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冲天斗神 > 第一百九八节 求亲

第一百九八节 求亲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几句话很是诛心。

    暗藏的杀机是如此明显,几个原本跃跃欲试想要站出来与杨天鸿争论的文官,听到这里纷纷闭上了嘴,老老实实坐在椅子上丝毫不敢动弹。

    杨天鸿很懂得该如何混淆概念。这种本事并非与生俱来,而是另外一个世界诸多信息涌入大脑产生的结果。朝堂上的辩论,其实只要牢牢把握住两个重点,便可立于不败之地。第一,皇帝权威永远都是最重要的,绝对不容动摇。第二,要营造出对手随时随地都可以对皇权构成威胁,甚至可能对皇帝本人安全造成危害的状况。无论是真是假,都不重要。关键是皇帝要相信从你嘴里说出的每一句话,相信无中生有的东西都是事实。

    杨天鸿做的很成功。尽管在玄火军士卒重伤这个问题上毫不犹豫说了谎话,可他又用“仙家法术”这种无比精妙的手段进行掩盖。在“道法”的前提基础上,即便这个谎言牛皮吹得更大些,也不由得旁人不信。

    要说假话就必定要说几分真话。越是虚假的东西,就需要更多的真实作为陪衬。最成功的骗子,并不在于他通过欺骗手段获得了多少利益,而是看他有没有失手?有没有被人看穿?想要达到这个目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九成九的真话当中,掺杂进至关重要,也不可或缺的那么一点点虚假。

    整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真的。无论宣家子弟结伴相约去寒潭寺赏梅,还是在官道上遇见玄火军士卒外出操练,一切都显得顺理成章,无可令人挑剔。即便是宣光静自己,也无从查找其中破绽。说起来,赏梅这件事情还是他自己从中促成。原因很简单。过年的时候,宣家上上下下几百口人都聚集在府中,原本宽敞的地方也就显得狭窄。过年的乐子。不外乎一家子热热闹闹坐在一起说说话,听听戏。可是这些项目不为年轻人所爱。为了避免这些后辈子侄在家中喝酒生事,宣光静这才提出,让儿子宣俊德带着子侄后辈们前往寒潭寺赏梅。如此一来,若是再说什么杨天鸿居心不良,故意设置阴谋陷阱,也就实在说不过去。

    若是李圣杰死死抓住玄火军官兵的伤势问题做文章,杨天鸿少不得还要花费一番力气来掩饰谎言。现在的情况比预想中好得多,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宣俊德身具炼气三品实力”这句话上。就连潜意识里站在杨天鸿这边的顺明帝。也把目光瞟向了瘫软在地的礼部侍郎宣光静。顺明帝城府极深,喜怒哀乐从不表现在脸上。可是看得出来,他已经对宣家产生了深深的忌惮。

    身为大楚礼部侍郎,竟敢无视大楚律令,带人擅闯京城兵营,其子还在官道之上对玄火军士卒肆意鞭挞。若是你有几分道理,也还罢了。问题在于,是宣俊德扬鞭伤人在前,这才惹得玄火军兵卒当场发难。你宣光静非但不好好教训自己儿子,还仗着权势带人冲击军营……想到这里。顺明帝微微眯起双眼,瞳孔深处释放出的目光也变得异常森冷。

    杨天鸿不再说话,静静地站在一边。

    接下来的时间。是顺明帝发挥的主场。这里是俗世,自己其实也就是起个辅助作用,真正能够起决定权的人,还是龙椅上的皇帝。

    “宣光静,毅勇候所言,可是属实?”

    大殿上响起了顺明帝冷冰冰的声音。他没有像平时那样称呼宣光静为“爱卿”,而是直呼其名。可以想见,此时此刻,顺明帝心中的怒火和怀疑究竟有多么强烈。

    宣光静颤抖着身子从地上爬起。他张了张嘴。却没能发出声音。他实在很想否认,当场指骂杨天鸿血口喷人。然而。对方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有理有据。即便其中有着与事实不相符的成分,杨天鸿也用巧妙手法予以遮掩。一时间。宣光静不知道究竟该说什么好。当众辩论本来就不是他的长项,礼部的日常工作与这种事情也根本扯不上关系。若是说到吟诗作画,宣光静必定是当仁不让。可是现在,明摆着皇帝根本不会相信自己,无论说什么也毫无效果。

    顺明帝平坦的胸口微微起伏,他不再去看满面惶然,死狗一般的宣光静,冷厉的目光从大殿周围的所有人身上迅速扫过,最后落定在了老迈不堪的刑部尚书吴伟业身上,问道:“依照大楚律令,无符节者擅闯军营,该如何论处?”

