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北宋小厨师 > 第一千三百三九章 有点“怪”

第一千三百三九章 有点“怪”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屋内,一直包裹着心房的那一层围墙崩坍后,赵菁燕内心的情感就如同洪水一般倾泻出来,贯穿全身,这也让她乖乖的躺在李奇怀里,虽然脸色兀自苍白,但那剪水的双瞳中却蕴含着丝丝春意,嘴角挂着一丝迷人的微笑。

    这很难让人与之前那个赵菁燕联想在一起。

    “李奇。”

    赵菁燕突然轻轻叫唤了一声。

    “嗯。”

    “如今外面肯定是乱成一片,你在这里陪我,这---这合适吗?”

    “我又不是武林高手,能够以一敌百,我也不会打仗,不能够谈笑间,樯橹飞灰湮灭,我这人很胆小的,其实是用你做借口躲在这里。”

    赵菁燕轻轻一笑,虽然她明知道李奇是故意这么说的,但她心里也因此觉得好过了一些,有些时候女人糊涂一点,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可是心中却泛着苦涩,心中只叹,可惜我没几天活了。不禁感慨道:“在我很小的时候,爹爹就说我是一个让人头疼的女孩,长大之后,我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一个让人头疼的女人,这一点我自己也知道,其实我这人不讨喜,最多也只会让人讨厌,你---你为什么会喜欢我这么一个女人。”

    李奇想了想,才道:“因为你长得漂亮,身材又好。”

    赵菁燕脸上微红,带着一丝责怪之意道:“我这可是认真问你的。”

    “我也是实话实说呀,你的确是长得漂亮,身材又好啊!”李奇呵呵笑道,但是眼眶的泪水却是越积越多。

    “难倒你看人只看外表么?”

    “看女人多半是的。”李奇臂弯又加几分不舍的力道,道:“你说的很对,你的确是一个让人头疼的女人,但从某一方面来说,你又是一个让人省心的女人,我很庆幸能够认识你。因为你,我少走了许多弯路,其实上次在汴京分手时,我就想留住你。不让你走,但是那时候的我太过于理智了,现在想来真是后悔极了。”

    赵菁燕道:“可是你是否知道,我曾几度想杀了你。”

    “我也有想过杀你,但是那只是局势所迫,非我本心所愿。”李奇苦笑道:“我们两人说来也真是好笑,骗来骗去,但其实我们都太了解彼此了,想要欺骗对方,这谈何容易呀。早知如此,我们就应该摊开来说。”

    赵菁燕苦笑道:“政治不就是这么一回事么,纵使明白,虚伪之言也是无可避免的,有些话说出来就大不相同了。李奇。如果没有这一回,你还会亲口告诉我,你爱我么?”

    她生性直率,即便是谈情说爱,也要求一个明明白白,坦坦荡荡,不会扭扭捏捏。躲躲藏藏的,那秦夫人是正好与她相反。

    “会。”

    “难倒你就不怕我的身份和我过去的种种会连累你吗?”

    赵菁燕可是赵匡胤的子孙,像她这样的人,虽然多半还是会嫁个一些王公大臣,但是绝不会涉及到权臣,如果是赵佶的话。他绝不会允许李奇去赵菁燕,至于赵楷的话,目前还不得而知,但是基于赵菁燕以前做的事,她跟在李奇身边。对于李奇并非一件好事,这也是李奇曾今忌惮的地方。

    李奇叹道:“我会等到一个适当时机。”

    一个适当的时机?赵菁燕黛眉皱了皱眉,沉吟了半响,才道:“李奇,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

    李奇似乎已经知道她想问什么了,苦笑道:“你心中始终放不下大宋。”

    “这都已经成为了习惯,想改过来谈何容易啊。”赵菁燕又问道:“你已经知道我想问什么呢?”

    “你想问我心中的计划。”

    “不错,这么些年来,我曾总以为自己非常了解你,知道你想做什么,但是每每到了关键的时候,你总是出人意料,我现在不想再去猜了,也没有时日让我去猜了,你能告诉我么?”

    李奇点了下头,道:“等到消灭大理和交趾后,我的下一步就是日本。”

    “日本?”

    “嗯。”

    “那不过只是一个岛国。”

    “但是日本拥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特别是面对金国而言,而且他国内盛产黄金和白银,这都是我大宋目前迫切需要的。”

    “那你可有把握。”

    “都已经再筹备当中了。”

    “你想的始终比我要早一步,这交趾、大理还没有解决,你就想到日本去了。”

    “我只管制定好计划,至于打仗的事宜,我想还是交给岳飞他们比较好,所以我才有那么多闲功夫去想这些。”

    “然后呢?”

