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仙之乡村笔仙 > 第60章 碧海丹心

第60章 碧海丹心

推荐阅读:重生之特工女仙一念永恒重生女修真记九仙图少年医仙斗战狂潮人皇纪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日后

    落花楼内,客流量明显要比公仪林第一次来要多上许多,因为要开拍卖会,落花楼放宽了一些入内条件,但包厢依旧只留给尊贵的客人,所谓的尊贵,是等级由高到低排列,而等级,不外乎就是用钱堆出来的,只要你在落花楼消费最够的额度,就能成为落花楼的座上客。

    高等级的客人每年最低也会消费千万灵石,这样的人不多。

    而低等级的人里,有人消费过一次,还是他人代付,这样的人只有一个。

    公仪林在前台,清楚地看到店小二在翻看关于他的消费记录时眼中的无语,落花楼给每个客人都建了信息,只要你消费过,就有一次记录,而公仪林的记录只有一条:一盘牛肉,一壶酒。

    偏偏当事人还一点自觉都没有,仰头看着楼上的各种奢华的包厢,喃喃道:“我长得这么帅,在外面抛头露面一定会引起轰动,要挑哪一间包厢比较好?”

    仿佛是某个君王要宠幸他的妃子,公仪林正在寻思要翻哪个包厢的‘牌子’。

    店小二僵着笑容道:“不好意思,这位客人,您在我们楼消费离高等级还差一截,包厢无法提供给您使用。”

    公仪林皱眉,“你们做生意,难道都不看脸的么?”

    面对着对方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店小二深深觉得,遇到来挑事的人了,但当事人又相当客气,说话温和,带着笑意,要是大吼大叫蛮不讲理他还有理由叫护卫将人丢出去,敢在落花楼惹事,绝对不是脑残就是活得不耐烦。

    现在遇上这么‘讲理’的,店小二一时半会儿还真没什么好主意,如果直接‘请’人离开,未免名不正言不顺,倒显得他们仗势欺人。

    “这是哪里来的土包子,好狗不挡道,没钱麻烦滚一边去。”正当店小二苦恼的时候,一道声音冷嘲热讽,自公仪林的身后传来。

    公仪林转过身一看,乐了,这不是纳兰逸皇?而刚才开口的,是他身边的一个爪牙。

    纳兰逸皇自然也记得公仪林,毕竟上次那次轰动半个修真界的‘比美’大赛,对于始作俑者,就是想忘了都难,上次结束后,原本准备好好找机会和对方‘交流’一下,作为上次抢他风头的报酬,可惜家族急召他回长门,也只能搁置一段时间。

    纳兰逸皇为人心胸狭隘,让他吞下这口气,哪怕多一天都是难受,一天中绝大时间都阴沉着脸,连带着不少无辜的人被他虐杀发泄怒气。

    这会儿见到公仪林,他露出这些日子以来第一个笑容,很好,竟然主动来到他的地盘,简直是羊入虎口。

    公仪林就更高兴了,至于高兴什么恐怕也只有他自己心中知道。

    纳兰逸皇使了个颜眼色,身后的爪牙立刻挺起胸膛走上来,深觉这是自己在公子面前露脸的机会,他几乎用上最尖酸刻薄的语气,半骂半嘲讽,“说你呢,一副穷酸样,也敢来落花楼,来,过来自己撒泡尿当镜子照照。”

    闻言周围人皱眉,来落花楼的还有食客,这话说得就有些膈应人了,当然也不乏有看好戏的,轻笑出声。

    楼下人各怀心思的同时,二楼最为奢华的一间包厢,里面坐着一道着嫩绿罗裙的女子,层层珠帘几乎隔绝外面人全部的视线,没人能知道,里面究竟坐着什么人。

    此时,珠帘被微微撩起,撩起珠帘的素手,指如葱根,柔弱无骨。

    她身后的丫鬟赶忙用手轻轻挡住珠帘,生怕劳累了女子,“小姐。”丫鬟的声音很轻柔,“您这是要……”

    “噤声。”女子轻轻抬起右手,红艳的双唇说完这两个字便不言语。

    丫鬟也不敢再说话,虽是半垂着头,却忍不住随着女子的视线一并看去,楼下有两个男子似乎起了争执,一个衣衫穿的相当规矩,举止优雅,一看便是位世家公子,另一位……丫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曾经有无数不同类型的男子专门拜访过小姐,有的英俊,有的霸气,更多的是因为小姐高贵的身份接近,但有如此迷人侧脸的,并不多。

