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冲天斗神 > 第七十九节 偷香

第七十九节 偷香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以苏老汉为例,他从玄火军得到的工作,是每月上缴制式军靴十双。所需材料全部从玄火营军需官那里领取。其中包括:鞣制过的熟皮、铜扣、钢环、麻绳等等。

    平康坊里原本就有铁匠,铁扣钢环之类的小物件没有什么技术难度,数量虽多,扩大规模后的铁匠铺学徒就可以独立完成。线麻编成的靴绳非常结实,需要耐心十足的女子才能完成。鞣皮工作当然是交给皮匠。杨天鸿父亲虽然早亡,边关军队的关系还在,通过杨大山杨大海这些老兵,很快就联络了一批皮子,进而形成稳定的商道。

    苏老汉的工作,就是把这些零配件整理在一起,制成军靴。

    前面说过,苏老汉是个瘸子。他很喜欢这份工作,除了能够从玄火军那边得到一份数量丰厚的银钱,还可以证明自己不是白吃干饭的废物。用另外一个世界的话来说,就是“还能发挥余热”。

    平康坊里如今再也看不到闲汉地痞的身影,就连乞丐也变成了稀罕人物。从来就没有天生的懒鬼,之所以无所事事,是因为实在没有可做之事。给他一份能够养活家人和自己的工作,基本上每个人都会尽心尽力。

    每天回家,走进大街,从各家各户都会冒出一声声充满善意和微笑的声音。

    “小杨将军回来了。”

    “三儿,快去给小杨将军牵马。”

    “赶紧的,出去给杨将近磕头。活命之恩咱们无以为报,也就只能给他好好磕几个头。”

    杨天鸿很不习惯街坊邻里的这些做法。最初,亲卫杨通和杨元还挨个挨户把跪下去的人扶起来。时间一长。也就觉得烦恼。偏生好些人就是说死也不肯起来。于是几鞭子下去,磕头的人屁股尿流抱头鼠窜,再以后平康坊百姓私下里就立了规矩:见到小杨将军谁也不准磕头,感恩只要在心里念着,但是无论如何。家里都必须供奉一块写有小杨将军的长生牌位。

    杨天鸿其实没什么架子。他喜欢到东面街口陈家铺子里的炒黄豆,配着顾老四酿的高粱酒。杨府外院的侧门从来不关,无论谁家的小孩子都可以跑进院子去玩。杨天鸿每次见了,都会递过去一把糖块。街坊百姓开始的时候还觉得这样做不妥,认为杨家算不得豪门大户,但所有人都公认。小杨将军是个不错的年轻人。唯一的缺憾,就是杨府外院少了个当家的女主人。

    平康坊已经形成一个颇具规模的工场。杨天鸿没有在街坊之间使用更具效率的流水线工作模式。玄火军目前定员只有一万,生产数量太大,会供过于求。何况,各家工人之间的零件斜接还需要时日。就保持目前的规模继续下去。明年,或者后年,情况才会有所改变。

    总之,平康坊出产的各种军需制品,与兵部和户部划拨的物资根本就是两回事情。以士兵穿戴的盔甲为例,工部做出来的产品含铁量根本不够,单薄得令人看了就觉得害怕。制式长枪轻轻一捅就能透穿,根本没有任何防御能力。

    从普通人变成老兵。需要经历生死。杨天鸿不愿意手下官兵随随便便把脑袋断送,自然要花大力气整顿军务。很幸运,他是一个会炼丹的修士。在现实世界。这就是来钱最快的法子。

    生活很平静,姐姐杨秋容虽然住在内府,却不时会出来看望杨天鸿。

    唯一令人心烦的事情,恐怕就是玲珑宝锁里那根成精的黄芩,黄世仁。

    这家伙显然是得到了大量血肉肥料滋养,现在已经可以幻化出人形。趁着杨天鸿不注意的时候,偷偷从玲珑宝锁里溜出来。

    平心而论。黄世仁长得不错,很是英俊。甚至带有那么一点点偏于女性化的脂粉气息。这种事情其实不能怪他,不是每个女人都喜欢魁梧彪悍的壮汉,很多官宦人家的女子,都喜欢带有脂粉味道的英俊男子。这显然是受了话本小说的影响,面如冠玉,目若朗星,唇红齿白……怀春女子都用这样的要求看待男人,可是她们也不想想,如果不是脸上擦了脂粉,嘴上涂抹唇膏,世上有哪个男人会长成这种样子?

