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冲天斗神 > 第一百九四节 斩杀

第一百九四节 斩杀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话在宣家族人当中引起了阵阵骚动。他们纷纷相互对视,从彼此的眼睛里,都看到了惊恐和慌乱。

    事情似乎超出了平时的逻辑概念和认知。

    领兵武将从来都是粗鄙之人。面的他们的时候,文官从来都具有高高在上的傲慢和鄙夷。宣光静之所以胆敢带领族人冲击玄火军驻地,就是凭借这种文臣武将之间不成文的身份高低贵贱区别。礼部侍郎乃是正三品,杨天鸿身为平南将军,品级与宣光静一样。至于他身上的毅勇候之爵,乃是超品。比较下来,宣光静的身份还要比杨天鸿更低一些。然而事情就是如此古怪,即便是面对品级官阶比自己更高的武将,文臣们总有着说不出的傲慢和轻贱。即便是三品以上的朝廷大将,见了地方上七品县令,也不得不恭恭敬敬,陪着笑脸。

    好吧!杨天鸿自始至终也没有露面,这种时候说他也没什么意思。周围是密密麻麻的玄火军官兵,厚重坚实的盾牌排成钢铁墙壁,上面伸出寒光四射锋利无比的长矛,他们手中的刀子又快又利,显然是刚刚打磨不久,甚至可能每天都要进行保养。这种场面光是看看就让人觉得头皮发麻。而且,这些官兵表情凶狠,甚至带有嗜血的残忍表情。无论其中任何一个,都不是五城兵马司或者顺天府衙役能够比拟。他们是真正见过血,杀过人的家伙。这种凶悍之徒绝对不会畏惧战斗,反倒会觉得杀人有种说不出的酣畅淋漓。宣光静到底是要比其他族人见识更多,知道这种悍卒根本不会给什么文官大臣脸面。只要主将一声令下,他们手中的刀就会毫无顾忌砍杀过来。

    宣家人毕竟是跋扈惯了。在繁华安乐的京城呆得太久,无论眼光还是思维,都被局限在这座用厚重砖石堆砌而成的城市里。

    “你敢!”

    一个须发皆白。身穿儒生袍服,高高瘦瘦的老人站出来,指着薛金彪连声怒骂:“区区一介武人。根本不知礼节,粗鄙不堪。就算今日不是为了我宣家子侄之事讨个公道。便是平日见了老夫,你也要滚下马来跪着。文人精贵,武人下贱,乃是天下间众所周知的公理。狗贼,若是识相,赶紧滚过来向老夫磕头认错。若是态度诚恳些,看在孔孟先师的份上,说不定老夫只是对你稍微惩戒一二。便轻轻放过。若是还要冥顽不灵,老夫必定去顺天府告你个不尊不敬之罪。到时候,不是杀头的大罪,就是流放三千里。”

    不得不承认,老人这番话的确对薛金彪有着极其强大的震慑作用。他刚刚抬起的胳膊微微有些摇晃,凶狠异常的表情也有些迟疑。经过南疆一战,薛金彪对于“杀人”两个字已经没什么概念。那就是抡起刀子把别人脑袋砍下来的体育活动。不过,砍蛮夷脑袋和砍自己人脑袋是两种概念。薛金彪毕竟是个楚人,虽说律法上从未规定过武将见了文人必须下跪叩拜,可是每个人对此都********。而且形成常态。道德概念在这种时候已经超越了法律。面对愤怒无比的老人,薛金彪一时间觉得不知所措,本能的有些畏惧。脑子里也充满了屈辱和愤怒。

    妈的!老子在南疆浴血奋战,斩杀越族蛮夷的时候,你****嘴里的孔孟二圣究竟在哪儿?你满嘴诗书文章,能否说得动一个越族蛮夷放下刀子,恭恭敬敬归化圣人?