    此时,那位世家公子也就是纳兰逸皇开口了,“家奴不懂规矩,还请这位兄台见谅。”

    不少人有兴趣地望过去,想看看公仪林会怎么选择,无非有两种,据理力争或是忍气吞声。

    “见谅,自然要见谅。”公仪林笑嘻嘻道,丝毫不放在心上的样子。

    原本准备等着看好戏的眼中露出失望的神色,有的心中还骂了声‘孬种’,楼上的丫鬟也有些失望,这位公子空长了一副好相貌,要是他能反击,就算是打不过,兴许小姐还会出手帮他一把。

    丫鬟悄悄看向自家小姐,出乎她意料的,小姐非但没有不悦,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丫鬟一怔,世间多少男子为了博小姐一笑,送上各类奇珍异宝,更有一个还花三十年,耗费三十亿灵石巨款,建了一座高千丈的楼台,名为‘观月阁’,其目的就只为了让小姐陪他赏月一场。

    当年她有幸陪小姐站在那观月阁,都云高处不胜寒,但真的站在那里,当天好像变得触手可及,那种感觉,形容不出的美妙,但小姐也只是客套的说了句‘多谢’,早早离去。

    一向冷若冰霜的小姐,今天竟然笑了,还是对着一位陌生男子,丫鬟心中不由生出几分担心,小姐不会真的被那男子外貌所迷,如此可是大大的不妙。

    “小姐,我们出来时间也够久了,是不是,该回去了?”丫鬟鼓起勇气地说道。

    美丽女子淡淡看了她一眼,只一眼,丫鬟心中陡然一惊,好像自己刚才的想法被看透了一般。

    就在丫鬟心惊肉跳的时候,楼下又有了新的变故,只见公仪林笑着侧了侧身子,没人看到他是怎么出手,在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方才恶言相向的爪牙已经被踩在一双白鞋下,脸都被踩得变形,两颗门牙生生挤压断裂。

    “我只是穷了点,手段残忍了些,喜欢找事情,偶尔贪点小便宜杀人越货,时不时调戏一下长得漂亮的少男少女,”每说一个字,他的脚就用力一分,到最后越说越愤慨,似乎受到了什么天大的委屈,脚下就这脸来回碾了碾,被踩的爪牙连眼球都快爆裂,五官彻底扭曲,公仪林却是红着眼眶陈述:“人无完人,你怎么能因为这些小缺点而侮辱我的人品呢?”

    被踩的爪牙神智残留之际,觉得自己相当冤枉,明明是你在侮辱你自己,就这些,还叫‘小缺点’?跟他说的‘小缺点’相比,自己刚才说的那些嘲讽话简直算不上什么,甚至可以说上不了台面。

    所有人都被这彪悍的行为震撼了,包括纳兰逸皇,好歹是他的家仆,死一千个他也不在乎,但打狗也要看主人,大庭广众之下被虐就是赤luoluo的打脸,以纳兰逸皇的立场,自然要出手救人,只是一切都发生的太过突然,谁能想到上一秒还在服软的人,下一秒就变得如此丧心病狂。

    等终于回过神来,纳兰逸皇沉下脸,看着地下生死不知的奴仆,他沉下脸道:“家仆只是说了几句话,兄台的手段未免太过残忍,这般品性,日后不知还要祸害多少人。”

    公仪林脸上的笑容从未消失,极具耐心等着纳兰逸皇后半句话。

    “我纳兰逸皇保证,只要兄台踏出落花楼一步,纳兰定要替天行道。”说完还不忘对着店小二道:“今天的冲突扰了落花楼的清净,还望见谅。”他负手而立,颇有一副大家风范。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纳兰逸皇是动了真怒,看向公仪林的目光不由带上几分同情,为了出口气把自己的命搭上,真是愚蠢,此刻他们已经彻底忘记,就在刚才他们中一部分人还因为公仪林状似忍气吞声的行为,暗骂孬种。