    “然后。”

    李奇稍稍迟疑了下,才道:“然后我会---。”

    他刚刚出口,忽听得吱呀一声,二人皆是吓了一跳,李奇偏过头一看,只见刘云熙走了进来。轻轻松了口气,道:“拜托,你能否敲一下门。”

    刘云熙淡淡道:“这是我家。”

    “呃...。”

    赵菁燕面色泛起羞红,但是她此刻真不想离开李奇的怀抱,道:“是女神医啊,真是抱歉,打扰了你。”

    “我明天会换张新床的。”刘云熙直言道。

    日。这女人说话怎么就这么气人啊,人家都已经这样了,你丫还这么说。李奇听得心里好生不悦,道:“你不会赶我们出去吧。”

    刘云熙也没有走过去,带着一丝犹豫道:“其实---其实---。”

    李奇听得浑身一震,道:“你是不是想到办法救她了。”

    刘云熙摇头道:“我没有办法,可是---可是有一个人或许能救得了她。”

    此言一出。

    李奇、赵菁燕面面相觑。李奇先是慢慢放下赵菁燕,从床上跳了下去,道:“这---这世上还有比你医术更高明的郎中。”

    刘云熙道:“我曾以为没有了,但事实上,的确有这么一个人。”

    “谁?”

    “我师父,怪九郎。”

    “怪九郎?”

    李奇大惊道:“他---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刘云熙道:“我也曾以为他死了,直到最近几日我发现,他并没有死。而且还活的好好的。”

    “那他现在在哪里?”

    “自然是在邑州,否则就算他还活着,也救不了赵姑娘。”刘云熙说着又道:“但是你也别高兴太早,我师父这人脾性怪的很。他会不会愿意出手相救还不知道,还有你必须得答应我,如果他不愿意,你也不能相逼。”

    就怪九郎那德行,不逼能行吗?李奇心里暗自嘀咕了一句,但也无暇去想这些,任何一个机会他都必须全力以赴,随口道:“你师父那么厉害,我能逼得了吗。”

    刘云熙心想也是,这怪九郎不愿意做的事。还真没有人逼得了,点点头道:“那好吧,我已经让霍南希去牵马车过来了。”

    “等---等下。”

    床上的赵菁燕突然开口,道:“现在外面是个什么情况还不知道,李奇不能贸然出去。”

    这个傻女人。李奇急道:“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不---。”

    “吁---!”

    “步帅。”

    “马桥他们回来了。”李奇心中长出一口气,虽然他无数次诅咒马桥这蠢货不得好死,但那也只是想想,真的马桥有什么危险,他心中还是非常担心的,又朝着赵菁燕道:“你先在这等会,我出去看看。”

    赵菁燕听到马桥的声音。也是松了口气,有马桥在,李奇无疑是多了份保险,道:“你小心一点。”

    “嗯。”

    李奇快步走了出去,这一出门就见马桥、胡北庆走了进来,另外还有四名护卫站在门外。

    李奇见马桥一身是血。不禁吓了一跳,忙走过去道:“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这些血都是别人的。”马桥说着又非常担心道:“听说赵姑娘受伤了?”

    李奇点了下头。

    “现在情况怎么样?”

    “还不知道。”

    “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们。”马桥一脸愧疚之色,其实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但他也只有一双手,要不是他,李奇当时还不一定走的了,只是他性格如此,老爱把一切责任都扛在自己身上。

    李奇道:“这不怪你。”说着他又低声问道:“现在外面的情况怎么样?”

    马桥摇摇头道:“这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与弟兄们和敌人缠斗了一会,就去追你了,哪知正好遇上胡兄。”

    李奇稍稍点了下头,道:“待会如果燕福问你这事,你就说敌人已经全部击退了。”

    “啊?你让我说谎?”

    “这都什么时候了。”

    “哦,那好吧。”

    等到一切都准备好,霍南希、胡北庆将赵菁燕抬上马车,一行人就趁着夜色偷偷出发了,他们没有选择走城门,而是从东南边的一个小门偷偷出了城。

    因为李奇不知道对方来了多少人,也不知道外面是个什么情况,万一城门被敌人攻取了,那他岂不是自投罗网,幸亏这邑州城破,到处都是战争残留下的缺口。

    出了城后,又一路往东,行了约莫三个时辰,此时东边已经发白。

    “吁---!十娘,已经到了。”

    李奇先开门帘,发现他们来到了一处荒野,四周到处山林,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心想,这刘云熙与怪九郎还真是一对师徒啊,都爱住这么荒僻的地方。

    刘云熙从车上下来,掏出一个小瓶子出来,道:“一人一粒,然后带上防毒面具。”

    李奇错愕道:“为什么?”

