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仙之乡村笔仙 > 第42章 奇葩师门

第42章 奇葩师门

推荐阅读:重生之特工女仙一念永恒少年医仙重生女修真记斗战狂潮全职修仙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苑,没有特别奢华夺目的建筑,但它的每一处山峰,每一步台阶,都散发着宏伟古朴的气息,即便没有护山兽的存在,矗立在天地间,也让人心神向往。

    鲲鹏宽阔的翅膀甚至没有多挥动几下,已经停在天苑山门口。

    除了千百年难遇的超级宗派间的混战,几乎看不见鲲鹏的身影,如今它以庞大的身躯,遮天之姿在此,像座高大的神像,等着信徒膜拜。

    在鲲鹏的威压面前,哪怕是再天才的弟子,都谦虚地底下高傲的头颅。

    初时的震惊已过,此时所有守山弟子有秩序地站在阶梯两边,恭敬垂首,迎接他们入山门。

    这便是超级宗派的威严。

    仙傀走在公仪林身后,他非血肉之躯,感受的是这片大地的气息,沧桑,悲鸣,雄心壮志,黄土仿佛幻化成生灵,默默守护天苑。

    他的目光直视前方,依旧能望见公仪林的侧颜,不笑的时候,这自命风流人的侧颜竟然是坚毅,在仙傀眼角的余光中,一抹很淡笑容的自公仪林唇间绽放,只见这笑容的主人微微抬起右手,举过肩膀,伸直,抬首,似乎要化作一只恐怖的利爪抓住骄阳。

    公仪林的嘴唇微动,仙傀不由生起好奇,他准备要说些什么?

    “同志们辛苦了。”那只手很有节奏地朝周围招招,此时的公仪林竟然诡异地用一副‘慈眉善目’面容说话。

    仙傀:……

    守山弟子:……

    最后不知是哪个好心人看实在太过冷场,望着昂首挺胸的公仪林,讪讪笑道:“前辈果然跟传闻中一样,很有,恩,亲和力。”

    公仪林颔首,厚脸皮的没有否认,淡淡扫了眼刚才说话的弟子,“你,不错。”

    那弟子抹了把额头的汗水,心道总算没说错话,散仙挥袖间就能要一个普通修士的性命,纵然他天赋不错,修为终归太低,忽然,他的瞳孔骤然放大,他看见了什么……方才说他不错的人抬袖就要挥下。

    怎么会这样?莫非他体内妖的血统被发现了?虽说现在修真界各大宗派已经不忌讳妖修拜入宗门,但毕竟是近百年才同意,很多时候有着妖血统的人拜入宗门还是会受不少人白眼,他一直尽力隐藏这个事实。

    以为自己命不久矣,那弟子绝望地闭上双目。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也许是几炷香,毕竟对于这名弟子来说,现在每一秒流逝的速度都相当于一天。

    “张白,傻愣着干什么,还不拜谢前辈恩赐!”旁边的人实在看不下去,提醒道。

    张白睁开眼睛,动动手指,还有知觉,他没死?

    温热的感觉从手心散开,低头一粒褐色的丹药不知何时出现在他手心。

    “丹晕,这丹竟有丹晕!”张白激动地看着手上的丹药,对公仪林行了一个大礼,“多谢前辈。”

    公仪林一步踏出,竟跨越过十几个阶梯,偏偏显得十分协调,就好像他只挪动一小步,一声淡淡的声音飘到张白耳边,“这丹能助你掩饰体内妖气,但我觉得比起丹药,你更需要的是相信你的师门。”

    张白一怔,那声音继续道:“争取早日踏入内门,我在山内留了不少好东西,只要交纳几颗灵石就有可能获得。”

    公仪林恐怕没有想到,张白自此后成为他的坚实拥护者,乃至数年后,所谓的三十五选七终于被识破是一个‘骗局’,依旧坚决维护公仪林的名誉,谁敢议论一句,往死里打,下手绝不含糊。

