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冲天斗神 > 第一百八一节 扫荡

第一百八一节 扫荡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五百两银子是吗?”

    杨胜冷冷注视着为首的壮汉:“稍等片刻,我这就让人进去取来。”

    杨府外面,周围很快聚起了几十个看热闹的人。

    站在旁边的杨武有些意外,连忙走上前去,用手肘碰了碰杨胜的后背,急声低语:“怎么回事?这帮家伙摆明了是用造价的借据骗钱。我儿子的性子我最清楚,在赌坊里输个几两银子必定是真的。但绝对不会狮子大开口找人借出上百两银钱。你为何还要……”

    杨胜用冰冷的目光注视着站在大门外的三个壮汉,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我也不明白。这是大小姐的意思。”

    杨胜没有撒谎。

    按照他最初的想法,根本用不着跟外面这三个地痞多说什么。只不过,就在他拉过杨武家小子,正准备把三个盛鑫赌坊打手撵走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杨秋容的传音入密。

    “看看借据上是怎么写的。还有,无论借据上必须赔付的银子数量有多少,一文不差的拿给他们。”

    既然大小姐杨秋容插手,杨胜当然要绝对听从。能当上门子的人,思维通常比较活络。虽说不明白杨秋容的真正用意,杨胜却可以多少猜到一些。

    很快,一个杨家老仆从内院拿出了五封用红纸包裹的银锭。杨胜阴沉着脸,挥挥手,老仆把银子递给站在外面的壮汉。三个地痞嘻嘻哈哈围拢过来,验看过银锭没有问题,于是,带着无比傲慢的神情,故作得色地朝着杨胜拱了拱手,“嘿嘿嘿嘿”大笑着说:“骠骑将军府上。果然是一诺千金。哈哈哈哈!盛鑫赌坊就欢迎这种愿意付账的客人。”

    一个老仆从院子里端来水盆,朝着外面的马路“哗啦”泼洒过去。仿佛是在净街,又好像是在驱赶肮脏恶心的垃圾。

    杨胜和杨武快步回到府里。远远的,就看见身穿白色衣裙的杨秋容站在大厅中央。脸上全是淡淡的冷笑。

    杨胜拱手弯腰,恭敬地说:“回禀大小姐,按照您的吩咐,银子已经给了那些人。”

    杨秋容点点头,语调充满轻蔑,声音带有毫不掩饰的杀意:“看清楚了吗?借据上的落款是盛鑫赌坊?”

    杨胜点头道:“看清楚了,一字不误。”

    杨武在旁边有些发急,连忙插进话来:“大小姐。我家那个小子冒冒失失给府上惹了祸端,这五百两银子就从我今后的薪俸里扣除吧!”

    杨秋容以不变的表情和语气说:“这事跟你没关系。是有些人看我们杨家不顺眼,故意想要****来试探虚实。”

    停顿了一下,她继续对杨武说:“赌坊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开的。你家那个小子穿着打扮看上去就不是有钱人,赌坊即便想要设局构陷,也不会选择穷人下手。若非豪富之家,谁会拿得出五百两纹银?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我弟弟在南疆打了胜仗,朝中有人对此看不顺眼,故意想要试探一二。顺便。留个下马威,给我们杨家作为警告。”

    杨武顿时变得愤怒起来,额头上迸起一道道隐约凸起的青筋:“妈的。到底是谁?究竟是谁敢少爷和小姐作对?老子绝对饶不了他!”

    杨秋容精致美丽的脸上,浮起一丝淡淡的微笑:“人家既然发了招,咱们就必须接着。否则,以后欺****来的混蛋还会更多。”

    杨胜有些不明白:“既然如此,又何必拿银子出来给那些家伙?”

