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仙之乡村笔仙 > 第85章 天元之祸

第85章 天元之祸

推荐阅读:重生之特工女仙一念永恒少年医仙重生女修真记斗战狂潮全职修仙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公仪林随着小组成员一同迈步上前,神情不带丝毫慌张,反倒眼底有一丝遗憾。

    为何遗憾?

    场上只有一百人出头,他更喜欢在万众瞩目中登场。

    “收敛一些。”小雀鸟暗暗提醒他,“你现在的样子就跟孔雀开屏一样。”

    公仪林脚步一顿,看到周围人看自己诧异的目光,也觉得有些不符合自己当下的人设,闭上眼,再睁眼,又是一张平静无波少年人的面孔。

    领过材料,摆好炼器炉,公仪林心里暗自估量这些炼器材料的价值,而他的小组成员关注点则在另一个一同出场的小组身上,同为竞争对手,优胜略太,人之常情。

    其实从本质上说,其他观战的人乃至长老都更看好公仪林这一组,前十中有三名都在这这一组,甚至还有第一名欧阳靖,怎么看都更加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不过二组的比拼显然没有就此失去看点,虽然有前十名,但公仪林组同时也有之前考核倒十的三名成员,而另一组十人都是前三十名,还有一人在考核中乃是第五名,实力相对均衡许多。

    香燃起,第三轮比试正式开始。

    早在前两轮小组比拼时,大多数人就已经在脑海中构思好一会儿要炼制的法器,基本上香燃的一瞬间,众人就开始手下的动作。

    常乐的手法最是漂亮,完美的分离出云母矿中的杂质,常家也算有点家底,她自己也带来许多高等的炼器材料,众多珍贵的天材地宝行云流水一般有秩序地落入炼器炉,而和常乐一组的有傲人身材的女炼器师也不差,控火手段炉火纯青,连监督比赛的长老都多高看一眼,每个炼器师都拿出自己的看家本事,一时龙争虎斗,令人目眩神迷。

    但最引人注目的的,当属欧阳靖。

    他的火焰颜色非常淡,几乎是透明的白色,中间夹杂着几丝橘黄,弱弱的一小缕,被风一吹,仿佛随时都要熄灭。

    可就是这样的火焰,一出现,其他炼器师手中的火焰都不由为之一颤。

    “幽冥火,是幽冥火!”有人失声叫道。

    听见‘幽冥火’三个字,其他还在考核的炼器师手头一颤,险些坏了大事,不过他们却没有怨恨出声喊叫的人,因为听到‘幽冥火’三个字他们同样也是一惊。

    幽冥火乃是火中霸主,指甲盖的一点便可以融化一整座山矿,有炼器师忍不住放下手中的工作,抬头往欧阳靖的方向看了一眼,那微弱的火苗中,却有着恐怖的雷霆暴击之力,噼啪作响,让人心生畏惧。只见欧阳靖抬起左手,一声刺耳的轰鸣,云母矿直接被中间的火星炸开,尔后一点火苗包裹住它的外层,直接使其快速融化。

    整个过程让人看得心惊肉跳。

    常乐看了一眼,也是心惊不已,偏这时欧阳靖抬眼,血红色的眸子扫过他们,薄唇轻启,“你们,是没事可做了么?”

    他的声音很冷很淡,像是二月刺骨的冷风,让人肩头一缩,但又恢复清明。反应过来这是考核,众人赶忙重新忙起手下的事,不敢分神懈怠。

    “废物。”欧阳靖嘴唇动了动,重新低下头,不再多看一眼。

    两个字声音不大,但却带着一股无上的威严般,强势地落在众人耳中。

    有人心中不忿,却也不敢多言语,只能心中诽谤几句。

    就在此时,又一人吸引了观战者的视线,之前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欧阳靖身上,对其他参赛者便没有怎么注意,这会儿静下来,才发觉有一人在人群中更显突兀,长发飘飘,束手站在炼器炉前,一动不动。

    起先众人还能当他是冥思,但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见对方还没有动静,脸色就有些古怪了。

    “该不会……刚才那个第二名是假的?”

    “即便是拿着他人炼制的宝器夺得第二,这时也该开始了,总不至于完全不会。”

    开口的年轻人完全不知道他一语命中了真相。

    这个站着一动不动的人,正是公仪林,他的目光落在炼器炉上,看上去有些呆傻。

    实际上,公仪林正跟小雀鸟神识传讯,“这炼器炉是怎么用的?要不要把盖子掀开?”

    “材料是分开放进去还是一起放进去比较好,不会不会爆炸?”

