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仙之乡村笔仙 > 第81章 天元之祸

第81章 天元之祸

推荐阅读:重生之特工女仙重生女修真记一念永恒少年医仙九仙图斗战狂潮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高云淡,预示今天是一个好天气。

    公仪林起来学着一个凡人该有的样子,伸了下懒腰,运行吐纳之法,发出一声舒服的轻叹。

    忽然,像是感知到什么,他的目光投向桌面,雪白的小雀鸟正用黑豆眼冷冷注视着他,一动也不动,像是要将他望穿一般。

    公仪林摸摸下巴,难不成是记恨自己昨晚将它锁到窗户外面的事情?

    “今日便是炼器师大比,”小雀鸟口吐人言,“你要没什么事赶紧上路。”

    “上,上路?”公仪林嘴角的笑意僵了一下,“这个词用得有些不吉利。”

    他简单收拾了一下,然后道:“我们可以出发了。”

    小雀鸟冷眼望他,扑扇着翅膀停在公仪林的肩膀,不多时,二者便已出门。

    今天是非比寻常的一天,掩盖在繁华的炼器师大比下,个人怀着个人的心思,公仪林无端有些紧张,却不是因为即将到来的混战,源头来源于自己的肩上,确切的说,是正停在上头,爪子扒拉着他衣服的小雀鸟。

    “是错觉么?”公仪林喃喃道,总觉得今天小雀鸟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势。

    最受瞩目的无疑是炼器师,如今行走在长门街上的炼器师都会被人盯着瞧上几眼,猜测是不是要去参加炼器师大比。

    “堵鄂门内必定是戒备森严,外松内紧,能去观战的多是大的宗派和修正家族,你没有邀请函,进去的可能性为零。”

    “为零?”公仪林侧过脸,微微低头,鼻尖几乎碰到小雀鸟脖颈上的茸毛,后者爪子朝左挪了一下,避开温热的触碰。

    无论如何也不能轻易原谅这厚颜无耻之人。

    想归想,公仪林说话时带出的温热气息几乎让它缴械投降。

    妖精!

    若不是公仪林是鬼修之身,清河险些怀疑他才是真正的妖族。

    “我说的,是建立在你不使用些旁门左道的基础上。”它侧过头道。

    “那可真是赶巧儿,”公仪林道:“我今日偏偏要光明正大的走进去。”

    ……

    正如清河所言,今日的堵鄂门戒备森严,几乎做到滴水不漏,与前一段时间无人看守,自由出入简直是天差地别。

    炼器师大比,并不是当场要求炼器师直接炼宝,每年参赛的炼器师超过万名,人最多的时候,甚至有从各地赶来的炼器师,加起来超过十几万人,无一不是渴望着一展头角,从此在长门扎根。

    炼器师炼器时间因人而异,短暂几个时辰,长则个把个月,要是一一炼宝不知要考到何年何月,比赛规则再制定的严一些,没有个三年五载恐怕分不出胜负。

    所以炼器师大比经过不断优化,今年又做了一些细微的改变,只进行两轮,第一轮由炼器师交上一件自己最满意的作品,由长门有名望的炼器大师评比鉴赏,选出最优秀的前百,前一百名再当场进行炼器大比。

    万人中选百,概率极低,但来参赛的炼器师听了却是大喜过望,以往炼器师大比只选出前十,数万人中只有前十名才有资格参加决赛,今次的名额一下暴增了十倍,无一不是摩拳擦掌,心中给自己加油打气。

    “前几年在炼器师大比中屈居第十一名,这次别说前百,前十必有老夫一席之地。”一位白须老者眼中精光闪动。

    “哼,老家伙,论炼器,你哪有可能比的上我们常家。”一位娇俏的少女不屑道。

    常家是最近才崛起的一个家族,因为族内出了常胜这个炼器天才,一时风头无二。

    老者心中也是颇有忌惮,嘴上却是冷哼一声,“常胜小子到底还是年轻,经验不足,别像前些年李家的李长安一样,炼器不成,将自己炸死了。”

    “你……”

