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冲天斗神 > 第一百节 感情

第一百节 感情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应该承认,那个混混教给徐彪方法很管用。看着祝恒在自己手上从完整人形渐渐变成一滩肉泥,杨秋容看待徐彪的目光,也从最初充满戒备和警惕,慢慢变得带有一丝柔和与疲惫。

    徐彪在附近山上临时找了个山洞,摸出随身携带的丹药为杨秋容进行简单治疗后,转身出去打了几只山鸡野兔,在洞里点起旺火,把猎物剥去皮毛,清除内脏,用木棍叉起,架在火上烧烤。

    这种做法显然不合常理。正常情况下,应该是救了人就直接去街上的医馆,或者把杨秋容直接送回杨府。可是徐彪的思维就是如此固执。他很清楚,一旦杨秋容回到杨府,下次见面谁也说不定究竟是什么时间。当然,她会感激自己从祝恒手上将其救下,也不会知道自己与杀手祝恒之间的关系。但不管怎么样,杨秋容毕竟是官宦人家的女子,自己虽是修士,却也是一名山野村夫。修炼世界并不看重身份,俗世却完全不同。

    徐彪有着丰富的野外生活经验,烤熟的山鸡味道很不错。杨秋容显然是饿了,一个人干掉了整只山鸡,野兔也啃光了一条腿。

    丹药效果不错,两个多时辰以后,杨秋容身上的伤痛已经大为缓解。

    火堆里发出干木头燃烧时“噼里啪啦”的响声,杨秋容注视着徐彪,脸上带有好奇的表情,徐彪虽然满面严肃,骨子里却很不习惯这种两人相对的环境。他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沉默。

    也不知为什么,在杨秋容面前。徐彪丝毫没有面对月娘的从容,也没有亲手砍下小桃红脑袋时候的狂热。他显得很局促,手里握着一根树枝,在地面上无意识的拨划着,就像是在老师严厉目光注视下。畏畏缩缩的小学生。

    杨秋容当然不可能明白徐彪的想法。她挣扎着使自己坐正,非常感激地说:“还未请教过徐大哥的门派,谢谢你救了我。”

    很简单的两句话,徐彪只觉得浑身骨头都轻了不少。

    “没,没什么。我也只是刚好路过,看见那个混蛋对你欲行不轨。这才赶紧出手。那个……你的伤,好些了吗?”

    杨秋容活动了一下胳膊,被扯烂的衣服下面露出大片白腻肌肤,在火光映照下看得徐彪一阵心痒。她顺了顺耳边的散乱长发,颇为虚弱地说:“徐大哥。能否请你送我回家?杨府上下,必当重谢于你。”

    回家?

    这大概是徐彪此刻最不愿意听到的两个字。然而,他没有任何理由拒绝杨秋容的请求。拖拖拉拉,很不情愿的从地上站起,徐彪仍然像来的时候那样,把杨秋容横抱在胸前,大步走出了山洞。

    徐彪其实很聪明。

    在这种时候拒绝要求,很容易暴露自己的真实目的。何况。当街救人的目的已经达到,祝恒被自己活活打死,再也没有比这更加真实的剧目。反正。以后的日子还很长,只要与杨府之间扯上了关系,总有机会再见到杨秋容。

    这也算是前段时间大量阅读小说话本得到的经验。里面那些对女人动了心思的男主角,哪一个不是在女人身上花费大量时间和心思,用各种水磨功夫弯弯绕绕,最后才真正抱得美人归?

    杨秋容感觉徐彪把自己抱得很紧。虽然觉得不太妥当。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肋下和腿部的伤口很疼,无法走路。只能任由徐彪就这样抱着,两个人上了大路。

    逃跑的马夫已经从府里叫来了人。事发地点被杨府亲卫控制。华俊坐在路边一块大石上,闭目凝神,放开灵能对周围细细搜索。徐彪丝毫没有想要隐匿身形动作。很快,两拨人撞在了一起。

    不等华俊张口发问,杨秋容已经连忙解释:“华师叔,这位是徐大哥,若不是他及时出手,我恐怕已经命丧黄泉。”

    华俊审视的目光落在了徐彪衣服外侧的菱纹图案上。他本能地握紧手中的带鞘长剑,不无警惕地问:“你是昊天门的人?”