    安乐坊里住着的,都是楚国有名望的豪族高官。大约是从两个月前开始,渐渐在安乐坊里流传着一种说法。说是很多官宦女子在睡梦中看到一个英俊男人。请注意,是在梦中,绝对不是现实世界。这个男人温文有礼,文质彬彬,就跟长篇小说《紫楼梦》里的男主角甄宝玉完全一样。这个小白脸在梦中与众多女子闲谈聊天,倾听她们的苦闷,耐心开导她们一定要抛弃不该有的烦恼想法,要变得积极向上,要尽量享受精彩快乐的人生。

    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女孩子,哪里有什么见识?她们只知道,这是梦中,一切都是虚幻,是假的。然后,毫无顾忌的与该男子交往,再然后就是更进一步的身体亲密交流。据说,那些感受很真实,就像亲身经历过一样。尤其是插进去和拔出来的时候,身体触感非常明显。等到醒来,浑身上下都大汗淋漓,床单和被子全部湿透。

    请注意,这是假的,绝对是假的。

    因为床单上没有丝毫落红。

    这很关键,也是众多官宦人家女子在醒来之后确认的重点。从此,她们对类似的梦乐此不疲,甚至到了为求同样的梦,想要在梦中看到那个英俊帅哥,在闺房里焚香祷告的变态地步。

    既然是假的,那就意味着做什么事情都可以,说任何话都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

    只是有一点,任何做过这种梦的女子都没有告诉外人:醒来以后的床铺被窝,弥漫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骚臭味。

    由于这是女孩子之间的秘密,知道的人其实很少。

    杨天鸿不可能分分秒秒都呆在玲珑宝锁里。自然也不可能知道黄世仁在这件诡异事情里扮演的角色,他也没有高官显贵身份的女友闺蜜。

    直到有一天,黄世仁笑嘻嘻地递给他一本手抄的书,杨天鸿才知晓整件事情来龙去脉。

    那是一本厚达数百页的订装书。

    黄世仁还是那副点头哈腰的模样,表情和言语却很认真:“这是我献给主人您的一份心意。一份礼物。”

    随手翻开,里面的内容让杨天鸿触目惊心。

    “前日,计婉儿来找我,说是平悦候龚家催她今年早些日子过门。婉儿一直哭哭啼啼,说是宁死也不愿意嫁去龚家。不过,这种事情哪里又是她自己说了就能算的?她爹是建极殿大学士计泽。听说,早年间计家很是贫寒,若不是计家祖上与平悦候乃是故交,从龚家得了一笔银子上京赶考,计家无论如何也没有现在的风光。这门婚事乃是计家祖上与平悦候几十年前就定下的娃娃亲。我知道婉儿一直看不上龚家三少爷。觉得那就是一个粗鄙不堪的武夫。然而事已至此,哪怕她再不愿意,也得嫁过去。”

    “天下间若是有哪个女人必须被称之为“贱货”,那一定就是吏部左侍郎的侄女梅华。昨日踏青郊游,路上偶遇左侍郎家的车驾,梅华那个贱货厚着脸皮也要加入进来。她那双眼睛本小姐我看了就觉得生气,一直停留在戴公子身上。此女真正是没脸没皮,也不知道她爹究竟是怎么教出来的。前前后后,一直腻在戴公子身边。一会儿装作脚疼,一会儿说是天热口渴。硬是把戴公子支使得团团转。要我看,梅华这个贱货一定是发春了,简直比街头卖笑的娼妓度不如。以后见了这种人,本姑娘我还是走远一点。原本还觉得戴泉他爹身为光禄寺少卿,家教应该很是严厉。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哼!这种男人。白送给本姑娘也不要。”