    店小二却是没有说话,抬眼飞速地朝公仪林的方向望了一眼,身为落花楼的店小二,可是千挑万选,他没有什么修为傍身,但眼力劲相当毒辣,阅人无数,什么人大致的性格,身份他都能一眼看去,猜个八|九不离十。

    可在公仪林这里,他看走了眼,起初只是以为是个无赖落魄客,但刚才那露出的一手,却是将他惊到了,他甚至觉得此人就站在原地,但那辱骂他爪牙瞬间就被踩到脚底,很难想象,一个人的速度怎么能做到如此快。

    店小二隐隐生出一股预感,这回,纳兰家的公子可能踢到铁板了。

    “拍卖会还有多久开始。”

    “恩?”愣了一秒,才明白是在问自己话。

    对上公仪林的笑意,再看看他鞋底的血迹,店小二有些不寒而栗,但还是道:“一个时辰后。”

    闻言公仪林点头,旋即道:“一个时辰,足够打扫了。”

    店小二皱眉,打扫什么?

    “虽然这么做有些背离我的初衷,”公仪林笑着摇头,“但什么东西都在掌握当中就有些没有意思了,我记得落花楼内有规定不准杀人闹事。”

    店小二还没开口,就听纳兰逸皇道:“放心,我不会在这里要了你的贱命。”

    公仪林没有理会他,自顾自道:“不过我记得这条规矩最完整的说法是:不会让任何一个客人在落花楼内殒命。”

    店小二点头。

    “所以我留了他一条狗命,”公仪林指了指地上残留一口气的爪牙。

    店小二辨别不出爪牙的气息,但确定他没死,要不早就有人动手处理杀人者。

    “只要不死在落花楼内就好,”公仪林越说众人越是一头雾水,不明白他想要做什么。

    二楼包厢

    丫鬟黛眉微挑,有些不解,请教道:“小姐,他说了这么多,是有别的用意么?”

    美丽女子轻轻拨弄茶盏,低下头遮住倾国倾城的容貌,半晌后,莞尔一笑,“杀人不过点头地,你这点胆子,还是蒙上眼好了。”

    “蒙上眼?”丫鬟不解道:“为什么?”

    就在她话音刚落时,看到楼下的场景,‘啊’的惊呼一声,捂住嘴,又觉得哪里不对,赶忙将柔荑上移,遮住眼睛,即便如此,刚才看到的一幕,还是深深印在脑海,让她觉得胃不舒服,想冲出去干呕几声。

    原本还站在原地的纳兰逸皇只是个身子,立在原地,脖子被整根削去。

    公仪林收起手上的软剑,重新卷到腰间,目光落在落花楼外,转过身对店小二道:“他并没有陨落在落花楼内。”

    店小二震惊地看向落花楼外,纳兰逸皇的头颅躺在地上,他的眼珠还能转动,修真者的身份让他比一般人的生命力强大很多,但也徒增了许多痛苦。

    他就要死了。

    纳兰逸皇眼中满是惶恐,为什么会这样,从来没有人敢在落花楼内动手,所以他几乎一点防备都没有,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连痛都感觉不到,他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惜声带已经连着脖子被一起斩断,但他看到了公仪林的唇形,对方没有发生,嘴唇却是在动,最后关头,纳兰逸皇竟然读出了唇语。

    现在死,是解脱,便宜你了。

    解脱么?纳兰逸皇眼中流出一滴血泪,不!他不想死,他要活着,活着将几尺外的那人用尽各种方法折磨,最后碎尸万段!

    待哪滴血泪落地,公仪林终于出声说话,“现在才是真死了,死在落花楼以外的地方。”

    他说的很平静,不少人却是倒抽了一口冷气,落花楼成立几千年,过去的事情他们不知晓,但至少最近千年,没有敢在落花楼亮刀子,现在不但有人敢,还做掉另一个人,有认识纳兰逸皇的,手指都在颤抖。

    ……

    “小姐,他完蛋了。”二楼包厢里,丫鬟拍拍胸口顺气,不是没见过杀人,但这种诡异的手法,人死尸立,对一个少女来说的确有些刺激了。

    “不会。”

    “没人能在落花楼内杀人,”想到刚才看到的一幕,又觉得这句话说的有些不妥,丫鬟咽了下口水道:“至少没人能在落花楼杀完人后还全身而退。”

    “如果我杀了人呢?”

