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冲天斗神 > 第一百五六节 矿石

第一百五六节 矿石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只有关系非常密切的同门,或者朋友,才有资格管谷上敬叫“老谷”。

    “袒胸露乳又怎么了?你又不是没有见过?”

    谷上敬对着来人大笑起来,言语上丝毫没有收敛:“你连老子光屁股时候前面后面都看过了,还有什么不适应的?要不,你也把衣服脱了,咱们两个比比看谁的更大?谁的更长?”

    拜入赤阳宗修炼以前,谷上敬是个在街头浪荡的地痞。收保护费调戏小寡妇敲诈勒索的事情做了不少,说是作恶多端也不为过。只是有一天,遇到了赤阳宗的一位修士,这才被对方点化,大彻大悟,对过去所做的一切感到后悔,然后抛弃一切拜入赤阳宗潜心修炼……到了现在,谷上敬已经是赤阳宗里举足轻重的高阶修士,一身修为已经进入了金丹第七层。

    来人身着一套淡绿色的绸缎长袍,表面绣着漂亮的竹叶图案。彼此都是熟人,赤阳宗也不是第一次来,他省去了客套,直接从旁边山石上拿过一个干草垫子,坐了下来。

    身为归元宗青木殿主,卢云光当然要选择与自己身份和功法对称的着装。

    他对谷上敬带有痞意的话语毫不为意,撇了撇嘴,露出一丝朋友之间善意的讥讽:“几年没见,你是越来越下作了,连这种事情都要比个高低。你每天呆在这种地方,身上已经被烤得连肉都没剩下几块。怎么,难道你下面那根东西要特殊一些,是烤不化的老木头?还是被盐巴腌过,用牙啃都啃不动的陈年干巴?”

    对于谷上敬,卢云光从来不留口德。

    “哈哈哈哈!你还是那么伶牙俐齿!”

    谷上敬抚胸大笑,用同样犀利的言语还击:“你****的还是浑身上下都那么绿。你为什么不戴上一顶帽子?我以前就跟你说过帽子一定要戴。否则很难看,跟你身上的衣服也不搭配。”

    “滚!绿帽子这种东西还是留着你自己玩。”

    卢云光冲着地上啐了口唾沫,很是不屑地叫嚷:“要不要我现在弄个百八十顶给你?不过这东西似乎对你没什么用。你****的没有老婆。身边也没有欢好的女人。”

    听起来两个人是在对骂,只是气氛陡然之间变得平静下来。两个男人。一个光着身子,一个瞪起眼睛,就这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突然,不约而同大笑起来。

    卢云光从乾坤袋里拿出了两坛没开封的好酒。

    谷上敬信手在旁边地上的沙子表面画了只鸟。空虚的线条顿时变化起来,一只鲜活的白鸽从地上跳起,朝着远处的赤阳山宗门飞去。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几名赤阳宗炼气弟子小跑着出现在山道上。他们牵着一只活羊。肩膀上扛着柴火和烧烤架子。为首的弟子很快跑到谷上敬面前,恭恭敬敬行了个礼,然后招呼着其他人放置烤架,拔出刀子对准活羊颈腔捅了进去,先是放血,然后剥皮。很快,整只羊被弄得干干净净,摆在了摊开的羊皮上。

    谷上敬挥了挥手,这些炼气弟子再次行礼,毕恭毕敬退了出去。沿着来路离开。

    羊肉架在火上不断转动着烧烤,很快就散发出一股令人垂涎的香气。

    “来,来。来,喝酒!喝酒!”

