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仙之乡村笔仙 > 第65章 碧海丹心

第65章 碧海丹心

推荐阅读:重生之特工女仙重生女修真记一念永恒少年医仙九仙图斗战狂潮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是劫富济贫,有必要整理一下储物袋,腾出更多的空间,方才被收进去的算命摊也被卷起来,丢弃在巷道。

    羽皇的到来给他提了一个警醒,九师兄的人|皮面具虽然堪称完美,但也不可避免的有短板,妖族的瞳孔天生和修士不同,有的甚至能连通阴阳,看见鬼魂,低等的小妖倒好说,要是遇上妖王,可有些不妙;另一件让公仪林上心的则是纳兰家,纳兰家以画入道,旁人由面识人,纳兰家的一些高人指不定能做到看骨识人。

    想到这一点,公仪林便放下借助华服男子混入纳兰家的念头。

    初来乍到,需要一个落脚之地:不显眼,有一定底蕴,最好还能清净些。

    公仪林眼珠一转,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名,瞬间有了决定。

    ……

    两座红色石狮一左一右立在厚重的大门两侧,它们没有眼珠,身上却透露着一股威严的气势。

    门童用警惕地眼神看着这位陌生来客,“不知阁下来此所为何事?”

    公仪林抱拳道:“劳烦帮我引见李望李公子。”

    门童眼中的警惕加深,“我先进去通报,劳烦您稍等。”

    还未走开,门童便感觉身子被困在原地,无论如何也挪不开脚。

    “不用去找帮手,我没有恶意,只是找你们公子叙叙旧。”待他说完,门童诡异地发现自己有能动了,眼中多了一丝深深的忌惮,这些年,李家随着这一辈最有天赋的小辈李长安的离世,也逐渐衰落,从前都是门庭若市,每日都有数百人络绎不绝而来,只求一器,如今门前冷落不说,还经常受到纳兰家的打压,多了闹事的人,门童对公仪林的到来第一反应便是他是纳兰家派来之人。

    对方的修为不是他能够想的,门童一路快步疾行,步入院内通报此事。

    “青衫,相貌平凡,修为高深?”李望听到门童的汇报,皱起眉头。

    友人坐在他对面,“莫不又是纳兰家的人,这帮人太过可恶!”说着,茶盏重重在桌子上磕磕一下。

    “也不一定,倒是没见过哪次纳兰家的人这么讲理,还会耐着性子等门童通传?”

    “我陪你出去看看,要是纳兰家的人,这次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他们,欺人太甚!”

    李望没有发表看法,他的性子本就有些孤傲,几次想与纳兰家撕破脸,但李家一脉,不能毁在他手上,轻叹一口气,李望朝门口走去,当望见门前站着的是一位陌生容颜,有些发怔。

    是个年轻人,看上去还算有礼,不知为何来找他?

    “敢问这位兄台,可是找李某?”

    公仪林点头。

    “在下与兄台似乎素未谋面。”

    公仪林,“这可说不准。”

    李望神情凝固一秒,尔后侧过身对友人道:“我有些事,今日可能不能继续与你举杯共饮。”

    友人担忧道:“可是纳兰家派……”

    “不是。”李望斩钉截铁道:“是我一个许久不见的朋友,太久了以至于都有些疏于记忆。”

    友人虽然觉得事有古怪,但李望想来性子执拗,见劝不动,便低声道:“要是有麻烦,可立刻派人去府上找我。”

    李望点头:“不必担心,有朋自远方来罢了。”

    友人离开时路过公仪林身边,深深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回头看了李望一眼,显然还是有些不放心。

    门童见李望神情严肃,自觉退到远处,李望跨出门槛亲自相迎,低声道:“公仪兄。”

    公仪林笑道:“竟被认出来了。”

    李望:“公仪兄的易容术很高明,但我自幼对声音就很敏感,比起我早逝的弟弟,更偏爱音律,方才公仪兄开口,我才猜出。”

    他声音刻意压得很低,进去后大门便立刻关上。

    公仪林挑眉:“看来你是听说了我最近惹上的麻烦事儿。”

    “公仪兄胆识过人,”李望道:“每天到长门的人如此多,总有人会将事情传开。”

    言下之意,是提醒公仪林在长门还是隐藏身份行事的好。

    他顿了顿,还是问道:“那纳兰逸皇是真的……”

    “一剑枭首。”公仪林平静道:“你听到的都是真的。”

    饶是早有心理准备,李望还是不由倒抽一口冷气:“既然如此,你还敢跑到长门来!”