    还未进堵鄂门,公仪林便见证了一场嘴上功夫的争斗,诸如类似的还有很多,无一不是抬高自己,压低别人,当然,这其中也不乏有低调者,他们锋芒内敛,却又深藏不露。

    堵鄂门内有一长桌,上面坐着七位老者,每一位皆是气势非凡。

    “这七位想必就是十大炼器师家族派出的长老。”公仪林低声对肩上的小雀鸟道。

    “修为尚可。”黑豆眼扫过七位老者,“中间三位最强。”

    能得到清河这般评价,想必这七位每一位实力皆是不俗,不过炼器师大比初赛,几乎所有选手交上的都是自己最杰出的作品,没有一定实力他们是不敢到炼器师大比中小试牛刀,这些作品内其中任何一件放在外界都足以引来疯抢,要是没有一定的实力震慑,难保一些宵小之辈不会起别的心思。

    小雀鸟看着公仪林手上捧着的一件珊瑚式样戒指,心道还真是光明正大进来。

    公仪林似乎感受到它的目光,冲它眨眨眼。

    对于这个无时无刻不在展示自己魅力的活孔雀,小雀鸟语气很平淡:“别得意太早,就算你能入选,真到决赛时也会很快被拆穿。”

    公仪林拿出的法器必定是不凡,想进决赛应该不难,难的是进入之后的事,要知道前百可是要当着十大炼器师家族的面当面炼制一件法器,浑水摸鱼根本不可能瞒过这些人的眼睛。

    公仪林却是不甚在意道:“车到山前必有路,何况……”他压低声音:“我看这最后的决赛水分也是不小。”

    不说别的,就是还在排队等着交比赛作品中的炼器师,有几个年纪轻轻,手上拿着的却是中品宝器,就算是炼器大师也不敢说自己炼制中品宝器能一次成功,更何况这些资历尚且的年轻人。

    实力也许有天资之分,有的人有所奇遇,底牌不断,能越阶杀人。

    但在丹道和炼器之道上,经验却不可能被奇遇所代替,哪怕是得到一位丹道大师或炼器宗师的传承,如果不苦心研究,参悟练习,有了传承也是无济于事。

    再看那几位拿着中品宝器的年轻人,无一不是面带倨傲之色,想必手里的宝器是由家中长者所赐。

    “难怪今次的名额会增加至百人,光是这些走后门的就有七八人,要是只取前十,怕会引起全天下炼器师的哗然,届时就算是十大炼器师家族,也没有能力抚平这般风波。”

    “虚伪。”黑豆眼中带着嘲讽,也不知是针对来参赛的年轻人,还是其背后的大家族。

    “谁都想将权利牢牢攥在手中,”公仪林望着那几件不俗的中品宝器,嘴上带着笑意:“如果炼器师大比,十大炼器师家族的后辈一个也没进入,他们的名望势必会受到打击,威信力自然也就降低。”

    他的手指在脸上按了按,琉璃帕就像真的肌肤一样,触及起来柔软又有弹性,“恐怕这次他们的如意算盘要落空。”

    小雀鸟用余光看着公仪林,即便是顶着一张平凡无奇的面容,做起坏事来,那招牌的笑容却是不变。

    致命,又有吸引力。

    又过了半柱香,终于轮到公仪林,他将手上的戒指放下时,负责登记的老者眼中有亮光闪过,显然是看出这件戒指的不同,再抬头,竟然发现只是一个看上去胆怯懦弱的少年,不由有些怀疑这件戒指是不是由他所炼制。

    纵使心中有再多怀疑猜测,老者也没表现出一分,语气很是平稳,“去一旁等候结果,不要走太远。”然后又道:“下一个。”

    排在公仪林后面的人赶紧恭敬地放下手上的法器。

    ……

    看着拍的老长的队伍,初步估计了下时间,公仪林绕道朝大殿后面走去。

    小雀鸟第一时间就猜测到公仪林的去处。

    果然,大约几分钟后,公仪林停在一座桥旁边,周围火焰的温度相当之高,正是之前他们来过的焚神桥。

    清河曾独自去过焚神桥底,但千丈下方接近火焰中心的地方,即便是它,也不敢轻举妄动。

    此刻,公仪林没有急于上桥,而是站在一边,望着滚滚怒焰,目光深邃,神情莫测。

    良久,他忽然突出四个字,“元神化海。”

