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冲天斗神 > 第三百三四节 功劳

第三百三四节 功劳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抡起长柄站到侧身横扫,感受手中战刀强有力地劈中交错而过的戎狄骑兵,一道血箭喷洒而来,喷中胸前甲片,溅得马鬃之上再加厚一层即腥又粘的血液,他忽地看见眼前变得开阔,所望去是一片如血残阳,狰狞着脸回望,袍泽跟随其后冲杀了出来。

    战况正在产生变化。

    尽管杨天鸿自己身处战场,在骑兵群刺穿戎狄骑阵的时候,却也能够隐约感觉到戎狄骑兵正在撤退。乱成一堆的战场之上,来自戎狄那边的喊杀声弱了许多。很远原本在四周游弋,以抛射大量杀伤戎狄的历州骑兵本阵已经完全分裂开,变成了以一支支百人规模的小部队,在四周追杀负责断后的戎狄骑兵。

    大势已定。戎狄此战其实已经败了。

    杨悍浑身是血,气喘吁吁地拍马而来。他左手捂着自己被戎狄骑兵砍了一道的肩膀,右手紧紧握着横刀。奔驰之中,杨悍追上杨天鸿的坐骑,喘着粗气大声问道:“公爷!公爷!戎狄已经败了。可还要派兵再战?”

    一片混乱的战场上,就连说话也变得含糊简短。杨天鸿却听懂了杨悍想要表达的意思————此战已胜,现在最大问题,就是应该如何应对战场上四散逃开的戎狄骑兵。究竟是应该分兵追杀到底?还是放任对手就此逃走?

    杨天鸿看见杨悍肩膀上正在流血的伤口,随手从乾坤袋里摸出一个装有元气丹的玉瓶抛了过去。他拉住紫眼雷豹的缰绳,驻足观望着战场局势,看见戎狄骑兵撤的撤,败的败,楚军各支骑兵队又在忙于巩固各自的战果。总体来说,战局胜败已经明了。

    既然胜了,杨天鸿也不愿意消耗太多手下的鲜血。他看了一眼已经拔掉瓶塞将元气丹吞服下去,恢复了几名精神的杨悍,,淡淡地说:“传令下去,咱们退出战场。”

    这里是幽州,不是杨天鸿直接管辖的历州。

    幽州同属于楚国境内,对于这边的危险,杨天鸿只能领兵增援,却无法对幽州的情况指手画脚。尽管很想把幽州这块肥肉吞下去,杨天鸿却也明白现在还不是时候。之前来的时候,“细胞”那边就送来了关于幽州守将官勇和刺史李广丰的详细资料。此二人虽然有些迂腐,总的来说却也还算楚国官员当中的优秀人物。至少,要比那抛弃铁阳城,领军投降戎狄,贪生怕死的何天养好多了。

    此战,十万戎狄被歼灭了大半。尽管杨天鸿身在阵中无法知晓战况大局,却可以从历州骑兵的冲击过程中,推算出大概的情况。杨悍以及大小领军将官很快把各自的战果报了上来。粗略算来,战斗中灭杀的戎狄骑兵数量多达三万,还有差不多数量的戎狄士兵被生俘。也是白羊王见势不妙走得快。否则,说不定连他本人也会被活捉。