    “昨天晚上,整个院子都能听见三姨娘哭喊惨叫的声音。就连到了天明,也尚未消停。杨嬷嬷说。极少有妇人掉孩子的时候有如此疼痛。这不正常,一定是给三姨娘喝的落子汤有问题。可是不应该啊,药方是大太太亲自去太医院院判那里求来的。葛院判是出了名的慈悲心肠,怎么可能弄出一副如此狠辣的药方?杨嬷嬷一直笑我傻,说我什么也不懂。她还说,给姨娘之类女人服用避子汤的事情,在大户人家很常见。京城里各家高官显贵,后宅总有几个女人喝过这种东西。这次的事情,其实也怪三姨娘自己。非要存了为爹爹剩下一男半女的狡猾心思,惹得大太太震怒。昨天晚上那碗落子汤,是真正的虎狼药。弄掉的,不仅仅只是三姨娘肚里的孩子,说不定,她从此以后,再也不会生育,甚至连能不能安安稳稳做个女人都成问题。”

    杨天鸿慢慢合拢手中的书,用严厉目光注视着滑头滑脑的黄世仁,问:“这里面写的都是什么?”

    黄世仁的笑容很猥琐。他带着狗腿子特有的招牌媚笑,快步走到杨天鸿身边,翻开手抄本第一页,指着杨天鸿刚刚看过的几个条目,顺序解释。

    “这第一条,写的乃是广平知府在京居住女儿陶静霜。陶家与建极殿大学士计家交好,计泽的小女计婉儿与陶静霜是闺中好友。两个人无话不说,计婉儿与平悦候龚家自幼订了亲,如今却是有了想要悔婚的念头。呵呵,这种事情很常见。私下里,计婉儿说不定早就把平悦候府恨得咬牙切齿,骂了个狗血淋头。”

    “第二条,写的乃是礼部尚书之女袁南双。此女向来心高气傲,也颇有才名。她的族兄袁晗与光禄寺少卿之子戴泉是好友,几人相约外出踏青,途中偶遇吏部侍郎之女梅华。袁南双本来就对戴泉颇有好感,梅华却也看上了戴泉,两女相争,倒也怨不得袁南双在心里痛骂梅华。”

    “第三条,说的是通政司鲁大人家的事情。他去年新纳了一房小妾。俗话说的好:母凭子贵。那婆娘进了鲁家,看到主人贪恋自己美色,于是也就存了想要把身份抬正的念想,私底下偷偷怀孕。惹怒了鲁家主母,平白招来一场祸端。”

    黄世仁的手指很长,又白又细。耳朵里听着这个家伙绘声绘色连番解释,又看看他口沫横飞的谄媚模样,杨天鸿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脸上神情也变得阴沉下来。

    “这些事情,都是各家后宅与女子之间的不传之秘。你是怎么知道的?”

    不知道为什么,杨天鸿忽然联想起另外一个世界的狗仔队。黄世仁交给自己的这个本子,简直就比狗仔队疯狂追随目标得到的花边新闻更加劲爆。不夸张地说,如果这个本子里的内容外泄,楚国京师各家豪门大户必定乱作一团。甚至。还有无数年轻女子悬梁上吊、吞服金块、刀剪绞喉、服毒自尽。

    黄世仁尖刻的下巴微微向上托起,露出一副很好看的笑容:“这个……这个……嗯!主人您应该知道,我是一个男人。嗯嗯……一个有着正常生理需求,行为思想都很正常的健全男人。”

    对于这种说法,杨天鸿只觉得好笑。他憋住笑意。神情刻板地冷言冷语:“健全的男人?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的本体,应该是一支成精已久的黄芩才对。”

