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仙之乡村笔仙 > 第64章 碧海丹心

第64章 碧海丹心

推荐阅读:重生之特工女仙重生女修真记一念永恒少年医仙九仙图斗战狂潮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久久盯着纸张上的字,公仪林没有言语。

    “正面看着测得才准些。”火红色长发的男子很体贴地将纸转了过去,好让他看得更清楚明白,“如何?”

    漂亮地手指轻轻将薄纸推到一边,公仪林点头,“好,很好,非常好。”

    “你是指我的命?”火红色长发的男子道。

    “字如其人,”公仪林丝毫不见慌乱,语气沉稳道:“不过‘爹’由‘父’和‘多’字组成,本身带有多子多福的寓意,我观贵客的写法,两字间隔较大,而‘多’字的下半部分落笔着墨更重一些。”

    火红色长发男子轻轻‘哦’了声,“愿闻其详。”

    “双‘夕’为多,可叹两‘夕’中间一点却都写出,你命中注定子女运较弱,就算有孩子,也是很晚的事情。”

    全修真界都知道羽皇只有独女,视若掌上明珠,以上公仪林说的纯属是废话。

    这点,公仪林清楚,火红色长发的男子更清楚,他却没有立刻捅破这层窗户纸,“说的有理,但别忘了,拆解字的的结构只是最低级层次的玩法。”

    ‘玩法’两个字从火红色长发男子嘴里说出,带着说不出的意味深长。“就像人|皮面具,制作的再精美,也瞒不过法力高强人的法眼。”

    闻言公仪林笑开了,连带着易容后与平凡的外表不相称的眼中兴起涟漪,格外勾人,“你不信命,多说无益。”

    “信不信无所谓,关键在于你能不能算对,”火红色长发男子目光扫了一眼纸上的字,“单纯拆解个结构太过儿戏。”

    “算不算对我不清楚,”公仪林手直指苍天,“算卦不算尽,问心不问天。”

    火红色长发男子淡淡道:“也就是说,你这摊子是骗人敛财用的,如此说来,我是不是该为民除害,像拆字一样拆了这摊子?”

    公仪林身形未动,没有看出一丝惊慌,静候下文。

    火红色长发男子似乎觉得很有意思,多说了一句,“路是人走出的,你修为高深别人想取你性命也毫无办法,所谓算卦,都是小道。”

    公仪林对此并未多做解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特别是强大的人,他们只信仰自己,他在乎的是另一件事。

    “卦象准不准另说,钱已经收下,概不退还。”

    火红色长发男子并不在意道:“给了你的,就是你的,我从来不喜欢将送出去的东西拿回来,”说完站起身,“今日就先告辞。”

    公仪林坐在摊子旁,没有起身相送,不知在想些什么,眼神幽深,“我还当贵客你要拆了这摊子再回。”

    “无妨,来日方长,”火红色长发男子看了一眼公仪林,意味不明地抛出了一句,“这长门的水可是深得很,总有再见面的机会。”

    望着越走越远的身影,公仪林将灵石丢到储物袋中,闭目良久后道:“凝青,你千里迢迢而来究竟想告诉我什么?”

    如果现在回头去找凝青,想必她会将知道的一切全盘托出,可惜羽皇的女儿也好,羽皇也罢,他并不想与其中任何一人扯上关系。

    “路是自己走出来的。”公仪林慢慢收拾摊子,“至少这句话他没说错。”

    ……

    和公仪林只差几个时辰,长门外,一行三人,站在巍峨的石碑下。

    黑袍,紫衣,绿衫。

    公仪林要是在此也许会有些惊讶,穿黑袍之人正是他的九师兄,至于其他二人,则是紫晶龙王和蛊王,华服男子依旧逗留落花楼周围,传来第一手消息,没有人知道他和公仪林的关系,目前华服男子处境无需担忧,至于越浪,因为每日抱着李星宗的大腿叫嚷着让他打自己脸,不堪其扰下,李星宗直接打晕装在麻袋里,背在背上赶路。

    “主人竟然没有迷路,完了,这世道一定完了。”蛊王像是遇到什么极其惊恐的事情,漂亮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个劲摇头,“我不能接受,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李星宗面瘫脸微微一抽搐,考虑到自己不认路还喜欢随便走,特意提前好几日出发,没想打今次格外顺利,一条大路直接通往目的地。

    对于长门外的石碑,他只看了一眼便扛着麻袋埋头往前走,没有管身后二者,他已经将人护送到天苑,以紫晶龙王的实力,世间会有几个不怕死的主动去挑衅,那两个愿意跟就跟,不愿意就滚蛋,李星宗的耐心已经完全被麻袋里的人耗尽了。