    刘云熙道:“因为这里是邑州境内瘴气最盛的一个山林。”

    “什么?”

    李奇大惊失色道:“那---那你师父怎么会住在这里?”

    刘云熙道:“这我怎么知道,快点吧,她没有多少时候。”

    李奇看了眼已经再度陷入昏迷赵菁燕,赶紧接过霍南希递过来的防毒面具带上,又穿好斗篷,遮盖得是严严实实,因为过瘴地总是伴随着蚊虫,这不得不防。

    都穿戴好后,李奇原本是想让那两名护卫抬着赵菁燕。但是却被刘云熙阻止了,刘云熙不想有太多人去打扰怪九郎,李奇现在有求于人,没有办法。只能妥协,他嘱咐了那四名护卫几句,然后才与刘云熙他们往山林走去。

    这片山林非常茂密,湿气非常重,根本就没有路,由此可见,这里鲜有人来。

    得亏霍南希和胡北庆都是山林行路的好手,这要是一般的人,前行都非常困难,更何况还抬着一人。若非有马桥在边上护着,李奇说不定已经摔了好几跤了,他就纳闷了,这住哪里不好,偏偏跑到这鬼地方来住。这怪九郎未免也太怪了一点吧,朝着刘云熙试探道:“十娘,你怎么知道你师父住在这里?”

    刘云熙道:“前些日子我为了找出对付瘴气的办法,于是就来这里看看,哪知道却发现这里面竟然有人居住,这令我非常惊奇,我心想难倒这世上还有人不惧怕这瘴气。于是就打算去一探究竟,可是却无意间发现居住在这里的原来是我师父。”

    难怪他前几日魂不守舍的,肯定是因为怪九郎。李奇好奇道:“这就奇怪了,你不是说你师父已经死了吗?”

    “是啊!当初他的确是死了,我也不知道他为何还活着,而且还出现在这里。”

    “你没有与你师父见面?”

    刘云熙摇摇头道:“我师父选择住在这里。肯定是不想与人见面,我若去打扰他,他肯定会不高兴的。”

    霍南希插嘴道:“他老人家不高兴,那可就糟糕了。”

    “闭上你的嘴。”

    霍南希立刻不做声了。

    李奇也是心下惴惴,这怪九郎太怪异了。即便是他,也没有任何把握。但是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去试试,又试探道:“你师父真的很厉害,连瘴气都不怕。”

    刘云熙道:“他住在这里北去十里外的一个山谷,这山谷虽是被瘴地环绕,但是坐南朝北,瘴气最盛时,吹的都是西南风,瘴气被山谷挡去,当刮东北风时,瘴气又是最弱的时候,无力侵蚀山谷。”

    “那你师父就更加厉害了,这么好的地方都被你师父找到了。”李奇听得是惊奇不已。

    刘云熙没有再搭理他,似乎也不愿多提怪九郎。李奇虽然看不到她的脸,但是从她一双眼睛中,还是能够看出她此时是非常忐忑不安的,于是也没有在问了。

    行了约莫半个多时辰,李奇等人终于穿过了山林,只见远处有一个青翠山谷,那山谷几乎就是一些大石头堆成的,南面耸立着一块擎天巨石挡了个严严实实的,此时阳光明媚,这里遍地开满了花朵,真可谓是鸟语花香啊。

    马桥感叹道:“这地方还真是不错!”

    李奇没好气道:“出门一趟都得冒着生命危险,哪里美了?”

    马桥又点点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

    一干人来到谷口,刘云熙突然停了下来。

    李奇好奇道:“怎么了?”

    刘云熙微微一怔,道:“没---没事。走吧。”

    几人又转过一个弯道,眼见里面又有一个较窄的入口,正准备进去时,忽听左上方有人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李奇抬头寻声望去,只见一位老人站在一个巨石上面,这老人身材修长,身着一件白衣,背上背着一个竹篓,虽然须发皆白,而且白的非常彻底,但是却红光满脸,双目炯炯有神,鹤发童颜,还真看不出他究竟有多大年龄了。

    霍南希、胡北庆见到这老人,身体突然剧烈抖动了一下,险些将担架上面的赵菁燕给掀翻下来。

    “师---师父。”

    刘云熙带着一丝颤抖的声音喊道,随即将这防毒面具给取了下来。

    “十娘?”

    那老人惊讶的望着刘云熙。

    这厮就是怪九郎?李奇望着那老人,只觉此人慈眉善目,一点也不怪呀。他以为这怪九郎是高人,这几丈高的石头肯定是一跃而下,哪知道怪九郎步履瞒珊的从石头上面爬了下来。不禁让人大跌眼镜,靠!有木有搞错,太不高人了吧。

    怪九郎走到刘云熙面前,沉眉问道:“你来此干什么?”