    跟随白羊王一起逃离战场的戎狄骑兵大约有八千人左右。至于其中的数额差别,那就是在连续几个月的幽州攻防战过程中的损耗。

    这的的确确是一场歼灭战。在富于理想化的文官看来,歼灭九万与歼灭十万的区别不大。为了让战报上看起来更加赏心悦目,往往会选择后面的“十万”数目。当然,还有在夸大战功方面更加丧心病狂的家伙。甚至可以把这种捷报扩大为二十万、五十万的庞大数字。杨天鸿看过在京城里看过不少类似的战报。以昌鹄候崔羊广所在的历州为例,数十年来,崔家每年都要上报在历州边境灭杀南下犯境之戎狄少则几千,多则上万。总之,林林总总累计下来,被崔家干掉的戎狄已经多达六十万以上……如果崔家真的如此能打,杨天鸿倒也不介意把崔羊广这种能臣悍将留他一条性命。问题在于,这种虚假战报根本毫无意义。崔羊广本人活着也对掌控历州没有丝毫帮助。现在,杨天鸿之所以下令历州军主动退出战场,就是为了给幽州守将卖一个绝大的人情。不管怎么样,就凭着官勇、李广丰二人面对白羊王大军重重压境,孤城困守却没有主动求降的份上,把这些战功白白送予他们,也算是一种变相的酬劳。

    更重要的是,这份人情具有很大的分量。杨天鸿差不多已经把楚国朝堂上的文官重臣全部得罪。除了兵部尚书李绍明能够算是自己这边的人,放眼望去,几乎整个楚国朝堂上都是对手。杨天鸿不怕敌人,却也需要尽可能把更多的人拉拢在自己麾下。他之所以不惧文官,就是因为文官手中没有兵权。只要幽州守将对自己充满了感激,日后需要的时候,杨天鸿也就在幽州这边有了绝对意义上的帮手。毕竟,幽州和历州、同州一样,都是大楚边境重镇,拥有多达三十万的军队。

    一次高强度的冲阵,彻底扭转了战争的结局,再一次证明任何时代奇兵的作用都是无比强大。奇兵的出然出现不但可以让敌人有突兀震撼并且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感觉,还会很大一部分表现出安排奇兵的那方已经做了充分的安排。虽然看似很简单,但不是身处其中的双方主将,很难体会那种情绪不断交替的错愕感。

    在确定胜负已分后,杨天鸿就不愿意让历州骑兵再有什么损失。何况,既然打定了注意要把功劳让出去,杨天鸿就索性下令历州军退出战场。

    幽州城门开了,一队轻骑兵出现在城外。为首的两位领军将官,正是官勇和李广丰。

    历州骑兵已经跟随着号角声渐渐收拢。苍茫的草原上遍地死尸,整个大地几乎都被鲜血染红。十余骑规模的骑兵小队分散在各处收拢战俘。官勇强忍着激动的心情,策动马匹缓缓向前奔行。他听到了历州军仍然叫喊着战号,头盔上的束带随着战歌的节奏而在晃动。数万名历州骑士齐吼咆哮的战歌嘹喨草原,渐渐昏暗下来的天地,战歌的嘹喨歌声配合着残虚处处的战场,霎时地出现一种前所未有的沧桑感。

    官勇下意识地看了同样骑马跟随在旁边的刺史李广丰,却看见李广丰似乎是被那充满悲壮与沧桑的歌声触动了什么,脸上表情不断在变幻,煞是精彩。

    “强军啊!”

    李广丰感慨无比的叹道:“这才是一等一的强军。也不知道毅勇公究竟是怎么练出来的。我大楚有福了,百姓有福了。”

    官勇心情沉重地点了点头,不知道想表达什么。同为领兵大将,无论是谁也不愿意过多的夸赞别人。然而事实就摆在面前,杨天鸿领兵救了幽州,历州骑兵的强大也是有目共睹。这种事情,根本不是自己不承认就能漠视不管。何况,对于朝廷新近册封这位年轻悍勇的公爵勋贵,官勇自己也是真心充满了认可与佩服。

    随着幽州骑兵逐渐接近杨天鸿所在的历州军本阵,历州骑兵也在节奏逐渐缓慢下来的战鼓声中停止了吼唱。也许是看到了距离越来越近的幽州来人,整肃的历州骑兵突然纷纷举起手中的横刀,朝着天空爆发出如雷般的咆哮。

    “万胜!”

    “历州军,威武!”

