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仙之乡村笔仙 > 第63章 碧海丹心

第63章 碧海丹心

推荐阅读:重生之特工女仙重生女修真记一念永恒少年医仙九仙图斗战狂潮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桥下有人放河灯,双十合十虔诚许愿,桥上三人并行,气氛微妙。

    “那个……弟弟?”蔚知语气尤带迟疑。

    公仪林点头,“难道看不出来?”

    蔚知严肃道:“长相差距很大。”

    公仪林笑道:“大约是出生方式不同,我胎生,他蛋生。”

    蔚知:……

    “开玩笑的。”公仪林摊摊手,玩味道:“千万不要当真。”

    蔚知当然不可能当真,他的理智告诉他眼前的人绝对不可能是清河掌教的弟弟,且不说性格长相等方面的迥异,清河还未成为掌教前,在天苑度过了悠长的岁月,其间很少离山,更没有听说他还有一个弟弟。

    “你是谁?”蔚知直接问道。

    公仪林给清河使了个眼色,示意他配合自己,后者接受到信号,却并没有继续顺着他的意思,只道:“你骗不过他的。”

    蔚知:果然是在骗他。

    公仪林遗憾地叹了口气,“难得碰到件有意思的事,这么快拆穿实在失了很多乐趣。”

    “你的乐趣绝不止于此。”清河意有所指。

    公仪林诚恳道:“虽然我最近是做了些出格的事情,但你要相信本质上我是个好人。”

    这熟悉的语调,这自吹自擂的神态,蔚知的脑海中刹那间浮现出一个人名,“公……”

    公仪林但笑不语,却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我还当你早就离开了这里。”蔚知皱眉,低声道:“你可知道,现在有多少人想找到你。”

    公仪林,“为了一睹我的容颜,这些人也是够拼的。”

    蔚知扶额,有一种鸡同鸭讲的感觉。

    公仪林笑嘻嘻的,完全看不出有被人追杀的烦恼,推着清河和蔚知往前走,“他乡遇故知,怎么说你们也要请我喝一杯。”

    “如此贪杯,不如明日送你去落花楼小酌一番。”清河转过身,视线掠过公仪林,停在远处一座辉煌的建筑上,落花楼关门很早,这个时间连一盏灯笼都没亮,而一些小摊,夜坊才刚刚开,黑暗和光明交织在一起,给人以很强的视觉冲击。

    “酒能误事,还是算了好,”公仪林讪笑几声,“况且我们也算不上什么他乡遇故知,几天前才见过面。”

    还不小心和某只鸟在夕阳下奔跑了一圈。

    虽然没有谈论去哪里,但三人都默契地朝人少的地方走去,由繁华渐入偏僻的巷道,这里离公仪林买下宅院的位置不远。

    他指着那被树木环绕的地方,“这段日子,我都住在那里。”

    “要不要去看看?”清河装似不经意地开口。

    已经看不见高挂的白幡,公仪林摇头,“恐怕那里早就布下天罗地网,而师兄也早在几个时辰前就带着宅院里的一切人和物撤离,再去已无意义。”

    “师兄?”

    “是我的九师兄,”公仪林略一沉吟道:“他什么都好,就是不会笑,你我同行,总会有碰上他的时候。”他的手指轻轻碰触了储物袋,“可惜我的地契,从今往后估计只是一张白纸。”

    “人在就好。”清河淡淡道。

    公仪林颔首,“的确,人在什么都可以重建,总有一天,我要让斧头帮的名字响彻修真界的每一个角落,让任何画师都以加入它为荣。”

    一句话豪情万丈,而说话的人,青衫随着夜风衣袂飘飘,自信而又强大。

    大约是他的态度太过笃定,一旁的蔚知和清河都没有开口嘲笑斧头帮这个名字。

    “要走么?”清河余光瞥见他的侧脸,声音低沉又有磁性。

    “再等等,”公仪林看着不远处半空中孤零零立起的旗杆,“不知九师兄有没有将我的白幡妥善保管。”

    风中静立良久,一阵火光划破天际,远处传来响动和谩骂,那些围在宅院门口原本想守株待兔的人,发现人走楼空,将一腔怒火尽数发泄在那片地皮上,掘地三尺也想找出来什么,一无所获后便是烈焰夹杂着愤怒,整座宅院由内到外被大火燃烧。

