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冲天斗神 > 第一百二七节 怒杀

第一百二七节 怒杀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还有坐在侧面墙角里阴影里的那个瘦子,是楚国京城势力最大的黑帮头子。他喜欢穿黑色的衣服,跟老金一样,具体名字是什么早已无人知晓,只有一个类似于外号的称谓“老黑”。听说老黑以前曾经做过医生,还师从于扁鹊一脉。用手术刀给怀孕妇人接生,是老黑最为擅长的项目。老黑是个慈善家,养育着大大小小上千个孩子。这些娃娃都是老黑从街上捡回来,或者是在草丛、茅坑、破庙这些鸟不拉屎旮旯里找到。很多男女玩乐起来很是嗨皮,却从未想过避孕。等到肚子大了,娃娃即将出世,这才觉得惊慌。弃婴很常见,无良爹妈也从未有过想要把孩子带回去好好养大的心思。老黑有着一副菩萨心肠,本着拯救世人的想法,把这些弃婴捡了回来。当然,老黑的主要职业仍然还是医生。他喜欢用手术刀切开娃娃身体,再把猫、狗、牛、羊之类动物四肢装上。这是对于未来医学极其狂热的探索研究,老黑也从中学到了非常神奇的人体构造。在老黑的屋子里,经常可以看到人首狗身的怪物。为了让这些可怜孩子另外找到幸福的新家,老黑总是带回来一些有钱的客人,让他们任意选择。三万两银子一个娃娃只是正常标价,若是品种稀罕,比如山鸡、野兔之类,价钱还要更高。

    老黑很清楚,这些娃娃跟着自己,每天只能啃窝头吃咸菜,外加一碗能照出人影的稀米汤。富贵人家把娃娃买走,自然不会在吃食上亏待他们。如此一来,也算是给这些没爹没妈的孩子找了个好去处。至于那些被改造后的娃娃被主人如何玩弄。那就不关老子的事情了。

    老黑是个好人,真的。

    总之,呆在厢房里的这些人,李圣杰几乎都能叫得上名字。户部尚书可不是另外一个世界每天坐在办公室用手指头乱挖女秘书屁股的领导废物。大楚国的税收来源于方方面面,黑帮恶人无良商贩之所以能够存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楚国高层的默许。这并非顺明帝脑子被门夹过,或者是天生与黑恶势力有着亲近感。而是这些操持非正常生意的家伙愿意老老实实拿出钱来,上缴大楚国库。他们很清楚,若是自己不能交出大量财富,也就在楚国失去了存在价值。反正,只要手腕强硬些。心肠狠辣些,总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多用刀子刮刮老百姓的油膏,自己亲手送出去的部分,还是可以从别人身上拿回来。

    楚国京城周围有四个州。人口密集,坊市繁荣。整个商业体系都被这些人操纵。其中,有盐商、铁商、海货商人,以及专门往来于南北两地的大型商业家族。林林总总计算下来,核心实力约莫数十个,中型商队也多达上百。不过,有资格坐在厢房里的这些人,都属于掌握着重要商业渠道。身家财产丰厚的核心群体。

    李圣杰闭上双眼,身子朝后仰靠着开始养神。耳边,传来老金与景宁王府管事压低声音的窃窃私语。

    “这老卢究竟是怎么搞得?都过去大半天了。连杨天鸿这种毛头小子也搞不定?”

    “谁说不是呢!卢家老太爷让我过来的时候,说是最多半个时辰事情就能见分晓。现在一个多时辰了,前面仍然没有一点儿动静。”

    “呵呵!该不会是杨天鸿那小子不愿意卖吧?”

    “不卖?不卖他拿什么还卢家的银子?那可是足足八百万两纹银。这种官司就算是打到陛下面前,他杨家仍然还是一个“赔”字。不要说是区区一个杨府,就算是把他的祖家广平候全族都算上,也根本赔不起。这种武人出生的家伙我见多了。表面上说是朝廷官员。骨子里却是不折不扣的穷光蛋。前朝的伏波将军还记得吧?真正算的上是功绩赫赫。可是那又怎么样?家里仍然穷得揭不开锅,就连闺女出嫁也没钱办酒席。最后。还是把府里的大门拆了下来卖掉,七拼八凑才把闺女嫁出去。”

    闭着双眼。听着旁人说话,这感觉很不错。

    李圣杰嘴角浮起一丝颇为自得的微笑。

    很多年前自己刚认识卢经的时候,就知道那是一个心思活络,在赚钱方面很有一套的生意人。

    卢经很狡猾。一个多月前,杨天鸿刚刚带人前往黑森山,卢家就放出了这边有荒兽出卖的消息。太子、景宁王、老金、老黑这些人,统统都在卢家的邀约范围之内。身为商贾,与这些人必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用行话来说,这就是人脉,就是彼此关照的利益圈子。

    卢经当时就承诺:只要杨天鸿用荒兽抵偿债务,所有荒兽卢家一头也不会留,全部用于在这个私人圈子里拍卖。当然,消息也不会继续扩散,是否能够得到,真正拿到多少,全凭各人财力,还有彼此之间的交情。

