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仙之乡村笔仙 > 第56章 碧海丹心

第56章 碧海丹心

推荐阅读:重生之特工女仙重生女修真记一念永恒少年医仙九仙图斗战狂潮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闻言公仪林暂且放了华服男子一马,准备以后再给他上传说中的人文教育一课,目光重新望向越浪,“做好决定了?”

    越浪用力点头,“像斧头帮这么有凝聚力的集体,我一定要申请加入。”

    有凝聚力,集体?

    华服男子嘴角一抽,想不到还真有睁着眼说瞎话的。

    “有魄力,有眼光,”公仪林点头,恬不知耻道:“从即日起,斧头帮就有了第二位成员。”

    华服男子顶着生无可恋脸:……果然还是被划分到所谓斧头帮的阵营,他犹豫了一下,清清嗓子道:“帮主,小人无才无德,冒然收入帮派不利于帮派发展,要不要后续再看看小人的表现再做决定?”

    只要有一丝可能,他都不想自己的名字和‘斧头帮’三个字连在一起,他总有一种隐隐约约的错觉,仿佛一旦有了关系终生都不可能逃脱,甚至死后还挂着斧头帮帮众的名头。

    公仪林温柔一笑,眼神沉澈,似乎看出了对方所有的小伎俩,但语气相当温和,“以你的资质当然不可能被选为帮派成员。”

    华服男子放下心来。

    “不过……”

    听到这两个字,华服男子的心重新被高高吊起,直至对方的后一句话直接将他从云端打落至谷底,“但耐不住我善良啊,所以我破格录入。”

    说着还做了大手一挥的样子,好似他给出了什么天大的好处。

    感觉到胳膊肘被人碰了一下,华服男子偏过头,就见越浪双眼发亮地看着他,真诚道:“你这样不长眼的,有生之年还有资格进入斧头帮,真是走了大运!”

    华服男子气得当场差点没喷出一口血。

    有了帮主,有了成员,过几日就要离开的公仪林觉得有必要去会一会有可能成为客卿的紫晶龙王。

    漫步在幽静的小道,公仪林贪婪地吸收着新鲜的空气,他曾交代过紫晶龙王不要去西北院落,甚至专门将他安排住到了东南角,事实证明此举实在多虑,对方甚至连屋门都没踏出一步,活像在公仪林的地盘上多走几步会脏了他的鞋。

    东南方向由于能沐浴到阳光,要略微干燥一些,但也是相对的,有着层层叠叠的绿树环绕,绿叶覆盖,空气中的湿气本身就要多出不少。

    远远的,灵敏的鼻子就嗅到一股*的味道。

    正是朝阳初生的时候,原本普通的红砖绿瓦竟散发着夺目的光芒,迎着太阳熠熠生辉,公仪林还未踏入房门,就通过半掩的门望见里面的焕然一新,不但家具摆放改变了位置,地上堆满了各种闪闪发亮的东西,最不能直视的是那张床,完全由水晶堆砌而成。

    可以了,人生无憾了,公仪林嘴角一抽,从前边飞尘在不死圣地从储物袋中掏出锅碗瓢盆以及吃火锅的用具他已经觉得相当奇葩,但比起这种出门带床的,实乃小巫见大巫,他头一次觉得边飞尘简直不能更正常。

    象征性地敲了下门,等到一声淡淡‘请进’飘出来,公仪林抬步走入,正面看到这张床的全貌,他的眼睛险些被晃花。

    “其实你不是龙王,而是东海龙宫的小龙女才对。”不忍直视那张超大几乎塞满整间屋子的床,公仪林别过脸。

    紫晶龙王站在一屋子珠光宝气中,竟没有显出半分铜臭味。

    不得不承认,气质这种听上去虚无缥缈的东西在现实生活中还是有着很重要的存在意义。

    好比公仪林算计人的时候还能让你觉得如沐春风,紫晶龙王立足富丽堂皇中,反倒让人觉得这一抹身影出淤泥而不染。

    “它是否已经化形?”见到公仪林来,紫晶龙王开口就问,眼里浮现出一丝希冀。

    “没有。”

    公仪林还未说后面的话,紫晶龙王已经闭门谢客。

    自然不会让自己像落叶一样被扫出去,公仪林身子轻巧地一闪,“化形只是早晚的事情,好歹是一方龙王,还是不要太着急的好,毕竟……”他看着紫晶龙王的眼中闪过一道异芒,“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个道理你比我懂。”

    紫晶龙王深深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却不再强制将人赶出去。

    公仪林洒然一笑,“这下我还真有点好奇,”原本要上前一步,发现满地的金银珠宝根本没有落脚点,只好将已经迈在半空中的腿收回,“你究竟看上那只胖虫子哪一点,外貌,晶莹透明,的确符合紫晶龙族一脉的喜好,”他的笑容里似乎出现一丝讥诮,“不过蛊王在化形的时候都会出现这种状态,但一旦能够化形,便是人类的模样,届时它身上还有哪一点值得你迷恋?”

