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唯一的星光 > 第20章 chapter20

第20章 chapter20

推荐阅读:萌妻鲜嫩:神秘老公夜夜宠一纸契约:独占宠爱鲜妻好甜蜜:老公,别太坏独家婚宠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江屹表情狠狠一滞。

    面前的女孩满脸无辜,仿佛只是单纯好奇。可她的话,却让他瞬间回忆起那个晚上,自己那一刻的紧张与慌乱。

    猝不及防下,他几乎有点狼狈。

    简唯看他的脸色,后知后觉回过神来,自己是不是嘴太快了?男神看起来,好像很尴尬啊……

    懊恼地骂自己一声“笨蛋”,她强行转换话题,“那个,我最近没去现场,是因为有别的事啦,比较忙……”

    她忽然顿住,眼中放出光芒,小声说:“我没去现场,你注意到了哦?”

    哇塞,她已经这么有存在感了?他不会还找了她吧?

    江屹看着她,知道她在期待什么,沉默几秒,却说:“嗯,大家每天都在找你的猫。”

    简唯扁扁嘴。什么嘛,结果还是因为圆咕噜,她要吃醋了!

    她赌气的样子实在有些孩子气,江屹眼中滑过丝笑意,补充说:“当然,我们也找了你。”

    简唯这才展颜一笑,“不好意思啦,没想到大家都这么离不开我。唉,下次你们要讲嘛,毕竟,我可是很忙的。”

    “忙什么呢?”

    帮你的新戏卖安利啊……

    简唯一本正经说:“秘密,不告诉你。”

    她想在江屹旁边坐下,他察觉了,伸手拉了一把。简唯疑惑,江屹回头找了找,拿过另一条干净的毛巾,在地上铺好后,才说:“坐吧。”

    简唯看看身上的短裙,忍不住唇角上扬,“谢啦an.”

    两人挨着坐在网球场边的台阶上,简唯觉得这场面很熟悉,好像学校的运动场上,每天都有情侣这样明目张胆地秀恩爱……

    这联想让她有些害羞,连忙摒弃杂念,学他那样眺望远方。半晌,忽然吃吃一笑,“像个鸭蛋黄。”

    江屹不解,简唯比划,“你看夕阳,是不是很像个鸭蛋黄。我饿了,你吃晚饭了吗?不然我们去吃饭吧,这回我请你。”

    江屹:“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请我吃饭?”

    她神情闪烁,江屹觉得不对,略一思索,明白了,“你看到那个采访了?”

    简唯见瞒不过去,只好点点头。江屹拖长了声音,“哦,所以有人怕我气得吃不下饭,就过来送温暖了?”

    简唯顿了顿,说:“不是啊,我是怕你要去揍林泽群一顿,过来当帮手的。”

    江屹撑着头,轻笑出声。金色夕阳里,他侧颜俊朗,运动后出了汗,几缕湿发贴在额角。这样的他,看上去和学校里那些大男孩也没什么区别。

    可他才刚被同事背后捅了两刀。

    简唯忍不住问:“你不生气吗?”

    “你觉得我应该生气?”

    简唯盯着他不说话,江屹轻舒口气,“好吧,说不生气是假的。有一点儿吧。”

    “只有一点儿?”

    “在这个圈子生存,这种阴招是少不了的。如果不能学会适应,不能学会调节自己,会过得很不开心的。”

    他说着豁达的话,透出的信息却让简唯心头一刺。当然了,他这一路走来,光是她听说过的坎坷就不少,别提还有更多,是他们这些粉丝根本不知道的。

    江屹想到什么,忽然问:“你没在网上跟人吵架吧?”