    咆哮声来的太过于突然,官勇和李广丰同时震了一下。就在这时,历州骑兵阵中分开了一条路,杨天鸿带着手下几名将官策马迎了上来。

    几个人对视良久,忽地不约而同发出大笑,笑声豪迈,又各自驱动战马近了一个马位,双双抱拳:“杨天鸿(官勇、李广丰)!”

    这种相互介绍的方式,通常只能在豪爽的武将之间才能看到。若是换了文官,彼此交流方式还要复杂繁琐得多。

    旁边,两支人马在双方领军人物凑在一起寒暄的时候也会合在了一起。

    官勇跳下马来,朝着杨天鸿无比郑重行了一礼:“多谢骠骑将军救下幽州之义举。此恩德之重,某誓死不敢忘记,幽州百姓也必将铭记于心。”

    既然要收买人心,表面上的动作自然要做足。杨天鸿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认真地说:“此战也全非本公之能。若是没有官镇守和刺史李大人在幽州苦战数月,将戎狄锋锐尽数磨去,本公恐怕也是难以毕其功于一役。说起来,真正有功之人,还是在幽州这边啊!”

    话在人说,杨天鸿脸上的郑重之意并非作伪,此话也让官勇和李广丰真正放下心来。顿时,两个人不由得产生出感激和了然的心思。

    激战过后的战场,正所谓风萧萧兮,战死者在如血夕阳的辉映之下,那断刃横戈,悲嘶战马布成了一副副壮丽犹如残兵图的风景。华夏自古多愁肠,以悲壮带有遗憾之死为美,越是苍凉景象总是越能勾起华夏人感性的一面。

    官勇的脸庞由于有头盔遮挡看得不太真切,他嘶哑着嗓子,感怀一般地手指片片兵甲残虚,“经此一战,幽州至少可以半岁无硝烟。骠骑将军,您不仅仅只是救了幽州一地,也是同事造福了整个北地数百万的百姓啊!”

    杨天鸿顺着官勇所指的方向仔细观看,战死者的遗体互相交错,西斜夕阳之下,配合着倒闭的战马,还有那些穿梭在兵甲残虚寻找伤卒的楚军骑兵,片片丘坨,杨天鸿只感到习以为常。

    杀得人多了,自然也就不会顾忌什么鬼神之说。不过,官勇所说倒也非虚。白羊部族经此一战,算是真正被打残。戎狄各部,只有白羊部族距离幽州最近。这个时代领兵出征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就算是戎狄这种来去如风的马上游牧民族,同样需要征召和集结军队的时间。算下来,就算是白羊王从战场上及时逃走,进而前往单于本部向吐谷浑哭诉求救,单于本部集结大军南下,至少也要半年之久。何况,吐谷浑现在的关注重点并非南面的楚国,而是在于西面各小国。由此推算,短时间内,幽州一带必定不会爆发大规模的战事。

    领兵主将之间的交流,并未妨碍其他将官之间的说话。幽州将官们靠近了才发现:杨悍等历州将官身上穿着一种从未见过的甲胄。不仅仅只是带队的军官,就连普通的历州骑兵身上,也是一样的装备。这种精良的装备很是令人眼馋,在作战时也表现得那么地蛮横,又是那么地勇悍。幽州将官们感到不理解的同时,皆是露出佩服的眼神。

    杨天鸿用眼角余光瞟了一眼身侧正在低声谈论的幽州将官,目光随即转向李广丰和官勇二人,感慨地说:“近万将士埋骨于此,连这泥土都染成了红色。殊不知,汉家儿郎为谁死?”

    他没有使用“楚国”这个词,而是用上了上古时代才有的“汉家”统称。对于其中典故,官勇和李广丰也是明白。不等他们回味过来,杨天鸿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指着面前尸横遍野的草原,说道:“历州那边也是防务甚重,本公也不便在此耽搁。此战,战俘人口,本公就悉数带走。至于其它的部分,就烦劳官将军和李大人操持一二,负责清理吧!”