    杨秋容的目光无比冰冷,言语如同刀子般锐利,只是笑容看起来无比邪恶,就像充满诱惑的美丽魔鬼:“借据上有杨武大叔儿子的落款签名。不要说是区区五百两,就算是五千两。我们也要认下来,拿出银钱付账。否则。就是无言无信。杨家乃是豪门贵族,怎么可以像街头无赖般耍诈?既然输了。也借了钱,那么该是多少就是多少,即便是欠了一个铜板,也要老老实实还上。”

    “当然,这笔账还是要算的。”

    说着,杨秋容话锋一转:“盛鑫赌坊不会长脚自己跑掉。传我的话,盯紧****收银子的那三个人。还有,盛鑫赌坊那边也要派人过去时刻守着。最迟明天晚上以前,这件事情必须有个结果。杨家一直低调的过了这么多年,很多人已经忘了我爹爹当年乃是靠着斩杀戎狄起家。大将军的刀,可以杀敌,也绝对不容侮辱亵渎。胆敢冒犯虎威者,当诛无赦!”

    ……

    一天当中,盛鑫赌坊的生意,通常是下午最好。

    这是一幢两层小楼,二层都是包间雅座,专门为出手阔错的客人设置。赌注少于二百两的人,断然不会被邀请上楼。雅间了很是安静,还有免费的香茶奉送。不过,来赌坊玩的客人都是为了赢钱,没人对茶水产生兴趣。

    一楼大厅面积宽敞,六张赌桌中间留有可供通行的空间。这也是天下几乎所有赌坊的共同格局,求的就是一个“六六大顺”。至于钱财这种东西,只要运气顺了,就会潮水般涌来,挡都挡不住。

    看着面前这个面无表情的客人,梅老三隐隐有些发慌。

    这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身上穿着一袭黑袍,质地是普通的棉麻布料,做工也很一般。相貌上没有任何出奇特殊的地方,操着一口楚国官话,字正腔圆。

    身为赌坊总管,梅老三平时都呆在楼上,与身份高贵的客人作陪。只是今天情况有些特殊,跟班从下面传话过来的时候,这个客人已经赢了三百多两银子。

    盛鑫赌坊是楚国京城里有名的大型赌场,每天来往的银子,至少也有几万两之多。区区三百两当然不在话下,也不会引起梅老三注意。不过,这位客人有些特别,按照荷官的说法。他最初下注的赌本,只有一枚铜板。

    一枚铜板,就是一文钱。在街上可以买到两个肉包子。或者一碗牛肉汤面。酸酸甜甜的糖葫芦也是一文钱一串,还有卖力气汉子最喜欢的烧饼。一文钱可以买两个,随便加点汤水对付对付,就是一顿饭。

    天下间的银钱兑率都一样。一千个铜板就是一贯,等同于一两纹银。

    男子玩的是买大小,也是盛鑫赌坊里最受客人欢迎的项目。规矩很简单,三颗骰子摇出来朝上的点数若是一至九,就是小。若是十至十八,就是大。无论买大买小。只要中了,赔率都是一赔一。

    当然,也有三颗骰子同时出现相同点数“豹子”的情况。若是客人下注买中,庄家就必须赔付百倍的注码。不过,这种情况实在罕见,只要是脑子正常的客人,都不会选择在“豹子”栏下注。因此,摇出豹子等同于庄家通杀。

    荷官的话,让梅老三听了很是震惊。

    这位客人只拿出一枚铜钱作为赌本,前后前后已经赢了三百两银子。其中。没有出现一次豹子,统统都是买大小。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事情。赌客们都有跟风的心理,尤其是在自己手风不顺的情况下。往往会选择跟着运气比较好的人一起下注。摆在年轻男子面前的铜钱从一变二,然后变成了成锭的银子。这种事情当然会惹人注意,也没理由不跟着运气爆棚的人一起发财。

    事情很快变得失去了控制,面对众多的下注赌客,荷官只能一一赔付。短短不到半个时辰,光是在这张赌桌丧,盛鑫赌坊已经赔出去上万两银子。

    梅老三替下了荷官,用犀利的眼神打量着站在对面的男子。

    他很冷漠,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从衣服穿戴上看不出具体身份。也丝毫没有权贵富豪的派头。

