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冲天斗神 > 第五十一节 东宫

第五十一节 东宫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尽管议论声很小,但总有只言片语能够被听见。

    “我就说,骠骑将军之子为什么五年前自请削爵,原来是这般缘故。内宅不宁,加上还有一个心狠手毒的后母,换了是我也会这么做了。”

    “这女人说话也真不地道。明明是躺在骠骑将军的俸禄上肆意享受,却偏偏说什么含辛茹苦。漂亮女人果然是脸蛋中看性子毒辣。如此对待亡夫嫡子,真正是让人看不下去。”

    “我是从头到尾都看清楚了,是那个做弟弟的对兄长首先不敬,才被狠狠踩了一顿。这没什么值得奇怪。换了是我,早就抡起拳头一顿暴打,让他老老实实跪下求饶。”

    徐氏手中的丝帕被狠狠绞成一团。

    她看到了杨天鸿平静的神情,以及眼睛里那一丝冷傲不屑的寒光。

    徐氏很想指着杨天鸿鼻子破口大骂。可是理智告诉她,这样做,绝对不行。

    那毕竟不是自己的儿子,更是一个不知道实力深浅,行事风格诡异莫名的修士。

    想到这里,徐氏立刻改变了主意,示意身边侍女快步过去把受伤的杨文嘉从地上浮起,冷冷地看了杨天鸿一眼,转身走进了内院。

    在她身后,门子迅速关上大门。透过门板中间最后的缝隙,他的目光一直充满了不屑和讥讽。

    杨天鸿深深地看了一眼紧闭的朱漆大门,用平淡的口吻对站在旁边的老仆杨大山等人说:“走吧!我们先回去,改日再来。”

    亲卫杨元有些不理解,两道浓密的眉毛紧紧绞在一起,愤愤不平地问:“少爷,难道事情就这么算了?”

    杨天鸿摇摇头,淡淡地说:“我可不是那种息事宁人的性子。我可以废去杨文嘉的修为,因为他是我的胞弟。出于道义尊卑,我可以这样做。可是对于那个仗势欺人的门子,我毕竟不是他的主子。就这样直接动手,难免给人以不敬后母的话柄。所以,想要收拾他,还需要另外的手段。不过,却也不难。”

    ……

    内院,徐氏看着躺在床上不断呻吟的幼子杨文嘉,涂抹了太多粉底的脸上,全是恨怒和怨意。

    她快步走进内室,关上房门,从梳妆盒里取出一束线香,插在铜质兽头香炉里点燃。那股袅袅上升的轻烟并未散去,而是在空中慢慢聚集,渐渐凝成一个铜盆大小的圆环。

    圆环正中,薄雾般的烟气深处,很快显现出沈长佑的面孔。

    修炼一途上的授业传师,并不像私塾业师那般尽心尽责。名义上是收徒,沈长佑不过是给徐氏二子留下一本《太昊上经》,两瓶锻体丹,对开篇释义稍做讲解,点明导气炼体的基本功法之后,便飘然离开。

    修炼,不可能像小学生那样,每天上四下二六节课,然后老师布置家庭作业。修士讲究的是感悟,沈长佑师傅当年也是如此,至于更深一层的道经讲解,还必须等到徒弟修为更进一步之后再说。

    留下这束线香,就是为了方便弟子与自己联络。

    通过线香凝成的投影,沈长佑看见了徐氏的面孔。

    联络者不是自己的弟子,这让他有些意外,不由得问道:“徐夫人,怎么是你?”

    心烦意乱的徐氏顾不得多做解释,直截了当地说:“杨天鸿回来了。你是不是应该过来,履行当初你对我做出的承诺?”

    沈长佑的承诺,就是答应杀死杨天鸿。尽管如此,他仍然觉得惊讶,语调和声音都充满疑问和惊喜:“什么时候的事情?那小子现在在哪儿?”