    犹豫和愤怒,两种思维在薛金彪脑子里反复纠缠。他觉得很多血涌进了大脑,如同海啸般凶猛狂暴。一方面是自己身为玄火军副将的职责,另一方面是世俗道德框架对自己的束缚和限制。薛金彪真的很想张口下令把眼前这些人一个不留统统杀光,却也有着本能的畏惧。一时间下不了决心,有些惶恐。还有些茫然。

    薛金彪本能的想起了杨天鸿。身为玄火军主将,杨天鸿从来都是号令严明。无论遇到任何事情。他都会在第一时间站出来。宣光静带领族人冲进玄火军兵营已经过了很长时间。杨天鸿昨天就已经入营,一直没有离开。即便他所在位置距离再远,此刻也应该听到消息过来。然而,周围很是安静,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想到这里,薛金彪不禁猛然打了个寒颤,混身上下一阵激灵。

    不,主将大人绝对不是那种庸庸碌碌之徒。杨天鸿是修士,行事风格冷峻严厉。他,他,他必定早已得知消息,说不定就在什么地方远远观望。杨将军当然不会惧怕宣光静,更不会畏惧什么宣家族人。他是在考校自己,看看我是否会服从军令,按照军规对付这些擅闯兵营之人。

    就在这个时候,对面的宣家族人又无比张扬地喊叫起来:“你们这些该死的军贼,赶紧把路让开。若是不然,必定叫你们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

    此前站出来的宣家老者满面傲然,站在那里昂首挺胸。就像诗书里用众多赞美性字句描述的伟大人物,面对邪恶黑暗势力毫不畏惧,丝毫不肯后退,无论如何也要挺身将其挡住的********。

    薛金彪心中再无犹豫。他从旁边亲兵手中拿过弓,反手从后背箭壶里拔出箭,瞄准宣家老者那张充满正义的脸。用力拉开弓弦的同时,薛金彪口中也发出憋闷已久的怒吼,充满了森冷无比的残忍:“大楚律令早有规定,任何人胆敢冲击军营,以谋反之罪论处。杀!”

    “嗖”的一声,羽箭如同划破空气的白色闪电,以迅猛不可遏制的急速,精准无比插进了宣家老者的左眼。这股力量是如此强大,三角形钢制箭头瞬间破开了老者颅骨,从后脑位置穿透出来。箭头沾满了鲜血和脑浆,尾端箭羽还在空中剧烈摇晃,发出“嗡嗡”的轻微震动。

    带着满面不可置信的震撼和惊讶,宣家老者仰天倒下。当场死亡。

    围站在四周的玄火军官兵立刻扑了上来。

    一个站在前面的宣家族人忽然发现自己的视线发生了偏转。本能的低下头,惊恐无比的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两柄钢刀已经从不同方向砍断了自己的身体。一刀从侧面斩短腰部,一刀从正面砍歪了脖颈。速度太快了。快得简直令人眼花缭乱无法反应过来。他想要伸手抓住站在面前满脸凶意的玄火军士卒,却失去了平衡,双手也不听使唤。片刻之后,掉落在地的头颅看到了映入眼帘的最后画面。那是十几颗从不同位置滚落的人头。那些面孔很是熟悉,有自己的表叔、伯伯、舅舅……

    宣光静站在人群中央略微靠前的位置。他听到周围不断传来惨叫,以及重物坠地的声音。太阳已经升起来,明晃晃的刀枪反射出金属光泽,四散飙飞的人血把一切景物都变成了红色。近在咫尺。一位宣家族人想要转身逃跑,却被两支从不同方向刺过来的长枪捅穿了腰。持枪的玄火军士卒简直就是极富效率的杀人机器。他们把连声惨叫的宣家族人高高举起。这一刻,宣光静忽然想起了市场上胡人卖的烤羊肉串。那些胡人总是把羊肉块串在铁签子上,撒上椒盐,放在旺火上烘烤。