    徐彪把杨秋容从怀里放下,双手抱拳行礼,坦然道:“在下昊天门火殿弟子徐彪。”

    经历过上一次的事情以后,华俊对“昊天门”三个字有着本能的反感。他闪身挡在杨秋容面前,再次释放灵能,确定周围没有任何修士之后,对着徐彪淡淡地说:“谢谢你出手救下我家小姐。这点东西,就当做是给道友的酬谢吧!”

    说着,华俊从乾坤袋里摸出一只玉瓶,朝着徐彪扔了过去。

    瓶子里有一枚元气丹。杨天鸿在自己人需求的丹药方面几乎是敞开供应,华俊身上也经常带有几颗以备不时之需。作为修士之间的酬劳,当然要远远优于普通金银。

    徐彪不以为意地接过玉瓶,拔掉瓶塞轻嗅一口,顿时整个人怔住。

    除了太乙宫这种超级门派,即便是昊天门,在门人弟子的丹药发放方面,仍然有着极其严格的管理条例。徐彪的丹药同样也是按月领取,即便是元气丹,对他来说也弥足珍贵。

    华俊做事情一向讲究恩怨分明。尽管对昊天门存在戒备心理,可是徐彪毕竟出手救了杨秋容。这份人情必须还,但徐彪若是以此为借口,一直纠缠杨府,华俊也会毫不留情的出手反击。

    杨秋容看出了华俊对徐彪的敌意,她坐在马车上,忍住伤痛,从车窗里探出头来,认真地说:“华师叔,徐大哥不是坏人。”

    华俊一直保持着临战状态。他脸上带着不无讥讽的笑意,淡淡地说:“小姐,“坏人”两个字可不会用笔墨写在脸上。何况,我从头到尾也没说过这位徐道友是坏人。”

    不等杨秋容和徐彪回答,华俊已经转过身,朝着坐在马车驾驶位置上的亲卫杨通下令:“别耽误时间。有什么事情先回去再说。少爷走的时候,把府里一切事务交托于我。现在,送小姐回府。”

    说完,华俊转身对着徐彪抱拳行礼,带着戒备和敌意。深深看了他一眼,从口中说出几个带有充满告诫意味的字:“就此别过。”

    徐彪站在原地,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

    华俊很强大,拥有金丹第八层实力的修士,恐怕连昊天门坐镇楚国的黄志平也不是对手。在华俊面前。徐彪根本不敢有任何动作。若是对方动了杀念,自己这一百多斤就得全部交代在这里。

    地面上,有两道深深的车辙印痕。

    徐彪有些怅然若失。事情显然与自己想象中出入很大,也远远不如想象的那么顺利。杨秋容虽然对自己产生了好感,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仍然很大。

    爱情。毕竟不是彼此之间的金钱交易那么简单。

    杨秋容不是小桃红,也不是月娘。

    望着已经远去的马车,徐彪沉默的脸上,渐渐露出一丝笑意。

    他看见,挂在马车车厢上的后帘被掀起一角,露出了杨秋容俏丽的面孔。

    她正冲着自己微笑,远远地招手。

    ……

    昊天门在楚国京城的宅院虽不是很大,房间却不少。对于徐彪火殿门人的身份。就连黄志平也不得不有所忌惮。因此,在这里,徐彪很是得到优待。拥有一个独立单间不说,也有人定时送来饭菜,甚至还有专门的女人服侍。

    应该还没人发现祝恒被杀这件事情。昊天门所有门徒的本命玉碟都在山上,只有管理者才能看到破碎的玉碟。楚国距离罔景山甚是遥远,一来一去需要很长时间。没有十天半个月,祝恒死亡的消息不会传过来。即便真的有人从山门而来。也不会把自己与这件事情联系在一起。