    真正踏入天苑山门,蔚知和花云站在一座大殿之后,见到公仪林,颔首示意,他们和公仪林也算有些交情,有些人相处时间不长,却可交心,如今公仪林回来,他们出来迎接很正常。

    “多月不见,公仪兄似乎更加风流倜傥。”花云桃花眼中泛着笑意。

    蔚知却是将目光放在护山兽身上,“它的气息,好像变强了。”

    闻言花云望向鲲鹏,旋即‘咦’了一声,鲲鹏身上的威压并没有比离开时强,甚至弱了些,但就是这样才更可怕,修炼的最高境界本就是返璞归真,没有人能看透修为才最为恐怖。

    “奇怪,”花云的神情也郑重不少,修士突破境界,除非是短时间突破大境界可能会让人惊叹一下,但妖兽在短短数月间完成一次蜕变,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要知道妖兽虽然天生实力强悍,正因如此,它们突破一次万分困难,但一旦突破,就是一次质的飞升。

    “莫非是吃了什么天材地宝,”花云摸摸下巴,“看不透。”

    如利刃的目光淡淡一瞥,花云后退一步,讪笑一声,差点忘了,以这只鲲鹏的脾气哪里会喜欢别人在面前议论它,即便是讨论修为。

    好在鲲鹏只是冷冷扫了二人一眼,不知朝仙傀手里扔了什么,尔后便展翅掠向高空,朝后山的方向飞去。

    望着头顶几乎遮蔽半个天空的身影,羽翼间还依稀能看见残影,花云啧啧一声,轻轻拍了拍公仪林的肩膀,“辛苦你了。”

    “亲人啊!”闻言公仪林眼中闪烁着泪花,“你知不知道,在离开的一段日子里,我每天要被啄上多少口么?你知道么!”

    “啄你?”花云眼底有着疑惑,“鲲鹏虽然脾气不好,但也不会无故伤人,怎么会啄你?”

    “它水土不服,拿我出气。”紧接着,公仪林滔滔不绝描述数日来的遭遇,在他的描述里,自己被美化成一个匡扶正义的大侠,而鲲鹏就是世俗小说里出现的暴戾形象,可怜的他天天忍受虐待。

    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仙傀都听不下去,封闭五感。

    绘声绘色地描述到一半,公仪林忽然想到什么,问道:“这两天天苑有客人来?”

    “客人?”花云一怔,“除了神梦谷的人来过几次催促,没有人再来。”

    “那就奇怪了。”鲲鹏曾说有客到访,莫非是还没有来。

    “出了什么事?”见公仪林表情有些困惑,花云开口问。

    “没什么。”

    就在公仪林话音落下的一瞬间,一股庞大的气息席卷整个天苑,空气中都渗透着那股排山倒海的气势。

    几乎同一时间,公仪林,花云,蔚知身体化作一道光芒,飞速掠向山下,仙傀则站在树下,一动未动,鲲鹏临走前扔给他一粒梧桐木种子,此时他似乎进入一种玄妙的境界。

    天苑山下

    一身形瘦削的男子站在山脚,妖异的紫发和墨绿色的瞳孔,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妖孽。

    已经有十几名守山弟子手持长剑,和妖异男子形成对峙状态,他们眼神无惧,心中却祈祷长老或是掌教能赶快出面,毕竟他们和对面人压根不是同一层次上的。

    “阁下是谁?”遥远的传来一道声音,守山弟子心放下一半,其中一人眼中有喜色,“是花云长老来了。”

    眨眼间,三到身影站在守山弟子面前,蔚知冷漠,花云妖娆,公仪林给人的感觉则是温柔,他站在那里,便让人感觉春风拂面。

    妖异男子见到几人,没有大的动作,手中凭空出现一只灵纸鹤,“谁的?”