    简唯抿唇。事实上,出门前她一时气愤,确实跟人吵了几句……

    江屹一时无言。

    网上的粉丝掐架,他也围观过两次。说白了,粉丝能不能吵赢,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的偶像够不够红。正主风头如日中天,拥有大批死忠粉,有时候没理的事儿都能被他们说成有理。

    而他和林泽群这种,即使他是占理的那方,最后谁输谁赢也很难说吧。

    他轻叹口气,身子往后一仰,偏过头朝她笑,“喜欢我这么个艺人,一定让你觉得很不省心吧?”

    简唯一怔。

    江屹接着说:“哎,如果你当时喜欢的是吕安杰,现在跟人吵架,就可以横着走了。”

    吕安杰是他们那届歌唱比赛的冠军,江屹是亚军,不同于江屹已经转行当演员,吕安杰一直专心唱歌,如今在歌坛已经拥有一定地位。

    其实江屹本来也可以一直唱歌的,但比赛结束的第二年,他突然跟公司解约,事业大受影响不说,还赔了一大笔钱。之后的几年,他淡出娱乐圈,专心完成大学学业,等再出来时,就签了现在的公司,开始演戏。

    而他为什么解约,众说纷纭,至今都没有个定论。

    简唯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不知道为什么,看他这样若无其事地自嘲,她心里觉得特别难过,“他这样诋毁你,侮辱你的名誉,难道就没有办法吗?”

    江屹看着简唯,女孩眼中是真切的不甘与愤怒。虽然认识不久,他也知道她其实是很乐天的性子,大多数时候都是开开心心的,仅有的几次生气难过,都是因为他。

    远处传来声音,是林皓又回来了。

    他看一眼简唯,表情有点复杂,江屹不解,林皓轻咳一声,“屹哥,过来一下,有事儿商量。”

    江屹也看了眼简唯,女孩立刻做出个“请便”的手势。他跟着林皓走到一边,助理把手机递过来,低声说:“看看这个吧。”

    是微博的页面,江屹眉头瞬间皱紧,因为看到了熟悉的名字。

    圆咕噜的日记本:我以为,做好自己的事,对合作对象报以尊重,是每个成年人都懂的道理。但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踩着别人肩膀上位或许还能忍,可你都踩到脑袋上了,这就有些过分了。

    这段话发得没头没脑,许多粉丝在下面问怎么了,很快就有人解释,“姑妈不是江屹的粉嘛,今天江屹家和林泽群家闹了矛盾,具体的自己搜关键字。”

    了解完情况的人回来,纷纷表示,“哇塞,那篇稿子真的hin尴尬啊,我没记错的话林泽群才21吧,确定这么早就卖老戏骨人设?撑得起来嘛他!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还在一个剧组拍戏呢,这就背后捅刀了,接下来的日子估计精彩……”

    “作为女主粉,我只希望他们撕他们的,别误伤wuli佩佩就好……[微笑][微笑]”

    江屹回过头,看到简唯站在原地,背着手,低着头,似乎在认真研究脚底的塑胶场地。

    他走过去,将手机对着她,“你说的跟人吵架,是指这个?”他本来以为,她只是在匿名论坛上和人争执了几句。

    简唯瞥到屏幕,下意识接过来。采访的事让整个群的小伙伴都炸了,大家经过讨论,一致认为林泽群这回太过分,侮辱到了专业领域,说什么也不能忍。

    南瓜酱她们几个微博粉丝多的妹子纷纷表明态度,也是有意识引导下面的粉丝,为接下来可能的撕逼做好准备,最终目的当然是逼得杂志社道歉。

    简唯经过考虑,也发了这么一条,比南瓜酱她们含蓄一些,这还是考虑到她粉丝实在太多,所以收着了点。

    简唯刷着下面的评论,心头一喜。

    虽然林泽群把事情做得那么难看,除了他的死忠粉,正常人都不会帮他说话。但有时候粉丝的控场能力就是那么强悍,她可不希望最后舆论被歪曲成“江屹确实演技差、不敬业,林泽群公开批评是不太好,但也只是他太过耿直”……

    现在看来,她的引导还是起作用了。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她抢占了先机,之后林泽群粉丝再想洗脑就没那么容易了。

    她觉得很高兴,就像之前许多次,江屹遇到危机,她都是这样和小伙伴们各出奇招。她们把前线打扫干净了,江屹的团队再出来给他公关,一切都会顺利许多。

    她正看得兴起,忽然察觉对面江屹一直没说话。迟疑地抬头,却发现男人表情严肃,一言不发看着自己。

    简唯:“……怎么了?”

