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仙之乡村笔仙 > 第80章 天元之祸

第80章 天元之祸

推荐阅读:重生之特工女仙重生女修真记一念永恒九仙图少年医仙斗战狂潮人皇纪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得不说这只鸟虽然可恶,动不动就啄他几下,但说起话来还是十分动听的。

    公仪林顷刻间就提升了好感动,还顺带温柔地给小雀鸟顺顺毛,看得李星宗心里直叹气,眼看着自家小师弟一点点被拐到别人家的鸟窝里,其中怎一个心酸了得!

    他看着清河,越看越不顺眼,除了修为高点,长得好点,作为超级宗派的掌教有一定的身份,其他也没看出有哪点好,而自家小师弟,除了吝啬刻薄点,偶尔打家劫舍,欠了一屁股债,其他都很好。

    如此一对比,这只鲲鹏哪里能配的上小师弟!

    同样的想法不止他有过,公仪林的师父摘星老人也兴起过,人的心都是偏的,但在这个师门里,人的心简直是歪的,看自家人怎么都好,看其他的,不管是人,妖,还是魔,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越想越式心塞,好在他的招牌面瘫脸只是能看出神情有一点难看,末了李星宗索性不去想这件恼人的事情,直接步入正题,“你既然已经到了长门,想必也发现今日的长门不比往日,人人包藏祸心,处处暗藏杀机,即便有琉璃帕可以帮助你躲避别人的窥探,也不可操之过急。”

    “操之过急?”公仪林装傻充愣。

    李星宗冷笑一声:“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趁乱将纳兰家这次要展出的至宝收入囊中。”

    公仪林被拆穿也不脸红,“人人都有平步青云的梦想,我凡夫俗子一个,当然也想羽化成仙。”

    探究的目光在他的身上停留一秒,李星宗移开目光,“我来是想告诉你两件事,其一方碧在梨园,你若有事可以去找他,其二前些日子和龙绍走的近的女子我已经知晓她的身份,若是遇到,你可多留意。”

    公仪林,“你什么时候也玩起欲语还休的把戏,直说那女子是谁不就行。”

    话虽如此,他还是暗叹李星宗情报网的庞大,就连天苑都没有查出的消息竟被他捷足先登。

    “传闻里龙绍和一名普通人类女子相恋,”李星宗道:“这条传闻里有八成假,两成真。”

    “哦?”公仪林似乎有些兴趣了。

    “龙绍没有与其相恋,对方也不是人类。”

    公仪林蹙眉,觉得自己隐隐捕捉到什么。

    “凝青。”

    两个字宛如轰雷炸出。

    李星宗道:“同龙绍走得近的便是羽皇的女儿,凝青。”

    公仪林静默不语,过了一阵后道:“当年羽皇身中蛊毒,是方碧帮他解开,彼时方碧和龙绍情谊颇深,龙绍和凝青倒是有几分相识的可能性。”

    “此次他二人不会无缘无故相聚,其中必有蹊跷。”李星宗道:“以我的估计,怕是两人已经结盟。”

    “要结盟也有共同的利益,”公仪林想了想道:“凝青多半是为了《登仙梯》,龙绍则是为了铲除纳兰家,在这方面他们的确有合作的可能。”说着侧头看向清河:“你觉得呢?”

    后者甩出四个字:“不感兴趣。”

    公仪林:……

    偏过头见李星宗的视线并没有从自己身上移走,公仪林挑眉,“还有事?”

    “我方才竟然忽略了,你从什么时候知道纳兰家最后一件展品是《登仙梯》,”李星宗道:“不可能是师父告诉你的……是老七对么?”

    公仪林似笑非笑道,“非但如此,七师兄可是问了我一句很有意思的话。”

    李星宗瞳孔一缩:“他问了你什么?”

    “信任。”公仪林道:“七师兄问我是否信任身边的人,活着的,亦或是死去的。”他抬头看着李星宗,一双幽深的瞳孔像是深不见底的漩涡,“你觉得,七师兄指的是谁?”

    李星宗只是看着他不说话。

    公仪林却是自己回答道:“我脑海中第一个想到的人,只有一个,一个死去很久很久的人。”

    回应他的依旧是沉默。

    公仪林却是脊背挺得笔直,以一种几乎质问般的语气问道:“你们究竟瞒了我什么?”

    李星宗深深看了他一眼:“该说的,我已经说到了,”说罢背过身去,“小师弟,凡事讲究顺其自然,该知晓的时候自然会知晓。”

    黑甲虫自觉用触角勾住李星宗的袖子,随着他一步十丈,渐渐消失。

    “顺其自然么,”公仪林看着他的背影,目光渐渐坚定:“可我偏要做那强求之人。”

    一旁清河道:“你待要如何?”

