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仙之乡村笔仙 > 第34章 不死圣地

第34章 不死圣地

推荐阅读:重生之特工女仙一念永恒少年医仙重生女修真记斗战狂潮全职修仙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伯走的时候可谓是千恩万谢,“现在老夫整个身子骨都感觉轻松多了。”他的眉梢带着收不住的喜悦,一方面是身子的旧疾根治,更重要的在于白尘,白尘即将率兵出征,以他的能力,必将建功,届时王府上上下下还有谁敢议论白尘的身世!

    公仪林阅人无数,何况林伯伤势刚好,根本顾不上隐藏情绪,很容易将他心中所想推敲出大概。

    林伯走到门口,回头,“承公仪先生的大情,不必相送了。”

    公仪林只是笑笑,一路送到院子门口。

    待到林伯的身影消融在无边月色中,他方觉肩上一沉,低头一看,停在自己肩上的正是小雀鸟。

    “哎呦喂。”公仪林吓地后退一大步,险些绊倒。

    方才不是还是个婴儿,怎么一眨眼就又变成有翅膀的了?

    “你那是什么眼神?”脑海中传来一道不悦的声音。

    公仪林讪笑一声,能是什么眼神?当然是看禽兽的眼神,嘴上却道:“你看你都长着翅膀,我当然是用看天使的眼神看你。”

    “天使?”

    公仪林,“一种神奇的生物,善良纯洁的化身。”他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太久,问出心底的疑惑,“才这么一会儿时间,你怎么就恢复了?”

    照他的推测,起码也要两天的功夫。

    “炼化龙髓的确有不少的好处,龙血主阳,对于人参果中的黑气刚好压制。”

    公仪林颔首,话虽如此,但本身的力量也是不可否认,看来之前是他过于低估鲲鹏妖躯的承受力,凶兽的‘凶’字可不是白叫的。

    “我现在倒对你人类的身份有些怀疑。”

    突兀的话引得公仪林哭笑不得,“这件事我也想过,看到变异人参果的时候,我活生生将祖上每一个人的生平过滤了一遍,可惜得到的结论令我大失所望,我不但是个人,还是个血液无比纯净的人类。”

    “你和其他人类不太一样。”

    “哦?”眼中暗芒一闪而逝,公仪林低声道:“有何不同?”

    “如果是一般人,想那老人现在如此高兴,再过不久却要命丧黄泉,定然会心生不忍,开口提点几句,有些还会妄想改变历史,但你没有,甚至连一丝这样的想法都不曾产生。”

    公仪林反道,“若是能以一己之力逆天而行,我也就是离成神之日不远了。”他返身往院内走,边走边道:“想必你也注意到,林伯胳膊上的胎记,如果白策下午泅水时也发现了,你觉得他会怎么做?”

    “以此要挟边飞尘离开王府。”

    “咦?”公仪林有些惊讶,“原来你竟然能看透人性。”

    “人性本私。”

    “不错,”公仪林不否认,“追名逐利是人类千百年生存的动力,我亦如此,有动力生活才有趣味不是?”

    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甚至以此为目标。清河守护天苑上百年,又有本身记忆传承,学识贯通古今,乃是一般人界大儒都不能比肩,但面对公仪林却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是不是觉得遇上我这样的人有些头痛,反感,却又无能为力?”公仪林笑嘻嘻道。

    “反感谈不上,相较那些伪君子,你倒是坦荡的多。”

    “这倒是,”公仪林舔了舔嘴唇,“我这人什么事都喜欢拿到明面上讲,绝不搞些花花肠子,心思想法性取向都毫不犹豫暴露出来,偏偏还有人上钩,你说我能怎么办?”

    小雀鸟怔了一秒,黑豆眼都停止转动,“性取向?”

    公仪林惊讶,“我难道没有告诉过你,我的性取向和我姐的性取向是一样的。”

    “姐姐?”

    “如果我有的话,”公仪林,“可惜我家福薄,就死了我一个,修成鬼修。”

    等了一会儿,见小雀鸟没有继续接话,“怎么不说话了?”

    如果现在是人形,清河也不免挂上苦笑,福薄,只死了一个,同这样的人交流,还能说什么?

    退一万步来说,大家价值观就不同有什么好谈的!

    “这时候你是不是在想性格不同如何交流?”

    小雀鸟的黑豆眼重新恢复转动,何时公仪林变得如此有自知之明?

    只听公仪林清清嗓子,一本正经道:“性格不同,但你的性别我很中意,我们可以谈情说爱。”

    这句话说出后,公仪林整整唱了一个时辰的独角戏,之后无论他说什么,抛出何等有趣的话题,小雀鸟都没再搭理他一下,甚至连眼神都没有甩给他,最终只能悻悻一个人坐在床边度过一个凄凉的夜晚。

    剩下的两天,公仪林没有离开过院落,自己闷在房中思考一些问题,到了第三天,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白尘将要在翌日挂帅出征,临走前特地来见公仪林一面。

    两人举杯对饮,三壶酒见底方才舒畅,待到微醺时,白尘望着被酒水沾湿的袖子,缓缓开口,“计划赶不上变化,人算不如天算。”

    一句话说尽世间百态。

    白尘离去时,公仪林倒在桌子上,不知是真的醉倒了,还是伪装,总之他没有起身相送,待到白尘走到门口,身后轻飘飘地传来两个字,“保重。”

    闻言白尘大笑一声,没有回应,拂袖而去。

    公仪林醒来时自啄自饮,酒过三巡,他忽然开口,没来由地说了句:“时间差不多了。”然后一头栽在桌子上,额头鼓起一个包。

    这次是真的醉了。

    恍惚中,公仪林似乎看见一个身影,墨色长发披肩,穿着素白的长袍,走到自己面前,他一动不动,似乎在盯着自己。

    你在看什么?

    看脸,看人,还是看心?

    公仪林很想这样问,但他最终只是嘴唇动了下,彻底不省人事。

    “百日醉。”清河拿起桌上的酒杯,“没有修为傍身的人喝一滴可醉百天,你却喝了整整三壶,可真是放心。”

    清河看着趴在桌上的公仪林,“若是我存有一点歹心,你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还是说,你赌的就是我的不忍心?”

    言语间,那酒壶在他的手中化成清灰,散发着百日醉独有的酒香,充斥天地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