    饶是清河,也是第一次听说过这个说法。

    “相传上古时有一位至尊大能,身死后由天界坠下凡尘,元神化为火海,身体石化成不死圣山,血液流尽汇成煮海,其中不死圣地诞生出不死圣族,煮海孕育了海蝶一族,唯有火海,千万年来,无人知其下落。”

    清河:“此言太过牵强,无从考据,真有通天之能也不会轻易陨落。”

    “我从前也未放在心上,”公仪林道:“只是幼时藏在师父的书房里,偶然翻开一本残破古卷看来,后来大师兄身陨,我意志消沉,便效仿书中所提的一段话,去了煮海一趟。”

    清河想到跟随在公仪林身边的那只小海蝶,道:“海蝶一族,应该有着传承记忆。”

    公仪林:“小雅还处在幼年期,传承记忆只有在成熟期才能渐渐获取,越是强大的妖兽从幼年期到成熟期所需要的时间越长,要想知道海蝶一族传承里对种族的介绍,起码要等到好几百年后。”

    他偏过头,“鲲鹏乃是天地凶兽,按理说你们获得传承记忆应该不逊色于海蝶一族。”

    下一刻,小雀鸟摇身一变,化身成年男子的模样站在公仪林身侧,英俊和冰冷却是不减,但他开口和公仪林说话的时候,语气明显要缓和上一些,“每个种族获得传承记忆多数是和本族有关,不过龙族是个例外。”

    公仪林点头,龙族贪财好色嗜杀,但学识却是渊博,几乎各种知识它们都有涉猎。

    紫晶龙王身为四大龙王之一,想必也有自己的通天之能。

    “海蝶一族诞生及早,它们的传承记忆很多也和上古时期有关,至于鲲鹏族,讲究苦修,基本与世隔绝,对一些上古时代发生的大事也就有所欠缺。”

    听罢公仪林一语道破真相:“不是有所欠缺,而是你们就算看见了也装作没看见,压根就不关心才对。”

    清河也不否认,短短两日内,他又一次淡淡飘出那四个字:“不感兴趣。”

    公仪林认真道:“很难想象,这世间会不会有你感兴趣的东西。”

    “当然。”这一次,清河极快的给出回答。

    公仪林微怔,眉梢轻扬,眼中充斥这笑意:“哦?可否说来一听?”

    清河看了他一眼,竟也笑了。

    他近来笑的次数比过往那些日子加起来都要多。

    公仪林也是晃神一秒,又收拢心思,做出侧耳倾听的样子,清河上前一步,靠近他,这是他第一次主动靠近公仪林,以这么近的距离,“比如说……”

    三个字撩人心痒。

    “《猛鬼御鸟》。”

    原本有些意乱情迷的公仪林霎时身体一抖,震惊地望向清河,后者则是定定看着他。

    抬手立马往怀里摸了两下,公仪林的神情第一次出现慌乱。

    书呢?他贴身保管的小册子呢!

    义愤填膺地怒视清河:“你竟趁我睡着时袭胸!”

    他记得睡前明明将那本小册子放在胸口,无他,那是离心脏最近的地方,梦里还能梦到御鸟九九八十一种姿势。

    一本小册子凭空出现在清河手中,公仪林第一反应就是要去抢,清河哪能如他所愿,手腕一翻,后者便扑了个空。

    这一扑空,公仪林的理智也渐渐回笼,清醒过来,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将这本出自他手的成人文毁尸灭迹,估算一下二者的实力,得出结论:现在看来是不太可能,得须慢慢筹划。

    把柄还在对方手中,他立马变化表情,腼腆着一张脸,“我那都是写的自娱自乐的,千万不要当真。”

    书册哗啦啦地快速翻动一遍,清河又再次合上:“我看你倒是挺有想法。”

    公仪林:“我发誓,只是想想,从来没有想过付诸于实践。”

    清河冷冷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

    公仪林委屈:“你歧视鬼!”