    公仪林,“我既然没有庞大的情报网,最好的去处莫过于到那消息集中的地方。”

    “酒馆?”

    公仪林摆摆手,眼睛发亮,暗搓搓道:“自然是青楼。”

    长门的柳叶姑娘一直有艳绝当世的美名,这次天公作美,有名正言顺的理由一睹芳容,岂不美哉。

    他表面上正人君子,言之凿凿,但清河根本不用费心就能看穿他的小心思,脸上像是结了一层冰霜,“此处如此荒凉,想必御剑飞过去也需要不少时间。”

    公仪林摆摆手,“不碍事。”

    他真的不会介意耽误这点时间的。

    清河:“说不定等你走过去,她那里已经有客人。”

    公仪林一细想,还真有可能,鬼使神差地竟然问了一句:“那该怎么办?”

    清河嘴角噙着一丝笑意,没错,正是笑意,说出的话却像雪山下的万里冰川,“不如我先送她上路,你是鬼修之身,这样以后见面也方便些。”

    “……”

    公仪林试探道:“是不是如果我不是鬼修之身,已经死过一次,你准备送我和她一起上路?”

    清河反问:“你觉得呢?”

    公仪林:……九师兄你快回来!我身边这只鸟竟然丧心病狂!

    见柳叶的计划可谓是胎死腹中,偏偏公仪林不敢露出丝毫遗憾的表情,讪讪道:“我就那么随口一说,你别当真。”

    “我知道。”

    没等公仪林放下心来,清河又道:“我刚所言皆是认真,不过既然你随口一说,也就不必将那些话放在心上。”

    公仪林:……这句话的潜台词是叫他长久以往,铭记在心,对吧?

    ……

    再过一日便是炼器师大比,算起来,今晚应该是长门最后太平的一天。

    对于有些人来说,也许是抓紧最后的时间放松一下,对于公仪林,却是在刺杀中迎接这个寂静的夜晚。

    一身黑衣巧妙地与夜色相融,夜行衣下包裹着的是曼妙的曲线,清河没有出手帮衬,用眼神示意公仪林:这又是你在哪里招惹的风流债

    公仪林用手指擦掉手上的一道血痕,这个女人修行的应该是极阴的心法,周遭的气息很冷,在夜晚几乎察觉不到她的气息,就是自己,也是险些吃了一个暗亏。

    一道血痕在如玉的手背绽开,血珠坠地的一刹那,公仪林眼底深处生出嗜杀的暴戾,他抬头,嘴角挂着隐寒的笑容:“好久没有人能伤到我了,有意思。”

    一直都是他在暗处给别人使绊子,这次竟然有人敢在暗处刺杀他。

    “女人,你是谁?总不能一会儿死了还要做个无名之辈。”

    “上官语冰。”和她修行的功法一样,这女子说话的语气也是极其冰冷。

    “玄冰宫传人,太阴玄体。”公仪林的脑中浮现出关于这个名字的资料。

    “没想到先找到我的不是周天北或是欧阳靖,反而是你,”摘下脸上的琉璃帕,露出一张完美俊逸的脸庞,“不过也难怪,琉璃帕能能伪装人面,却不能改变一个人的体质。”

    鬼修之身本就是吸食阴煞之气,在这一点上,和太阴玄体有异曲同工之妙,能感知到他周身的死气不足为奇。

    上官语冰一双凤眸盯住公仪林:“有一点你说错了,我们之间,死得会是你。”

    公仪林忽然拍了拍手。

    一开始上官语冰以为院中还有其他人埋伏,警觉地看了一眼四周,发现除了公仪林和她,就是一位白衣男子,平静地站在一旁,她看着公仪林冷笑一声,“装神弄鬼。”

    公仪林耸耸肩:“我只是在鼓掌。”

    上官语冰黛眉轻扬。

    “要我命的人有不少,其中实力最受瞩目的便是周天北,欧阳靖还有你,原本你们三人,让我忌惮的是欧阳靖,其次是周天北,我这人可是惜命的很……”

    听到‘惜命’二字,上官语冰发出一声不屑地轻嘲。

    “所以我本就准备先从你下手,没想到我还没有动手,你自己送上门来,你说这是不是值得鼓掌雀跃的一件事?”