    刘云熙颔首道:“我是来找师父你的。”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是---是我无意间发现的。”

    怪九郎深知刘云熙不会说谎。倒也没有怀疑,目光往李奇等人身上一扫,道:“他们也是你带来的。”

    “是。”

    怪九郎突然挥起袖袍,一个耳光打在刘云熙脸上。啪的一声,非常清脆,在山谷间回荡开来。

    刘云熙左脸登时出现了五指印,但她一声不吭,任凭嘴角的鲜血流了下来。

    “岂有此理。”

    马桥大怒,正欲上前,霍南希急忙伸手拦住他,向马桥摇了摇头。

    怪九郎斜目望着马桥,突然又是一个耳光打在刘云熙的右脸上,目光却兀自望着马桥。还带有一丝挑衅,仿佛在说,我这一耳光就是打给你看的。

    马桥双拳紧握,格格作响,这要是不霍南希和胡北庆挡在他身前。他非得冲上去教训下这不知好歹的老头。

    怪九郎似乎还等马桥片刻,才沉声道:“立刻给我滚,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刘云熙道:“师---。”

    怪九郎见刘云熙还敢出声,抬起手正欲再扇,李奇突然上前道:“给我住手。这事不能怪她,是我逼她带我来的。”

    “逼她?”怪九郎望向李奇道:“你是?”

    李奇将防毒面具取了下来,道:“你的病人。”

    怪九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过了好一会儿。轻蔑道:“当我的病人,你小子也配。”

    李奇冷笑一声道:“我以为你会感到荣幸。”

    “是吗?”

    “是的。”

    怪九郎冷冷道:“你现在离开,或许还有一条活路。”

    李奇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比怪九郎还要嚣张一些。

    怪九郎皱眉道:“你笑甚么?”

    李奇又再笑了两声,道:“就凭你一个小老头,也配谈论我的生死。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李奇,快给我住嘴。”

    刘云熙猛地瞪向李奇。

    李奇道:“十娘,多谢你的一番好意,这是我欠你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非你能够掌控了。这是我的事,还是我自己来处理吧。”

    “你骗我。”

    刘云熙怒视着李奇。

    “对不起。但是我只能这么做了。”李奇满脸歉意道。

    “你---。”

    “住口。”

    怪九郎打断了刘云熙的话,又朝着李奇道:“老夫救了半辈子人,也害了半辈子人,但不管是病人,还是仇人,他们都不敢这么对我说话,你一个黄毛小子竟敢如此,真是太狂妄了。”

    “那是因为我有狂妄的资本。”李奇不屑道:“你以前面对的那只不过是一些小虾米,亏你还脸说出来,你让我死?哼,我告诉你,我要让你死,不过也就是一句话的事,不管你逃到哪里,我能将你找出来。”

    怪九郎上下打量了一下李奇,见李奇年纪轻轻的,口气却恁地大,道:“难道你还是王爷不成?”

    “王爷?那你太小看我了。”

    “那你还是皇上不成。”

    “那你又太高看我了。”李奇笑道:“燕云王,天下兵马大元帅,明国公,枢密使,这些都只是我的副业,金刀厨王才是我的主业,你说你有资格谈论我的生死吗?”

    这话说的真是太牛了,由此可见,李奇以前还真的非常“低调”,他若要装逼起来,马桥只能靠边站了。

    “金刀厨王。”

    怪九郎眼中闪过一抹诧异,又再打量了下李奇,突然朝着刘云熙笑道:“十娘,你还真是命好呀,竟然给你遇到了这般大贵人。”

    刘云熙愠道:“我与此人已经成为仇人了。”

    李奇听得暗自嘀咕,这人还真是狡猾,分明就是想询问我的身份是真是假,却说的这么隐晦。

    “好好好!”怪九郎哈哈一笑,道:“不亏是我的好徒儿。”顿了顿,他又向李奇道:“我怪九郎治病救人或者是害人,一直都是凭一己好恶。谁也勉强不了我。”

    李奇道:“我与你也差不多,行事全凭主观,你若不愿救,那我的确是勉强不了你。但是我能让你生不如死,你害人还得躲躲藏藏,用一些阴谋诡计,我害人,就算我将你拿到闹市中去千刀万剐,也没有人敢吭半句声。”

    怪九郎沉吟片刻,突然话锋一转,道:“你都把自己说的恁地厉害了,看来这人我是非救不可了。”