    花云和蔚知没有动,守山弟子却是条件反射地看向公仪林。

    “你的?”妖异男子开口,两个字如珠玉落盘,敲击在人心间。

    此时否认没有多大意义,公仪林点头,“我的。”

    妖异男子没有立刻说话,而是端详起公仪林的面相,毫无疑问,这张脸五官轮廓很漂亮,嘴角噙着笑容,眼睛很有韵味,但他的皮肤过于白皙,整体配合在一起虽然好看又耐看,但总会给人一种在算计别人的感觉。

    确切的说,看第一眼就觉得是要坑人的,要不是他有一颗强者之心,道心稳固,估计也会受此影响。

    “本座一生阅人无数,你是第一个让本座觉得惊讶的。”

    本座,这两个字一出,连蔚知的表情的凝重起来,能自称‘座’,实力绝对非同小可。

    公仪林继续维持一股淡淡的笑意,等待对方的褒奖。

    “你长得,很想让人出拳打你。”

    很平静的声音,不带一点个人意见,纯粹的就事论事,公仪林的笑容对于普通人很有杀伤力,但对于修为越高深的人,就会看透他笑容下的本质,觉得自己是在和一只狡猾的狐狸斗智。

    公仪林嘴角的笑容一僵。

    见状花云直觉不好,赶忙附在公仪林耳边,低声道:“公仪兄,冷静。”

    一股恐怖的气势散开,“冷静?”公仪林低垂的眼眸上挑,语气格外阴森,“冷静这个词是用来控制愤怒这种情绪的,你觉得我愤怒么?”

    抬头,微笑,和颜悦色。

    花云点头,又急忙摇头。

    心道何止是愤怒,简直是愤怒到极点了。

    只见公仪林上前一步,甚至没有像往常一样先与人周旋一番,他看着妖异男子,声音放得很缓,“来到这个世上久了,好久没有碰见质疑我长相的人了,没想到最近竟然遇上了两个。”

    妖异男子依旧用着就事论事的语气,“本座也是第一次碰见如此有杀伤力的长相。”

    公仪林,“这么说,你觉得自己长得比我好?”

    “你长得很好,”说实话,公仪林生得天颜,可惜他每一个神情都给人精于谋算之感。

    妖异男子话音未落,公仪林周围出现一阵诡异的波动,他没有出招,眼睛却射出两股夺目的光芒。

    “瞳术?”妖异男子一怔,“你是在用这点修为挑衅本座?”

    “只说对了一半,”魅惑的光芒仿佛能蛊惑人的心扉,动摇人的神智,公仪林冷笑道:“不单单用修为,我是在用脸挑衅你!”

    “花兄。”

    花云反应了一秒,是在叫他,对着此时脸色阴晴难测的公仪林开口,“何事?”

    “帮忙在外门,内门,精英弟子中各挑选一百人,叫到此处。”

    花云觉得好奇,但还是叫人去办。

    妖异男子,“想用群战,还要外门弟子加入,你也不过如此。”

    他毫无所惧,反倒饶有兴致地站在原处,等着那些弟子被叫过来。

    没过多久,三百多人齐聚天苑脚下。

    “不一起出手?”妖异男子望向公仪林。

    “人太少了。”公仪林淡淡道。

    妖异男子大笑,“就是再叫一千人,你也敌不过本座一根手指。”

    公仪林没有丝毫动摇,看着妖异男子缓缓道:“我向你邀战,比试项目由我而定,以个人的名义,你敢应么?”

    “千年来,你是第一个敢这么说的。”妖异男子袖子一抖,恐怖的气势散播开。

    众多天苑弟子不由担心,此人实力如此强横,公仪林即便已经是散仙,想要胜出也很困难。

    蔚知走到公仪林身边,“三思。”

    “放心,我心里有数。”公仪林的样子很笃定。

    妖异男子也被激起几分火气,“如此大言不惭,是该教训一下。这场比赛本座应了,只是到时候你死在本座掌下,可别怨天尤人。”

    公仪林,“当然。”

    “我现在倒是很好奇是什么让你这样有底气,”妖异男子道:“我修行的时间肯定比你要长,公平起见,本座不会用本体跟你对决。”

    本体?

    众人齐吸一口气,原来不是人,而是强大妖兽的化身!

    公仪林没有因为他的话出现放松的神情,“你觉得不借用本体肉身力量也能胜我?”

    “毋庸置疑。”妖异男子风轻云淡道,他虽然不知道公仪林有什么底牌,但他拥有的是绝对的实力。

    “既然如此,就用你的本体和我战斗,”公仪林脸上的笑容收起,“用全部的力量击败对方,这是对于对手最基本的尊敬。”

    妖异男子一怔,眼中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他暴露在外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颜色慢慢变深,最后衍化成青色的鳞片,“如此,你还要让我用本体和你对决?”