    江屹看着她,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

    微博,她居然发了微博!她是不是忘了,整个剧组都知道这是她的账号?

    连林皓都注意到了,可见发了有多久!这一招也许真能给林泽群团队压力,但她人还在组里,难道没考虑过林泽群看到后,会怎么对她?!

    简唯还望着他,他忽然一阵疲惫。昨晚只睡了三个小时,白天除了拍戏,还要跟朱静讨论怎么处理那个采访稿。他的头其实一直在隐隐作痛。

    深吸口气,他说:“我很感激你想帮我,但是简唯,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的麻烦,我自己会解决。”

    “可是……”

    他打断她,“其实我早就想说,我一直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好的地方,值得你这样喜欢。红毯那次你帮了我,但之后再有类似的事,你还是先考虑自己吧。”

    想到这些日子,她因为自己经历的种种波折,他终是说:“我希望,喜欢我是一件让你觉得快乐的事。如果有一天,我带给你的更多是麻烦和不快,那你……就不要喜欢我了吧。”

    夕阳照在身上,投下两个拉长的影子。

    简唯怔怔的,几乎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江屹暗叹口气,转身离开,刚走了两步,身后冷不丁传来声音,“在你心里……”

    他回头,女孩直直望着他,一字一句道:“在你心里,我对你的感情,就这么肤浅吗?”

    和周佩佩一样,江屹也在酒店23层有一间总统套房,只不过周佩佩的房间在走廊左侧,而他的在右侧尽头。

    此刻,宽敞的房间里很安静,江屹躺在客厅沙发上,头枕着一端扶手,脚搭在另一端。客厅里只开了一盏灯,橘色的灯光有些昏暗,他左手搭在额头上,闭眼假寐。

    旁边的茶几摆着台k,显示正在视频通话中,那端却没有人。过了几秒,朱静出现在画面里,她像是刚跟人说完话,朝着画面外又“嗯”了两声,这才看向镜头,“好了,咱们接着说。”

    江屹睁开眼,两秒后翻身坐起,朝屏幕淡淡一笑,“您说。”

    朱静:“问清楚了,杂志已经下厂印刷,很快就要铺货,要追回来是不可能了。”

    江屹点点头。意料之中,算算时间也知道来不及了。

    “那怎么办啊,难道咱们就这么算了?”林皓站在沙发后面,眉头紧拧。

    “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朱静冷冷一笑,“他们说说别的也许还能商量,扯到阿屹的专业领域,性质就截然不同了。不闹出点动静,别人还真当我朱静的艺人,谁都能欺负了!”

    江屹沉默,林皓说:“我也是这么想。追不回杂志,至少得让他们道歉,否则岂不证明上面的东西是真的了?”

    “已经去联系杂志方面,我待会儿亲自跟他们谈。”朱静说着,忽然想到什么,“对了,你的粉丝好像也很生气说,下午你的好几个大粉都出来呛声了。”

    她没注意到,这句话说完,屏幕这端两个男人的表情同时一变。林皓打量一眼江屹,抢着说:“我也看到了,我还想阻止她们来着……”

    “不需要。我看了,她们的尺度拿捏得挺好。你不用阻止,你去引导。联系一下江屹的贴吧、官网以及微博官方粉丝会的负责人,就按现在的路子走,艾特杂志社官方,有理有据地反驳、提要求,不要说脏话,不要骂人。”

    朱静往后靠上椅背,耸耸肩,“她们先给杂志方面施加压力,我同时再去交涉,打打圆场。红脸白脸都要有人唱嘛。”

    林皓轻舒口气。事情有解决方向就好,不用像白天那样心里没谱,球都打得不安生。

    想到这么多麻烦是因谁而起,忍不住感慨:“林泽群他们也真够狠的,大家还抬头不见低头见呢,来这招,半点场面也不顾了?”