    出乎他意料的,紫晶龙王很快给出回答,“的确,它的体态特征迎合了本座的喜好,但最吸引本座的却是另一点。”

    “哦?”公仪林挑眉,“还望赐教。”

    除了好吃懒做成天梦想陪着九师兄征服世界,他还真看不出蛊王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

    “灵魂,”紫晶龙王声音低沉道:“本座能看见,它有一个无比强大而美丽的灵魂。”

    资质是天生的,相貌更是,唯独灵魂不一样,它构成一个人的人格,在后天磨练中渐渐定形,灵魂力强大的人往往更容易抵御心魔的入侵,甚至当灵魂强大到一种境界,连瞳术都对他们造成不了任何影响,当今修真界,也有一个隐世宗门是主修灵魂力的。

    龙族的竖瞳据说能连接阴阳,公仪林倒不认为是紫晶龙王在杜撰,对方没有必要在这种事上撒谎,遥想纳兰家以画入道,华服男子也曾提到纳兰家有一件宝画,能用画中奇景迷惑人的心窍,不知将那种胖虫子丢到画面上对它有没有影响。

    不过他还是完全理解不了一只成天做白日梦的虫子,如何能孕育出所谓强大的灵魂。

    “你觉得我的灵魂力怎么样?”公仪林脚不动,身子微微向前倾了一点。

    紫晶龙王甚至没有睁眼看,单用余光瞥了他一眼,“你在开玩笑?”

    公仪林失望地直回身子,早就不指望鬼修之身还能有什么灵魂的。

    “其实我来,是想问问你考虑的怎么样?”

    “考虑什么?”紫晶龙王不是很喜欢和公仪对话,对方的思维总是格外跳脱。

    “做客卿的事。”

    紫晶龙王色神情出现一丝僵硬,“本座不过随口一提。”

    “可我放在了心上。”公仪林一副被人抛弃的怨妇模样,“还当真了。”

    原本他没准备硬要紫晶龙王加入,但仔细一合算,现在有了发号施令的(他自己),跑腿的(华服男子),画画的(越浪),就缺一打手,齐了就圆满了。

    紫晶龙王以退为进,“你成立斧头帮的目标是什么?”

    公仪林嘴唇动了一下,刚欲开口说话,紫晶龙王便打断他,“别跟本座说是为了什么见鬼的爱与和平。”

    竟然被猜到了要说什么,公仪林失望地撇撇嘴。

    “建立一个帮派兴许是你一时兴起,兴许是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这样的帮派没有发展的目标,自然也没有发展的前途,本座怎会加入如此不入流的帮派?”

    最主要的原因紫晶龙王没说,就是嫌弃建立帮派的人和这个帮派的名字,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白白胖胖的身影,要是它成立的当然另当别论,别说加入,他还会主动搬来金山银山助其发展。

    “斧头帮当然有它发展的目标,”公仪林认真道:“我们的目标是……没有蛀牙!”

    紫晶龙王:……

    正当公仪林想添油加醋美化一下所谓的建帮目标,他忽然面色一变,解开储物袋,一只肉乎乎的虫子随之从里面滚出来,此时早已不是透亮的样子,而是全身透红,温度越来越高。

    “怎么会这样?”公仪林看着因为痛苦扭曲成一团的蛊王,眼中闪过一抹不解。

    就算是化形,也不会出现不合常理的状况,随着蛊王身体的体温越来越高公仪林不得不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奇怪的黑色手套戴在手上,他毫不怀疑这样的温度还会持续上升,直至将蛊王的身体烧成灰烬。

    “难,好难受。”肉乎乎的虫子哪还有平时的精神劲,断断续续吐出几个字后,痛地连一句话都再也说不出。

    “给我看看!”紫晶龙王抬手就要将蛊王夺去。

    “不想爪子被穿个洞就不要轻举妄动,”公仪林冷冷看了他一眼。

    “这自不用你操心。”

    “有人兴许能解决它的问题,但不是你我。”不跟他废话,一阵白色残影后,他的身体从原地消失不见,紫晶龙王化作一道紫芒,追了上去。

    公仪林并没有跑太远,直奔西南角而去。

    话说李星宗正在炼丹,门被强行打开,突如其来的响动导致他最后一份草药手滑多丢了一克,一炉丹整个作废,正当他要大动肝火灭了来人时,一声九师兄让他眼中的怒火消退。

    “小师弟?”他的眼中有些疑惑,“怎么是你?”

    观公仪林十万火急的样子,又开口道:“莫不是中毒了?”