    清河:……

    这是一笔算不清的糊涂账,清河将小册子收回储物袋,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第一时间将这本充满不堪入目内容的册子丢入火海,而是重新收好。

    冥冥中,他觉得这本册子以后会派上很大的用场。

    见清河收起册子,公仪林忽然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

    好在两人都是顾全大局之人,暂时掀过这一页,将目光重新聚焦在沸腾的火海,公仪林冲清河点点头,后者变化成小雀鸟站在他的肩上。

    一步又一步,无视火焰滔天,公仪林走上桥,到了中央最高的位置停下,低着翻头看滚的怒焰,他开口:“要不要下去看看?”

    “中心温度太高,你无法靠近。”

    言下之意,是在告诉公仪林他已经去过。

    公仪林掏出一个储物袋,不是他自己的,这个储物袋明显要小上很多,但分量却要重很多。

    清河认出这个储物袋,上次公仪林离开师门时,他的七师兄从天空上抛下,说是用来防身。

    此时公仪林打开储物袋,将里面的东西一件件取出来,顺便喃喃道:“也不知有没有什么可以避火的。”

    这个时候,他开始有些想念被遗忘在不死圣地的火龙驹,它性属火,也许能依靠皮毛抵御这烈焰波涛才对。

    “九蛇鞭,抽人用的,不行。”

    “化骨水,用来暗算的,也不行。”

    “咦,竟然还有春|药,不知是哪位师兄给的,还贴心地做上了记号。”

    “……”

    随着公仪林掏出一件又一件东西,报出的名字越来越离谱,清河的脸色已经黑到一个境界。

    “找到了!”

    他举起一件火红色的衣服,“三师兄这次可真是下了血本,这件凤衣斗篷我问他讨了许久,都没有给我,想不到这次主动送出。”

    公仪林的眼中也带着笑意,像是收到礼物的小孩子,只是这笑意却带着几分复杂:“想来还真是巧,就像是要知道我会下火海,特意为我准备的。”

    说者有心,听者也有意。

    清河侧目看向公仪林,后者神情略微复杂,笑意未达眼底。

    将凤衣斗篷系在身上,公仪林目光渐渐凝重起来,离开时七师兄的欲言又止,刚到长门时九师兄的话里有话,都在给形成一个模糊的提示:长门之乱,是有人刻意为之,这个人,还是他认识之人……亲近之人。

    他的目光像是要穿透这片火海看到什么。

    “可能么?”一句话不知在问天,问地,还是问他自己。

    一个死去千年的人,却能在死前谋划出千年后的大局,怎么可能?

    摒弃心中杂念,公仪林望着清河,清河虽然没有看他,但两人却是不约而同道:“一起。”

    说完后双方具是愣住,尔后各自浅笑一下……不是用来遮掩情绪,也不是为了传达某种意思,单纯的,真正能抵达心扉的那种笑意。

    清河重新幻化成小雀鸟的样子,钻进凤衣斗篷里,公仪林不再犹豫,身形一跃,义无反顾地投入恐怖的烈焰火海中。

    就像冬日里站在一望无际的冰原,完全没有目标,他们的四周全是火红的颜色,没有掺杂任何一点其他的事物,满目都是红,和站在黑夜里什么都看不见没什么不同。

    刚开始温度并不是太可怖,就算公仪林不靠风衣斗篷也能支撑。

    但再朝下二百丈时,火焰温度的恐怖便体现的淋漓尽致,即便没有直接接触到火焰,四周溅出的火花在眼前炸裂,发出爆竹般清脆的响声,也在提醒公仪林不要轻视火焰的温度。

    渐渐放慢速度,不再一味朝下,前方的火焰并不是制热的红色,而是微微接近橘黄,看上去远不如之前的火浪威力无穷,公仪林的神情却是凝重起来,“外侧的温度都已经足够将一个修士的元神焚烧成灰,内核想必更加恐怖。”