    “要脸的才顾场面,他那个经纪人,就是不要脸。不过说到底,他们也就欺负阿屹没名气,没站稳脚跟,你看换了周佩佩,他们敢踩吗?杂志社也不会发这种稿子,她还跟他们有合作呢。所以,你要是争气,就给我赶紧红起来,你站得足够高,别人自然没法儿踩着你上位了。”

    最后一句话是看着江屹说的。在她的目光下,江屹默了一瞬,说了今晚的第二句话,“我尽量。”

    视频会议结束。

    虽然因为朱静的性格,会议经常是她的乾纲独断,但江屹今晚的沉默还是不太正常。林皓试探问:“屹哥,你没事儿吧?”

    江屹睨他。林皓略一犹豫,凑过去一点,“静姐的话,你也听到了哈。连她都夸你的粉丝做得挺好,所以,你下午的态度,是不是有些过了?简小姐又没做错什么,人小姑娘一心为你,你就不能温柔点嘛……”

    江屹动作一顿。

    林皓直到现在,都不明白江屹在想些什么。不想让简小姐帮忙就好好说,怎么突然讲“不要再喜欢他”这样的话。简小姐当时的表情哦,他这个旁观者都心疼了,对待美女怎么能这么粗暴呢!

    他忙着怜香惜玉,江屹却经过他,径直往门口走去。

    林皓回过神来,问:“哎你去哪儿啊!”

    江屹头也不回,“出门,散步。”

    江屹站在电梯里,金属门光滑锃亮,倒映出他的身影。他却透过它们,看到了傍晚的网球场。

    她说完那句话后,他愣在了那里,而她也回过神来,低低说了句“对不起”,经过他快步往外走去。

    满天霞光、绚烂瑰丽,她离开得那样仓促,背影也是孤零零的,在视野中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天际。

    林皓不明白他怎么了,其实他自己也有点不明白。对待粉丝,他一向是温和可亲的。不要求她为他做什么,但是她们支持他的行为,他也要鼓励和赞赏。可是他却那样对简唯。

    就算是担心她,也可以用更温和的方式,可看到她那么冒失,完全不顾及自己的安全,那股情绪就控制不住。

    也许,他是说得重了点。

    但她也太小孩子脾气了,最后那叫什么问题……

    哪儿跟哪儿啊。

    他顺着酒店的花园走着,夏风炎热,很快就出了一身的汗。心情愈发烦躁,他几乎想找个地方游泳了,索性折回酒店里。

    这条走廊在一楼,两侧都有台阶通到花园,尽头则是电梯。这会儿整条走廊都很安静,只在电梯前站着三五个人。

    江屹转过另一端的拐角,脚步一滞,因为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简唯还穿着傍晚的衣服,不过戴上了口罩,林泽群就站在她面前,旁边是他的两个助理,他们像是等电梯时遇上了。

    果然,下一秒简唯就说:“林老师,我忽然想到还有东西没买,您先上去吧。”

    她转身想走,却被助理不露痕迹挡住了路,简唯静了几秒,转过身。林泽群笑着说:“一直没问过,你总戴着个口罩是干什么?见不得人吗?”

