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仙之乡村笔仙 > 第52章 奇葩师门

第52章 奇葩师门

推荐阅读:重生之特工女仙一念永恒重生女修真记九仙图少年医仙斗战狂潮人皇纪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路过李望身边,李望的友人条件反射地错开身,为他让开一条路,在修真界,只要你实力高,就能获得尊重。

    公仪林微微颔首示意,背后的华服男子见状脚步一滞,随后加快脚步,跟着走出去。

    从落花楼出来,街道依旧有不少人,轿子,飞行法器,各种出行方式,有求于长门的人四海皆是,而夜晚不但没有让人变少,反倒多了一些。

    来的不管是高官贵人,还是修士侠客,都带了珍贵的炼器材料,这些人更喜欢在夜间行动,有利于潜伏,更有利于猎杀别人。

    公仪林牵着一匹普通的马匹,带着斗笠,很是普通,“看出什么来了?”

    “大人是是问刚才还是现在。”华服男子低着头,似乎将地位摆的很低下。

    公仪林淡淡道:“在这弱肉强食的修真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谋生法则,最后站在巅峰的也许不是实力最强的,一个强者在群雄争斗中会死于阴谋手段不足为奇,可能是时运不济,可能是其他原因。但最后站在巅峰的那个人,绝对不是只靠玩弄手段的人,哪怕你阴谋诡计用的再好,也无济于事,你可知道原因?”

    华服男子睫毛一颤,沉思后旋即道:“不足以服众。”

    能玩弄人心,却绝对不可能呼风唤雨。

    是不是纸老虎,高手一招就能试探出。

    “所以你没必要减轻在我面前的存在感,想着反咬一口,阴谋论能玩得过我的人,普天之下不超过三个,”公仪林声音压得很低,“想要活下去,就表现出足够的价值。”

    华服男子抓住这些话中关键信息点:欲活命,先展示价值。

    明白了这点,他便不再保留自己的看法,原本只准备说出三分,现在决定说出九分,至于最后一分,无论何时,他都不会全盘拖出,总要给自己留有一线余地。

    “大人的第一个问题……”

    公仪林满意地点头,和聪明人说话一点即通,对方特意挑明第一个问题,就说明猜到自己之后还有更多的问题要问,而他不会死守秘密。

    “从大人离开时的动作看,大人似乎不太喜欢李望。”华服男子语气有一丝不明,李望之前善意提醒过他,按理说指不定能成为挚友,最后这人却只是做点头之交,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不知大人为何如此,莫非是李望并非只是单纯的‘善意’帮助大人?”

    除了这个,他想不到其他可能。

    “他是个不错的人,”公仪林道,“也没有怀有什么其他目的,至少我没有发现。”

    “那大人为何……”

    “你在落花楼内同李望争锋相对,是为何?”

    华服男子坦然道:“嫉妒,我二人自小也算相识,只是后来我家道中落,李家虽然不算望门大户,但也一直稳步向前发展。”

    “李望,”公仪林措了一下词后道:“他的性格太矛盾,一方面富有同情心,理想化,另一方面又屈从现实,这一点从刚才他出言劝慰我和面对你的挑衅默不作声可以看出。”

    华服男子皱眉,“也许只是隐忍。”

    虽然不喜欢李望,但他还是从客观公正的角度给予评价。

    “如果他是一个隐忍的人,就不会出来跟我说话,明知道会招致你的恶言相向,如果我是一个普通人,今日会如何?”

    华服男子想了想,“我会迁怒于你,等李望离开,立刻找人结果了你。”

    “这就对了,李望难道不知道这点,”公仪林轻声道:“他知道,却没有细想,因为在他眼里,我已经是一个必死之人,他从一开始,只是为了满足自己帮扶‘弱者’的心态。”

    “这不是隐忍,是软弱。”公仪林一针见血道。

    华服男子微微恍然,他没想到只是短短一面,此人竟能将人的性格分析的如此透彻。

    “跟我说说纳兰家。”

    没料到话题突然抛向另一个方向,华服男子慢了一拍后道:“是说一些众所周知的还是……辛秘?”