    “只有我毒害别人的,你觉得谁能毒到我?”公仪林没好气道。

    李星宗想了想,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快看看,它出了什么事?”将胖虫子连着黑色手套一并丢了出去,金蚕丝号称水火不侵,但此时公仪林已经嗅到了一丝淡淡的焦味,他心疼地看了眼黑色手套,一件中品宝器估计就要报废了。

    李星宗的面瘫脸在看到蛊王时神情也是一变,他没有立刻做什么,也没有开口说清此时的状况,而是静静地坐到桌子那头,垂眸想些什么。

    知道他在想应对之道,公仪林是想地没有开口打扰,随后追来的紫晶龙王也选择默不作声地站在一边,聪明人都明白这个时候要做的只是等待。

    紫晶龙王虽然不了解李星宗,但公仪林再狡猾,不像是拿性命开玩笑的,来这便说明此人可能有解决的办法。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一秒,一息,或是半柱香。

    在危急的情况下,时光流逝地即快也慢。

    “魔气,”修长的手指在桌面轻点几下,李星宗终于开口,却说出让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一句话,“两天时间,去搜集些魔气回来。”

    搜集魔气,岂不是说要宰了一个魔族中人?

    公仪林皱眉,“如果短时间内搜集不到会如何?”

    “不会搜集不到的,”李星宗丢出一句意味不明的话,“兴许你根本不用出手,有人会替你。”

    条件反射就望向紫晶龙王,李星宗摇头,“不是他,你去落花楼挂一条消息,说有蛊王化形,需要魔气。”

    落花楼是卖消息的地方,不想还能发布任务,公仪林蹙眉,“化形需要魔气,这种状况闻所未闻,贸然泄露出去,恐怕不妥。”

    “落花楼不会散布客人的信息,他们很清楚这条消息应该发给谁。”

    “我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李星宗失笑,“放心好了,即便没有魔气,我也有办法帮它度过化形期,只是步骤繁琐了些,让你去落花楼挂消息,也只是为了让谋个人看见。”

    公仪林还是有些不放心,“你确定落花楼知道将消息卖给谁”

    李星宗的眼中闪过一抹欣慰,他的小师弟处处都像极了大师兄,但有一点却不同,重情重义,重视身边的伙伴,而那个人……李星宗的心中发出沉痛的叹息,永远只有所谓的大义。

    大义当先,天地为棋盘,众生为棋子。

    这样的道,他理解不了,也宽恕不了。

    “落花楼能存在千年自然有它的原因,只要是长门附近,发生过的事,事无大小,都会有记载。”

    一句话同时透露给公仪林和紫晶龙王一个消息:蛊王远远不止有看到的这般简单,它有一个神秘的过去,至少和长门有过交集。

    公仪林偏头,对紫晶龙王道:“你负责挂消息,我去随便走走,撞撞运气。”

    似乎对方的任何一句话都带着阴谋,紫晶龙王多问一句,“你为何不去?”

    “要掏钱。”斩钉截铁的回答。

    要知道他可是亲身体会过在落花楼内是怎样的挥金如土,好在上次有李望帮他结了账。

    得到这样的消息,紫晶龙王反倒松了口气。

    李星宗在一旁将这二者的动作神情观察的十分清楚,不由对公仪林道:“你做人可真成功。”

    能让对方觉得比起被算计,掏腰包还不算什么,也是一种成就。

    公仪林羞涩道:“谬赞了。”

    李星宗:……

    紫晶龙王:……

    同紫晶龙王兵分两路,公仪林闲晃在大街上,闲晃却不是漫无目的,他的确不做没有把握的事,即便九师兄说有了办法,他还是决定亲手搜集一些魔气以防万一。

    贸然杀一名魔族明显是不理智的,且不说魔族内部争斗强烈,对外却是出奇的团结,更何况无冤无仇,他下手未免说不过去。

    “兄台。”

    公仪林继续向前走。

    “兄台。”后方传来一道声音,由远及近,公仪林方才意识到可能是在和自己说话,转过身去,来人有几分眼熟,“你是……”

    “上次匆匆一别,还没请教兄台大名,”来人是一位翩翩公子,温润如玉,顺带介绍自己,“在下李望。”

    “原来是李公子。”公仪林含笑道,“在下公仪林,从柳城而来。”

    当日他在柳城酒楼因为一位中年人无意的一句话,前去天苑,才有了日后种种,和柳城也算有了一段前缘。

    柳城?

    李望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似乎不知道怎样接话。

    “只是边陲小地的一座小城,李公子没有听说过实属正常。”

    李望正色道:“是李某孤陋寡闻,从前只当修真世家才能出天之骄子,倒忽略了逆境催英雄。”

    公仪林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相约不如偶遇,既然遇见了,不如同走一路?”