    满头白发的吴伟业打了个哆嗦,手中的筷子不由得掉落在地。尽管顺明帝没有直接点名,可是谁都知道,整个朝堂之上,这句话只有吴伟业才能回答。

    若是说到万花楼里哪个女子最为风骚美貌,吴伟业必定可以把那女子身上所有细节描述的清清楚楚。甚至就连*一夜哪个时段最适宜欢好,吴伟业对此也有着深刻研究。都说人老心不老,他在此道当中浸淫多年,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对于女人,吴伟业的一身功夫已经高深到能够拔掉女人身上特定位置一根汗毛,就能让女子产生愉悦快感的地步。

    这种话说出来恐怕很多人都不会相信。可这的确是真的。万花楼的老鸨就是最佳担保人。老鸨子对吴伟业这手功夫佩服的五体投地,也花了很多心思想要学习。然而个人天分摆在那里,尽管吴伟业每次去万花楼都要选上几个新来的雏,都会在那些年轻女子身上用精妙手法摆弄一番,老鸨子却连皮毛都没有学会。

    万花楼的姑娘都很喜欢吴伟业,也愿意给吴伟业陪床。原因很简单,吴大人这手功夫是姑娘们的最爱。不用沾染身子就能产生快感,除了吴伟业,任何男人都无法做到这一点。

    顺明帝可不是万花楼里的娘们儿。

    吴伟业虽然不是什么清廉官吏,大楚律法却也默记于心,倒背如流。冲击军营就是砍头的死罪。可是这种话吴伟业万万不能说出口。他很清楚,若是真的说了出来。自己就永远变成大楚勋贵和官员眼中的死敌。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百官勋贵同气连枝,在利益问题上都站在相同立场。杨天鸿是个异类,他根本不怕什么百官打压。也用不着去看别人的脸色。说起来,吴伟业也有几分羡慕。可自己毕竟不是归元宗的修士,即便在朝堂上争权夺利失败,也还有着后路可退。若是成为百官眼中钉,肉中刺,结局下场就是背后有无数暗箭射来。若是好了,倒也可以辞官回乡。若是糟糕,说不定连这把老骨头都要留在京里,被人挫骨扬灰。

    沉默的时间久了。难免会让问话的人感到愤怒。吴伟业根本不敢抬头,也不敢去看顺明帝那双几乎喷火的眼睛。城门失火殃及鱼池就是这个道理。现在的局面,就是一个无法善了的选择题。无论选择百官,还是选择皇帝,自己都难以落好。

    杨天鸿没有想那么多。他有些不耐烦,需要处理的事情不仅只是宣家,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得到顺明帝许可。当下,他站出来,中气十足,朗声道:“启禀陛下。按照大楚律令,此行当斩。”

    宣光静吓得面如土色,浑身上下抖动得难以遏制。丝毫没有力气,再次瘫软。

    吴伟业只觉得一块沉重巨石从脑袋上被挪开,整个人顿时变得无比轻松。他重重喘了口气,却没有对杨天鸿产生丝毫感激。反倒觉得,此人虽然帮助自己解围,日后也是祸害自己的由头。最好还是不要于杨家扯上什么关联。否则,以后究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户部尚书李圣杰和礼部尚书袁松涛同时发言阻止:“不可!”

    李圣杰先说:“大楚律令,乃是管束天下百姓的律法。宣侍郎出身士族,乃是朝廷三品大员。朝廷栋梁,怎可如同普通百姓一般对待?”

    袁松涛在旁边进言:“若是要论惩罚。宣家族人数百口被玄火军斩杀干净,也算是互不相欠。依本官所见。此事宣家子弟与玄火军都有过错。事到如今,最好还是当做小事处理,然后小事化了。陛下,新春佳节不宜有刀剑血光。若是传扬出去,天下诸国都会把我大楚当做笑柄。擅闯军营的确是宣大人不对,在官道之上下手狠辣,也是玄火军过于骄横。两相折扣,此事还是就此了结了吧!”

    顺明帝陷入了沉默。

    平心而论,他也不想杀掉宣光静。袁松涛和李圣杰虽是在维护百官利益,可是话也有几分道理。大过年的,打打杀杀的确不是什么好事。可是,大楚律法制订出来,就是要人人遵守才能产生效果。若是连官员都不能束缚,又如何指望律法能够对百姓产生作用?

    杨天鸿在心中冷笑着,再次张口:“律法之责,重若泰山。若是真如李大人和袁大人所言,那天下间也就用不着什么律法,人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岂不是乱了套?”

    李圣杰一张老脸憋得紫红,指着杨天鸿怒不可遏:“百官勋贵本来就不是常人。难道,苦读寒窗十年,一朝得中进士走上朝堂,就是为了与百姓无异不成?”

    杨天鸿反唇相讥:“照李大人这么说,本候也可以花费万两金银,在玄火军中砸出几个功名有望的进士。只要肯花钱,这天下间必定还是能出几个愿意为本候做事的读书人。只要入了朝廷为官,转过身来就冲进李大人你家宅子里为所欲为。调戏女眷,抢夺财产。反正你李大人说过,官员犯罪不可追究,即便是一刀砍下李大人你心爱之人的头颅,也可以当时没事一般,第二天照样上朝,仍然还是彬彬君子。”

    李圣杰气得胡子乱飘:“你,你,你……胡言乱语,简直就是一派胡言。”

    杨天鸿显然是存了想要把李圣杰活活气死的心思。他冷笑道:“胡言乱语的是你,不是我。本候的话就放在这儿,若是日后你李大人府上多生祸端,必定也是你今日播下的恶种。”

    “够了!”