    徐氏的回答简短明了:“今天上午。他现在就在杨府外院。”

    “放心吧!我必杀此子。”

    这句话脱口而出的瞬间,沈长佑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连忙改口问道:“还有一件事。他此次下山,究竟是一个人回来?还是……”

    对于沈长佑五年前与杨天鸿之间的首次交锋,徐氏多少有所耳闻。她冷笑着,不无讥讽地说:“放心吧!他那个肥胖愚痴的师傅没有一起跟来。他不过是随身带着几个仆人,也许是在山上苦寒,熬不住了,这才偷偷溜回来。你若是真的想要杀他,现在正当其时。”

    顿了顿,徐氏继续用森冷刻薄,听起来悲痛无比,却充满煽动的语调说:“杨天鸿对我的恨意丝毫未减。刚一见面,就废去了我那文嘉孩儿的修为。”

    虽然话语中带有哭泣,徐氏的话音却很清晰。听到这里,烟气凝成圆环中的沈长佑面孔陡然一紧,神情阴冷地问:“你说什么?他胆敢废掉我徒儿的修为?”

    徐氏摸出一块帕子,不断抹着眼角,抽抽搭搭地说:“他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道长你是文耀和文嘉两兄弟的授业传师,说什么道长你当年就不是他的对手,如今更是躲躲藏藏的缩头乌龟。你若是敢来,他便一剑割下你的头颅,还要把你的尸首挫骨扬灰,埋在那永世不得超生的污秽之地。”

    “竖子尔敢!”

    烟雾中的沈长佑连声怒吼:“我,我要用这小子的脑袋活祭祖师爷。此子,我必斩之!”

    死无全尸,乃是大忌。

    挫骨扬灰,更是对仇人最凶狠的报复方式。

    把尸骨埋在永世不得超生的污秽之地,就已经是无法化解的怨恨与诅咒了。修士之间的争斗,通常不会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举动。徐氏的挑拨很成功,瞬间激起了沈长佑的滔天怒火。

    他并未怀疑徐氏在欺骗自己。毕竟,杨天鸿与徐氏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自己的亲侄沈星也死在杨天鸿手上。就算没有徐氏如此刻意的言语挑拨,沈长佑也绝不可能放过杨天鸿。

    如果陈正坚随同杨天鸿一起下山,沈长佑当然不可能上门杀人。

    可如果是杨天鸿一个人,情况就不一样了。

    对普通人来说,五年时间已经算是漫长。可对于修士,不过是短短一瞬。就算杨天鸿在鸣凤山上刻苦修炼,提升境界最多不会超过两层。同样,沈长佑在这段时间里,从未放弃过修炼,甚至比在昊天门山上的时候更加刻苦。现在,他的修为比过去提升了一层,达到了筑基第六层的境界。

    杀掉一个小小的炼气修士,易如反掌。

    按捺住内心的狂怒与想要杀人的冲动,沈长佑认真地说:“夫人,我目前在的有些远。还请稍等几天,我便立刻赶来。到时候,就是杨天鸿身死魂消之日。”

    熄灭线香,推开窗户,白色烟雾很快被风吹散。

    一只白色粉蝶落在窗棂上,翅膀一扇一扇的。面色冷肃的徐氏款步慢移,走到窗前,猛然伸手,抓住了来不及逃走的蝴蝶翅膀。

    她很清楚,如何才能刺激沈长佑内心的复仇*。

    近距离接触,其实修士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难以接近。他们除了寿命长一些,神通奇妙一些,法力高深一些,本质上与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他们会哭,会笑,会怒。

