖不过来。

    这小子怎么又扯到我头上来了。蔡敏德原本还想看好戏,没曾想到这刚一开始,李奇就把他拖下水了,只能开口解释道:“李公子此言差矣,咱们两家挨的比较近,所以当时朝廷当时也没有细分,蔡某这么做并没有破坏规矩,当然,倘若你们能够让那些脚店跟你们,蔡某也绝无半句怨言。”

    李奇笑道:“那我的连锁店也没有破坏规矩呀,朝廷规划脚店时,针对的是酒的出售,也就是说,只要我们醉仙居的酒没有卖过界,那就不算是破坏规矩,当然,倘若你们能让那些脚店的不加盟我们醉仙居,我李某也绝无半句怨言。”

    众人听了,暗骂这两人一个比一个无耻,一个强占别人的脚店,甚至还暗地里收买那些脚店的掌柜,偏偏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另一个就更加无耻,醉仙居的天下无双被封为御酒,上门求购的人数不胜数,而且就那价钱,放在脚店卖也不合适呀,还有那酒吧每日销售的酒量,都快追上樊楼了,更可恶的是,那汉包根本就不能下酒,严重影响了酒的销量。

    钱员外也气昏了头,反驳道:“那好,那你们醉仙居和樊楼联合收购小店边上的脚店又作何解释?”

    蔡敏德一听,暗骂,你这头蠢猪,提甚么不好,偏偏提这件事,你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

    李奇冷笑道:“正好我也想和你清算这笔账,当初可是你们数十家酒楼先联合一起对付我们醉仙居,我们醉仙居都快被你们逼的关门了,这才迫于无奈的收购你的脚店,后来我们醉仙居还不计前嫌,收下的你们卖不出去的肉,救了你们一命,你tm不心怀感激到也罢了,反而倒打一耙,你良心给狗吃了,得亏我们秦夫人不喜与人为恶,所以我们醉仙居一直都规规矩矩,从未与人为难过。不过,这不代表我们就会一直任人欺负,我今日还就把话撂在这里,倘若你要是惹火我了,老子半年之内就要干倒你狮子楼。”

    此话一出,立刻响起一片哗然。

    钱员外倒还真是有点害怕,嘴皮子哆嗦了几下,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又吞了下去。

    “李师傅,你这口气未免也太大了吧。”张员外作为长辈,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李奇哼道:“张员外,你若不信的话,那咱们打个赌如何,就你那杨楼,老子半年之内照样能够给你干挺了,老子还事先告诉你我会怎么做,你也束手无策,怎么样,敢不敢赌?”

    这人真是疯了。张员外满脸大汗,喉结滚动了一下,双手都在颤抖了,他也想一拍桌子站起来,跟李奇赌上这全部家财,但是他没有这个胆量。尴尬,实在是太尴尬,他原本还以为李奇会给他一些面子,没曾想到李奇压根就不是一个尊老爱幼的人。

    吴福荣听得也是冷汗唰唰直流,你这也太霸道了吧,动不动就要让别人关门。

    秦夫人也觉得李奇今日太过强势了,淡淡道:“李奇,张员外好歹也是你的长辈,你这么说有些过分了。”

    李奇手一摊,笑道:“夫人,我只是告诉他们一个现实而已,免得他们太不把咱放在眼里了,咱们没有做,不代表咱们做不到。我在这里再告诉大家一个消息,相信大家都知道我们醉仙居明年将会推出一品泡面和一品罐头,这两样我就不多介绍了,别我们没有照顾你们,除了这两样以外,还有那一品丸和奶茶,我们将会实行批销制,也就是说你们不用加盟我们醉仙居的连锁店,也可以来我们醉仙居购买,价钱自然会比零售优惠许多,欢迎大家到时来醉仙居商谈。”

    这人思维也跳的太快了吧,前一刻还剑拔弩张,转眼间就打起了广告,人不能无耻到这种境界呀。蔡敏德真是无语了。(未完待续。)

    ps:求月票,求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北宋小厨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希北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希北庆并收藏北宋小厨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