    毕竟,徐彪是昊天门的人。

    晚饭。徐彪吃了满满一大盘煎肉,啃光了一整条烤羊腿。五十多个生煎馒头下肚,又痛痛快快喝了几碗鱼汤,这才放下筷子,打着响亮的饱嗝,光着膀子,朝着澡堂方向慢慢走去。

    祝恒被杀,卢鸿志的目的没有达到。以那个疯子的做派,肯定还会再次上门恳请黄志平出手。以黄志平的懒惰做派,必定又是派出另外一名座下弟子。换句话说,自己仍然还有出手帮助杨秋容的机会。

    好感,需要时间慢慢积累。

    俗话说:一次生,两次熟,三次就成了。

    整个人泡在热水里很是舒服,也非常的惬意。徐彪闭上双眼,脑子里全是自己把杨秋容抱在怀里的美妙画面。

    一个身上裹着浴袍的女人轻手轻脚走过来,低声询问徐彪是否需要服侍?徐彪很不耐烦地挥挥手,将其撵走。

    心里有了目标,对于其它方面的诱惑,自然也就产生了免疫能力。

    此刻,徐彪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

    差不多是该好好找个女人成亲了。

    就算是道侣,也需要这种与俗世毫无区别的婚礼仪式,作为彼此关系的认证。

    ……

    前往黑森山脉捕捉荒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找个时代的路况非常糟糕,官道虽是用黄土夯实,表面却仍然坑洼不平。若是天晴还好,遇到暴雨倾盆的时节,路面上到处都是泥浆,无法分清楚沿途水坑深浅。

    这种道路,乘坐马车简直就是受罪。骑在马上虽然速度快些,却也不是长久之法。马蹄长时间浸泡在水里会绵软腐朽,蹄铁也会松动掉落。总之,若不是有太过紧急的事情,即便是有钱的大户人家,也很少在雨天季节外出。

    杨天鸿之所以答应孟奇前往黑森山脉捕捉荒兽,是因为此前在玲珑宝锁内得到的那本《真灵异录》。此书,开启天妖王紫犼的囚室就已经得到。其中,有《御兽篇》。

    就本源来看,荒兽也属于妖族。“御兽”二字,就是妖族大能对尚未产生灵智,只能以蛮力战斗物种进行驱使的专属技能。据说,上古时代神魔战争的时候,被妖族驱使的荒兽数量多达千万。铺天盖地如同潮水。若不是人类修士占据地利拼死反击,现在的世界,早就已经被妖族统治。

    除了孟奇,杨天鸿还带了杨元、杨艺两名亲卫。

    沿途,黄世仁都在玲珑宝锁里喋喋不休。

    “主人您实在太伟大了。竟然想到要捕捉荒兽这种极其绝妙的法子。”

    “与主人您伟大光辉的超卓智慧相比,小的实在自愧不如。主人您一定要多多捕捉那些傻头傻脑的家伙,越多越好。”

    “那可是荒兽啊!别人想要还求不到,主人您随便出手就能把它们抓来,实在是英明,实在是强大。实在是让小的不知道应该用什么字句才能形容。总之……主人万岁!主人万岁!”

    对于黄世仁这种不要脸的马屁精,杨天鸿很是无语。还算好,这家伙知道厉害,不会在有外人在场的时候出现。否则,杨天鸿也不知道究竟该如何解释这家伙的存在。

    黄世仁的亢奋。并非毫无道理。

    按照这支黄芩精怪的说法,玲珑宝锁内部除了珍灵药园,其实还有一个“御兽场”。最初产生宝锁的时候,药园和兽场两大基地就已经存在。这是两个互为共生,彼此之间相互依存在场地。天地规则,弱小动物以草木为食,大型掠食者又居于食物链更上端。虎狼之类的猛兽死后,尸体腐化变成泥土。被植物吸收。如此一来,动、植物两大种群互为关联,生生不息。彼此互为影响。