    宅院里多数都是树木,一点就燃,上千林木伴随着宅院一起渐渐化为枯木。

    最后燃起的是公仪林的那根旗杆,上面空无一物,公仪林的瞳孔里却好像印出写着‘斧头帮’名字的白幡,被火焚烧殆尽。

    大火冉冉,蔚知不由看向公仪林,不知是不是易容的缘故,从公仪林的脸上他看不出任何情绪,但他想,住了这么久的地方,难免应该有些感情,便安慰道:“等回到天苑,你可以将自己的住处重新规整,同样是绿树环绕,比这里只好不差。”

    瞳孔似乎浓缩成一个红色的小点,半片天空被火光晕染,公仪林勾起嘴角,“你是在担心我?”

    蔚知想了想道:“是有点。”

    公仪林偏过头看着清河,笑意神秘莫测:“你呢,也担心我么?”

    清河目光定格在他脸上,同公仪林的眼神交汇,他清楚地看见那双眼睛中的狂妄,无所畏惧。

    “现在没有。”

    听见‘现在’两个字,公仪林眼睛一弯,张开双臂,伸了个懒腰,率先转过身,“该走了,出发去长门!”

    身后,火光冲天,公仪林抬眼望着寥寥星辰,长门,纳兰家,李家,龙绍,听上去不可能有交集的平行线都会在那里交汇。

    “不再等上几日?”清河不相信公仪林会放过这么好为非作歹的机会,现在离开。

    “原本按照我师兄的意思,虽不同路,但是要和我同时出发。”公仪林看了眼清河,旋即道:“但我却准备先行一步,赴往长门。”

    “你要找炼器师铸器?”除了这个,清河想不到公仪林还有什么理由。

    “炼器的事不急于一时,”公仪林笑道:“我更感兴趣的是,我们的赌约。”

    随行的蔚知虽没有开口,内心却是一阵波动,一路上他似乎都和掌教在一起,这两人是何时立下的赌约?

    “届时输了,有些人可不要不认账。”听到公仪林还记得赌约的事情,清河的心情蓦地好了几分。

    公仪林快走几步,到他的前方,回过身,朗笑道:“我这人虽然有时好高骛远,不择手段了些,但有一点,就连师父都赞誉有加。”

    “哦?”清河挑眉。

    公仪林指了指自己的唇瓣,缓缓道出四个字:“愿赌服输。”他望着清河,“你呢,输了认账不?”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清冷的声音顺着夜风飘来,格外悦耳。

    公仪林笑得更加畅快,四指握紧,大拇指对着自己,“小人一言,愿赌服输。”

    夜色下,三人各自踏上飞行宝器,清河本体就是鲲鹏,自然用不上飞行宝器,但他一直对自己的身份保密,自然不可能当着蔚知的面破空而行,便和公仪林共乘一剑,飞往长门。

    ……

    四海八荒,千万侠士,携天灵地宝,汇聚长门。

    群英荟萃,有人展露峥嵘,有的身陨道消,有人曾说修真界最危险也最安全的地方,便是长门,它由十大炼器师家族共同主持秩序,没人敢在此造次,但在此之下,只要不打扰到炼器师炼器,杀人夺宝,争锋相对乃是常事。

    雄伟的石碑立在这片地界,‘长门’二字乃是用异火焚出,每一笔都蕴含着炼器奥义,从前不时会有炼器师坐在石碑下参悟,经常聚集上千人,后来有明令禁止,任何人不得在石碑下多做停留。

    蔚知看着身边陌生的容颜,有些轻微的不适应,“已经到长门,无需这般隐藏。”

    公仪林,“傀儡门我倒是无惧,羽皇那里确是有些麻烦。”

    想到那一声‘爷爷’,起初还以为是道听途说,后来证实确有其事后,蔚知冷漠的表情都不由出现一丝裂痕,“亏你能想得出来,蒙骗一个妖族。”

    公仪林有些尴尬道:“好汉不提当年勇。”

    清河在一侧冷冷道:“当年债,今朝还。”