    “我前面就说了,我们是你的病人。”

    怪九郎招招手道:“那你快伸出手来。老夫来替你把把脉。”这语气就跟用糖果勾引小孩的似得。

    你这只老狐狸,那么大一个病人躺在那里,你装作看不见,偏偏来找我,成心耍我是吧。李奇手往那担架上一指道:“她才是病人。”

    “不是你啊。那真是遗憾,老夫生平一直都想攀附权贵,本以为今日能够如愿以偿,看来老夫是没有这个命啊!”怪九郎摇头哀叹道。

    李奇笑呵呵道:“这我真是爱莫能助,我也很想给你一个攀附权贵的机会,但是本人现在年轻力壮,百毒不侵。身体好的很,就再等几十年吧,哦,希望到时还能够找到你,不过你也用不着为此丧气,我这不是给你一个溜须拍马的机会了吗。”

    论骂人。李奇怕过谁?

    怪九郎呵呵笑了起来,点头道:“那就多谢了,这病人老夫接下了。”

    “那就有劳了。”

    话虽如此,但是李奇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他可是听说过不少关于怪九郎的事迹。这人的医术太高明了,谁敢保证这怪老头是在害人还是在救人,但是他现在只有这一条路可走,所以别看他嘴上占了很多便宜,真正的主动权还是在怪九郎那里。

    怪九郎来到担架旁,目光左右一扫。

    “主---主人。”

    霍南希、胡北庆同时喊道。

    “原来是你们两个废物呀,老夫就说看着怪眼熟的。”

    因为霍、胡二人一只抬着担架,不方便取下来防毒面罩来,故此怪九郎方才还没有认出来,他又朝着刘云熙道:“十娘,你还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为师将此二人毒哑,你又将他们给治好了,为师真的感到非常欣慰。”

    李奇听得双眉一抬,原来他们两个还真的做过哑巴,难怪霍南希的声音这么嘶哑。

    刘云熙低着头不做声。

    “你们抖什么,放心,我不会再毒哑你们了。”

    霍南希、胡北庆可以对天发誓,他们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这个看上去慈眉善目的老头。

    怪九郎这才将目光落到赵菁燕身上,道:“哦---原来是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难怪你们会冒着生命危险来这里,这也就不奇怪了。都说红颜薄命,这话还真是没有错,啧啧,这张脸蛋真是连上天都会嫉妒。哎,那个什么厨王的,如果这女人是一个丑八怪,你还会想救她吗?”

    这言语间夹带着威胁之意。李奇心里害怕的很,但是他不能表露出来,沉眉道:“这跟你有关系吗?”

    “兴许有,兴许没有,天下之事,兜兜转转,谁又说得清楚了。”

    怪九郎哈哈一笑,突然一手握住赵菁燕的手腕,不消片刻,他便道:“原来是见血封喉,难怪,难怪。十娘,你医术又长进了不少,面对见血封喉,还能赠她两天的命。”

    李奇见他就这么随便一握,就知道赵菁燕是中了见血封喉的毒,又听他的语气,好像这毒算不得什么大事,不禁喜上眉梢。

    哪知怪九郎突然一本正经道:“不过毒气攻心,老夫最多也只能保她一个月寿命。”

    这怪九郎真是一只老狐狸,东一句,西一句,你真不知道他哪一句真,哪一句假,李奇心里也拿捏不准,只能继续压迫道:“那真是恭喜你,你还有一个月的寿命。”

    怪九郎笑道:“你这小子未免就太欺负人了吧,老夫若救得了的话,那自然会救,可是老夫实在是救不活,你就算是杀了老夫,老夫也没有办法。”

    李奇双手一张,微微笑道:“你什么时候见过当官的讲过道理。”

    怪九郎万万没有想到李奇会扔出这么一句话,哈哈大笑起来,道:“好!就凭你这一句话,这女人又多了半个月命。”

    这话说的赵菁燕就好像是他捏在手中的蚂蚁,是死是活,全凭他心情。

    事实也的确是如此。

    李奇苦于无计可施,这怪九郎性格比刘云熙还要怪一些,让人揣摩不透,他也只能试着试着来。

    “爹爹,爹爹,娘叫你回去吃饭了。”

    忽听谷内传来一个较为稚嫩的声音。

    “爹爹?”

    刘云熙、李奇猛地往谷内望去,只见一个十多岁的少年从谷内跑了出来。

    爹爹!爹爹!哈哈,这真是太有趣了,天助我也啊!

    李奇突然一手捂住脸笑了起来。

    ps:

    还剩七个小时了,月票不投也浪费了,快点交出来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北宋小厨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希北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希北庆并收藏北宋小厨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