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仙之乡村笔仙 > 第83章 天元之祸

第83章 天元之祸

推荐阅读:重生之特工女仙重生女修真记一念永恒少年医仙九仙图斗战狂潮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雀鸟斜眼看去,直觉公仪林眉宇间多了些什么,一些耐人寻味的东西。

    譬如说……城府。

    这个时候的公仪林无疑是有魅力的,同那常挂于眼角眉梢的笑意不同,少了些温文尔雅,却多了几分气场。

    在这突然喧哗的堵鄂门中,这份无形中的气场更加突显。

    “这种玩法倒是有趣的紧。”公仪林低声道:“也不怕引起这些炼器师的反弹。”

    小雀鸟只是淡淡道:“未必。”

    公仪林想了想,眼中多了一抹亮色,“的确是未必,”他看了一眼长老的方向道:“俗话说堵不如疏,想必很快堵鄂门就会拿出让人眼红的奖励,浇灭这些愤愤不平。”

    “你觉得为何要分组比试?”

    公仪林挑眉,往旁边走了一些,让自己处在边缘化地带,不那么显眼:“你在问我?这可是奇了。”

    清河居然有朝一日用求教的语气问他。

    “阴谋诡计不正是你所擅长的。”

    公仪林笑道:“我就姑且当做是夸奖,在我看来,不外乎两种可能,一为增强团队意识,当然在炼器师的世界里,讲究团队作战有些可笑,排除这种微弱的可能,就只剩下第二种,为他们自己服务。”

    “以往的炼器师大比我虽然没有亲身参与,但这次提供的材料和炼器炉绝对要比以往好上很多,先不说在场炼器师手中的炼器炉无一不是经过千挑万选,就连提供所谓‘基本’的炼器材料,竟然都是玄铁石,云母矿这种级别。”

    “可见他们是真的为这次炼器师大比投入了巨额灵石,好的炼器炉,极品炼器材料,所求必定是高品质的法器,十大炼器师家族本身的层次,还不至于会贪图这些法器,那么最大的可能便是……”

    “器灵。”公仪林思索半晌,瞳孔微缩,道出这两个字。

    宝器有灵,传闻得器灵者,天地为炉,可炼日月星辰。同册灵不同,器灵只在传说中存在,根据传说,一个器灵的诞生要亿万宝器为葬。

    无比大胆的假设,甚至有些天方夜谭,但这是公仪林身上清河所欣赏的品质之一。

    想他人不敢想,成他人不敢成之事。

    公仪林很快又道,“此事尚有颇多蹊跷,我也不敢肯定,如果器灵真的被十大炼器师家族掌握在手中,对我们有利也有害。”

    器灵靠吞噬宝器为生,想必这么多年下来,十大炼器师家族早就被掏空了,但若是是一个已经即将快成熟的器灵,今天的比赛结束,有了新的宝器可以吞噬,一旦器灵达到成熟,几乎没有人在可以对抗十大炼器师家族。

    一个器灵,小可手掌大小,大能遮盖天地,那是连修士也能炼化的存在。

    在公仪林分析对策时,长老目光扫过众人,似乎要将他们的表情看穿:“你们中肯定有不少人排斥这样的规则,对此,老夫只说一句,此次最后的奖品绝对超乎你们的想象。”

    不少人面面相觑,疑惑究竟是什么宝贝。

    “可以这么说,今天场上所有的炼器材料和炼器炉加起来的价值都不敌最终奖品的千分之一。”

    一言完毕,众人皆是瞪大双眼,场上的东西不说别的,就光是炼器炉,都是价值连城。

    所有的炼器炉加起来都不敌千分之一的奖品,莫不是一件上品宝器?

    “他倒是画了好大一张饼,”公仪林低头对小雀鸟道:“只是这饼不但不能充饥,指不定还会要人命。”

    “至于奖品,会在比赛结束后公布。”长老又道。

    有炼器师听到这句话时生出不满,万一最后奖品不如人意,岂不是被人当猴子戏耍。

    长老自然也清楚这些人的心思,“老夫以十大炼器师家族的荣誉立誓,最后的奖品……”

    他的目光再次扫过众人,一字一顿郑重其事道:“胜于一件上品宝器。”

    上品宝器是什么样的存在,虽然不是只有传说中出现过,但在这片大陆上出现的次数也是少的可怜,每一次出现,都必将引起血雨腥风,一件上品宝器在手,凡人都有可能灭杀伪仙。

    在极度的震惊面前,众人一反常态保持了安静。

    即便不算是真正的修士,他们中很多人视炼器如生命,但在修真界中,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没有一个再是心性完全纯良之辈,这个奖品价值太高,以至于他们没人伸手敢接。

    杀人夺宝,以他们的修为,就算真的得到,也守不住。

    有成熟谨慎之人皱眉,“还请长老告知最终奖品,太贵重了恐怕我等也负担不起,一会儿就算炼器时也不能做到真正的心无旁骛。”

    这话说得不假,炼器师炼器讲究心平气和,若是有所挂念,难免炼成的法器会出现一些鸡肋的属性。

    长老沉默一瞬,“诸位稍后片刻,此事老夫一人还做不了主。”

    见有戏,谁会在乎等这一时半会儿的功夫。

    随着长老转身走进主殿,有人开始低声交谈,也有默不作声,公仪林刚准备作死的逗鸟玩儿,胳膊就被一双纤细的小手抓住。

    一抬头,常乐正睁着一双明眸盯着他。

    公仪林不由摸摸脸,莫非最近魅力变大,被一见钟情了?