    公仪林露出一丝献媚的笑容,凑近清河,“这不是找到靠山了么。”

    明知是花言巧语,清河心中却不由一动,面上却冷哼一声。

    公仪林见好就收,打量起长门外的石碑,石碑左侧是一棵参天古杨树,树冠巨大无比。

    “那是个大雨纷飞的夜晚,我却好像看见了柳絮纷飞。”

    蛊王还跟他在天苑时,曾这样说过。

    公仪林不自觉往斜侧面走了两步,抬头看着高不见顶的老杨树,枝繁叶茂,古朴沧桑。

    “这里不宜久留。”蔚知开口提醒。

    对于长门的规矩,公仪林还是知道一些的,他微微点头,视线重归石碑后的长门内,“我们进去。”

    ……

    不到长门,很难想象长门的繁荣。

    修真界讲究清修,天苑更是清修的典型,公仪林去后的一番胡闹才勉强添了丝人气,进入长门,就好像走进另一个世界。

    一路走来,但是卖法器的店铺就遇见不下百家,公仪林看得眼花缭乱。

    “这里兜售较为平常的法器,虽然质量上乘,不是外面所能比的,但充其量只能算是常见,想要得到一件真正的高阶法器,必须请名家炼器师亲自锻造。”

    见公仪林似乎想逛上几家店,蔚知提醒道。

    看着随处可见的修士,炼器师,商贩,公仪林遗憾地摇头,“要是再市井还能碰碰运气,兴许能淘上一两件宝贝,可惜出现在这里的人我敢肯定没有不识货的。”

    清河看了眼他,道:“比方说你,不但识货,还眼高于顶。”

    “要用,自然要用最好的。”公仪林直言道:“等到手头的事办完,我看能不能请到位大家帮我重新锻造一件飞行法器。”

    “你那一柄飞剑本就不是凡物。”一旁蔚知开口。

    “相貌上不过关,”公仪林打了个响指,“我要打造一件特立独行,万中无一的样式。”

    蔚知沉默。

    公仪林,“不给提提意见?”

    蔚知想了想开口:“光是听都不敢想。”

    “……”公仪林偏头看清河,后者回以一个‘你开心就好’的眼神。

    “天才的想法岂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够领会的,”公仪林状似伤痛的摆摆手,尔后对蔚知道:“有什么好的炼器师给推荐一下。”

    几人边走边看,蔚知回想了下,道:“花云的飞行宝器便是出自长门一位炼器师之手。”

    想到那朵漂亮的青莲,飞在半空别提多拉风,公仪林眼睛一下直了,“不知是哪位炼器师?”

    “是长门李家的一位炼器师。”蔚知又道:“不过我听说他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意外身故。”

    “李长安?”公仪林脱口而出。

    蔚知颔首。

    目光望向清河,公仪林道,“莫非你也知道?”

    要是清河知道什么内情,对于他的赌约可是大为不利。

    清河看着他紧张兮兮的表情,嘴角小幅度地勾了下,“嗯?”

    “嗯?”公仪林咽了下口水,“这是几个意思?”

    究竟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清河没有正面回答他,开始认真观望起两边小摊上的一些物件,公仪林‘唰’地一下窜到他身边,压低声音,装作恶声恶气道:“快说!”

    一想到输了可能会男扮女装拉二胡唱小曲儿,公仪林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追着清河问个不停,如果对方真的了解一些内|幕,他就得另想对策。

    清河似乎打定了主意,闭口不言,他本就是一个缄默的人,不想开口的时候几个月可以不说一个字。

    见公仪林穷追不舍,一直默默围观的蔚知倒真的生起了几分好奇心,想知道他究竟打了什么赌,赌注又是什么。

    不管头转向那个方向,抬眼就能看见一张放大的面庞清晰的映照在瞳孔中。

    清河退后一步,远离公仪林的骚扰,终于开口道:“别像个跳蚤一样,上蹿下跳。”

    险些爆了句粗口,“你就不能用点好的比喻形容,上次说我像条狗,这次又是跳蚤,”公仪林瞪了他一眼,“就不能猫啊,刺猬的来形容!”

    清河皱起好看的眉峰,“有区别?”