    越是这种毫无动静的人,梅老三就越是觉得畏惧。

    他抱拳拱手。笑容可掬地说:“敢问客官,是不是……”

    年轻男子显得很不耐烦:“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老子到这里来是为了赢钱。若是要听人说话,还不如去万花楼找两个姐儿唱曲。就你这老公鸭嗓子,光是听听就觉得难受。赶紧的,摇骰子,老子赶着下注。”

    这番话就跟骂人没什么区别。当下,几个站在旁边腰圆膀大的打手就要冲上前去,却被梅老三悄悄摆手示意拦了下来。

    盛鑫赌坊不是梅老三的产业。能够在这京师城中摆设赌坊,除了钱财,还必须拥有极其强大的权势。这些东西梅老三都没有,但他性子沉稳,做事小心,心思慎密,自然也就被主家看中,成为这间赌坊的管事。

    混迹江湖最重要的因素,就是有一双老辣的眼睛,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梅老三在道上混了几十年,早已炉火纯青。面前这个年轻人的深浅无法探知,但不管怎么样,能够用一枚铜板赢走三百两银子,这种本事实在很可怕。无法知道对方根底的情况下,梅老三决定采取最稳妥,也是最常用的办法,花钱消灾。

    来赌坊的人,都是为了求财。与其莫名其妙招惹强悍扎手的仇家,不如花些银钱,把****的瘟神早早打发离开。

    抱起骰盅,用力簸了几下,梅老三把骰盅摆定在桌上,对着赌桌伸出右手:“请客官下注。”

    旁边聚集了多达上百的赌客。无数双眼睛聚集到年轻男子身上,充满了贪婪和期望。每个人都在看着他究竟如何下注,是否还能像之前那样,给自己带来好运和财富?

    男子抓起摆在面前的所有银钱,重重放在了位于赌桌正上方的“豹子”栏位。顿时,周围响起了一片倒吸冷气和哗然的声音。

    之前的每一把,要么买大,要么买小,男子从未买过豹子。毕竟,一赔一百的几率实在太低,除了想要用最后赌本搏一搏的疯狂赌徒,谁也不会这样做。

    没有人跟着男子一起下注。事情变得很是诡异,也超出了正常范畴。有些眼睛明亮的赌客悄悄离开,见好就收。有些人虽然看出来情况已经变化,却抱着看热闹的心理站在旁边,只是没有下注。还有些脑子愚钝懵懂无知的家伙仍在叫嚷,把手里的银钱扔上赌桌。按照自己的判断买大买小,就是没有一个人跟着男子在豹子栏下注。

    梅老三脸上一直带着笑。

    他觉得,这个客人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以对付。身为赌道老手。梅老三不用掀开骰盅也知道自己摇出了二、一、四小的点数。骰子翻滚以及发出来的碰撞,有着轻微差别。普通人当然听不出来。梅老三也是经过特殊训练,浸淫此道多年,才练出了这身本事。

    掀开骰盅的一刹那,梅老三脸上的笑意彻底凝固。

    他看见静静躺在骰盅底部,红色圆点朝上的三颗骰子。

    三个一,豹子。

    梅老三双眼瞪得斗大,脸上肌肉也不受控制抽搐起来。

    他在心里狂叫:“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控制骰盅是一门精妙的本事,梅老三可以用自己的脑袋发誓。之前摇出来的点数绝对不是这样。如果连“豹子”和“小”之间的区别都无法分清,自己也没有资格在赌坊管事这个位置上继续呆下去。

    年轻男子用力敲了敲桌子,对发呆怔住的梅老三很是不满,声音也比之前提高了几分:“发什么楞呢?赶紧的,赔银子。一赔一百,三万两纹银,立刻给我拿来。”