    用巧妙的手段控制,他们就是你手上的棋子。

    杨天鸿还得我失去了太多的东西,尤其是原本唾手可得的荣华富贵。

    此人不死,难消我心头之恨。

    望着远处,杨府外院高耸的屋檐,徐氏美貌的脸上,显出一丝如同母兽般的狰狞。

    双手用力一扯,被抓住的蝴蝶顿时被撕成两半。孤零零的翅膀边缘带着一丝内脏和肉块,头部触角还在拼命晃动。

    ……

    陆汉明带着书札文件走进太子东宫内门的时候,远远就闻到一股浓烈的酒味儿。

    太子是一个身材高瘦的年轻人,骨节粗大,眼窝深陷,眉眼与顺明帝颇为相似,有一股不怒自威的上位者气势。

    也许是因为天热的缘故,明黄色的衣袍半敞着,宫内地面上摆着几只装有冰块的大盆。屋顶,两扇巨大的帘布来回摆动,扇起丝丝凉风,感觉很是舒服。陆汉明刚刚从酷热的外面走进来,只觉得清凉的空气扑面而来,整个人都为之头脑一醒。

    条形长案上,摆着厚厚的书卷奏折。虽然衣冠不整,太子仍然从椅子上站起,对着走进房间的陆汉明露出微笑。只不过,陆汉明眼力不错,看到了一个手里抱着酒壶,半裸着肩膀,慌慌张张快步跑进屏风后面的年轻宫女。

    对于有资历和实力的吏部官员,太子一向都很敬重。旁边的侍监为陆汉明搬来一把椅子,太子含笑问道:“难得见陆先生来此,可是有什么要事?”

    宫里宫外一向都有着太子礼贤下士的传闻。陆汉明很少与太子接触,即便偶尔为之,也都是公事公办。他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从古至今,太子废立的事情比比皆是。在顺明帝尚未驾崩之前,太子仍然只是太子,皇帝既可以立他,自然也就可以将其废掉。总而言之,太子这把交椅并不专属于某个人。顺明帝生育能力强大,大小皇子就有十几位。为了让自己的地位更加稳固,太子当然要拉下脸面,笼络官员。

    对于太子的事情,以及之前看到的宫女和酒壶,陆汉明决定闭口不提。

    荒淫嗜酒的人,又不是我的儿子,与我何干?东宫里里外外都是人,自然有人会劝解太子。至于说了以后听不听,那是太子自己的事情。话说多了,惹人厌烦。日后若是太子真的继承大宝,自己说不定还会因为今日的事情,成为眼中钉,肉中刺。

    陆汉明不是愿意死谏的愚忠之臣,也不是巧言令色的佞臣。他只忠于皇帝。

    必不可少的礼节回应后,陆汉明把手中的文书递上太子案头,认真地说:“这是需要尽快批复的军务人事任命,还请殿下观阅。”

    为了锻炼太子的执政能力,顺明帝把一些基础军务和政务交给太子负责。一些相关的人事任免,也由东宫发往全国各地。

    事情不是很急,处理起来也不难。陆汉明在这种地方不愿意多呆,简单交代之后,便拱手行礼,转身离开。

    前脚刚走,屏风后面就闪出几个容颜美丽的宫女,纷纷簇拥在太子身边,言语调笑着,案几上的文书被推到角落里,重新摆上了酒具和各种小菜。

    用力捏扯着一个宫女丰满的胸部,太子张口吸溜着另外一个宫女用嘴巴喂过来的酒,一时间放浪形骸,哪里还有刚才面对陆汉明时认真严肃的模样?

    一个混身上下只穿着淡青色内衣,身材曼妙的年轻女子款步走来,细嫩白净的双手沿着太子肩膀两边缓缓下滑,小心轻柔的抚弄着。

    太子笑着,反手抓住这名女子的胳膊,将其拖进怀里,看着那张娇媚的面孔,笑道:“小凯,还是你最明白我的心思。”

    年轻女子娇声道:“奴婢耳力还算不错,外面进来的人,脚步声与宫里的人区别很大。太子您每天都尽心于国事,偶尔放松一下,也是应该的。”

    太子抿了一口宫女递到嘴边的酒,醉醺醺地说:“话虽如此,仍然有些老不死的家伙看我不顺眼。也罢!你去看看陆郎官刚送来的那几份文书,统统批掉,这就回复下去,也省得老家伙们说我不勤于政事。”

    娇媚的女人双手放在腰侧,做了个福,用甜腻的声音轻笑道:“奴婢遵旨。”