    “你看这炼器炉长相算是不错,可惜有些小,要不放些水,我们还可以涮火锅吃。”

    小雀鸟被他吵得不胜心烦,啄了他一下,“闭嘴。”

    有了血的教训,公仪林才安静下来。

    此时,场上议论的声音更大了,纷纷怀疑公仪林之前得第二名乃是作弊,人本就有嫉妒之心,尤其是一些五十名开外的炼器师,被一个看上去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压了一头,更是不服。

    “这跟他在一组的成员可是倒了大霉。”

    “谁说不是,本以为是很有看点的一局,结果也太令人失望。”

    更有甚至,说话毫不客气,“真乃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就连欧阳靖,也是余光瞥了这一眼,微微蹙眉。

    公仪林被流言蜚语环绕,处变不惊,只见他的指尖似有一点微光,就是这一点微光,却叫方才还冷言冷语的观战人员脸色大变,就连白须长老也是头一次脸上出现异样的神色,之前欧阳靖的幽冥火也只是让他高看一眼,但到了公仪林这里,却是瞳孔骤然放大。

    欧阳靖的火焰只是半透明,公仪林指尖上蹿出的这一点,却是真正发出耀眼的银色光芒,那夺目的光芒似乎成为碾压一切的存在,即便是欧阳靖,也感觉到一些压力,其余炼器师更是脸色苍白,有不敌者,手上的火焰直接熄灭。

    要说最惊讶的,当属常乐,之前她只认为公仪林是一个可以一看的天才,她更多的关注点在于公仪林身边跟着的那只漂亮的小鸟,但现在火焰一出,美目陡然睁大,红唇动了几下,终是用不可置信的语气说道:“黄,黄泉火……”

    幽冥火是火中的霸主,黄泉火却是火中的帝王!

    古书记载,黄泉火是连亡灵也能燃烧,苍穹也可炼化的恐怖火焰!

    “怎么可能,”白须长老喃喃道:“黄泉火根本不可能存在这世间,传说中那是只有死人才能掌控的火焰。”

    小雀鸟起初也是被公仪林陡然亮出的火焰怔了一下,但它很快看出了旁人没有看到的地方,公仪林乃是鬼修之身,能掌握黄泉火并不令人意外,表面上看他应该成为一个惊天动地的炼器师,方才不辜负这火焰,但黄泉火太烈,没有炼器炉能盛住,基本只要沾上一星半点的火苗,就会被融化殆尽。

    没有炼器炉,徒手炼器,至少也要千年才能修成,难怪公仪林没有选择成为一个炼器师。

    事实的确如此,早在公仪林幼年,死去活来时,意外掌控黄泉火,原本沾沾自喜,还不忘到几位师兄和师父面前展示,就像一只骄傲的孔雀开屏,但所有人只是神情古怪得看着他,大师兄看他的目光还略带几分同情。

    直到公仪林在炼器一道上钻研了一段时日,方才仰天长叹:天妒英才!

    火焰再好有什么用,没有炼器炉供他使用!就像你遇到了一块好钢,却没有能锻造它的锤头,材质再好,结局都是枉然。

    正当众人靠近一些,想要细瞧黄泉火时,公仪林却主动熄灭指尖上的火光。

    他又恢复成一动不动的姿势!

    怪异的举动在众多炼器师中留下异样的感觉,但没有人去细究,一炷香已经燃尽,第二柱香已经燃起,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浪费在他人手上,就在第二柱香燃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公仪林动了!

    他的动,不是着手炼器,而是退后几步,搬了个小凳子离开自己的座位,到靠近另一组的地方,饶有兴趣地观赏对手的炼器手法,修长的手指指着下巴,瞧着二郎腿,好一派悠闲自在,如此,还不忘做一番点评。

    “你这样是不对的,你看看,俗话说的,润物细无声,你这把剑表面如此粗糙,啧啧,”公仪林眉头一皱,“一看就是前戏没做好,来,多润滑一下。”

    被他骚扰的正是对方一组最被看好的炼器师,方才在炼器师初赛大比上前十的人物,此时听到公仪林的话,无疑扰乱了他的进度,眼睛几乎冒火,手下炼到一半的剑表面哪里是粗糙,明明他经过精心雕琢后的图案!

    “唉,不是我说你,”公仪林仰着头看他,“你的实力也太差了,别误会,我不是说炼器的实力,是武者修为,瞧瞧你,竟然连筑基都不到。”

    炼器师通常都有极高的威望,但他们沉迷炼器,往往实力并不高,到筑基的人不多,金丹的就更少,像欧阳靖这般,年纪轻轻,有‘杀魔’之称,又有极高的炼器天资,恐怕是炼器历史上的头一回。

    “这人也太过无耻!”就连围观的炼器师都受不了公仪林的厚颜无耻,“还请长老将他‘请’出去。”

    听到议论,公仪林侧过头,满脸不忿,活像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逐出场地?你们倒是说说,我违反了哪条规则?”