    说罢,竟然掉头往回返,嘴里还念叨着‘安全第一,安全第一’。

    没走两步,身子就像被定住一样,感受到比火焰还恐怖的视线,公仪林低下头,讪笑道:“我突然想起比赛结果应该快出来了,不如先去看看,下次抽时间再来这里。”

    小雀鸟发出一声轻嘲,“继续。”

    公仪林装作听不见,是继续了,不过是继续往回走。

    “再往前一丈,你这斗篷也就不需要了。”

    它不像是在开玩笑,只要用嘴衔住斗篷的系带,轻轻一扯,百分之百凤衣斗篷会掉落。

    公仪林立马停下脚步,“有话好说。”

    一言不合就扒衣服是不对的。

    “不要进入核心,停在百丈处即可。”

    听到接下来的话,公仪林放下心来,无论如何,他都不想去触碰内核。

    之前看公仪林兴致勃勃的要下来,清河本以为他是转性了,贪生怕死的本能褪去一些,现在看来原来不过是三分钟热度。

    公仪林却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更加小心地前进,嘴里的‘安全第一’四个字就没停下来过。

    再往前走了几丈,他忽然道:“上官语冰的尸体处理的如何?”

    一觉醒来,院子里连滴血迹都看不见,如果不是地面上的一些枯枝败叶,险些以为昨夜发生的都是一场梦境。

    “蔚知会处理好的。”低沉的声音回应他,“不出今晚,你便会看到想要的结果。”

    公仪林目光注视前方的光源内核:“现在看来,这焚神桥底的火焰倒不失为一个毁尸灭迹的好地方,若非上官语冰的尸体另有他用,抛尸在此处想必也没有人能发现,无声无息地消失。”

    通常公仪林想出来的主意,要不就是保命,要不就是害人,偏还能用平淡叙事的语气说出来,就好像在说‘今天吃什么’‘天气怎么样’这种普通的不能再偶同的话题。

    心肠毒辣,行事狠戾。

    清河有些想不明白是被他身上哪点吸引的,以至于迷恋。

    公仪林不知道他的困惑,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放在心上,在他看来,自己这种倾倒众生的美男子受到追捧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快到前方的时候,他突兀地再次提速,直冲光源内核而去。

    紧接着,停在百丈外,分毫不差。

    “如果是真的会怎么样?”

    凝视着光源核心,公仪林突然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偏过头道:“传说如果是真的,会如何?”

    清河没有说话,但不代表没有思考,他不但想了,而且同公仪林想到了一出去。

    “在天界的都是仙人,若真有人死后身躯可化为山海,那该是怎样的滔天之能。”公仪林眉宇间多了分郑重,“仙人坠凡,周身残留的灵气足以将天捅破一个窟窿。”

    “天破了,灵气稀薄,气运耗尽,凡人成仙,是否还有可能?”

    若是旁人听到公仪林这一番话,必定是心惊肉跳,清河却是突兀问道:“你看的那本残破古卷,你师父和其他师兄是否可能也曾看过其中内容?”

    公仪林:“如果我说没有,恐怕连我自己都不相信。几位师兄是否看过我不确定,但师父一定是知晓其中内情。”他指尖勾了勾,光源内核飞出一个小火星,在他面前跳跃,从储物袋掏出一个黑黝黝的石头扔过去,,没过多久,火苗没有熄灭,却是石头融化成黑水。

    “连玄铁都能轻而易举的融化,”公仪林眼神深邃,“无论传说是否为真,这火焰绝非凡物。”

    清河:“传说是否为真,千万年过去,早已经无从考据。”

    “的确,”公仪林轻叹一声,“不死圣地有不死传承,煮海生活着几乎灭绝的海蝶一族,我本以为焚神桥下也暗藏至宝。”

    他的确不得不遗憾,目光收回,“但如此高的火焰浓度,只怕就算有什么生灵,也早就消失殆尽。”