    上官语冰懒得听他废话,只当他是在拖延时间,寻找逃命的时机,但一旁观战的清河却是可以肯定公仪林说的是真的,以这厮的人品,绝对有可能挑一个女人下手。

    “废话少说,拿命来!”随着上官语冰一声娇喝,一身夜行衣碎裂,露出里面柔软的薄裙,看上去柔然的轻纱,却是暗藏着能致人命的威胁。

    白色的水袖像箭一样向公仪林甩来,公仪林脚尖一点,凌空而起,轻轻松松躲过,他身后的大树可就没有那般幸运,被看似轻飘飘的水袖扫过,粗壮的树干‘砰’的一声,直接从中间断开,劈成两半,断了生机。

    “一个女孩子家的,成日里打打杀杀,这可不好。”两指夹住水袖,屈指用力,任凭上官语冰如何施力也无可奈何。上官语冰本身也是一个狠绝之人,直接自己扯断袖子,露出半截玉臂,裸|露在月光下,跟婴儿的肌肤一样柔嫩。

    公仪林看着啧啧道:“不知那柳叶姑娘是否也有此姿色?”

    虽然不知道公仪林口中的柳叶姑娘是谁,但直觉不是什么正经女子,上官语冰眼中浮现恼意,完好的左臂水袖毫不留情地向公仪林挥去,这次她不再保留实力,每一次挥袖都用了十成十的力道,誓要将公仪林置于死地。

    白袖飘飘,美人因为怒意脸颊泛红,偏偏公仪林还不时说两句荤话,一场生死之战硬是被他打出了香|艳的感觉。

    一场战役,在交手三十多个回合后,上官语冰很快落于下风,论实力她比之周天北,欧阳靖之流还差得远,能位列绝世天骄,不过是仰仗太阴玄体的资质,但太阴玄体真正能发挥出全部作用的是在修行后期,突破时遇到的瓶颈,所需的心境门槛要比平常人低上一倍不止,尤其是道侣双修,双方都能获益良多。

    但上官语冰,一来修行还没到家,再者操之过急,单纯的想依靠偷袭就要了公仪林的性命。

    扯住水袖,将上官语冰拉到自己身前,美人在怀,公仪林表情似乎很是享受。

    “放开我,色胚!”上官语冰怒道,奈何挣脱不开,半推半就更有欲拒还迎之感。

    她身上胭脂的淡香味道在空气中散开,公仪林自然也嗅到,却没有表示出过多的注视,修长的手指勾起白皙的下巴尖,“刚才我说我很惜命的时候,你很不屑。”

    上官语冰鄙夷地看着他,脸色有些苍白,“贪生怕死之辈。”

    “傻孩子,”公仪林无奈地摇摇头,“只有活着,有命在才有可能继续在大道之路上走下去。”

    上官语冰刚想与他争论,若是人人都是如此,修士修行的意义又在那里,朱唇亲启,吐出的却再也不是冷邦邦的话语,大量的鲜血从中流出,她的眼中先是不可置信,低下头,看见胸口不知何时绽放出大片的血花,薄裙很快被浸透。

    这一切发生的如此猝不及然,抱住她的男子还在用温柔的声音同她对话,温柔的……就像是对待一个许久不见的老情人。

    “你……”还有力气的时候,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过去自然和别人有过生死缠斗,他们中有正人君子,也有十恶不赦的魔头,自己也有斗法失败的时候,但这些男人最终还是放了她。

    怜香惜玉也好,不屑对一个女人下手也好,她都活了下来。

    无论如何,她也想不到,今夜会死的如此莫名其妙,如此的……无声无息。

    “既然要走,总应该干干净净走才对。”一道声音传到上官语冰耳边,她感觉到有人在她的脸颊按了一下,原本藏在口中的两根银针哐当当落地。

    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皓腕用尽最后的力气往上伸,细长的手指攥住公仪林的衣服,“你说的对,命,命很重要……”

    说完,头便是偏向一旁,再无声息。

    公仪林将她轻轻放在地上,没有合上她眼睛,“都说人死要瞑目,我却觉得人死了才要多看看。”

    在他被大师兄一指穿破心脏时,曾在半生半死间看到了生命的轨迹,那是一个残缺的圆弧,就像李长安炼制的那把‘新月’,总是美中不足。

    “我以为你会留下她的命。”清河走过来道。

    怎料公仪林总能做出令人意想不到的抉择。

    “我不喜欢给自己留下后患。”公仪林道:“何况她在最后时刻也想着要取走我的性命。”

    他的目光凝聚在刚刚滚落在地的银针上,这么一根细细的银针,利用得当,依旧可以轻易夺去一个修士的性命。

    话虽如此,公仪林的目光却是停在上官语冰的年轻的面庞上,清河料想他亲手结束一个女子的性命,心中多少有些感慨,便没有打扰他,只是静立在一旁。

    盯着上官语冰的尸体半晌,公仪林突兀道:“我记得周天北修炼的是无上霸道狂刀。”

    清河骤然看向他,“莫非你要……”

    “这难道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么?”公仪林抬头,面上看不出任何伤感缅怀,“若九师兄的资料不错,上官语冰乃是玄冰宫这一代传人,杀了一个传承序列对任何门派都是一个重大的打击,尤其还是一个万年难出的太阴玄体。”他一拍储物袋,一把闪着冷芒的长刀被牢牢握在手中,“如果将此事嫁祸给周天北,你觉得玄冰宫会怎样?”