    公仪林,“同样是身强力壮的一个人,你觉得我是叫他壮士好还是套马的汉子比较好?”

    “壮士。”清河和蔚知异口同声道。

    公仪林啧啧道:“没救了。”说完,语调拐了个弯,看着清河轻声道:“就问一句,对于李长安,你知不知情?”

    清河不语,不知何时,他多出一个爱好,看眼前这个人使出浑身解数又无能为力时的样子,真的就像是乱挠爪子的猫,还有些讨人喜欢。

    正当公仪林口干舌燥时,身边走过一位打扮花枝招展的姑娘,脂粉味格外浓,再看看清河冷峻的侧脸,公仪林眼中精光一闪,拽着清河的袖子,柔声道:“我的好哥哥哟,你就说说呗!”

    脚下一个趔趄,活了几百年,清河险些被自己绊倒。

    他还算是幸运的,蔚知直接受到了惊吓,路都不会走了。

    这一声‘哥哥’,短短两个字拐了好几个音,尤其是尾音拖得格外长,还夹着一股子媚气,怕是青楼里的头牌花魁都没有这等本事。

    如果这诱人的声音是从一个男人嘴里发出的呢?

    公仪林仰着头看他,眼神特别清澈无辜,张大嘴,似乎又要开口。

    “我不认识。”赶在他吐出第一个字前,清河完全收起逗弄他的心思,直接了当道。

    胳膊肘被轻轻碰了碰,清河侧过脸,就见公仪林靠近他,盯着谋个部位,在他耳边不怀好意道:“老实说,听我喊那一声,你刚是不是有点反应。”

    “反应?”清河语气严肃道:“你是指恶心,头晕,想吐?”

    公仪林:……

    两人交战,没有占到上风,索性放弃无畏的唇枪舌战争斗,将话题归位,公仪林:“这么说,你也不了解李长安此人。”

    清河微微点头道:“有一年花云硬拉着蔚知陪他去长门一趟,这我是知道的,至于后续,就是他们自己的事。”

    闻言公仪林只得重新向当事人求问,“跟我说说呗,李长安这个人。”

    生怕公仪林也叫他一声哥哥,同样不喜说话,但蔚知几乎立马开口回答,“只见过几次面,印象不深。”

    公仪林但笑不语。

    “我知道了,”蔚知叹了口气,“我从头跟你说起。”

    公仪林拍拍他的肩膀,“那就多谢你了。”

    蔚知默默后退一步,“那是很多年以前,花云和人斗法不敌,逃走时飞行法器受到攻击……”

    “斗法失败?”公仪林眼睛亮晶晶的,没想到花云还有这么一段过往。

    蔚知看他一眼,公仪林做出投降的姿势,“我不问,你说。”

    “事后虽然反败为胜……”

    “反败为胜,该不会是你出手帮的他?”都被打得落荒而逃哪还有本事扭转战局。

    回答他的却是清河,“当日花云一路被追着打回天苑,恰好碰见蔚知,蔚知一怒之下一巴掌直接将那人拍死在对面山头。”

    公仪林,“……有魄力,够胆识。”他偏头看蔚知,“你继续说,这次我保证不插话。”

    一巴掌将人拍死,这样的汉子他还是不去招惹的好。

    蔚知尽量缩短故事内容,防止再被打断,“虽然逃过一劫,但飞行法器却是彻底损毁,花云费了整整一年的功夫,搜集到材料,缠着我陪他去长门打造一件新的飞行法器,而且他下定决心,至少要打造一件中品宝器。长门炼器师不少,殿堂级的人物却是屈指可数,这样的人,没有特别珍贵的材料,几乎不可能请到。”

    公仪林理解地点点头,花云收集的材料肯定不差,但在炼器宗师的眼中也算不上什么。

    “这种情况下,寻找一位经验丰富,口碑好的炼器师就成为上乘之选,在以前一位朋友推荐下,我们找到了李长安,虽然年轻,但身怀异火,而且他打造的法器都是有口皆碑。”

    公仪林不由问道:“李长安,是个什么样的人?”