    一旁清河则是目光如水,即便如此,这片光源内核还是激起了他要变成至强的信念,前人能做到,他一样可以。

    两人离去时,公仪林回头看了一眼火焰深处,神情复杂,原来仙人……也是会死的。

    他们回去时,堵鄂门几乎达到一个沸腾的顶点,最后一个人前不久已经交过自己的作品,想必再过不久就会宣读入选决赛的名额。

    公仪林没有挤到最前面,反而挑了个靠后较偏的位置,虽然看不到前面的情况,胜在宽敞。他席地而坐,一拍悠闲自得,和前方大汗淋漓,心急如焚的炼器师形成鲜明的对比。

    清河化身的小雀鸟停在公仪林的肩上,“你倒是很有信心。”

    “那戒指并非凡物,只要负责评分的裁判稍稍有点眼力,都会给出一个不俗的分数。”

    小雀鸟黑豆眼动了动:“方才你掏出戒指时上面有空间的波动。”

    公仪林略带诧异地瞧了他一眼:“这都能感应的到,”他抬头无语望苍天,“比起人类脆弱的五感,上天还真是厚待你们鲲鹏一族。”

    几乎就在他话音落下的一瞬间,有人高喊:“出来了,出来了!”

    出来了什么?

    公仪林的位置,和他坐的角度,根本不可能看到前面发生的状况,只能凭借耳力去听,然后自行脑补。

    “长老出来了!”很快,就有另一道声音接道。

    应该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场面却恢复寂静,所有人自觉保持安静,等着结果宣读。

    那白须长老也没有绕关子,直接打开手上的名单,站在正中央宣读:

    “经过炼器师公会和七位炼器大家的品鉴,已经选出其中最优秀的前百名,下面我念到名字的请上前一步,在这里特别强调一点,除了前十名老夫会按顺序宣读,剩余者念出的先后顺序和名次无关。”

    言下之意,是觉得宣读后九十名的名次也是浪费时间,有些无礼的行为却没有人出言反驳,炼器师本身就有傲气,十大炼器师家族作为炼器师的代表,往往拥有决定性的发言权。

    有实力的人总是能得到尊重,这点不单在修真界,在世俗界也适用。

    “赵天辉。”

    听到名字的中年男子神情激动,迎着无数羡慕嫉妒的视线向前一个大迈步。

    “有什么了不起。”有人心道,“又不是前十,瞧那激动的样子,第一个念他的名字指不定是第一百名。”

    话虽如此,他们却不由想道:哪怕自己是第一百名也无所谓啊,只要能进决赛,哪怕最后拿不上名次,也足以在炼器业内扬名,之后少不得有大家族的招揽,前途自此一片光明。

    大约读了六十多个名字后,公仪林站起来,拂拂身上的尘埃,他的衣领因为刚才随意的坐姿,有些倾斜,露出一小片如玉的肌肤。小雀鸟状似不经意用嘴衔住边缘理正。

    察觉到胸前的动静,公仪林似笑非笑地看了它一眼,慢慢踱步往前走。

    “第十名,常乐。”

    上前的是一个年纪不大长相娇俏可人的姑娘,公仪林认出来,这个小姑娘正是刚刚和一个老头吵架的。

    小姑娘得意地一扬下巴,她年纪小,身材又小巧玲珑,做这个动作非但不惹人讨厌,反倒为她增添了几分姿色。

    “常家不得了了,继常胜后,又出了一个天才。”

    不少人都生出结交的意思,就连宣告名次的长老都多看了小姑娘一眼,看上去赞赏有加。

    “第九名,诸葛城。”

    上前的是一位老人。

    公仪林一瞧,乐了,这不是方才和小姑娘斗嘴的老头,两人竟连名次都差不多,老头在名次上领先一名,但在岁数上又输了一截,两人间可谓谁也没有占上便宜。

    小姑娘看老头走上来,大大翻了个白眼,还往旁边挪了一步,活像看见什么脏东西要避开。

    老头也傲气,冷哼一声,看都不看小姑娘一眼。

    长老像是没有看到这二人不合,继续宣读名次。

    ……

    “第三名,杜辉。”