    这是一个颇为公平的方法。比如老金和老黑,若是其中一个看中了荒兽,叫价五万两,另外一个绝对不会出手加价横加抢夺。毕竟在这京城之中,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没必要撕破脸。场面上的拍卖虽然输了,私底下也要让出部分好处给予对方。这就是小圈子拍卖会的好处。

    想要做到这一点,有一个极其重要的先决条件。那就是杨天鸿必须把捉到的荒兽全部交给卢家。

    若是卢家开价公平,此事倒也没那么麻烦。问题在于,卢经实在很贪婪。他既想着要得到荒兽钱财,又想着要娶杨秋容过门,从其手中得到仙家丹药。都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卢经却偏偏想要试试。这并非空想,只要杨天鸿的荒兽再无第二个买家,或者其他买家给不上价钱,到头来,这些荒兽他仍然只能老老实实交给卢经。

    一头普通品种的二品荒兽市场价为五万两银子。杨天鸿抓到的避水金睛兽乃是三品。什么荒兽大了就不会听话,根本就是卢经故意压价编造出来的谎言。按照正常价格,这种数量稀少的罕见荒兽,基本价格至少也要八十万两银子。不要说是总数多达十九头,就算只有这个数字的一半。也足以抵偿卢家索要的银钱。

    整个楚国京城的市场,都由厢房里的这些人控制。虽说其中缺少了一个孟家,卢经却并不担心。他相信,只要所有人联手,孟家也绝对不敢与这个庞大的商业利益群为敌。只能老老实实缩在一边,不会插手。更不会按照正常价格购买杨天鸿手上的荒兽。

    一句话,我说你手上的避水金睛兽每头只能卖七万两银子,那么它就绝对不可能卖到七万零一两。你可以不相信我的话,卢家也没有强留客人的习惯。你杨天鸿若是绝对这价格太低,不满意。那你可以出去另寻买家。

    反正,你杨家欠我八百万两银子。说好的时间差不多快要到了,超过一天,都要按照利滚利的原则增加利息。最多一个月,这白花花的银子就会变成一千万两,然后在这基础上翻着倍的往上增加。

    ……

    客厅里,卢经慢慢品着茶水,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得意微笑。

    杨天鸿展现出来的实力,的确让卢经为之侧目。此人实力非凡,竟然真的从黑森山里抓来了大批荒兽。而且还是珍惜罕见的品种。可越是如此,卢经就越是不愿意放过杨家。这种有底蕴有实力的人物,理所应当必须为我卢家所驱使。只要有了债务这个前提,以后杨家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必须得到我卢家首肯。

    让杨天鸿老老实实听话当然不可能。然而,达成这种目的的方法很多。“有钱能使鬼推磨”乃是千古名言。连鬼魂都尚且如此。何况是人。

    年轻人终究是经验不足,卢经仅仅只是动用了一点点小手腕。就让杨天鸿陷入了绝境。

    至少,表面上看起来如此。

    杨天鸿冷冷地看着卢经。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沉默了很久,他淡淡地说:“六头避水金睛兽,十三头玄天骏,卢老太爷竟然只给出一百九十万银子的数目,这种做生意的手段,实在令本将佩服。不过,卢老太爷你觉得心太黑了吗?做出这种事情来,你就不怕以后子孙遭难,天打雷劈?”

    这显然是在诅咒,而且非常恶毒。卢经低垂的眼皮略微抽搐了一下,抬起头,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年轻人,说话要讲道理。老夫不过是就事论事。你拿这些荒兽抵债当然可以。但它们就只能卖到这个价钱。若是你觉得老夫在骗你,大可以把这些荒兽拉走。反正,楚国京城并非我卢家一手遮天,想要荒兽的人很多。你可以问问他们,愿意出多少银两购买?一百九十万还是老夫我体恤亲家给出来的数目。换了别人……哼!恐怕连这一半的银钱都不会给。”

    杨天鸿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他似乎是在消化着这些话里的意思。过了近半分钟,他脸上神情忽然变得很是诡异,充满了凶狠,咧开的嘴巴让人联想起准备向猎物发起攻击的饿狼。

    “老杂种!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私底下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吗?”

    卢经猛然睁大眼睛,卢葆业也急速转身,父子两人的视线瞬时集中在杨天鸿身上,就连站在大厅里的卢家下人,也被“老杂种”三个字惊得浑身一颤,很是愤怒,也颇为畏惧地看着他。

    杨天鸿忽然狞笑起来,身子朝前猛然一窜,整个人跳到了距离卢经不到半米的位置。他居高临下盯着卢经,嘴里爆发出一阵令人心悸的“格格格格”狂笑。

    卢葆业连声大喊:“来人,快来人啊!”

    卢经摆了摆右手,制止了他,被皱纹包裹的双眼毫不畏惧反瞪着杨天鸿,虽然有些害怕,嘴里却毫不认输:“慌什么!这里是卢家,也是大楚国天子脚下。我倒要看看,这个既要悔婚,又不愿意拿出银子赔偿的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

    “老杂种。你也好意思说这种话?”