    卢云光与谷上敬是多年的老友。很长时间没见了,有酒有肉,男人之间就有了共同的话题。

    几乎每个人都有朋友。不过,赤阳宗的修士有些例外,包括谷上敬在内,他们对于朋友尤为看重。这是因为赤阳山位置偏僻,人烟稀少。正常情况下,无论普通人还是修士。都很少来到这种干旱酷热的地方。这里的自然环境非常复杂,即便是修士误入沙漠。无法分辨方向,也会陷入其中活活渴死。久而久之。在修炼世界,西北之地的赤阳山,也就成为了修士们避之不及的危险场所。

    很少有人记得赤阳山上有一群修炼特殊功法的修士。在修炼世界,这里相当于被遗忘的角落。若是没有春日大比,恐怕连“赤阳宗”三个字也会被彻底忘记。

    因此,对于每一个外来访客,赤阳宗都很欢迎。尤其是像卢云光这种与本派修士是好友,自身修为也极其强大的修士,赤阳宗更是重视。虽然这里物资匮乏,却也要拿出最好的东西款待对方。

    酒过三巡,卢云光眯缝着微醺的醉眼,注视着南面方向,喷吐着酒气说:“你们赤阳宗也真是舍得,硬生生把这里变成一片酷热绝地,反倒把所有好东西都推向了南边。真不知道赤阳宗最初那位祖师究竟是怎么想的。也许,这就是你们之所以能够呆在这里的缘故吧!”

    谷上敬笑而不答,挥动刀子,割下一大块烤至焦黄的嫩羊肉,在不断发泡的油脂表面洒上盐和孜然,递了过去。

    赤阳山虽是一座活火山,周围环境却并非自然形成。传说,数十万年前,赤阳宗开宗祖师为了寻找天下阳气至盛之地,来到这里,动用浑身法术,磅礴修为,将此地所有生机尽数朝南面推移。自此,才形成了以河流为界,两地虽然邻接,气候物产却迥然不同的特殊格局。

    天地规则在任何时候都会存在。这种死一地又活一地的做法,当然引发了天地规则的惩罚。赤阳宗一向人脉稀疏,原因就在于此。不过,相比能够得到一处修炼特殊功法的阳火之地,交换下来倒也还算不错。

    天下灵脉皆有其数量。能够占据其中一处,便可开宗立派。赤阳祖师无力与其他宗派争夺,只能使用这种对自身有着惩罚限制的反噬之法。可是作为开宗之人,他的做法毫无疑问很是正确。毕竟,从此之后,赤阳宗也就有了延续不断的徒子徒孙。

    谷上敬嘴里嚼着羊肉,很是高兴地看着坐在对面的老友:“这些年一直没听到过你的消息。怎么会突然跑到我这里来?难不成,你在外面勾搭了某个手段强横家伙的婆娘。被人家追杀?”

    “放屁!”

    卢云光轻描淡写地笑骂着:“以我英俊潇洒的外表,若是想要女人,还不是勾勾指头就能过来。我是觉得很久没见你这个混蛋。想来看看你会不会剩下一把骨头,也好买口薄皮棺材把你埋了。还好。看你的样子,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断气。来,喝酒!干了!”

    谷上敬看了看身边快要倒空的酒坛,颇有些不满意地叫嚷起来:“你****的也太小气了。大老远过来就带了这么两坛子酒。老子肚子里的酒虫被你勾了起来,压也压不下去。”

    卢云光“嘿嘿”一笑,也不解释,直接伸手挥动长袍。顿时,地面上齐齐整整出现了数千个尚未开封的酒坛。

    “这些应该够了吧?”

    他大口吞嚼着油乎乎的烤羊肉。含含糊糊地说:“别说老子不够意思,这些都是上等汾酒。知道你喜欢这个,足足五千坛,够你喝上一阵子的。”

    这份礼物很重。谷上敬一边大笑,心里却很是感动。

    酒这种东西并不难买,可是好酒就不一定。卢云光也喜欢喝酒,他口中的“好酒”,至少也是三十年陈的佳酿。若是寻常间几十坛子,倒也容易买到。可是数量足足多达五千,这就不是银两多少的问题。而是真正需要花费心思,需要跑上很多地方,才能凑够这个数字。

    谷上敬刚准备拿起一坛汾酒拍开封泥。对面卢云光立刻高声叫了起来:“喂!先不忙喝,老规矩,把你的骰子拿出来,助助兴。”

    “好!”