    走上去的是一个少年,趾高气扬,步履生风。

    “杜辉,姓杜?”公仪林饶有兴趣地看着那少年,“原来是拿着中品宝器的那个孩子,作弊得来的名次还这么嚣张,果真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

    说着,做出一副不屑的样子。

    小雀鸟鄙视得看了他一眼,貌似全局靠作弊走来的另有其人。

    如果没有拿上名次,才真正有意思,不过这个念头在小雀鸟的脑海中几乎没有成行,公仪林做事向来是十拿九稳,想必今次最低也是第二。

    果然,就在它念头一动时,‘公仪林’三个字便在堵鄂门中响起。

    “第二名,云天。”

    小雀鸟被这个名字噎了一下,时隔一段时间,想不到公仪林重新用起这个假名。

    云天,义薄云天。

    每当想到这个名字背后的含义,它就感到一阵恶寒,不舒服地抖动两下翅膀。

    正当众人还没来得及看清第二名的真容,‘第一名,欧阳靖’六个字便如一道春雷在众人头顶炸开。

    “欧阳靖,这名字好生耳熟。”

    “我记得北境内有一位大杀四方的狂人,也叫欧阳靖。”

    “应该只是同名同姓。”

    话虽如此,不少狐疑的视线都盯向走出来的男子,一身凛冽的杀气,瞳孔居然是血红色,活像地狱里走出的鬼魅。

    公仪林对小雀鸟神识传音:“为什么他长得比我更像是鬼修?”

    对于公仪林总是能抓住一些奇怪的点小雀鸟已经不以为奇,“他至少是一名控火师。”

    “哦?”摸摸下巴,公仪林眼中闪过兴味,“会控火,又有强大的修为,果真是一个劲敌。”

    心中有几分遗憾,可惜上官语冰的死用来嫁祸给周天北,否则想办法设局让欧阳靖和周天北先大战一场,他的胜面便可以再大一些。

    正当公仪林琢磨的时候,欧阳靖的目光突然向他笔直地射来,公仪林没有分毫犹豫,不服输地看去,眼中带着嫉恨,就像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阴鸷少年,不服气自己第一名的头衔被别人抢走。

    欧阳靖看了一眼便没将他放在心上,却暗皱眉,莫非刚才的感觉出错,总觉得有一道目光在盯着他看,像是毒蛇一样,伺机而动。

    感知可真够敏锐的,公仪林垂眸掩盖出眼底凉飕飕的笑意,“差点就被发现了。”

    同一时刻,千万里外的踏仙门。

    一名中年男子脚踩一片血红色的云朵,站在高空中,目光望着相距千万里长门的方向,喃喃道:“就要开始了。”

    在他的身后,先是一道黑色的影子出现在云朵上,尔后影子竟然慢慢拉长,直立,走出一个身形瘦削的灰衣男子:“师父在担心小师弟?”

    “若不是之前你受的伤还未复原,这次本应和他们一起下山,兴许会遇到你的一份机缘。”

    灰衣男子笑道:“坏事也是好事,乱世多纷争,不蹚这滩浑水也省心。”

    说着望向远处,“小师弟吉人自有天相,从小到大还没吃过几次亏,想必这次也能化险为夷。”

    “世事难料,天道无常。”中年男子沉声道。

    灰衣男子道:“师父大可放宽心,毕竟小师弟现在不是一个人,鲲鹏一族的战斗力即便是我们也不可以轻视。”

    “但愿如此。”

    中年男子收回目光,脚踏血云而回。

    同踏仙门的冷清不同,在前百名的名单宣读后,场上的氛围达到一个最高点,很多家族都派人在堵鄂门门口等候,一旦有消息立刻传往家族,其中也有常家的人,在听到自家小姐入围前十后,家仆激动地几乎不能言语。

    同样的状况还有很多,但更多的人是一腔豪情壮志而来,失望而归。

    来的时候近万人,如今只留下一百名,即便是优胜者,也不免生出一阵唏嘘。

    长老像是没有看到这些暴露在外的情绪,继续一板一眼进行后面的流程。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如今有许多炼器师徒有虚名,但真要炼器法器,也许还不如你们中的一些人,十大家族举办炼器师大比的目的便是让一些真正有才能过的炼器师不被埋没,也就是……在场的各位!”