    杨天鸿把额头朝前伸出,凶狠且充满冷光的双眼,几乎贴上了卢经渗出汗水的鼻子。他压低声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只要跟其他人联手,就能控制整个楚国市场上的荒兽价格。我相信你可以做到这一点,也知道你刚才那些话并非恐吓。没错。这些荒兽我大老远从黑森山里弄出来,到头来却值不了多少银子。若是卖不出去,只能烂在我自己手里。驯养荒兽要花费很大的代价,它们每天吃用的食物就要花去很多钱。你知道我办法长期养活它们。摆在我面前的路只有两条:要么老老实实按照你开出的价钱,把所有荒兽折算成一百九十万两银子。要么我带着荒兽离开你卢府,在外面。连一百万的价钱也卖不到。”

    卢经感觉到杨天鸿身体里跳动着想要杀人的意念。虽然恐惧,卢经却强打精神,做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年轻人,你想的太多了。老夫历来良善,若不是你执意悔婚。也不用背上八百万两纹银的债务。你难道还……”

    “要银子是吗?很简单,我这就回去调集银两还给你。”

    杨天鸿猛然出声打断了卢经的话。他慢慢地说:“想要坐地起价的方法有很多,你现在用的,却是最愚蠢的一种。别忘了,我可是归元宗的门人,就算山穷水尽,师门必定会在这些事情上予以帮助。嘿嘿嘿嘿!别用那种贪婪的眼光看着我,我不喜欢。而且非常讨厌。丹药我绝对不会给你一颗半粒,最多半个月时间,我会把欠你的银子全部凑齐。”

    说完。杨天鸿咬牙切齿,站直身子,与卢经拉开了距离。

    这不是卢经想要的答案。

    他要银子有什么用?比起八百万银两,无论眼前这些荒兽,或者丹药,都要更具诱惑力。

    看着杨天鸿转身就要离开。卢经不禁有些发急,连忙杵着拐杖快步追上去。口中连连急呼:“贤侄,此事我们应该坐下来好好商量。老夫刚才也是气话。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若是你觉得一百九十万两银子这数目实在低了,老夫可以加价,二百万两,你觉得如何?”

    杨天鸿走到距离最近的一头避水金睛兽旁边,很是轻蔑地看了满面急切的卢经一眼,淡淡地说:“我这个人做事情,向来都会给你人留有一线机会。之前我就说过,这些荒兽是专门用于抵偿我杨家欠你的债务,两家婚事从此一笔勾销。你倒好,利欲熏心,得了好处还想着更多。老杂种,也亏你开得了口,二百万两银子就留着你自己压棺材。告诉你,这些荒兽姓杨,不姓卢。”

    说着,杨天鸿反手拔出佩刀,不等卢家父子反应过来,之见空中划过一道银白色的光,手起刀落,粗如水桶般的避水金睛兽脖颈骤然断开,带着独角的头颅滚落在地上,颈腔里喷出一股冲天浓血。

    卢家父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彻底惊呆。

    卢葆业两只眼睛睁得斗大,脸上充满了恐惧和疑惑,嘴里喃喃自语:“你,你究竟在干什么?干什么?”

    卢经老迈的身子不断摇晃着,他用力扶住拐杖才勉强保持住平衡。老头的思维转换速度极快,片刻,已经想通了事情前后,以及杨天鸿此刻的心思。难以言喻的恐惧,从卢经心底最深处迅速蹿起,很快占据了整个大脑。

    “不要!不要啊!”

    周围,卢府家丁和下人呆呆地看着,谁也没有上来劝阻,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杨天鸿看也不看呆站在身后的卢家父子,朝着不远处的杨元等护卫厉声大喝:“动手,给我杀光这些荒兽!一个不留!”

    杨元的佩刀进城前就磨过,非常锋利,刚砍断避水金睛兽的脖颈,又劈开了一头玄天骏的脑壳,刀锋依然铮亮,没有丝毫缺口。

    空气中立刻弥漫开一股浓烈的血腥,在卢府上下急剧散开。

    卢经一双老眼变得通红,无数血丝瞬间充斥了眼眶。他扔掉拐杖,猛地从背后抱住杨天鸿的肩膀,嘴里发出极其痛苦,充满了悔意的尖叫:“住手!都给我住手!不要杀了,求求你们不要再杀了。”

    杨天鸿侧过身子,看着满面凶暴,目光足以活活把人吃进去的卢经,很是不屑的冲着地面啐了口浓痰:“老杂种,这些荒兽卖不上价钱,与其留着白白浪费粮食,不如趁早一刀宰了。嘿嘿嘿嘿!放心吧,也就是弄脏了你家的地面,过后让下人好好冲洗就行。”

    卢经喉咙里发出极其恐怖的声音,他用力扣紧杨天鸿双肩,指甲几乎陷进了肉里,苦苦哀求:“不要,不要再杀了。求你,不要再杀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冲天斗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天魔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天魔神并收藏冲天斗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