    说着,谷上敬手上出现了一个碗,还有三颗用封魔铁石制成的骰子。

    这是两个人之间多年交往的惯例了。见面必定要赌上几把,任何东西都可以用来下注。

    卢云光指了指摆在地上的酒坛,豪气冲天:“五千坛陈年汾酒,有本事你就赢了回去。若是不然。老子怎么拿出来,还是怎么拿走。”

    谷上敬提了提有些松垮的内裤腰带。也不多话,直接从乾坤袋里取出几颗红融血晶。

    卢云光顿时目光一滞。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红融血晶是一种极其珍贵的矿石。等级高达八品。这种通体遍红的晶石数量稀少,只分布在活火山周围的地下。在修炼世界的交易市场上,只要出现一颗红融血晶,立刻会引起众多修士争相哄抢。

    “不行!不行!老谷,这东西太贵重了。”

    卢云光连忙摆了摆手,正色道:“咱们朋友归朋友,玩闹归玩闹,我这边不过是几坛酒而已,你却拿出这种东西来刺的眼睛。你****的究竟想搞什么名堂?”

    说是赌博,其实就是卢云光和谷上敬之间的一种游戏。无论输赢如何,最后还是双方互赠礼物。谷上敬很看重朋友,也舍得拿出红融血晶这种贵重之物。只是在卢云光看来,自己那几千坛汾酒,实在是值不得这么多。

    朋友之间,讲究一个“义”字。当然,在利益方面,也必须对称。否则,很多事情慢慢就会变了味道。

    谷上敬知道自己拿出来的红融血晶过于珍贵,他笑道:“这东西是从老子屁股下面挖出来的。你知道,这里是至阳之地,这玩意儿多得要命。老子常年呆在这里,又不会挪窝儿。你那几千坛酒来的也不容易,若当老子是朋友,就赶紧扔骰子,看看究竟是你的点数大?还是老子比你更大?丑话说在前面,若是我赢了,以后你****的不准管老子穿不穿衣服。”

    “那可不行!”

    卢云光神情严肃无比:“赶紧把那几颗石头收起来。你要再这么放着,咱们朋友也不要做了,老子立刻站起来走人。”

    谷上敬知道卢云光是好意,他皱起眉头,很不高兴地说:“老子可不像你财大气粗,这鬼地方说是至阳之地,其实穷得连鸟毛也没有。你大老远的过来,;老子怎么也要送你点儿东西。你,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别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

    卢云光仰脖喝光了碗里的酒,安慰道:“大伙儿凑在一起。就为了开心热闹。来,来,来。好好喝几碗。咱们就这么玩,看看到时候誰输得多。罚谁不准喝酒。”

    谷上敬双眼一瞪:“这怎么行?你欺老子拿不出东西是不是?等着,让老子想想口袋里还有什么好货。若是不然,这些红融血晶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必须拿走。”

    对于这个朋友执拗的脾气,卢云光早就一清二楚。他苦笑着点点头,语气上已经认伏:“好!好!好!就照你说的办。不过,这些血晶真的过于贵重,你拿出这种东西的确很伤感情。要不这么办。你们常年在这里挖掘红融血晶,总有些玄铁之类的矿石吧?我宗门里擅长锻造之术,你就随便给我点儿玄铁,我带回去也好给门下弟子多些修炼的材料。”

    这的确是真话。锻造之术就跟炼丹一样,需要反复不断的练习,才能制造出上品玄兵。

    “玄铁?”