    等到这女人站起来,转过身,朝着文案走去的时候,侍候在太子旁边的几名宫女脸上,纷纷显出讥讽和不屑的表情。

    此女胸部平坦,肚兜的材料就是一层透明红绡。咽喉部位有高凸的骨节,皮肤虽然细滑白腻,胳膊腿脚却很粗大,尤其是双腿中间高高挺起的物件,活脱脱表明就是个男人。

    男人不一定都喜欢女人,很多高官显贵家中,都养有专供玩弄的佞童。只不过,太子身边这位叫做杨凯的佞童,也是他身边的亲信。

    模仿太子的笔迹批阅文书,对杨凯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他拿起摆在桌上的朱笔,按照顺序逐一批复。最后,再盖上有“监国”字样的太子印签。

    只有在无人察觉的时候,杨凯眼中才会流露出一丝嘲讽。

    人的性格就是这样,某一件固定的事情做得多了,也就渐渐成为了习惯。

    半年前的太子,可不是现在这种荒淫放荡的模样。

    自己不过是送上几个女人,外加几壶好酒,太子很容易就陷入了温柔乡。

    当爹的人,都想要看到自己的儿子事业有成。顺明帝也是如此,每天都有很多人对太子悉心教导,反复劝诫。即便是木偶,也会被这种轮番轰炸活活变成疯子。杨凯稍微引诱,太子自然上钩。当然,在表面上仍然要做做样子,不能被外人察觉其中变化。

    都是些普通的人事任免文书。渐渐翻到了后面,杨凯看到了杨天鸿的名字。

    杨凯用眉笔勾画过的眼睛渐渐眯起,露出一丝淡淡的冷意。

    身为昊天门特别安置在太子身边的棋子,杨凯在各方面都很优秀,当然记得师傅黄志平曾经提过:五年前,在勤政殿上,归元宗门人陈正坚收毅勇候之子杨天鸿为徒一事。

    陆汉明呈报的文书上特别标注:陛下曾经在五年前承诺,只要杨天鸿十年之内达到炼气第五层,便可授予忠武校尉之职,单独统领一营军士。另外,还可加封从六品武骑尉之爵。

    既然是归元宗的门人,那就决不可让这份文书得到批复。

    想到这里,杨凯脸上的阴冷之色瞬间消失,迅速转换成少女特有的懵懂。他拿着文书,回到太子身边,用胸口紧挨着太子额头,把文书递到太子面前,用娇滴滴的声音轻语:“殿下,这份文书奴家有些看不懂,好复杂哦!”

    杨凯虽是男人,声音却比芳龄二八的少女还要轻柔。旁边几名宫女虽然面带微笑,心里却早已将其痛骂了几百遍。

    “人,妖!”

    “变态!”

    “死不掉的贱货!”

    太子睁开惺忪的醉眼:“拿来我看看。”

    杨凯依言把文书递了过去,故作天真地娇声道:“先是授予忠武校尉之职,另外还要加封爵位。这个杨天鸿一定是我大楚国赫赫有名的功臣。殿下您看看这里,他如今刚满十六岁,就能单独统军一营。啧啧啧啧!此人一定是战功卓著,年轻一辈中的翘楚。”

    陪伴在太子身边日久,对于太子的心理,杨凯拿捏的很是准确。

    太子的年龄也不算大,虽然已过二十,仍然有着对同龄人与生俱来的傲慢。

    如果是上了年纪,功劳卓著的大臣,太子倒也不会心生芥蒂。可如果换成是年纪相仿,甚至是年龄比自己更小的人,太子必然会有所想法。

    就像同一个班上的两名学生,学习成绩都在名次一、二之间上下徘徊。落后的人,肯定对排名第一的羡慕嫉妒恨。有这种心理很正常,不值得奇怪。然而,在这种时候,杨凯却将其当做阻碍杨天鸿升迁的最有利武器。

    当然,必须借助太子的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冲天斗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天魔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天魔神并收藏冲天斗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