    短短一句话,将大家的热情顿时调的高涨起来。

    公仪林却像是霜打的茄子……焉了。

    炼器讲究的是真才实学,对于他这个靠蒙混过关的,一旦真正开炉,立马会被察觉到。

    像是感知到他的变化,长老的锐利的视线往这里一扫,公仪林顿时腰板挺得笔直,大声附和道:“感谢十大炼器师家族给予我们这个机会,我们定然会不负众望,成为炼器界内辉煌的明日之星!”

    长老听到他慷慨激昂的致辞满意地点点头,但还是提点了句:“小辈有志气是好事,但一定要稳扎稳打,切忌不可急于求成。”

    公仪林一副受教的样子:“多谢长老指点。”

    “孺子可教也。”长老颔首,继续发表下一段讲话。

    站在公仪林身旁的欧阳靖不由偏过头多看两眼,也不知为何,他对此人半点好感也无,甚至有将之抹杀的冲动,跳梁小丑而已,却隐隐带给他不安的感觉。

    公仪林装作没有感知到他的视线,心中却在惊异欧阳靖超强的直觉。

    这是在经过无数残酷厮杀后才能培育出的直觉,像是野兽一样,欧阳靖对危险有着最原始的判断能力,迅速又精准。

    “此时我倒有些庆幸没有将让欧阳靖和周天北先进行比拼,”公仪林对小雀鸟神识传讯道:“虽然不知周天北的具体实力如何,但肯定不会有欧阳靖难缠。”

    “他修行的功法里带着一股魔气,多留心。”

    “魔气?”

    公仪林自然是相信清河所言,但他至今为止没有察觉到欧阳靖身上有什么古怪,他暗暗蹙眉,莫非是他忽略了什么地方?

    这年代大家怎么都奔着魔道去了,紫晶龙王也是修炼了一魔族顶尖秘法,为什么就没人陪他做鬼呢?

    做鬼多好,一年四季身体常温,常人不能去的极阴极恶之地,他就是去呆个三年五载都没关系。

    “魔道讲究的是霸道狠绝,唯我独尊,魔功也秉持着此道,通常杀伤力极强,修行时间也短,所以才有不少修行者趋之若鹜。”看穿了公仪林心中所想,清河的声音从神识中传来。

    公仪林:“修炼时间短岂不是容易走火入魔,失去本心?”

    “正是如此,像紫晶龙王这样能自己驱走心魔的几乎是空前绝后。”

    言下之意,是至少欧阳靖没这个本事。

    公仪林忍不住按按太阳穴,缓解一下头疼,所以说他最讨厌跟修魔的打交道,一言不合就狂暴,杀伤力剧增,就算是不敌也从不想着逃跑,而是如何更好的同归于尽。

    一点也没有爱心!

    正当公仪林暗自头疼时,长老已经发话,让几名童子去取炼器炉。

    公仪林信道不好,讪笑道:“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就开始炼器是不是不太好?”

    一句话逗乐了不少人,白须长老也是笑骂一句,众人只当他是在说句玩笑话缓解紧张,没人放在心上。

    黑豆眼瞅见公仪林愁眉苦脸的表情,小雀鸟人性化地用翅膀拍了他一下,“清醒点。”

    公仪林自暴自弃:“你索性扇死我吧。”

    看着之前还在信誓旦旦说车到山前必有路的人现在垂着头的样子,小雀鸟一时也想不出语言来形容他。

    “你不会懂的,”公仪林仰天长叹:“这种丑媳妇即将要见公婆的既视感。”

    凭他的临场发挥,不把丹炉直接炸了简直对不起他这双‘巧手’。

    见小雀鸟突然沉默,似乎是在思索,公仪林眼前一亮:“莫非你有什么好办法?”

    后者看着他,认真道:“你的公婆不是他们。”

    公仪林:……你重点把握的真好。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