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仙之乡村笔仙 > 第82章 天元之祸

第82章 天元之祸

推荐阅读:重生之特工女仙一念永恒重生女修真记九仙图少年医仙斗战狂潮人皇纪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百人中,终究是货真价实者多,浑水摸鱼者少,就算有几个偷用家里长辈给的中品宝器入选决赛,本质上还是个炼器师,从小在家人的熏陶下,耳濡目染,有几分手段。

    至于如公仪林这般对炼器一窍不通者,完全没有。

    待童子取上各式各样的炼器炉,公仪林的头就更疼了。

    长老站在上百个炼器炉前,沉声道:“很多人认为既然比赛最重要的就是公平,所以炼器炉应该给每个人发的都是一样。”

    他的目光扫过一个个人头,“但老夫要告诉你们,从此刻起,最终的比试便已经真正开始,第一个考的就是眼力。”

    在场百名炼器师身形一震。

    “老夫身后,乃是用不同材质制作的炼器炉,属性各异,质量也是千差万别,你们首先要做的,就是从这些炼器炉中选出认为适合自己的进行炼器。”

    “若是和别人选中同一个炼器炉高如何?”有人忍不住问道。

    不少人暗暗点头,不得不说,刚才出声的人也问出了他们心底的疑惑,在场的能在近万名炼器师中脱颖而出,眼光想必也不会差,看上同一个炼器炉简直在再正常不过。

    长老显然料到早有此问,淡淡吐出一句话:“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起初众人只是半信半疑,等到长老发话可以自由挑选时,缓步上前。

    “每个人只有三百息时间挑选自己的炼器炉。”

    长老一句话,众人再不迟疑,随手拿起一个觉得尚可的开始估量,很快他们就明白为什么长老所说两人争抢同一个炼器炉的情况不会发生。

    放在他们面前的有三四百个炼器炉,起先每人随手先拿了一个,一看之下顿时着迷,虽然不知道其他人手中拿的炼器炉品质如何,单就他们自己手中的乃是万中无一,极品炼器炉。

    只有三百息的时间远远不够,这些炼器师盯着手中的炼器炉眼中全然是着迷。

    当然,凡是总有例外,不说别的,有三人反应就不大,杜家的那位小公子平日想必这种炼器炉见多了,眼中没什么大的兴趣,欧阳靖更是令人捉摸不透,盯着手上的炼器炉,表情无喜无悲。

    最耐人寻味的当属公仪林,在所有人抓紧时间挑选炼器炉时,他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自然成了几个有心人关注的重点。

    白须长老心中暗叹:此子心性极佳,时间紧促还能不乱阵脚,是个可以培养的人才。

    欧阳靖暗自生出警惕:此人不显山不露水,如此情况还能保持冷静,可见沉府极深,以防万一,还是早点除去为好。

    杜家的小公子则是一脸不屑:装什么装,这人也太不厚道了些。

    作为无意中成为主人公的公仪林心里的想法还真和杜家的小公子如出一辙:反正也看不出好坏,先装上一装。

    任凭万人哄抢,我自岿然不动。

    一代绝世高手的落寞与气度!

    正当他演绎‘高手’的风采时,小雀鸟忽而神识传音:最好的炼器炉在杜家公子手中,其次则是被欧阳靖拿到。

    公仪林嘴角云淡风轻的微笑僵住,接下来的十息时间,没错就是短短十息,他先是一个箭步,风一般地来到杜家小公子面前,一拳挥出,拳若惊风,强大的劲道引人动容。

    杜家小公子双目瞪得滚圆,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一拳打得脸肿的像个猪头,眨眼功夫手里的炼器炉便是不知所踪。

    一切发生的太快,根本来不及阻止。

    就连公仪林肩膀上的小雀鸟黑豆眼都有些许震惊,它不过是才开口一瞬间,公仪林竟然已经直接上去抢。

    电光火石之间,一尊刻着三龙吐珠画面的炼器炉立于如玉的手掌心中。

    公仪林青丝飞扬,即便是顶着一张再平凡不过少年人的面孔,依旧散发着一股奇特的魅力。

    这种魅力……被称为厚颜无耻修炼到大成境界的典范。

    杜家小公子最先反应过来,捂着肿起来的脸怒道:“你敢打我脸,竟然敢打我脸!”

    公仪林则是顶着自己的手,屈指看了一下,“刚才使劲过猛,还好没有擦破皮,这么漂亮的一双手,要是受伤留下疤痕就麻烦了。”

    原本还有几个杜家人想对公仪林出手为自己公子报仇,但现在看到这两个活宝的行为,也是无话可说。

    实在是……太丢人了。

    那杜家小公子倒也机灵,虽然公仪林是趁其不备偷袭,但从那一拳的威力来看自己远不是对手,他便不同公仪林纠缠,直接跳起来,眼神在剩下的炼器炉转了一圈,快速挑了一个看似不太显眼的。

    这次他学聪明了,拿到后,直接放到怀中,人靠近白须长老站着,防止再次被夺。

    公仪林眨眨眼,这杜家小公子看上去也不只是嚣张跋扈,相反,倒是会审时度势。

    原本接下来的时间,他都已经做好这位小公子来找麻烦,甚至于直接当场撕破脸皮,找暗中保护的家族高手当场击杀的准备,结果那位小公子竟然像什么也没有发生,除了对着公仪林‘呸’了一声,便抱紧双臂,护住怀里的炼丹炉,再无其他动作。

    “这位杜家公子有古怪。”小雀鸟黑豆眼有暗芒闪过。

    公仪林同样双眼一眯,一人一鸟相处久了,动作竟是出奇的一致:“何止是古怪,表面上放荡不羁,实打实的纨绔少年,但行为举止却是透着隐忍劲。”

    “大巧若拙。”最终公仪林给出这四个字的评价,“看来除了欧阳靖,我还需留意一下这个看上去毫无威胁的杜家公子。”

    就在他暗自堤防时,三百息时间已到!