    人都是怕死的,都有着求生本能。

    宣光静机械地迈开腿脚,想要逃跑。傻瓜都知道宣家族人绝对不是玄火军士卒的对手。文人虽然傲慢,可若是轮起刀子砍人,无论效率还是速度都远远不及专业军人。尚未转过身子,宣光静脚下不知踩到了什么。软绵绵,圆滚滚,顷刻之间失去平衡。他双手上扬,闪身一个趔趄,重重歪倒在地。等到抬起头,发现刚才自己踩中的物件是一条刚刚从人身上砍下来的胳膊。整齐光滑的断口上正在往外渗血,胳膊的主人就躺在几米远的地面上。那是自己熟悉的一位族叔,只是他现在肚子上被剖开一个大洞,肠子拽着肝脏等乱七八糟的东西流了出来。腹部伤口又平又直,就像节日里买回来交给厨娘收拾的大鱼。她们的动作总是很熟练,先是刮去鳞片。然后就用相同方法剖开鱼腹。

    另外一个宣家族人双腿被砍断,趴在血泊里拼命挣扎。宣光静看见他冲着自己伸出双手。鲜血从他的嘴里涌了出来。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和绝望,从口型判断。应该是在喊着“救命”。然而,宣光静自身难保,又怎么可能顾及别人?正在犹豫之间,一个满脸横肉的玄火军队官跑过来,狞笑着,抡起手中钢斧,带着重若千钧的威猛气势,把奄奄一息的宣家族人脑壳一劈两半。

    宣光静听到了清脆的骨裂声,温热的脑浆溅了他一脸。一团软绵绵滑腻腻的白色浆子甚至飞进了他的嘴里。下意识用舌头尝了尝,有很重的腥味儿,有淡淡的回甜,还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茫然和恐惧充斥了宣光静的身体。他彻底失去了思维意识,手脚一片麻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样做。他只觉得自己被一股力量高高拎起,等到视线与身后之人交汇,才发现抓住自己后背那只大手来源于薛金彪。他身上满是鲜血和碎肉,另外一只手上握着的钢刀刃背上,还挂着一只孤零零的眼珠子。薛金彪用很是残忍的目光盯着宣光静,看得出来,他实在很想抡起刀子砍下宣光静的脑壳。沉默了几秒钟,薛金彪还是松开手,把宣光静扔给了站在旁边的几名亲兵,瓮声瓮气地命令道:“把他绑起来,严加看管。”

    宣光静毕竟与其他宣家族人身份不同。虽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可朝廷三品大员不是说杀就能杀的。下令斩杀宣家族亲,薛金彪已经做了自己该做的事。至于宣光静的去留问题,必须让杨天鸿来裁定。

    玄火军士卒受过严格训练,在南疆也杀过比任何敌人都要凶悍的越族蛮夷。区区几百个宣家族亲,对他们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前后不过几分钟时间,营门附近已经堆满了散碎尸体。几把长枪把死尸高高叉起,飞散的四肢手脚到处都是。营区内部的地面乃是黄土特别夯实,血水一时间难以渗透,就沿着光滑坚实的地表四溢横流。在一些地势较低的位置。很快形成了水洼。被乱刀砍下的人体皮肤和脂肪在水面上漂浮着。虽是冬天,没了苍蝇蚊子,蚂蚁却堆血腥气味特别敏感。先是几只探路蚂蚁来回寻找目标。很快就出现了多达千万的庞大蚁群。它们开始搬运能够扛起来的碎肉,也对分量更重的人体残肢充满了兴趣。

    周围的玄火军士卒一边喘气。一边在极短的时间里重新整队。排列好的队伍很快分开,一个身材高大、英俊、脸上全是冷漠和傲慢,表情冰冷的青年走了进来。他身上穿着一件亮银色的制式铠甲,发冠束得整整齐齐,甲胄下面的衣服绣着精美花纹,脚上长筒皮靴擦得闪闪发亮。在他的周围,林立着十几名护卫。宣光静虽然不是修士,却听说过关于修士的相关传闻。看得出来。青年身边的这些护卫都是修士,而且力量强大,普通人根本不是对手。

