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仙之乡村笔仙 > 第28章 不死圣地

第28章 不死圣地

推荐阅读:重生之特工女仙重生女修真记一念永恒少年医仙九仙图斗战狂潮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世子果真聪慧过人。”

    白尘对章俊使了个眼色,后者接过他手中的缰绳,牵马回马棚。

    “这里人多口杂,若是不介意,我们可以换个清幽一点的地方。”

    公仪林点头,“这样也好。”

    两人并肩走出武场,转眼便迈步踏上一条僻静的小道,前方有一小亭,形似弯月,风格独特。

    “义父给它提名踏月亭。”

    “踏月,”公仪林道:“这名字起的还真够霸气。”

    “踏月而来,孤芳自赏。”白尘走向亭子,“大约也是义父的人生写照。”

    公仪林和他分别坐在两侧,“在下有一件事可能需要世子帮忙。”

    白尘,“先生请说。”

    公仪林抿了下唇,“我需要世子带我去见一个人。”

    白尘一怔,觉得他指的多半是自己的义父,毕竟很多人挤破脑袋都想入王府做一个门客,但他看公仪林,又觉得此人与那些人有些明显的不同,想归想,他依旧道:“除了当今天子,其他人自然可以。”

    公仪林,“当真?”

    白尘笑道:“一诺千金。”

    听到承诺,公仪林也不含糊,直接说出心中的想法。

    ……

    回去的路上,只有白尘一个人,公仪林声称贪慕美景,想再在亭子里静坐一阵。

    白尘方才来时的从容已不再,眉头紧锁,路边有下人经过,行礼也均是没有理睬。

    轻轻一声浅叹,扶额望天,白尘无奈喃喃:“早知道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

    许诺在前,以他的性格也不可能反悔。

    在白尘愁眉紧锁的时候,公仪林正斜靠在凭栏上,一脸云淡风轻。

    “你还真敢说。”小雀鸟的声音在脑海响起,“白尘性格再好,碰上你也要发愁。”

    “总是要搏一搏的,”公仪林捡起块石子,投进湖里,结了一层薄冰的湖面被击破,荡起一片涟漪,“你看这湖面,因为被冰冻显得如此安逸平静,但只需是一颗小碎石,便能让它产生裂痕,碎石尚且如此,若是我砸下去的是一块巨石呢?”

    他姿势慵懒,语气平淡,但清河望着这一幕,却再次想起儒雅书生留下的那股神念:公仪林,变数,他日会引发浩劫。

    搅动风雨,十步杀人,公仪林显然有这个能力,清河看着他看似羸弱的身体,缓缓道:

    “前路坎坷,血雨腥风,当如何?”这次没有用神识传讯,冰冷的声音毫无预兆地传来。

    公仪林转过身,眉如春山,“自当风雨同行。”说话间目光掠向远处,“就拿天苑来说,当初好歹也收了不少好处,天苑如遭遇大难,我定会与你携手度过难关。”

    他目光坚定,因为之前的失血脸色依旧有些苍白,清河望着他,心道就便宜这人一次,他日若有大难,他尽力挡下便好。

    ……

    两个身手不俗的侍卫守在门口,见到白尘,低头行礼,“世子。”

    白尘颔首,“义父可在?”

    “王爷正在和陈大人谈事情,世子可要……?”

    白尘点头。

    “属下这就去通报。”

    “让他进来。”就在这时,里面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

    陈大人位居二品,和白墨交情不匪,十几年前正是陈大人坚定站在白墨一边,助他将幼帝扶持上位。

    他看着边飞尘,目光很满意,“大半年不见,世子越发不凡。”当年王妃带走小世子,对白墨来说可谓是不小的打击,如今见好友收养的孩子如此出众,陈大人真心为他感到欣慰。

    “陈大人谬赞了。”面对陈大人,白尘也很是尊重。

    “世子不必自谦,年纪轻轻便有战神之称,这世上恐怕也只有世子能做到,可惜我一介文人,估计这辈子只能和手中的笔墨为伍。”说罢遗憾地摇头,想当年他一直想从军,可惜家里人说什么也不同意。

    白尘知道陈大人心中的遗憾,识趣的没有接话。

    “尘儿需要磨练的还有很多,”白墨望着白尘,“这么急着赶来,可是有什么要事?”

    白尘看了眼陈大人,没有开口。

    “陈大人和我私交颇深,你直接说就好。”

    短暂的犹豫后,白尘终是开口,“我想带一个人去拜访……”

    话未说完,陈大人便乐道:“可是有了心仪的女子,要我们给你把把关?”

    闻言白墨神情不变,眼底却有着很隐蔽的寒意,“陈大人所说,可是真的?”

    “当然不是,义父说过,有志气的男儿当先立业,后成家,如今边境堪忧,我怎会在这个关口成婚?”

    “你还记得便好,”白墨的语气罕见的柔和了一些。

    “其实我是想带这个人去拜访一个亲戚。”

    “亲戚?”白墨微微皱眉,白家的亲戚自然指的是皇亲国戚,“你看人的眼光一向很准,想必这人也不会差到哪里,既然决定了,带他去见便是。”

    白尘放下心来,“多谢义父。”

    白尘离开后,陈大人笑呵呵道:“这孩子倒是有礼节,带朋友去见个人也不忘向你汇报。”

    “事有蹊跷,”白墨道,“若是单纯引荐个人,他不会来征求我的同意……阿四。”

    话音未落,一个黑衣男子凭空出现在屋中,“去看看尘儿要去拜访的人是谁。”

    “是。”

    ……

    公仪林在踏月亭坐了许久,远远地看见白尘走来,起身朝前走去,“王爷可是同意了?”