    丫鬟毫不犹豫道:“您自然不会有事,毕竟您可是……”

    后半句她嘴上没有说,心里却接完后半句:您可是那位大人唯一的爱女,莫说落花楼,即便是落花楼背后的靠山想要问罪您都要掂量掂量。

    “我不会,所以他也不会。”美丽女子淡淡道。

    “您为何如此笃定?”丫鬟惊道:“莫非杀人的那位公子背后也有一位大能……”

    打断丫鬟的话,美丽女子站起身,素手彻底撩开珠帘,微微侧过脸,“因为我会帮他。”

    公仪林尚不知楼上发生了什么,倒是看着还立着的尸体道:“你们再不收拾,可来不及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

    店小二指着公仪林,“你,你……”一连说了两个‘你’字,硬是没有将后半句话说出。

    胆大包天?

    敢在落花楼内杀人,已经不是胆大包天能够形容的。

    “修真界千万修真者,浩浩荡荡,如同千军万马过索道,最后攀临顶峰,”公仪林瞥了眼他,“但最后能出几个仙人,反倒是无数修真者死在求道途中,我说的你可承认?”

    店小二点头,不说远的,纳兰逸皇就是最好的例子。

    公仪林嗤笑道:“死在争斗中的人无数,今天是他纳兰逸皇,明天就有可能是你我,甚至是这落花楼内的所有人,既如此,就算我是在落花楼中杀人又能如何,一会儿若是你们的人动手,被杀是我技不如人,我能在贵地杀人是我的本事,有什么好值得惊讶的。”

    一席话,让落花楼不少人陷入深思,这人说的好像也有几分道理,他们很多都是要去长门炼器,身上携带珍贵材料,今天的拍卖会,就算能最终拍到火鸟翎,谁又能有把握说自己可以全身而退,不在半路被杀人夺宝。

    修真者,争斗生死皆是常事。

    这么想来,一直以来,他们是不是将落花楼过于神化?

    店小二自然也看到这些人的动摇,眼神一变,看着公仪林的目光变得不善,此人,绝不能留,他手心藏在柜下,全是冷汗,为什么,楼内的那些高手还不出手,任由此人妖言惑众?

    “这位公子说的不错,你能杀人是你的本事,只是希望你能负担得起这后果。”

    一道声音忽然响彻在楼内,带着铺天盖地的气势,却没有人看到说话人的身影。

    店小二松了口气,再看公仪林的目光就像是看一个死人。

    因为这道声音,围观人的心又提到一个高度,他们想趁此看看,所谓落花楼内藏着的数位神秘高手,究竟有多厉害。

    “杀都杀了,何须付什么后果,能死在他的剑下,是那人的荣幸。”

    又是一道声音,似水如歌,将之前的气势打散,众人循着声音望去,从楼上走下一女子,只有书里描写的情节清楚地在一个人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当真是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宛如画中人。

    “嘶,”有人倒吸一口气,惊道:“好生美丽的女人!”

    还有一些人,不说话,已经被女子的美貌惊呆。

    女子每走一步,脚下一片氤氲,宛若仙子立在云端,凤眸环视众人,被她目光扫到的人都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心神一片激荡,最终,拿到目光停留在公仪林身上,弯成新月状。

    自美丽女子开口,方才隐藏在暗处发生的人便不再发话。

    公仪林摸摸下巴,莫非是最近运气背,但魅力值还是一如既往的爆表,这么快就有美人来投怀送抱。

    她是谁,长门一带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位大美人?不少人暗暗猜测女子的身份,还有不少有身份者想去搭讪又忍住,如此容貌,还不遮面,证明这位女子不怕惹来不必要的觊觎,要么她本身实力强大,更有可能的却是她背后有一座巨大的靠山。

    踏下最后一层阶梯,女子看了眼地上的血渍,开口,吐气如兰,“脏了你的鞋,还活着,太过便宜他。”

    死去纳兰逸皇的爪牙,刚刚恢复一点神智,乍一听道这句话,三魂顿时没了六窍,生死之间激发起最大潜力,竟有力气对着虚空中大叫,“落花楼不是信誓旦旦说会庇护客人!”