    黄世仁的表情有些不太高兴,显然不满意杨天鸿的说法,于是争辩:“黄芩又怎么了?这世间的活物,从来都分雄雌两种。多年成精的妖怪,更是要以公母划分。我就是雄性的黄芩,用通俗点儿的话来说。我就是一个男人。”

    杨天鸿忽然联想起当日在玲珑宝锁内部,自己第一次看到黄芩的时候。很粗、很长,握在手里就像一根表面坑坑洼洼。凹凸不平的棒槌。

    还有旁边蔓生的根须,就像人类黑而密长的体毛。

    好吧!应该承认,黄世仁的确可以算是男人。

    “我没有做坏事!”

    这几个字,黄世仁说得斩钉截铁。他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粉嫩嫩的小白脸上,显出几分难得一见的怒容:“主人您千万不要想歪了。我从未对这些女人做过什么。最多也就是幻化虚体,引导着她们在熟睡时候说了些平日里的秘密。我对主人您的忠心日月可鉴。毫无保留。”

    “等等!先等等!”

    杨天鸿抬起右手,打断了黄世仁的喋喋不休:“幻化虚体?我知道你的本体被扣在锁里没办法出来。怎么。你就用这种办法偷偷潜入女子闺阁?还大言不惭说什么你问心无愧。哼哼!那些女孩身上该看的,不该看的,统统被你看了个一清二楚。难不成,你觉得一定非要做点儿什么具有实质性的事情,才能算是偷香窃玉吗?”

    黄世仁张大嘴,一阵哑然。想要争辩,却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字句。

    杨天鸿表面冷漠森严,肚子却笑开了花。

    对于黄世仁,必须打压。

    否则,这家伙胆子越来越大。

    当然,黄世仁在管理珍灵药园方面的确很有一套。上次炼制吞灵丹的几味主药,都是黄世仁从药园里拿出。他采摘药材的手法独到巧妙,不会伤及药根,只要补充灵力和肥料,用不了多久,被摘取过的药材又会长出新芽。

    杨天鸿觉得,黄世仁的肚子里的弯弯绕绕太多了。这家伙很狡猾,从来不做亏本生意。应该承认,这本手抄书籍上记录的内容,对自己很有用处。然而,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以黄世仁吝啬到极点的性子,根本不可能主动去做毫无回报的事情。

    就像老板手底下一个颇有才华的员工,每天上满八小时就下班回家,连一秒钟也不会在办公室里多呆。忽然某一天主动加班,表现出比劳模还要劳模的辛劳勤奋,总是让人觉得怀疑,认为其中有什么不正常的成分。

    至于黄世仁与那些女子之间的勾勾搭搭,杨天鸿懒得管,也不想管。

    他的实体黄芩无法离开玲珑宝锁。能够出去的,只是元神幻化的一缕虚体。简而言之,相当于某个男人精神出窍,能够毫无阻拦进入千家万户,随意观看男女之间的秘密。但是,他永远不可能与对方做出任何实质性的亲密交流。

    合拢手抄本,往旁边的茶几上一摆,杨天鸿淡淡地笑笑,问:“说吧!这一次,你又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好处?”

    对于自己的目的被揭穿,黄世仁丝毫没有羞愧之感。他显得精神十足,也颇为期待,奉承话连篇:“您果然是世界上最慷慨的主人。呵呵!上次那种妖兽骨头味道真的很不错。能不能,多给我一些?”

    他指的是天妖王紫犼的遗骸。以前吃过几次,黄世仁一直念念不忘。

    “骨头?”

    这答案在杨天鸿意料之中。

    黄世仁看似猥琐,心智却高得可怕。不夸张地说,这就是一个活了好几万年的成精老怪物。很幸运,玲珑宝锁禁锢了它的实体,黄世仁自身的性格也胆小怕事。人世间的繁华诱惑,对它丝毫没有效果。黄世仁最喜欢的地方,其实就是珍灵药园。(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冲天斗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天魔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天魔神并收藏冲天斗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