    公仪林停顿一下,忽而低低笑道:“想必二者间将是一个不死不休的死局。”

    良久听不到清河的回答,公仪林抬头,笑道:“怎么,觉得我很残忍?”

    清河面无表情道:“人既已死,怎么利用她的尸体是你的事。”

    何况此女本就是为了刺杀公仪林而来,退一万步说,就算公仪林放了他,清河也会亲手杀了她。

    “可惜了一个如花的姑娘,”公仪林的目光扫过手上因为之前偷袭留下的一道血痕,“留下来却只能后患无穷。”

    清河淡淡道:“后患无穷,那便永绝后患。”

    公仪林一怔,先是低笑,尔后俯身笑起来,笑声极其夸张,“难怪我会和你这样的妖走到一起!”

    癫狂地笑了几声,他的目光复又恢复清明,“无上霸道狂刀讲究的是霸道,狠戾,一刀致命,我所学驳杂,对于刀道擅长却不精通,想要伪装成周天北的手笔,怕是不易。”公仪林抬步,在上官语冰尸体旁绕着走了几步,尔后停在一个特殊的角度,挥动手中长刀,一刀狠狠劈下,一道狰狞的伤口赫然出现在上官语冰的胸口。

    虽然伤口狰狞恐怖,但比起霸道,仍有不足。

    公仪林并没有继续补刀,而是掏出一个翠绿色的小瓶子,倒在上官语冰的尸体上。

    白色的粉末一触及道伤口,血肉之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败下来,原本尚有几分红润存在的脸庞也彻底枯萎,青丝枯黄,活像是被采阴补阳,吸干了精气,与此同时,原本胸口的伤口立马深可见骨,看上去骇人无比。

    “这便好了。”公仪林将翠绿色的小瓶子收起来,开口道:“今夜我便放出一些风声,想必以玄冰宫的势力,很快便会调查到周天北的头上。”

    刀上完成后,尸体的后续处理公仪林没有亲自做,清河说会派人来处理,他便没有多管。

    是夜,公仪林呆在屋中,因为之前的刺杀,已经失了睡意,提笔作画,清河则化身成小雀鸟站在一旁的砚台上,看着公仪林挥毫泼墨。

    有人说过,作画的精髓在于抽象。

    公仪林本身实力便是不俗,要不当初越浪也不会对他死缠烂打,求他在自己脸上作画,经过刻意处理模糊后的画像是笼罩一层淡淡的武雾气,想让人一探究竟。

    小雀鸟黑眼珠转了一圈,盯着画面中心的动物,“蚂蚁?”

    公仪林嘴角一抽,“这是蜜蜂。”

    鄙夷地看了一眼他的作品,小雀鸟飞到窗外的枝头,留给公仪林一个潇洒的背影。

    被人鄙视了不要紧。

    关键是被一只不懂画作眼光还挑剔的鸟给鄙视了。

    公仪林表示不能忍,他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窗外,掏出随身携带的小本子,提笔先是写了下今天日期,尔后迅速哗哗地往上写,当真是下笔如飞,笔走龙蛇,等写完后,心中的怨念得以平复。

    到了后半夜,公仪林才兴起一丝睡意,他爬上床,不忘关上窗户,爬上床倒头就睡。

    几乎在那扇窗户还没被关上多久,就被粗暴地啄开,一只通体雪白的小雀鸟眼中有着恼意,显然是不满自己被锁在外面的行为,它绕着公仪林飞了一圈,刚想狠狠将人啄上一口,恰好看到一本泛黄的小册子从内衫中露出一角。

    黑豆眼中闪过一抹疑惑,想不到这人竟是如此好学,睡觉都不忘抱着书。

    它咬着册子边缘无声无息地将小册子带出来,纸面光滑,略微泛旧,看来主人经常翻阅。

    扔到桌子上,接着月光,小雀鸟看清里面的内容,从第一页开始,再到第二页,它的黑豆眼陡然睁得滚圆,这本册子上写的比坊间的话本还跌宕起伏,一看就是出自公仪林之笔,主人公也叫公仪林,是一个战无不胜的将军,而配角叫……清河,被抓来的敌国皇子,身娇体弱,日日被将军xxoo。

    越到后面内容越不堪入目。

    啪!

    一爪子将书合上,前爪死死踩在书面《猛鬼御鸟》四个镀金大字上。

    猛、鬼、御、鸟!

    黑豆眼牢牢锁定床上正在好梦的公仪林,小雀鸟心中冷笑一声,好,当真是‘好’极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