    “全部,”公仪林慢慢朝前走,转了个弯,路过花街柳巷,又到荒凉的郊外,“我也想听听看,其他人是如何看待纳兰家的。”

    “纳兰家以画入道,”华服男子一五一十道:“后又靠联姻笼络不少大势力,关系网错综复杂,大人要想拔除,不易。”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纳兰家的不少儿女除了资质不凡者在本家专心修炼,其余各有去处,有的嫁给城主,有的入赘修真世家,也有的入宫做了皇后,真要是纳兰家有个三长两短,他们不可能坐视不理。

    公仪林唇角勾了勾,“继续。”

    华服男子皱眉,他能看出自己最后一句话对方并不认同,只是此时没有多问,继续道:“其他倒也没什么,还有一件是关于纳兰家的家传至宝,据说是一幅画卷,可以乱认心神,使人滋生心魔。”

    “再给你一次机会。”

    华服男子停下脚步,“小的不明白。”

    “你攀上纳兰家这只高枝,却没有灭李家。”

    华服男子,“小的只是嫉妒李望,没有必要……”

    话音未落,腹部突然一阵绞痛,起初只是断断续续的,越到后来,就如同一把刀子在里面搅动,华服男子痛地蹲下身,双唇都被咬的流血。

    “还有三十息。”

    华服男子艰难地抬起头,公仪林无视他的痛苦,淡淡道:“三十息后,你便会七窍流血,肠胃溃烂,活活痛死。”

    “我,我说。”本来这一个秘密是用来在必要的时刻用做交易或是保命,但若是命真的没了,秘密只会随着他一起埋入黄土,没有任何价值。

    公仪林并没有立刻缓解他的痛苦,冷眼旁观等他继续。

    “李家,受魔,魔将龙绍庇护,不敢动,不能动。”吐出最后一个字,华服男子唇已经咬的残破,面对公仪林冷漠的神情,他捂住肚子试图缓解疼痛,“我真的只知道这么多。”

    公仪林打了个响指,李望顿时浑身轻松,虽然还有余痛未消,但比之刚才,现在就像是身处天堂。

    他对于公仪林的忌惮加深了几分,他本身也是懂一些毒,但对方竟然能在他完全是在不知情的状况下中毒,甚至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解了他身上的毒。

    “你的那些算计对我没用,这是我最后一次重复,”公仪林的毒术并不精深,甚至还没华服男子懂得多,但是有蛊王在,想让人神不知鬼不觉尝点苦头并不难,“除了你,还有谁知道这件事?”

    华服男子粗喘了好几口气,方才能再一次开口,“没有。”

    “李家若是和魔族勾结,早就没有你的容身之处,李望为人自觉寒梅傲骨,和魔族有关系的可能不大,所以说龙绍只是给李家保护,不至于在最后时刻遭受灭顶之灾,至于其他,并不插手。”

    “一个家族有一个家族的兴衰,不多生死存亡之际,过多干预,等于说让家族先一步衰落。”华服男子慢慢吐气平复刚才的痛苦道。

    “你可知龙绍庇护李家的原因?”公仪林问。

    华服男子略一沉吟,缓缓吐出三个字:李长安。

    长门李家,李长安。

    长门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一个炼器师公会,而这个公会由大大小小的炼器师家族组成,李家是其中一户。

    公仪林没有听说过李家,长门无数炼器师,每一个都是万里挑一,李家并不是之中最出彩的,连前百也没有过。

    像是了解公仪林的情况,待气息平缓后,华服男子主动道:“李长安是李家的长子,李望的哥哥,我所了解的也只有这些。”

    公仪林看了他一眼,华服男子不由想起刚才穿肠破肚的疼痛,苦笑道:“我只擅长挖掘活人的信息。”

    言下之意,李长安早已不在人世。

    “三年前,李家长子炼器时意外身亡。”

    炼器师,炼器时的阵法,精力,经验一个都不能落后,而最考验一个炼器师的,便是控火能力,身怀异火的炼器师具有与生俱来的优势,但想真正炼出至宝关键还在于控火能力,稍有差池便会有性命威胁。