    多数人还是拿着第一眼就看中的炼器炉,不是没有更好的,他们完全被第一个迷花了眼,便没有时间去评估剩下的。

    饶是如此,他们还是心满意足,毕竟这么多炼器炉,没有一个不是凡物,想必只要技艺不差,炼出的法器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真正炼器大比即将开始,你待如何?”小雀鸟问。

    公仪林唇角一弯,方才还能见到的一丝头疼和紧张此刻完全不知所踪。

    “非常时期当行非常之法。”

    他本就做事不按常理出牌,从他口中说出的‘非常’二字想必不是一般特殊的方法。

    那是用无耻都无法形容的境界。

    小雀鸟索性也不再问,不再站在他的肩膀,而是改用卧的姿势,雪白的双翼合拢,看上去就像一只无害的小宠物。

    公仪林险些都要被它现在化形的状态蒙蔽,心道鲲鹏的拟态竟然这么娇萌可爱,简直就是犯规。

    他盯着小雀鸟胸前,感叹果然每一个过分可爱的外表下,都隐藏着一颗暴力的心脏。想想鲲鹏庞大的杀伤力,无论如何他也是不敢轻视。

    场地再大,也容不下上百炼器师同时炼器。

    百人被分为十组,分开考核,不知是怎样的孽缘,公仪林,杜家小公子,欧阳靖被分在同一组。

    公仪林看了下,与他同组的还有常乐和那位第十名的老者,其余几个都是比较陌生的面孔,最吸引瞩目的还是一个高扎马尾的女子,身材极起火辣,穿着一身红色劲装。

    公仪林不由多看了两眼,也是赞叹一声人间绝色,先前在沧澜国,先是错过花魁青青姑娘,再到长门,同艳绝当世的花魁柳叶又无缘得见,当真是人生一大憾事。

    想到直接促使这憾事发生的罪魁祸首,便不由偏头看了一眼肩头。

    似乎察觉他心中所想,小雀鸟竟然在用一时间偏过头,黑豆眼中全是冷芒,公仪林咽了下口水,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转过头。

    “美么?”小雀鸟传音入耳。

    公仪林瞬间站直身子,“红粉骷髅,都是刹那芳华。”

    神色说不清的庄严凝重。

    等到小雀鸟垂下脖颈梳理羽毛时,公仪林才松了口气,抬头正好同一道阴寒的目光相对,欧阳靖血红色的瞳孔像是诡异的血浆漩涡,寒冷,可怖。

    公仪林无意现在就与他对上,装作读不懂那道眼神背后的意思,摆弄起从杜家小公子那里抢来的炼器炉。

    的确是好货,即便他不识器,也能感受到这炼器炉的材质非凡,即便是他,全力一击也很难毁坏。

    他心念一动,走的时候看能不能顺上一两个炼器炉离开。

    要知道这里每一个都不是凡物,出去指不定能卖个好价钱。

    炼器的基本材料由堵鄂门提供,至于一些稀奇宝矿,珍贵石材则是看个人意愿,由炼器师本人准备,来此的炼器师走到前百,身上少不得有天材地宝。

    果然,不多时,各种奇珍异宝便被摆上台面。

    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公仪林却在用自己的理智作斗争,竭力不让罪恶的双手伸到小雀鸟身上。

    鲲鹏的羽翼,哪怕是一根,都足以秒杀这些所谓的天地奇珍。

    一根,只要一根就好。

    手指还没碰到尾巴尖,便被一翅膀重重拍回,公仪林揉揉手背,只好作罢。

    “你的宠物脾气可真大。”离公仪林站得最近的常乐道,“虽然长得小巧可爱,但宠物还是选听话的比较好。”

    公仪林摊手:“没办法,我这人偏喜欢脾气烈的。”

    闻言常乐忍不住往小雀鸟身上多瞟了一眼,通体雪白,双目像宝石一样耀眼,的确有蛊惑人心的本事,按理说女孩子都喜欢娇小外表的种类,常乐却是个例外,受炼器师身份的影响,她更加偏爱能掌控在手中的。

    “比赛分十组进行,”长老这时又开始发话,介绍考核的规则,“两组两组的进行,按组淘汰。”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这岂不是说明,所谓的比试成了小组竞赛,而不是以个人实力论成败?

    “敢问长老,如果个人成绩优秀,但小组成绩一般,当如何?”首先发问的是常乐。

    大约是因为欣赏常乐不俗的炼器本事,长老解释了一句,却像巨石一样砸在众人心口:“淘汰。”

    不出所料,有人立马抱怨不公,还有人就差没当场叫嚣。

    在乱哄哄的一片中,唯独公仪林眼前一亮,旋即手指轻轻从小雀鸟背上滑过,“你且看着,好戏就要开场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