    紫晶龙王自然没有跟着他的脚步,蛊王还站在石碑下,眼里露出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惆怅。

    细腻白皙的手指拂过石碑表面,他的声音近乎哽咽,“长,长门……”

    那一瞬间,一个漆黑持剑而立的身影陡然出现在脑海里。

    脑中一阵剧烈疼痛,蛊王身形一晃,倒在一个温暖开阔的怀里。

    太过的回忆交织,什么都不清楚,偏偏知道有一段过往,有一个看不清的身影,哪怕想不起都有钻心的疼痛,所有的源头,都在于脑海中模糊的身影。

    “方碧。”

    蛊王的身形一颤。

    “方碧。”从头顶传来的声音轻声又温柔,他抬头,近乎失神,“你叫我什么?”

    紫晶龙王扶住他,“之前告诉你从前的名字叫方碧,记得当时还因为有个名字感到欢喜。”

    “是么?”蛊王没有移开目光,他没有办法看透,唤他名字的是位高权重的龙王,明明表现出在意他,但又帮助他想到从前的记忆,以前发生过什么,他不知道,但他可以用命确定,他忘记了一个人,一个很重要想起来会很心痛的人。

    念及此他不着痕迹地挣脱紫晶龙王的搀扶,自己站稳身子,“你希望想起来那些过往?”

    紫晶龙王神情很平淡,“顺其自然,无需多扰。”

    他说的如此笃定,“我和那个人不同。”

    的确不同,和那位曾被方碧放在心上的男子相比,他一开始,爱上的就是面前人的灵魂。

    蛊王却是笑着摇摇头,情爱这个话题他不愿多谈,“其实比起这矗立的石碑,我更喜欢旁边那棵杨树。”

    高贵,旺盛,又古老。

    “你有没有办法布下一个结界,让外面的人看不清结界里的人再做什么?”

    紫晶龙王颔首,挥手就是一个近乎透明的结界。

    “转过身去。”结界刚布好,蛊王便开口道。

    “恩?”自负博学的紫晶龙王因为他连续两个要求有些懵。

    “转过身去,”蛊王不耐烦地催促道。

    “哦。”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紫晶龙王刚想转过身,就听到一道暗含威胁的声音,“敢转过身,就给你下蛊,折磨死你。”

    此言一出,紫晶龙王更加好奇身后的人在做什么。

    在他的背后,蛊王快速将身上的衣衫褪去,兴奋地朝着大树的方向奔去,奔跑的过程中,修长的四肢都在一阵白雾中渐渐消失不见,白雾消失,原本美丽的男子已经不见,地上多了一只胖嘟嘟的虫子,蜷着身子,一缩一缩地往杨树上爬。

    “没错,就是这种感觉,”享受树皮摩擦肌肤的快感,胖虫子苏爽地眼睛眯成一条缝,嘴里吐出一条细长的银色长线,挂在树上。

    紫晶龙王独自站在原地,很长一段时间过去,也没有在听见身后传来任何声响,不禁有些担心,等到他终于转过身去,看到散落一地的衣衫,先是一愣,抬头,不远处的杨树上,挂着一条酣然大睡的肥虫子,透明晶莹,和碧绿的落叶交织在一起,就像是镶嵌在翡翠上的白玉。

    他抬步朝杨树走去,路过那一地衣衫时,忍不住停下脚步驻足一秒,苦笑一声:“看看本座都错过了什么。”

    原来大好春光在身后。

    想到那些悉悉索索就是衣服落地的声音,紫晶龙王心中起了一阵邪火,又强压下去。

    他走到古杨树下,掀起衣衫坐下,背靠在树的躯干上,头顶上方是一条白嫩嫩的蛊王,静静看了良久,两个字轻唤出口:

    “阿碧。”

    好听优雅的嗓音,挂在树上的蛊王没有听见,继续织它的白日梦。

    ……

    公仪林不知道与自己有交集的几者已经齐聚长门,他自己一穷二白地站在长门繁华的商业街上,努力寻找发家致富的道路。

    按理说,羽皇支付的一大笔灵石已经足够他在长门活下去,但那些灵石上都沾有妖气,短时间内不可能散去,一旦出手,必定会引来不必要的窥探。

    独自走到街角,望着川流不息的人群,公仪林轻呼一口气,“正所谓天王盖地虎,究竟是劫富济贫,劫富济贫还是劫富济贫呢?”

    ‘贫’当然指的是他自己。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