    简唯:“我脸过敏了,不想露出来。”

    林泽群哦了一声。

    他伸手,似乎想去扯她的口罩,简唯下意识一缩。他的手顿在半空,众目睽睽下,他脸上忽的闪过丝戾气,手往前一扇,直直打到她脸上。

    清脆的声音,让大家都愣了。

    电梯门恰好打开,林泽群走进去,面朝还没反应过来的女孩,笑着说:“谢谢你教我做人。刚才那巴掌,是我教你的。”

    像是有热血冲上脑子,江屹觉得耳边一片嘈杂,仿佛有成千上万只鸟在冲撞鼓膜。攥紧了拳头,他想也不想就往外冲,却被人从后面一把抱住。

    “屹哥,屹哥你冷静点!你别去啊!”林皓没想到自己跟过来会撞上这么一幕,急得不行,还得压低声音,“你要做什么?如果你打了林泽群,这事儿就闹大了!新闻会怎么写你知道吗?你不管你的事业啦!而且,而且简小姐是女孩子,现在一定很难堪,你出去只会让她更没面子!屹哥你别冲动啊!”

    “撒手!”他咬牙道。

    林皓连汗都出来了,天知道他使了多大的劲儿,可居然还是要抱不住江屹了。林泽群的电梯已经上去,另一个身影从左侧的花园冲进来,几步跑到简唯面前,“你没事吧?天啦,我远远的看到了,来不及过来。林老师他居然……痛不痛啊?他怎么能动手呢!”

    是统筹李梦。

    简唯捂着脸,慢慢说:“我没事。”

    然后她想到什么,喃喃道:“还好,他没有看到。”

    江屹的动作猛地顿住。

    统筹也愣了,“你是说,江老师吗?这个事……是因为他吧?下午你发的微博我看到了,其实也没有指名点姓啊,而且你都删了,林老师还这样……”

    统筹说着,越发觉得被刷新三观。毕竟在她心里,林泽群是全剧组脾气最好的,谁知道私底下居然是这副嘴脸。发通稿黑同事就算了,打女孩子耳光?周佩佩都不打人耳光!

    她想检查简唯的脸,简唯却偏头躲开,她不敢勉强,只好说:“没关系的,回去用冰块敷一敷,很快就好。不会留印子的。”

    其实林泽群并没有特别用力,隔着口罩,也不是很疼。但那个动作里的侮辱意味,是她从没有体会过的。

    她看着地板,忽然想到了傍晚在网球场。

    稍微冷静下来,她也明白江屹为什么那样了,大概还是为了保护她。他总是那么维护粉丝,之前不让周佩佩欺负她,这次也不想她得罪林泽群。

    而事实也证明了他的正确。

    她说:“是我太笨了。我不该发那条微博。”

    “这也不能全怪你啊。不管怎么说,他打人是他不对,总之,唉……”

    统筹看到简唯的表情,忽然反应过来。以她的聪明,怎么会想不到发微博可能得罪林泽群呢?只能是一个原因,关心则乱。太过在乎那个人,才会连基本的判断都抛之脑后。

    统筹轻声说:“所以,你真的很喜欢江老师吧?”

    又是长久的沉默,简唯忽然长舒口气,笑着说:“对啊,我真的很喜欢他。”

    她像是忽然起了倾诉的*,在旁边的台阶坐下,统筹坐在她旁边。夜风中,她的声音很轻柔,“我还没跟你讲过吧,我姥姥虽然是a大的教授,但我其实不是北京人,我是在成都长大的。”

    “你和江老师……”

    “对,跟江屹一样,我们是老乡。我妈妈女承母业,开始也在北京的大学当老师,后来被公派到四川,认识了在同一所大学工作的爸爸。他们一见钟情,结婚后,妈妈就留在了成都。因为妈妈嫁得太远,姥姥嘴上没说什么,却一直希望我能去她身边生活,所以我很小的时候,就基本确定以后要考a大了。”

    统筹虽然不懂她怎么聊到这个,也不知不觉听入了神,想到一般剧情,她问:“你不喜欢a大?”

    “我那时候根本就没概念,没有不喜欢,也没有喜欢。我只是有点不开心,每一件事都被长辈安排好了,就好像小学时,他们让我跳了两次级,等到毕业时,我连拍毕业照都找不到朋友……”

    果然。

    她忍不住问:“后来呢?”