    白尘苦笑着点头,“我只是含糊其辞地说带你去见一个亲戚,义父便点头应允。”

    公仪林目光看向树后的黑影,“恐怕你瞒不了多久。”

    白尘叹道:“走一步算一步。”

    白尘要带他的去的不是别处,正是整个王府最森严,也是最重要的地方:祠堂。

    石台阶和栏杆头上各有石狮一对,大门绘有彩绘门神,他们像是守护者一般,守着这个盛放族人荣耀的地方。

    公仪林站在门口,“多谢了。”

    白尘摆手,“你若是一开始说要见的人是列祖列宗,我是说什么也不同意的。祠堂一般只在祭祀祖先时开启,我必须和你一起进入。”

    “这个自然。”

    门内依稀可以闻见一股香灰的味道,地面是讲究的浮雕石刻栏板,白氏列祖列宗的牌位有秩序地排放在正前方。

    白尘望着着最中间,先是拜了拜,再道:“这是白家先祖牌位,先祖当年是沧澜开国四大功臣之一,后得以封王。”

    公仪林跟着恭敬地鞠了一躬,“白大爷好。”

    白尘眼角一跳,“旁边的便是先祖的长子,同样是战功赫赫的一位将军。”

    公仪林又鞠了一躬,“白二爷好。”

    白尘揉揉眉心,“不必一一拜了。”

    公仪林直起腰来,“为何白家先祖旁有一空牌位?”

    白尘摇头,“这是先祖的意思,至于原因,祖祖辈辈下来,也一起淹没在历史里。”

    公仪林心中有了计较,“沧澜的国教是佛教,王府是否也设有佛堂?”

    “当然。”白尘道:“不过佛堂即便是我,也不能轻易踏入,先生若是想去,怕是不行。”

    公仪林笑笑,“我只是随口问问罢了。”

    在白尘为公仪林介绍白家历史后,阿四也已经回去复命,“回王爷,世子确实是带府上新来的一个人去拜见亲戚。”

    白墨,“去见了谁?”

    阿四是个耿直的汉子,实打实的回答道:“您祖宗。”

    “……你说什么?”

    耿直的阿四重复道:“您祖宗。”

    作为暗卫,从小需要接受严格的训练,他们与派出去的探子不同,比起一颗善于随机应变的玲珑心,训练的重点则是放在忠诚和功法上,白墨看着一脸坦然的阿四,心中暗暗决定以后哪怕是暗卫训练,也有必要加上一门文化课。

    “他们去了祠堂?”

    阿四点头,“世子为那位名叫公仪林的男子介绍了白家的诸位列祖列宗,而那男子,也极其有礼,一一鞠躬相拜,有点像是认祖归宗。”

    隐蔽在角落的暗卫首领听到这句话简直要哭了,天知道他自十四岁后,一次次出生入死,哪怕有几次陷入绝境,也从未掉过一滴泪,但听到自己手下回禀王爷时的用词,是当真要哭了,心里祈祷希望王爷念在他多年赴汤蹈火的份上,千万不要迁怒于他这个小首领。

    白墨深深看了阿四一眼,“你是谁负责训练的?”

    暗处的首领心里咯噔一跳,心想这次要完。

    “属下是林龙大人亲自训练的。”

    白墨,“明日起,让你的首领带你去学堂报道。”

    “是。”身为暗卫,不论主子说什么都要遵从。

    暗处的首领暗自松了口气,好在只是去学堂培训两日,王爷虽然平时严厉冷血,但除了对待叛徒,算是相当仁慈了。

    ……

    离开祠堂时,公仪林相邀,“不如晚上一起小酌一杯?”

    “隔日好了,”白尘道:“义父恐怕已经知晓此事,我先要去请罪。”

    公仪林,“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让王爷不再计较此事。”

    白尘心中一动,“可否说来听听?”

    “负荆请罪。”

    白尘皱眉,“这……”

    公仪林笑道:“相信我,要是不成功,之前输的一千两金子我分文不取,还再倒贴你一千两金子。”

    白尘看他笃定的神情,道:“也罢,我去试试。”

    他走后,肩上小雀鸟方才传音给公仪林,“你千方百计来祠堂,想必已经有了想法。”

    “证实了一个猜想,”公仪林边走边道:“白墨以凡躯获得不死圣族的认同,并拥有半个不死圣躯,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除非……”

    “他与不死圣族渊源颇深,”小雀鸟接道:“你该不会认为那块空牌位和不死圣族有关?”

    “十有八|九。很多年前我听过一宗秘闻,不死圣族有一女子和凡人相恋,不惜自毁圣躯,如果此事是真的,白家的先祖多半娶的就是这个女子。”公仪林脚步一顿,“看我做什么?”

    “你究竟活了多久?”

    公仪林佯怒,“只是听说,也许只是百年前有人随口一说,我恰好记在心上。”

    “百年前?”

    公仪林:……

    不得不说,看公仪林吃瘪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有一瞬间带来的乐趣,甚至和翱翔天地相差不大。

    “不过有一件事恐怕你要失算了。”

    公仪林坚定道,“我不可能有失算的事情。”

    “你让白尘去负荆请罪,恐怕对他来说没有丝毫帮助,苦肉计对一个铁血王爷来说早已见怪不怪。”

    公仪林神秘一笑,“这你就不懂了,负荆请罪,只是一个形式,别人用当然不行,甚至会适得其反,但他去,绝对是事半功倍。”

    “什么意思?”

    公仪林也不打哑谜,直接道:“重点不在于荆棘,而是他是光着膀子去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