    珍灵药园外围,是面积广袤的森林的草场。当然,现如今,森林和草场已经荒废,就连位于核心地带的珍灵药园也所剩无几。其中最为关键的因素,就是御兽场在玲珑宝锁上一任主人手中彻底废弃。其中再无半头荒兽珍禽驯养。失去了最根本的有机肥料来源,玲珑宝锁内部的各种植物也只能奄奄一息。

    在黄世仁记忆当中。很久以前的御兽场,每天都会产出大量禽兽粪便。就算珍灵药园没有灵脉滋养。光是依靠这些粪肥,灵果妙实也会生长旺盛。当然,药园并非只会索取。各种灵果成熟之时,荒兽珍禽也会按照它们各自的喜好,选择灵果当做食物。它们吃得不多,也不会破坏珍灵药园内部结构。这种互相依存的关系存在了很久,却随着上一任宝锁主人神秘失踪,被破坏得一干二净。

    沿途,黄世仁都在反复交代杨天鸿捕捉荒兽的各种细节。归整起来就是一句话:不要捕捉某一个单一物种,数量和种类越多越好。而且,植食性和肉食性荒兽必须同时抓捕。否则,光是捕捉其中一种,宝锁内部都会出现物种失衡。

    当然,杨天鸿也可以选择把捕捉到的荒兽放养在外面。只是如此一来,在黄世仁眼中就显得很是浪费。

    这厮无论任何说法和做法,表面上都是为了玲珑宝锁和杨天鸿考虑。实际上,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在扩大和巩固珍灵药园。

    杨天鸿还是头一次听到这种秘闻。他很好奇,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下,就打算买些鸡鸭猪羊之类的家畜,放养在玲珑宝锁内部。

    黄世仁连忙阻止:“千万不要这样。御兽场早已荒废,就连我也不知道它的具体位置。主人您现在仅仅开启了宝锁内部非常狭窄的空间,若是就这样把家畜动物放进来,它们在这里无法存活,甚至还会导致某些可怕的后果。最好的办法,还是捕捉一头荒兽,以它的鲜血为引,通过五行大阵土属性祭坛,找出御兽场的准确位置后,再做打算。”

    五行大阵?

    土属性祭坛?

    杨天鸿清楚地记得,自己当初在孟家得到一块火山融晶,顺利开启了火属性祭坛。

    如果事情真的如同黄世仁所说,那么是否意味着,每开启一种祭坛,都会在玲珑宝锁内部产生巨大变化?

    不仅仅只是开启新囚室那么简单。这只来历不明的宝锁,其中还存在着更多的未知部分。

    ……

    从京城到黑森山脉,沿途要经过梅州、和州、豫州。

    孟家对此很是重视。除了孟奇亲自跟随,家主孟雄还派出了多达上百人的家族商队一路跟随。孟家不知道玲珑宝锁的秘密,捉住荒兽,当然要有足够的人手将其看管,沿途还要精心喂养,确保荒兽不至于饿死。否则,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统统都是白白浪费。

    出了梅州,前面就是和州。

    因为下雨,一路上紧赶慢赶,仍然没能按照预定时间抵达和州。眼看着天空渐渐变得阴沉,杨天鸿等人只得找了一间客栈住下,明日一早启程。

    客栈就建在官道旁边,两层楼的建筑,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豪宅。远远的,就能望见挂在客栈前面旗杆上的大红灯笼。上面写着几个俗不可耐的字“好再来客栈”。

    刚走进大门,几个身穿短衣的伙计连忙跑了出来,嘴里吆喝,手上忙碌,很是殷勤的接过客人行李,把马匹牵往后院马厩,放开嗓子朝着大门敞开的客栈内部连声招呼。

    “老板娘,有客人来啦!”(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冲天斗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天魔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天魔神并收藏冲天斗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