    华服男子顿了顿道:“当时这件事在长门也算引起一小阵轰动,毕竟……”他的睫毛很长,微微颤动了一下,似乎是在回忆,“我也去现场看过,相当惨烈,整个炼器室都被炸毁,连周遭的一些房屋也遭受波及,那场大火整整烧了三天三夜,甚是恐怖。”

    炼器师的异火相当厉害,异火中排名第一的红莲之火据说除了屈居涅槃之火下,乃是火中王者,据说一旦燃烧,火种可保持十年不灭。这种火焰也只是在传说中有过,这片大陆千年来未出一个。

    “李长安的火焰是金葵火焰,在异火中排名第八十七位,也算是厉害的。”

    “李长安的事情稍后再议,”他毕竟不了假李家,公仪林分清轻重缓和,“纳兰家,才是我现在感兴趣的。”

    华服男子沉默不语,即便公仪林已经展示出一定实力,他还是不觉得对方有撼动纳兰世家的力量。

    “对付敌人就要用敌人最擅长的地方,纳兰家以画入道,通过阅览画作汲取灵感,坚定道心,无数在绘画领域成绩不菲者,都投入其麾下,”公仪林边走边道,“士卒无数,最后起决定作用的还是将军,如果将最杰出的画师招揽在我们自己手里,等于断了纳兰家的修道路。”

    华服男子瞪大眼睛看公仪林,这人还真敢说,那些大画师哪一个不是眼高于顶,傲慢到不行,即便是纳兰家,有时为了请到一位殿堂级的画师,也要礼贤下士,三顾茅庐。

    而面前的人,只是初到长门,却夸下海口要吞没纳兰家。

    “去为我在长门内购置一套地产,最好是荒废的宅院,”没有将华服男子的狐疑和顾虑放在心上,公仪林道:“我在此地再留两日,若是没有等到我要等的人,你便同我出发。”说着,他瞥了华服男子一眼,“别耍花招,只要我想,有一千种法子叫你生不如死。”

    两日后,长门中,多了一处重新修葺的宅院,新的宅院主人只是简单的布置一下,连门都还是有些腐朽的木头,唯一起装饰作用的,就只是门前柳树下系着的马匹,低头吃草,蓬松的马尾不时甩动一下。

    在马匹的旁边,有一华服男子,相貌很平凡,属于丢进人群中就找不出来的那种,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的眉眼很奇特,格外的平缓,没有一丝一毫泄露主人真实情绪的意思,此时他正陪一白衣男子站在门外,看着宅院内明明已经请了七八位工匠师傅还是只能勉强修出大概的院子,华服男子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座院落实在是荒废太久,即便请数十位师傅,没有一两个月也改造不了。

    而现在这座院子的主人在施工的第三天主动喊停,导致院子现在只能维持住勉强能看的样子。

    不是华服男子不想找一个条件更好的住宅,可惜公仪林对宅院的成本控制的相当低。

    此刻,望着这散发衰败味道的宅门,华服男子心中第一次升起无语之感,而他身旁的白衣男子很是淡定,“拿笔来,我来题字。”

    华服男子眼前一亮,文人注重笔墨,如果在文字上特别出彩,兴许又能够吸引人的地方。

    这白袍男子自然是公仪林,他穿的不是来时的白衣,而是背后绣着竹子花纹的一件长袍,话音落下后他便身子移动,撩起白袍,挥毫泼墨,在朽木上提了第一个字——‘左’。

    字体霸气,不带丝毫拖泥带水。

    连华服男子这种见惯文豪的人都不由暗喝道:“好字!”他想了想,道:“大人只需为这宅院起一个好名字,以这行字,必定能引起不少大家注意。”

    “那是自然。”公仪林略一思考,重新提笔,下墨时一气呵成,索性提完一副对联,上联曰:左青龙;下联道:右白虎。

    横批:我为斧头帮主。

    最后一划落下,公仪林在门口竖了个白幡,一笔一划为这即将崛起的新势力提名:斧头帮。

    “升起来。”笔落后他吩咐道。

    华服男子嘴角一抽,第一没有违背良心,主动提醒道:“白幡乃是战败者表示投降用的白旗。”

    “哦。”公仪林不为所动,“升起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