    顺明帝有些听不下去,他抬起手,制止了争端。颇有些无奈的目光在杨天鸿身上一扫。然后转移到了面色惨白的宣光静身上。沉吟片刻,顺明帝认真地说:“宣家一族聚众冲击军营,本是死罪。然而。事出有因。这样吧!看在宣光静平日里兢兢业业,对朝廷事务多有苦劳的份上。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宣家子弟打伤了多少玄火军士卒,就依照毅勇候的意思,赔付给受伤兵卒多少伤病银子。另外,宣光静触犯律法,不再担任礼部侍郎一职,降为六品主事,罚俸三年。”

    这明摆着是在和稀泥。可是顺明帝也感到头疼。一方面。杨天鸿的态度咄咄逼人,寸步不让。另一方面,李圣杰和袁松涛为首的官员集团也态度强硬。若是真的下令依律斩杀宣光静,恐怕大楚朝堂上会立刻引发地震般的连锁反应。若是让宣光静活着,必定会让杨天鸿和其余武官感到寒心。

    除了斩首示众,降级已经是对官员最大的责罚。可不管怎么样,李圣杰和袁松涛脸上的怒意稍稍消退,变得平和了许多。只要人活着就没有问题。朝廷五年一次官员考核,用不了多久就能把宣光静重新提起来。在这个问题上,于另外一个世界的做法其实没什么区别。有罪的官员总是辞去职务。却又会在其它部门以相同级别的位置出现。说起来真的很滑稽,因为治理污染不力,这边撤掉一个环保局局长。第二天此人又会以当地政协副主席的身份堂而皇之招摇过市,真不知道上面的人是傻子还是白痴?或者,把老百姓当做是睁眼的瞎子耍弄?

    杨天鸿没有在宣光静的惩处问题上死追不放。他很清楚,这已经是顺明帝能够做出的最大让步。其实,这也是杨天鸿整个计划当中最为关键的环节。若是他真的想要整死宣家,宣光静带着族人冲进玄火军的时候,就根本不可能活着离开,更不可能被自己拖进皇城,由顺明帝予以裁决。说好听了。是给皇帝一个面子。即便在那个时候自己一刀砍掉宣光静的头颅,无论李圣杰还是袁松涛。抑或整个大楚官员集团,都拿他杨天鸿没办法。

    杨天鸿显得很愤怒。他紧绷着脸。双手用力攥着拳,握得很紧,骨节从皮肤下面高高凸起。甚至可以看到面颊上的肌肉在不断抽搐,双眼死死盯着宣光静,恨不得一口将他生吞下去。

    见状,李圣杰和袁松涛等人都觉得心里略微舒服了些。之前一直被杨天鸿打压,丝毫喘不过气。现在看见杨天鸿满腔怒火无法释放,这才感觉是终于出了口恶气。

    顺明帝也觉得如此处理对玄火军和杨天鸿有失公允。带着亏欠心理,以及想要对宣家重重惩处的想法,又加上一句:“赔付玄火军伤残士卒的银钱具体数目,就由毅勇候说了算。这件事到此为止,不得再议。”

    宣光静刚刚落下去的心脏,又被顺明帝的话高高吊起。李圣杰和袁松涛也觉得有些不妥,可是该争的已经争过,顺明帝也很给面子的让宣光静活了下来。至于银子的问题……杨天鸿必定会狮子大开口,可宣家也身家殷实,就算出点血,破点财,也算是消弭灾祸吧!

    就在众人觉得事情已经了结的时候,杨天鸿却朝着顺明帝“扑通”跪了下来。

    “启禀陛下,微臣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陛下应允。”

    顺明帝皱起了眉头,脑门上显露出深刻密集的皱纹。若说之前他是站在杨天鸿这边,那么现在就的确是被杨天鸿一而再,再而三的强硬态度惹得有些恼火。

    朕已经在宣光静的问题上一再退让,也必须考虑百官的感受。难道,你杨天鸿还是觉得不满足,一定要苦苦相逼吗?

    带着这样的想法,顺明帝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深深地看了杨天鸿一眼,言语当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温和,听起来很是冰冷,极其平淡:“说吧!什么事?”

    杨天鸿抬起头,目光转向坐在顺明帝旁边椅子上的小荷,语调铿锵,充满了坚定与决绝:“微臣想要娶文媛公主为妻,还望陛下应允。”

    已经转身想要返回座位的李圣杰等人也停下脚步,不约而同转过身来。

    这回答完全出乎意料之外,顺明帝一愣,不禁脱口而出:“你说什么?”

    杨天鸿认真的重复了一遍之前说过的话:“微臣想要娶文媛公主为妻。”

    所有人目光齐刷刷投射到杨天鸿身上。

    整个大殿之上,一片沉默。

    嘲笑、讥讽、疑惑、若有所思……各种表情纷纷显现,各人目光不尽相同。大殿里顿时变得死寂,安静得可怕,就连呼吸也变得终止。(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冲天斗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天魔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天魔神并收藏冲天斗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