    “也好,能和兄台这样的奇才走在一起,是李某人的荣幸。”

    公仪林笑而不语,李望是一个恪守礼节的人,性子中有些保守,他不是很习惯和这样的人相处,双方都说着场面话,有些累人。

    “李兄身为长门中人,为何在此地逗留这么长时间?”两人边走边聊,有些疏远,但又有共同话题。

    李望脸上闪过一丝纠结,“这……”

    “要是不方便,不用回答。”公仪林并不勉强他,心中一阵惆怅,这样的性格不知是如何养成的,就连说谎都要三思而后行,心事全写在脸上,和这样的人相处,他还真不好意思使些手段。

    面对自己没有的品质,有些人喜欢毁灭,有些人被吸引,公仪林却是敬而远之。

    听见他的话,李望松了口气,“多谢兄台的理解。”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李望对画作有几分研究,和公仪林聊得还算尽兴,当公仪林提到自己过几日也要去长门,李望惊喜道:“兴许我们在长门有缘还能再见到,要是兄台有什么需要炼制的法器也可来我李家……”

    他的声音忽而低了下去,“抱歉,险些忘了,李家在我小弟意外离世后,也渐渐衰落了,要是兄台想要打造一件上乘的法器还是另觅高明比较好,别让好材料被糟蹋了。”

    “令弟的事,我也有所耳闻,”公仪林道了句:“节哀。”

    “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刚开始虽然接受不了,但李家还要延续,”李望苦笑道:“大约是因为再过不久便是小弟的忌日,难免有所伤怀。”

    公仪林垂眸掩去眼底的暗光,他有一种近乎肯定的直觉,李长安的死绝非表面上如此简单,甚至有可能牵连甚广。

    等他再抬头时,神情一滞,停下脚步。

    “怎么了?”李望随之停下脚步。

    “看见两个熟人。”街道那头有二人并肩前行,虽说是并肩,但确实微微错开身,仔细看会发觉是一前一后。

    李望识趣道:“那就不打扰兄台了,若是有缘,长门见。”

    公仪林颔首,“长门见。”

    会见面,却绝对不会是有缘,如果要查清一些事,必然要和李家有更深层次面上的交集。

    似乎为了不触及公仪林*,李望特意选了旁侧一条偏道,拐过几个巷口便不见踪迹,公仪林不免生出几分感慨,是个好人,还是能真正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的好人,可惜他和这样的人注定成为不了朋友。

    但愿不要成为敌人。

    街道那头的二人并未走远,公仪林原本要快步走上去,忽然觉得好歹有一阵没见面,应该来个特立独行的重逢,眼珠一转,闪身到巷子口,绕了个大弯,也绕到那二人的前方拐角。

    公仪林看到的熟人不是别人,正是清河同蔚知,蔚知这两日也去打探过消息,但长门附近大大小小的风波不断,有杀人越货的,有多人|妻妾者,兴风作浪的人太多,根本分辨不出公仪林在哪团漩涡里搅合着稀泥。

    就在刚才,他将自己收集的消息和看法告诉清河,对方只是淡淡说了句,“要找最特立独行的。”

    蔚知一怔,略一思索后道:“公仪兄做事虽然偶尔出格了些,但要说特立独行,是不是有些夸张?”

    话音刚落,就听一怔嘹亮的歌声从对面传来,“对面的男孩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请不要被我的样子吓坏,其实我,很可爱~”

    最后的三个字就像是山路十八弯,跑调跑到千万里外。

    而发出那难听到极致歌声的人,穿着白袍,戴着斗笠,双腿跨开,腰后倾,抱着一把超级大的扫帚,白袍斗笠人手指不知为何一直拨弄着扫帚表面。

    好一个令人尴尬的姿势。

    “对面的男孩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没错就是穿白衣的那个,请不要对我不理不睬!”

    蔚知庆幸地看了一眼今日穿的一身黑衣,默默退后两步,离清河远了一些。

    “天啊,他又唱了!”

    “太恐怖了,简直是太恐怖了,我从未听过如此‘催人泪下’的魔音!”

    “不好,他走过来了!!”

    周围不少人,有穿白衣的慌忙从储物袋掏出一两件别的颜色的衣衫罩在身上,公仪林现在还不知道,他的一通嗓音,导致很长时间,在长门附近都没有人再敢穿白色的衣服出来晃荡。

    生怕被哪个不长眼的给看上了。

    在万众瞩目中,公仪林就要演奏完自己的神曲,他一步步来到清河面前,深情款款道,快跟我唱:“套鸟的汉子你威武雄壮,飞驰的小鸟像疾风一样,一望无际的原野随你去流浪,你的大鸟和大地一样宽广!嘿!巴扎黑!”

    一时间无数的目光聚焦在清河身上,或者是身上的某个部位,公仪林此时扔掉手中的扫帚,张开双臂,正面对着清河嬉皮笑脸道:“这么久不见,快来给我一个爱的拥抱。”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