    话语虽然含糊,其中的意义却很清楚。官勇和李广丰顿时脸上露出震惊和难以置信的神情,不约而同叫道:“不可!”

    官勇诚恳地说:“此战乃是骠骑将军的功劳,怎么能够由我二人领受?不行,这绝对不行。”

    李广丰也是面露急色,一再摇头道:“若无毅勇公领兵增援,幽州现在早已落入戎狄之手。城中数十万百姓都是毅勇公所救。如此功劳,本官必定要上书朝廷,怎可就此让与幽州?这不合规矩,真的是不合规矩。”

    杨天鸿淡淡一笑:“二位大人就不要推辞了。你我都是楚人,战功这种事情何必要分彼此?苦战幽州数月,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本宫实在看不惯朝堂上那些素餐尸位之辈,也不忍心看到二位被弹劾离职。说起来,幽州也是楚国门户所在。官将军执守此处数十载,李大人也是在民政方面煞费苦心。若是你二人因罪离去,换了其他不知兵不知底的人过来,幽州此地岂不是又要历经大难?嘴巴上能说会道,实际上却半点事情不会做的人,本公看得多了。如果幽州下一任官员来了这么一个人物,对于幽州百姓,实在是非福即祸啊!”

    这番话说得有理有据。官勇和李广丰顿时变得沉默下来。

    苦战数月却无进取之功,这在楚国朝堂上就是能够被贬斥的罪责。何况,杨天鸿话说得很清楚:幽州并非楚国其它州府可比。这里是两国边境,背后就是长城。若是出了什么纰漏,就真正是戎狄南下毫无任何障碍。那种极其恐怖充满血腥的惨烈场景,官勇和李广丰已经在幽州看了很多,根本不敢想象,也绝对不愿意把刚刚建立的稳固防线拱手于人。

    若是交给杨天鸿这种有责任心的人,倒也可以。可若是朝廷派来一个只知道吟风弄月的废物,幽州该怎么办?

    “此事,就按照本公说的做!”

    杨天鸿三言两语把事情定了下来。他的声音充满了威严和不可违背的成分:“幽州经此大战,城墙残破,城内百姓凋敝,都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重新整顿。官将军久于兵事,李大人精于民政,城外也有戎狄从各处掳掠而来的米粮钱财。初次而外,本公再支援幽州钢甲五百套,长矛战刀各两千把。若是不够,本公返回历州之后,再命人调拨些过来。”

    只要有幽州在,就是戎狄南下无法饶过去的一颗钉子。因此,对于幽州的军备支援,杨天鸿倒也不会吝啬。

    该说的已经说了,官勇和李广丰相互看了看,都从彼此眼睛里看到了佩服和感叹。两人再无迟疑,不约而同朝着杨天鸿恭恭敬敬行了一礼,口中说道:“就依照骠骑将军(毅勇公)所命行事。”

    能够成为一州镇守或者刺史的人,都极有眼色。杨天鸿这番拉拢很有诚意,也拿出了实实在在看得见的好处。若是再不给面子领受下来,那就真正是睁眼的瞎子。尽管官勇和李广丰都猜到了杨天鸿想要收买人心的真实用意。可是在对方这种极具诚意的表现面前,又有谁会拒绝?

    只要幽州和历州联成一条线,戎狄再强大,也会在准备充分的坚城面前,撞得头破血流。

    一阵漫谈,人们有意无意地引领着向收押战俘的地段靠近。等到走近了被历州军团团围起来地段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沉寂下来的战场上点起了篝火,楚军士卒手握火把,围成了数十个守备森严的大圈。圈内全是已经被缴了械的戎狄。被分散开来,力量自然也就无法聚拢。何况,兵器盔甲已经不在,周围哨兵林立,戎狄俘虏早已没了先前的威风,个个耸着脑袋垂头丧气。还有些神情淡漠,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冲天斗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天魔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天魔神并收藏冲天斗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