    “后来我就跟他们拧着干啊。我说我不要学数学,我要学哲学,而且我不去a大,我要去上海,或者香港,反正就不去北京。那时候,家里人被我气坏了。”

    统筹想到12、3岁的小姑娘,明明是又软又呆的性子,却板着脸耍脾气,像每一个青春叛逆期的少女。

    “可你最后还是去了a大。”她说。

    “是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简唯眼眸明净,与她对视。她下意识问:“为什么?”

    “因为江屹啊。”

    统筹愣住。

    简唯的声音终于透出丝不寻常的起伏,“我是13岁那年喜欢上他的,当时正是我跟家里闹得最严重的时候,我甚至还逃学了。有天下午没有去上课,跑去网吧搜他的资料,看他的各种访谈……”

    那时候,江屹正在参加那个红遍全国的歌唱比赛,已经进入前十强。简唯在体育馆外的大屏幕上对他一见钟情,之后就把他当成了精神支柱,专门买了个mp3,每天晚上都会在他的歌声里入睡。

    所以当她知道,江屹也是背着家人参加比赛的,简直像是找到了最好的同盟军,她甚至开始给自己挑选国外的学校了。

    然后就是那天下午,她逃课到网吧。

    她还记得那个采访,他穿了身白色的衣服,磨白牛仔裤,看起来非常的阳光、帅气。讲话带点台湾腔的女主持和他开了些不痛不痒的玩笑,最后问他,瞒着家人来参加比赛,所以本人也是很叛逆的类型吗?

    那个时期,还在推崇个性,参加比赛的选手们都在不同程度展现了自己的离经叛道,而江屹一直表现得挺正常。他身上最顺应这个潮流的,就是偷偷参加比赛这一件事了。

    简唯期待地睁大眼睛。屏幕上,江屹沉默了两秒,没有顺着主持人的话说,反而轻轻一笑,说:“我一直觉得,父母或者任何人想让我做什么,都不是最重要的。我来参加比赛,是因为我想这么做,我喜欢唱歌,我认为这是我应该走的路。这是遵从本心的选择,而不是为了反抗谁。

    “我希望大家也不要盲目地学我。做事之前,多听听自己心里的想法。要知道,反抗别人并不难,更难的是,你要忠诚自己。”

    阳光炙热,简唯坐在网吧里,身边是大大的书包。她想起这段时间的疯狂,忽然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她很喜欢数学,她也擅长这个,而a大的数学系是最好的。她的家人是帮她做了选择,但如果让她自己选,理智地选,最后的结果也是那里。

    她不该为了赌气,想要逃离。

    其实都是很浅显的道理,许多人长大后,自然而然就懂了。但对13岁的简唯来说,这些事情,是他教会她的。

    他让她明白,忠诚自己,这才是最重要的。

    “他问我为什么喜欢他,我当然要喜欢他啊,我的整个生命轨迹,都被他改变了……”

    简唯终于忍不住,眼圈微微发红。统筹表情复杂,像是理解,又像是不懂。最后她抬手搂住她,简唯靠上她肩膀,目光落到地板上,自己模糊的影子。

    她不知道,是不是每个追星的女孩,都有过这样一段经历,被自己的偶像启迪了人生。但对她来说,江屹不是供玩笑娱乐的存在,他是她的指引,他对她很重要。

    可就是这样重要的他,却对她说,如果觉得不开心了,就不要再喜欢他了。

    她知道自己很幼稚,自己的质问也很幼稚,他不欠她任何东西,相反的,一直是他在给予她支持和力量。

    可她想让他明白,哪怕是在被打了一耳光的现在,她依然想让他明白。她对他的喜欢,远比他想象的要深刻、真挚得多……

    不过现在,她只能庆幸,他没有看到这一幕。她实在不想再给他带来任何麻烦了。

    拐角处,林皓怔怔望向江屹。简唯那番话带给他的触动颇大,他从没想过,原来自家boss也有给人当人生导师的一天,还是个这种天才型女生的人生导师。

    太过震惊,他几乎要反应不过来了。

    江屹双唇紧抿,明亮的灯光下,表情看不出端倪。林皓想判断他的情绪,不料他忽然转过身,大步往回走去。

    林皓连忙追上,“屹哥,你去哪儿啊?”别是去找林泽群揍回来吧!