    谷上敬再次皱起眉头,他摸着下巴,思考片刻,很是犹豫:“老卢,那种东西跟垃圾一样。咱们兄弟俩可是很久没见了。我是真的很想送你些好东西,可是你……”

    卢云光“哈哈”大笑起来,他拍了拍谷上敬的肩膀。认真地说:“就玄铁吧!你我之间说那么多客气话干什么?改天若是我座下弟子炼出不错的法器,一来也是承你给我的玄铁材料,二来也好送你几个品级优秀的法器。算下来,还是你吃亏,我占了大便宜哦!”

    这并非毫无根据的胡言乱语。

    与归元宗一样,赤阳宗也擅于炼器。当然,赤阳宗炼制法器的技术,远远不如归元宗那么精妙。然而,在材料选择和使用方面。天下所有修炼宗派都没有任何区别。玄铁位于地下深层,普通人根本无法触及。只有修士使用土遁之类的法术,才能深度掘进。在这个过程中。大量玄铁矿被挖掘出来,又被当做垃圾一样扔掉。原因很简单————玄铁只能锻造一品玄兵,而修士专用的兵器盔甲以及各种法宝,品质至少也要达到二品。

    锻造之法以玄铁当做基本训练材料,这种事情在各大修炼门派之间不是秘密。玄铁矿石就是毫无用处的废料,当然,若是能够把矿石提炼成玄铁锭,那么这些材料也还勉强能用。只不过,提炼玄铁矿石需要耗费大量煤精,还需要特殊的控火之法。即便是修炼宗派,也觉得提炼玄铁矿石很是麻烦。俗世就更不用说,懂得提炼之法的工匠本来就少,煤精也极其难得。因此,俗世之间的玄铁兵器非常罕见。偶尔出现一把,也往往被凡人视作神兵利器。

    卢云光离开的时候,身边多了好几个赤阳宗筑基修士。他们每人身上都背着几十个乾坤袋,里面装满了大大小小,数量多达上百万斤的玄铁矿石。

    乾坤袋也并非万能。这种东西的确可以装下很多物资,却也有其大小限制。卢云光一个人虽然也能把所有矿石全部背走,只是这种事情有些难看,还是让谷上敬派出几个弟子一路送至归元宗比较好。

    谷上敬觉得很过意不去。这些玄铁矿石在赤阳山上已经堆了很久,都是些没人要的垃圾。就这么被卢云光全部带走,感觉……就像是突然来了一个忠厚老实勤恳苦干的清洁工人,把堆放在自家门口多日的发臭垃圾全部清走。

    他可是送了我足足五千坛陈年汾酒啊!

    这种交换……根本就不能算是交换,这才是真正的朋友。

    想到这里,谷上敬只觉得心潮澎湃,他冲着天边那几个远去的人影连声大喊:“老卢,有机会再来赤阳山喝酒。下次老子说什么也要把红融晶石塞到你口袋里。若是你****的再不要,就是看不起我,咱们俩朋友也没得做!”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朋友。卢云光和谷上敬只是其中比较有代表意义的一对。

    按照宗主钟元宇的命令,归元宗门下弟子在近段时间大量外出。不是云游,就是访友。大家各用各的手段,各用各的方法,从其它修炼宗派弄到了大量玄铁矿石。

    为了不引起注意,每个人得到矿石的方法都不一样。有些是通过俗世商人进行中转,有些是打着修补法器需要矿石材料的名号,还有的干脆装作在对方门派做客,偷偷把大量矿石装进乾坤袋,神不知鬼不觉把东西弄了回去。

    你摆在家门口的垃圾突然少了。你会对此在意吗?

    答案当然是“不”。

    你甚至还会觉得心里有暗暗的窃喜,认为是某个不长眼的傻瓜在扔垃圾的时候,不小心把你的垃圾看成是自家物件,顺手扔进了楼下垃圾桶。

    不知不觉间,大量玄铁矿石流进了归元宗。

    没有任何人察觉其中有什么问题。

    那是玄铁矿石,不是提炼过的玄铁锭。(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冲天斗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天魔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天魔神并收藏冲天斗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