    “没人能救得了你。”美丽女子淡淡开口。

    爪牙蜷着身子后退,就在此时,空气中起了一层雾气,先是一个影子,紧接着是整个人出现在众人面前,“小姐既然来此,还望遵循落花楼的规矩。”

    闻言爪牙的眼中浮现出一丝希冀,正要往黑衣男子身边靠近,瞳孔骤然放大,看着前方像是不可置信,女子的容颜隐没在浮光掠影中,呈现在他眼中的,是一个火红的五爪巨禽虚影,“火,火鸟……”

    这是他留在世上最后三个字,下一刻,一点火星从他的脚底燃起,瞬间整个身子被包裹在火焰中,连灰烬也没有。

    无数目瞪口呆的目光朝女子望去,其中最淡定的要数公仪林的黑衣男子,公仪林看着刚才燃起烈火的地方,明悟道:“难怪会有火鸟翎拍卖。”他看向嫩绿罗裙女子,火凤体,岂不是说明这女子的父亲是妖界赫赫有名的羽皇。

    妖族中能被称为皇者,都是最顶尖的存在,羽皇三千岁那年喜得一女,疼爱有加,不夸张的说,就算是天上的星星,只要爱女开口,他都会想办法摘下来。

    羽皇之女!

    不少人眼中生起后怕,庆幸自己方才没有被女色所迷,做出不该做的事情。

    “小姐这样,是在破坏和落花楼的约定。”黑衣男子用公事公办的口吻道。

    “你只是负责看守落花楼的侍卫之一,竟也敢质问于我,我说他三更死,他就别想活到五更。”看上去冷若冰霜的女子,开口却是无比的霸道,她的语气忽然又变得有些低沉柔和,“火鸟翎本不该出现在人族的地盘,为何出现,又为何在这个时候出现,只是为了某个人罢了。”

    她的目光落在公仪林身上。

    一时间,各种猜测冲公仪林而来,这个白衣男子究竟有何身份,连羽皇之女都对他另眼相待?

    公仪林皱眉,三番四次将话题往他身上引,他自然不会还认为是得益于自己魅力的原因,“小姐,你……”

    “莫唤我小姐,”羽皇之女眼眶有些红,隐隐含着些质问之意,“你不记得我了么?”

    公仪林眉头皱的更深,笑意渐渐消失,“还望小姐说清楚。”

    “凝青,”一行清泪如玉珠滴落,坠地破碎,“我是凝青!”

    凝青,凝青,公仪林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仔细回忆,手指一颤,试探道:“青儿?”

    美丽女子点头的一瞬间,公仪林觉得心都要炸裂了。

    那还是多少年前,起码也有个一百年,有段时间比现在还倒霉,秉着日行一善积攒人品的想法,他从一帮人手中救下一个小姑娘,确切的说,当时被他救的是个扎着羊角辫的小萝莉。

    他隐约记得当时小萝莉受了重伤,追杀她的人显然不是一批,救人救到底,仗着自己修为高,将小萝莉带在身边,两人相处一年多,直到一年后,小萝莉不辞而别,只短暂的留下一封信,言明是自己的家人来接她了,笔迹匆匆,还有几滴墨汁溅落在桌角,显然是匆忙下写的。

    想到当年的小萝莉有可能就是面前的羽皇之女,公仪林颤抖,颤抖,还是颤抖……却不是因为多年后的重逢。

    忆当年,当年还不到他腰高的小萝莉总喜欢仰着脖子甜甜地唤他‘恩公’,公仪林也不知为何生起恶趣味,每次小萝莉开口都要板着脸纠正一遍,“不许叫恩公,知道我大你多少么,要有礼貌,乖,叫……”

    “爷爷!”记忆与现实重合,昔年的小萝莉已经出落的沉鱼落雁,此刻却是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决堤,多年冰封的心就此解冻,冲过去,如乳燕投林,奔入公仪林的怀里,留着泪唤道:“爷爷,我终于找到你了!”

    公仪林:……

    这一日,注定是要载入修真界史册的一日。

    第一条:有人在落花楼内杀人。

    第二条:羽皇之女惊现落花楼。

    第三条:在落花楼杀人的是羽皇之女的爷爷。

    短短几个时辰,消息像潮水一般迅速席卷修真界,最终演变成:羽皇他爹在落花楼杀人了!

    而远在千里外的妖界,也收到了这一条消息。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