    江屹一直走到走廊尽头,才拿出手机,拨通后等了几秒,那边传来声音。他望着黑沉沉的夜色,声音也是低沉的,“喂,静姐吗?有件事想和你商量。”

    杂志事件很快在网上扩大化。

    江屹的粉丝“南瓜酱要当江太太”发表长微博,称该杂志社的稿件歪曲事实,已经侮辱了江屹先生的名誉,要求道歉。长微博里附了众多导演及合作演员对江屹的评价,用以反驳稿件中对于江屹专业素质的两项指责,事实上,江屹虽然是歌手出身,转行拍戏后,却比许多科班出身的演员都要用心。不仅去央影念了一年的培训班,身边也长期有老师一对一教学,有针对地锻炼演技。他之前的几部电视剧,拍摄期间从不迟到早退,出来的效果也不错,在这个百分之八十的演员都用配音的时代,他甚至有两部戏是用的原音!

    这么一看,长微博的反驳可谓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也许是她们来势汹汹,杂志方终于作出回应,在官方微博发表声明,称这回的采访确实是两边沟通有误,审稿编辑也没有注意,这才造成了误会。他们向江屹先生致以诚挚的歉意,以后会更加严格地对待自己的工作。

    到了这一步,也没什么好争的了,粉丝也知道见好就收,毕竟江屹还要在圈子里混下去,闹得太僵没好处。

    然而,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因为……林泽群的粉丝炸了。

    江屹和林泽群同在一个剧组拍戏,男主粉和男二粉本来就关系微妙,尤其是男二比男主更当红的情况。之前两边也有过几次摩擦,但都是小打小闹,这回才彻底掐了起来。

    “求不捆绑!离了我哥哥,杂志卖不出去还是怎样?”

    “笑死人哦,十八线过气歌手,我们需要捆绑你?戏演得差还不让人说,玻璃心就不要混娱乐圈了!”

    掐架从杂志事件开始,很快发展到双方新戏的pk。

    也是凑巧,就在《寒夜》上档的第三天,另一部电视剧《一品夫人》也要播出。撞档本来就容易引起争端,之前两家都还尽量保持友好,现在终于撕破脸皮,不为别的,《一品夫人》的男二也是林泽群。

    林泽群粉丝在正主爆了后,一个个心比天高,因为只演了男二的关系,本来都没有特别重视这部戏,然而和江屹粉丝的掐架激起了他们的脾气,开始鼓足马力宣传,扬言要凭作品让大家明白,谁才是真的有实力!

    对此,江屹粉开启了无情的嘲讽,“演了个男二就别使劲吹了好伐?某家整天宇宙第一红,结果到现在还在给我屹当配,等什么时候真演了男主再来嘚瑟,ok?”

    “就是,哪怕《一品》真的大爆,也跟你们没关系啊。收视率是男女主的功劳,男二家抢功的嘴脸不要更难看哦。”

    林泽群没有男主戏一直是林粉的死穴,江屹粉此番句句戳中要害,气得林粉连伪装都忘了,在微博和论坛上破口大骂。这些言论立刻被江屹粉丝截图挂出来,成为了林泽群粉素质低下的证据,打得一手埋伏战!

    网上撕得热火朝天,明明是两个都不算特别大咖的演员,愣是撕出了要上头条的气势,连带着两部戏都被更多人知道了。

    而就在这样如火如荼的气氛里,《寒夜》的首播日期,终于逼近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