    “龙,是龙!”有守山弟子忍不住惊呼。

    “龙,他还自称是本座,那公仪前辈岂不是毫无胜算!”

    “闭嘴。”蔚知低喝一声,刚才说话的人赶忙低下头,不敢再言语。

    妖异男子似笑非笑地看着公仪林,似乎准备欣赏他求饶时的模样。

    “当然。”公仪林虽然因为鳞片出现而震惊了一秒,但很快,他的眼中闪过一抹暗色,嘴角反倒扬起笑容,“那便以天地为誓,输的人要无偿答应赢的人一件事,并交付一件上品宝器,当然,对决的项目由我来定,毕竟我修为不如你,肯定要选择自己擅长的方面。”

    龙族贪财,送上门的财宝岂能拒之门外,至于赌局,估计是此人已经是后悔,此时无非找一个台阶下,用上品宝器灭了他的火气。

    上品宝器,对于族内小辈修行大有助益,妖异男子没有拒绝的理由,淡淡道:“天地为证,本座今日答应……”他顿了顿,看向公仪林,“你叫什么?”

    “公仪林。”

    “答应与公仪林进行比试,项目由对方定,若是输了将无偿帮对方做一件事,并送上上品宝器。”

    天地誓言,一旦发出必须执行,否则将会遭到天道抹杀。

    听到不是生死斗,众人放下心来。

    公仪林,“再加上一点,你要用本体和我战斗,赢,我要赢的光明正大,输,我也要输的心服口服。”

    妖异男子深深看了他一眼,“本座现在倒有几分佩服你了。”

    他重新发了一遍誓言,加上公仪林刚才提出的条件,这条件本身就对他百利而无一害。

    公仪林也发了同样的誓言。

    “比武日期定在三天后,如何?”

    “可以。”妖异男子颔首。

    “不论你今日来找我是有什么目的,等到三日后比武完再说,比试项目到时上台前我会告知你。”

    妖异男子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论知识,龙族寿命无限,知识渊博,甚至各方面都有涉猎,论武力,更是先天之躯,强悍至极,他倒是不怕公仪林耍什么花招,只当对方为了多一成胜算。

    “三日后见。”说罢,妖异男子竟然幻化成一条巨龙,飞向高空,巨龙躯体约千丈,连头顶的太阳都完全遮住。

    “好可怕。”有弟子情不自禁道。

    妖异男子离开后,众人也渐渐散去,公仪林约龙而战的消息不知被谁传出,整个修真界为之动荡,当然,这是一天后的事情,此时公仪林正站在花云的飞行法器上,俯瞰天苑景色。

    “公仪兄准备要同那头龙比什么?”花云开口,事已至此,他也不会再去说公仪林的邀战明不明智,而是想办法给对方提供帮助,“我那里有几本身法,很是玄妙,应该可以帮到你一些。”

    公仪林摇头,“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次比试用不上这些。”

    “你不会准备和他硬碰硬?”花云摇头,“那头龙的修为远在你我之上,唯有绝妙的身法,一直闪躲,还有机会耗尽对方的力气。”

    “谁说我要和他比修为?”

    花云愣住,“难不成你要比学识?”他摇摇头,“龙可是最博学的生物。”

    “龙族有先天传承,几乎无所不知,我为什么要和他比学识?”

    “那你要比什么?”这下轮到花云好奇了。

    “比美。”

    ……

    险些从飞行法宝上掉下去,花云稳住身形,再看一旁静默不语的蔚知脸也是抽搐了一下,花云抖着声音道:“比,比美?”

    公仪林点头,“我都说了是用脸挑衅他。”说完拍拍花云的肩膀,“放心好了,他已经发誓用本体和我比,我胜算很大的。”

    想到公仪林之前从威武不屈,到妖异男子展露本体做出看似服软的举动,每一个表情都是如此真实,花云忍不住浑身一颤,“……你误会了,我现在不是担心你的人身安全,而是替那头龙感到难过,真心的难过。”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