    宣光静的身体在发抖。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愤怒。他用充满血丝的双眼死死盯住青年,嘴里低吼出三个字:“杨,天,鸿。”

    玄火军官兵纷纷低下头,左手横在胸前,朝着军中主将行礼。薛金彪收起长刀,对着杨天鸿抱拳行礼。恭恭敬敬地说:“启禀将军,这些凶徒胆敢冲击军营,罪无可恕。末将已下令将他们尽数斩杀。”

    说完。薛金彪身子弯得更低了,沉默着等候命令。

    杨天鸿根本没向充满血腥的杀戮场看过一眼。自从走进人群的一刹那,他的目光就盯住了被两名玄火军士卒牢牢抓住胳膊,并且用皮绳反绑的宣光静。

    “宣大人,别来无恙。”

    杨天鸿口中发出讥讽的声音:“大过年的,你不好好在家里呆着,跑到我这玄火军中来做什么?难不成,我这里有舞狮子的盛会?还是有猜谜走马的漂亮花灯?”

    宣光静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剧烈颤抖起来。他挺直了脖子,喉结和血管在皮肤下面高高凸起。声嘶力竭连胜咆哮:“你纵容手下打伤我那孩儿,还残杀了我宣家上上下下数百口人。你居心何在?你罪该万死!”

    “哼!罪该万死的恐怕是你才对!”

    杨天鸿走过来。伸出右手捏住宣光静的面颊,用力拽了拽。然后松开,用巴掌轻轻拍了拍宣光静发红的面皮,冷哼道:“擅闯军营等同于谋反之罪。身为朝廷三品大员,礼部侍郎,这个道理宣大人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不要说是你宣家几百口人,就算是皇族勋贵多达上万,只要不持有陛下给予的符节走进这扇大门,一样是死。”

    他的口气不容置疑,充满了凶狠和冰冷。不等宣光静回答,杨天鸿继续道:“至于你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哼!既然你宣家做得了初一,就不要怪我做了十五。天下间岂有只准你动手打人,却不准别人挥拳打你的道理?”

    这番话说的有些隐晦,宣光静不明白其中道理。一时间,不由得皱起眉头,带着怒意张口问道:“你究竟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杨天鸿想了想,片刻已经明白。他笑着摇摇头:“看来你那宝贝儿子在外面惹是生非,回家以后也是不会把所有事情都一五一十对你讲明。也罢!就让本将代替他对你说个清楚。上次国子监大考放榜,你那儿子在后山松林里打伤我的表弟。宣俊德乃是修道之人,却对一个普通无奇的普通人下手。我那表弟被打得很惨,半身不遂,连续数月都下不了床。广平候与本将同出一脉,此事无论如何本将也要出面讨个公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乃是天公地道。你儿子既然重手伤人,那就不要怪我用同样的手段对付他。宣大人,现在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吧?”

    玄火军外出操练,本来就是杨天鸿一手安排。他暗中派人在宣家附近打探消息,重金贿赂宣家仆人和丫鬟。寒潭寺梅华久负盛名,过年时节开得最是艳丽,这消息也是通过宣家仆人传递进去。一般来说,过年时候在家里呆久了,都想要外出走走。除了寒潭寺,杨天鸿还准备了伏案山、玉源潭等几个景点。身为跟随主人的小厮,对于主人的喜好都很清楚。只要消息准确,做出对应安排也就不是什么难事。

    宣俊德和宣家子侄这边刚刚离开宣府,这边盯梢之人就放飞信鸽发出消息。玄火军士卒也就按照杨天鸿的命令列队整备,沿着官道,喊着号子奔跑过来。(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冲天斗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天魔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天魔神并收藏冲天斗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