    “想必你已经见过一位李家人。”

    公仪林一怔,失笑道:“你们的情报网,未免也太大了。”

    蔚知:“你和李望结识于落花楼,本就不是多么保密的事情。”他看着公仪林,几乎抛出了和刚才一样的问题:“李望,是个什么样的人?”

    “骨子里有一种孤傲,性格中却又有几分怯懦。”很快给出评价。

    蔚知点头,“李长安也是如此,只不过比起李望,他性子更加缓和,温柔,与世无争,之后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李长安帮花云炼了一件中品宝器,我们结清费用后没有多做停留,回到天苑,至于李长安的死讯,我也是两年前听人无意谈起。”

    公仪林微微沉默,龙绍后来心仪之人,十有八|九便是李长安,他的眼中闪过几分明悟,又替蛊王有些不平,从小浸染在魔族厮杀争斗的环境中,难免被光明温柔的人所吸引。

    见他低头不知又在琢磨什么,蔚知没有打扰,等到三人走了好一阵,才开口:“我们要去调查上次长老的事情,你呢?”

    公仪林回过来,笑着摇头,“我还有些别的事情,看来要分头行事。”

    蔚知没有勉强,他们有自己的情报网,去哪里早都有目的地,下一个路口便朝两个不同的方向走去,临走前,公仪林用唇语对清河道:“愿赌服输。”

    不知是在提醒自己还是对方。

    清河回以四个字:但愿如此。

    如此一来,各走各路。不知过了多久,公仪林像是惊醒,突然回头,差点忘记,他储物袋里只剩寥寥几百灵石,在长门附近的地方都活不下去,更何况现在是长门最繁华的一条街道。

    来俩往往形形□□的人中哪里还有清河和蔚知的身影,公仪林忍不住甩甩头,回忆刚才自己究竟在做什么,明明一开始,就想跟着一张短期饭票,竟然最后关头说要和他们分头行事。

    简直难以想象这样的蠢话是从他嘴里说出。

    事已至此,多苛责自身无益,想办法才最要紧,一时间,脑海中浮现出无数想法,最终公仪林还是决定干回自己的老本行。

    不到半个时辰,在汇聚无数兜售法器商铺的一条街上,多了一桌,一椅,还有一个青衫算命先生。

    一个另类总是能吸引人的目光,虽然过了一段时间,没有人光顾,但还是有人驻足看上两眼,有人不放在心上,有人一笑而过。

    在修真界,讲算命很少有人信,除非是神梦谷,在卜算一道上有绝对的权威,有几个纨绔子弟路过时还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对于这些,公仪林通通不在意,直到终于有一人坐下。

    一个挂着玩味笑容的青年,典型凑热闹的。

    “喂,算命的,你怎么不替自己算上两卦?”

    公仪林敲敲桌子。

    青年皱眉,“问你问题,你敲桌子干什么?”

    食指又在桌子上轻咳两下,青年正要发作,忽听一道声音由远及近传来,“他是叫你付账,”随着声音越来越近,走来的是一个火红色长发的男子,异族长相,看上去俊朗年轻,眼角却有几丝淡淡的纹路,他眼中的沧桑和睿智却最是不能被掩盖,“没有人告诉过你,问算命的问题是要收费的么?”

    “你……”年轻男子刚要发作,便感觉一阵气流在胸前一晃而过,再抬头已经距离算命摊十米开外,而那位火红色长发的男子已经坐在他原先的位置上,年轻男子顿时目光惊悚地望着那名男子,咽了下口水,快速离开。

    上百枚通体透亮的灵石放在桌面上,火红色长发的男子很有礼貌,修为高深,却没有半分盛气凌人的模样。公仪林却是能看出,这必定是一个长期身处高位的人,他神情平淡,收起桌上的灵石:“看来来了位大客户,您要问什么?”

    “测字。”火红色长发的男子轻声道。

    公仪林摊开一张白纸放在火红色长发男子的面前。

    只见后者提笔挥墨,纸面上的字苍劲有力,而字本身更是触目惊心——那是个一笔一画毫不拖泥带水的‘爹’字。

    “就测这个。”

    公仪林放在桌下的左手手指一颤,火红色的头发,还有这一个‘爹’字,他好像隐隐猜出了什么。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