    梅老三从震惊中被叫醒。他深深地看了年轻男子一眼,转过头,对站在旁边的荷官低语了几声。片刻,转身离开的荷官很快回来。手上多了几张大额银票,刚好是三万两之数。

    几万两银子数目虽大,盛鑫赌坊却还赔得起。

    然而。年轻男子丝毫没有按照梅老三的意思就此走人。他仍然用玩笑般的目光看着梅老三,淡淡地说:“继续骰盅啊!本大爷还没有尽兴,你这赌坊也没有到关门打烊的时候。”

    现在正是下午,也是一天之中最为热闹的时候。

    梅老三感觉嘴里有些发苦。他很想放下骰盅,告诉男子赌坊现在关门歇业。然而,这种事情不是他区区一个管事能够做主。想到这里,梅老三再次转过身,对荷官亲信急速低语了几句。

    “赶紧去把东家找来。此人应该是****找麻烦的。这种事情,只能是东家出面才能解决。”

    盛鑫赌坊有一套应急机制。当下。梅老三用眼神对站在四周的保镖打手示意,身材彪悍的壮汉们纷纷围拢过来。嘴里吆喝着,手上连推带攮。把聚集在大厅里的赌客们纷纷撵走。前后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原本热闹纷乱的大厅里,就只剩下年轻男子一个客人。

    “咣啷!”

    厚重门板用力关闭的碰撞声,从男子身后响起。眼神不善的打手们从几个方向围拢过来,脸上全是毫不掩饰的凶狠和虐意。

    掌控全场的梅老三心里顿时安定下来。他站直身子,慢慢互握着手掌,微笑着说:“不知客官尊姓大名?我盛鑫赌坊一直欢迎天下来客,在道上也是响当当有信誉的名号。只是不知道,客官为何屡次三番相逼?”

    年轻男子仿佛没有听见梅老三得意的话。他皱起眉头,很不耐烦地用力敲着桌子:“到底怎么回事?我叫你摇骰,我还没玩够呢!”

    这时,一个体格强悍的壮汉冲了过来,“啪”的一声巨响,拳头重重砸在了年轻男子旁边的桌子上。壮汉嘴里喷吐出带有浓烈口臭的气味,狞笑道:“想玩是吗?大爷我就过来陪陪你,看你到底有多能玩?”

    这句话带有另类的成分。男人之间的游戏,不仅仅只是拳头撞拳头那么枯燥乏味。对于身体之间的亲密接触,从古到今都有着相同性别的爱好。

    赌场里壮汉们全都哄笑起来,楼上楼下所有人都在大笑,各种声音也纷纷传出。有人大叫着应该把年轻男子身上的衣服剥光,有人威胁着要把他摆在桌上变成玩具,还有人叫嚣着要把他身上某个零件拆卸下来。

    为首的壮汉很是得意,梅老三也没有制止,站在对面冷笑着旁观。胆敢****闹事的人,就应该得到这样的惩罚。这里是盛鑫赌坊,不是乡下小混混把持的赌窝。既然拿了三万两银子还觉得不够,那么就干脆连同你身上所有东西都留下来。

    带着放肆到极点的狂笑,为首的壮汉抓住年轻男子的肩膀,想要用最暴力野蛮的方式,把对方身上那件长衫狠狠撕裂。

    就在这一瞬间,壮汉庞大的身体突然离开了地面,以不可想象的角度朝上飞起,在空中甩出一个标准的圆形轨迹,带着“呼呼”作响的风声,如同重锤般砸向地面。

    他很重,压碎了几把椅子,木屑乱飞,清脆的破裂声每个人都能听见。胖乎乎的身体活像装满了水的牛皮口袋,“啪嗒”一声砸落在地的时候,腿脚瞬间弯折,以无比诡异的角度出现在众人眼前。(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冲天斗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天魔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天魔神并收藏冲天斗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