    刚才说话的人被问的一愣,的确,炼器师大比只要求决赛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对于其他倒没有要求,估计就连当初制定规则的人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个人,以如此无耻的行为干扰对方组的发挥水平。

    此时,公仪林又开始絮絮叨叨,“要我说,筑基就跟搅基一样,对了,你可能不知道什么是搅基,大师兄说过,搅基是一次性别的冲撞,是人类文明史上一次对自由的解脱,是对真理的追求,是……”

    “住嘴!”炼器师终于忍不住,抬头对公仪林吼道:“滚!”

    这一吼,无疑也扰乱了他自己的心境,要知道炼器师在炼器进行到后半部分,往往进入一种无我状态,一旦脱离了这种状态,对于炼出的法器档次无疑会降低一成。

    就拿这个炼器师来说,原本可以稳稳炼出一件中品宝器,因为公仪林这么一搅合,无疑沦落成了下品。

    其他炼器师见状,已经来不及骂公仪林无耻,心中只祈祷这祖宗不要想不开到他们那里去。

    好在公仪林见好就收,伸了个懒腰,回到小组里,深藏功与名。

    唯一耐人寻味的是当他走过欧阳靖身边时,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他们组废了一个最有实力的,只要你争取炼出中品上乘宝器,这样赢家岂不是非我们莫属。”

    ‘我们’二字落在欧阳靖耳中只觉得格外刺耳,明明对方什么都没做,却能坐享其成,偏偏他还要抓住这个机会,毕竟最终的评判结果,是以小组为优胜。

    这一场比赛,未结束,胜负便已经分出。

    除非另外一组超长发挥,有四人都能炼出中品宝器,否则必输无疑,公仪林几乎可以肯定,欧阳靖,常乐,还有和常乐不和的那位老者,甚至是身材傲人的女炼器师,杜家小公子,都能炼出中品宝器,而欧阳靖最后炼出的宝器绝对是所有中品宝器中的翘楚,碾压所有炼器师作品的存在。

    结果并没有出乎意料,当欧阳靖起盖时,华光四溢,证明有极高品质的宝器出世,原本是该让人心神俱荡的一幕,因为公仪林先前的胡搅蛮缠,现在众人心中都有些意兴阑珊。

    第三轮比赛,公仪林组胜出!

    因为上一场的‘人为意外’,在第四轮比试开始时,长老特地多加了一条规则:不得干扰其他炼器师的炼器,否则视作淘汰。

    作为此役最大的‘功臣’,公仪林迎来同小组成员复杂的视线,还有方才同场比试炼器师愤怒的目光,尤其被他干扰的炼器师,如果不是修为实力不济,绝对会上来同他拼命!

    对于第四轮比试,公仪林毫无兴趣,打了个呵欠懒洋洋地将凳子挪出场地,在外圈趴在上面闭目养神,常乐远远地看着他,原本想上前跟他说些什么,但见杜家小公子走过去,犹豫一下,便没有跟过去。

    “他该感谢你。”

    公仪林正趴着,觉得头顶多了一片阴影,抬起头,见杜家小公子紧紧抱着自己的炼器炉,撂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比赛赢了的确多亏我。”公仪林恬不知耻道。

    “我是指被你打扰的炼器师。”杜家小公子神态依旧倨傲,也许是因为他的长相,过于白净的皮肤,尖下巴,脸不大,男生女相,总给人一种刁钻的感觉,但和他接触,却会发现此人更像是一个神叨的道士,骨子里疯疯癫癫的,“他方才炼器时的状态明显已经走火入魔,如果再不清醒过来,恐怕有性命之忧。”

    “巧合罢了,”公仪林神情一片坦然,“即便他没有走火入魔,我也不会让他成功,毕竟是比试,只论胜负,不论手段。”

    杜家小公子看着他,双手在胸前接了个奇怪姿势的手印,然后又抱着炼器炉,摇摇晃晃地走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公仪林看着杜家小公子的背影,手指在凳子上轻轻敲击,“他的身上有令我熟悉的感觉。”

    “你是想说他的性格与你有几分相似?”小雀鸟语带嘲讽。

    “非也,”公仪林摇头,目光一凝,“死气,我在他的身上,感觉到死气。”

    听罢,小雀鸟微微沉默。

    “你看我的小组成员是不是很有意思,”公仪林突然开口,唇角弯弯,笑意却不达眼底,“欧阳靖身上有魔气存在,常乐体内拥有妖族血统,现在杜家小公子还被死气缠绕。”说着将小雀鸟搂紧自己怀里,做出担惊受怕的表情,“我就像是一只迷途的小羔羊,误入一群豺狼虎豹中。”

    他的脸颊贴近小雀鸟颈间的茸毛,手却不老实地伸向它的尾翼处,不怕死地捏了捏,“怎么办,我有点慌。”

    小雀鸟:……呵呵。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