    其他人看见常乐这个举动,也是目露古怪。

    “既然我们是一个组的,你不介意陪我说会儿话吧。”常乐道。

    即便是有些无礼的举动,配上她精致的小脸,也没有人觉得有什么,原本好奇这边情况的不少炼器师,都放下猜忌。

    如果真是小组参赛,和组内的成员拉近关系便必不可少,兴许为了最终的成绩,还要主动拿出自己的材料与他人分享。

    常乐这一组,杜家小公子年轻气盛,不把人放在眼里,欧阳靖一看就是个不好相与的,剩下的几人中,从公仪林方才挑选炼器炉时镇定自若,交好的价值应该比较大。

    想通了这点,众人便收回狐疑的视线,没有再对常乐那边投入过多的关注,反倒是观察自己的小组,有哪些人可以与之相交。

    公仪林被常乐拉到大树下,路过小组的几个男炼器师身边时,都不免迎来羡慕嫉妒的眼神,能和美女说话,还是一个天赋强大的美女,简直是撞了大运。

    枝繁叶茂的大树下,两人掩盖在层层阴影下,很难看清对方的表情。

    先打破沉默气氛的不是声音,而是眼泪。

    比阴影还要凉的……少女的眼泪。

    看着泪水在手背上晕开的痕迹,公仪林直觉一阵阴风袭来,他第一时间看向小雀鸟,神识传讯道:“我和这小姑娘绝对没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过去。”

    黑豆眼冷冷的看着他。

    就在一人一鸟陷入对峙时,常乐稳住了情绪,开口却直接道:“求你,带我走吧。”

    公仪林:……

    他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硬:“虽然我理解自己的魅力不是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能抵挡的了,但姑娘家还是矜持点比较好。”

    常乐被他逗乐了:“说什么呢,你明明跟我差不多年纪。”

    公仪林笑笑,自然不会说明现在她看见的是戴上琉璃帕后的假面。

    他侧过身子,用手拨过挡住自己视线的树枝,他这个动作时格外优雅好看,常乐忍不住脸色一红。

    小雀鸟抬起左爪重重在公仪林肩上一按,后者吃痛收敛一些。

    “你说,想让我带你走?”公仪林挑眉。

    常乐颔首。

    不怪公仪林多疑,这少女之前宣布进入前百名额时兴奋的像只小白兔,就差没跳起来,现在又低声下气地求一个陌生男子带她离开,着实奇怪。

    “大家可都是削尖了脑袋想夺冠,”公仪林眼角的余光瞥见不远处相互拉拢关系的同小组成员,“你炼器本事也算不俗,竟然想走。”

    常乐移开视线,没与他对视,“我就是改变主意了。”

    公仪林手指了一个方向,常乐疑惑,什么意思?

    “门在那里,抬腿就可以走。”

    常乐咬牙,跺了下脚,“要是能这么容易出去,我还用得着来求你。”

    她身子凑近公仪林,身上的茉莉花香若有若无,“我敢肯定,只要踏出这个门,谁也别想活命。”

    公仪林不说话,用沉默逼对方自己说下去。

    毕竟年纪轻,其实常乐若是不说,公仪林也没有办法,但现在她本就心慌,见公仪林面无表情,心里就更加没底,自己主动说道:“你肯定也猜到了。”

    公仪林似乎想到什么,盯着常乐的目光有几分探究。

    常乐小心地看了一眼周围,“关于最终的奖品,有可能是器灵。”

    公仪林眸光闪动,果然,这个小姑娘和他想了一处去。

    “你为何能确定我可以帮你?”

    常乐道:“我不信你,我信它。”

    美眸落在小雀鸟身上。

    公仪林猛地看向她,仿佛要将她看透,方才这个小姑娘劝他换宠物时他就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莫非她竟能看穿鲲鹏的拟态?

    “你不要误会,我的祖奶奶本就是妖族,她跟我说过,越是可爱的生灵,有可能越可怕,如果你能一眼看出它的强弱还好,若是什么也看不出,要么就是一只玩宠,要么……便是妖族大能,而我,从第一眼看见它,就本能的觉得畏惧。”

    很牵强的理由,有时却格外适用。

    “她的体内的确有微弱的妖族血脉,不过没继承什么妖族的天赋。”小雀鸟化音为线,声音传入公仪林耳中。

    见公仪林依旧不说话,常乐心一横,“我就直说了,如果最后的奖品不是器灵还好,若真是,我们都得死。”

    公仪林总算提起兴趣,“哦?”

    和清河相处久了,他学的更坏了,至少学会用单音节词,有时一个简单的反问能让对方自乱阵脚。

    常乐涉世未深,哪里是一只老狐狸的对手,直接将自己知道的全盘托出,“世人皆知器灵吞噬宝器汲取力量,实则不然。”她深吸一口气,定定看着公仪林,“器灵不但吞噬宝器,更能吞噬炼器师汲取养分。”

    这是公仪林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器灵成熟后能以天地为炉炼化万物,这点他清楚,但尚未成熟的器灵竟然靠吞噬炼器师的血肉,他却从未听说。

    公仪林饶有兴趣地看她:“你是怀疑十大炼器师家族家族举办这次比赛的目的在于将我们当做祭品?”

    常乐赶紧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小心地看了一眼周围。

    “外面戒备这么严,你想让我带你走,”公仪林摇头:“怕是不太现实。”

    这句话自然是假的,公仪林倘若要走,没人能拦得住他,但他显然不会为一个小姑娘改变自己的计划。

    常乐眼珠一转,“实在不行,我们故意输了比赛也成。”

    反正最后排名是按小组成绩,如果他们发挥很差,肯定会被淘汰。

    公仪林摊手,嘴角的笑意难以琢磨:“可惜,我却想争个第一名玩玩。”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