    要知道,长门虽然由十大炼器师共同主持秩序,但纳兰家的多位儿女同有名望的炼器师联姻,在长门的话语权可是不小,公仪林可好,宰了人家家族最有天赋的年青一代不说,还敢到纳兰家眼皮子底下瞎晃。

    公仪林自己找了个石凳坐下,欣赏起院内的风光,一笑霁月清风,“有何不可?”

    李望一怔,他一直以为自己孤傲,公仪林眉角含笑的样子却让他看到了什么叫做傲到了骨子里。

    “是啊,有何不可。”李望轻声重复了一句,带着数不清的惆怅,撩袍坐在公仪林对面。

    “李兄不必太过感慨,”似乎看出他在想什么,公仪林道:“毕竟你不是一个人,家族强大时能够给族人提供庇护,衰落时,就需要反靠族人隐忍蓄力。”

    被戳穿心事,李望苦笑道:“公仪兄看得当真透彻,纳兰家早就想吞并李家,需要的不过是个借口,毕竟李家在炼器一道也有一定的历史,如果单凭权势覆灭,恐怕会引起长门其他炼器师的反弹。”

    倒不是有多讲究道义,唇亡齿寒,今日灭的是李家,明日难保不是自己家族。

    公仪林意味深长道:“我观李兄在炼器一道上也并不是毫无建树,无需心灰意冷。”

    李望摇头:“有些事不是努力可以弥补的,我在炼器一道上没有很高的天赋,真正有天赋的是我弟弟长安,可惜……”

    人总喜欢对比的看事情,这一句可惜没来由的让公仪林想到自己师兄李星宗形容蛊王的话:“昔年公子碧,一曲惊长门,可惜……”

    这二人,同样是惊才绝艳,最后却沦为他人口中的‘可惜’。

    公仪林对李长安倒生出几分好奇,不知是怎样的妙人,能从方碧手上生生抢去龙绍,桌面下的花石无端被震裂出一条裂痕,落下粉末坠在鞋面上,内心暗道:这李长安死得早不知是幸还是不幸,他这人虽然为非作歹了些,但向来护短,如果真见到那人,想必也不会让他过得有多舒坦。

    “公仪兄,公仪兄……”

    公仪林抬眸,“对不住,方才想些事情,走神了。”

    李望终于展露了今天第一个笑容:“原来公仪兄也有走神的情况,”他打趣道:“我还当公仪兄任何时候都是堪比骄阳,万丈霞光。”

    公仪林,“只是方才李兄的一句话让我多想了些。”

    “哦?”

    “我来长门后,曾有两个人在我面前用‘可惜’形容过别人,李兄是其中之一,今日我也觉得有些可惜。”

    “可惜什么?”

    公仪林笑道:“可惜你我。”

    李望呆住。

    公仪林俯身大笑。

    李望脸上出现一丝羞怒:“这种玩笑下次万万开不得。”

    公仪林笑着点头,谁又能知道他真是深觉可惜,失去一个朋友,李望的性格若是能成为挚友,必定能引为无话不谈的知己,可惜两人的性格,价值观太过悬殊,所以只能够……敬而远之。

    他不由想到清河,同样是两个世界,但他对清河却没有生出过这样的考虑,大约是因为清河的对是非的认知包含着妖族独有的强者为尊,骨子里少了些怜悯,多了分冷漠,虽如此,却让他心怀安慰,他本也不是什么滥好人。

    “公仪兄接下来可有什么打算?”李望将话题引向另一边,他的脸皮本身就极薄,经过公仪林刚才一句玩笑话,现在耳朵根还有些红。

    如玉的手指在桌子边缘微微摩擦了一下,李望看着这一幕,心中无端有些发痒,赶忙别开视线。

    “我还要筹划一番,不过恐怕要在李兄的宝地打扰上几天。”

    李望正色道:“公仪兄想住上多少日都可以,纳兰家怕是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到公仪兄现在在我这里。”

    这句话说得含着些快意,平日里纳兰家没少打压李家,这次痛失族内一位天骄,对于李家而言不可谓是一件大好事。

    “不过公仪兄还是万事小心,切莫暴露了行踪。”

    修长白净的手指虚空展开一握,“我做人的原则向来都是……”微微一个停顿,公仪林的双眼眯成一条缝:

    “不服就干,悠着点就行。”

    李望瞠目结舌。

    ……

    夜晚的李家,是平静的。

    床榻上的被褥柔软绣着金龙纹路,金龙草香自香炉里慢慢散开,一室馥郁。

    公仪林却没有一丝睡意,静静坐在窗前,望着一轮弯月,沉静深思,忽然,原本沉稳的目光一变,骤然如同利箭一样射向中央的地板上,手中一团青色光芒,就要出朝着那发出微微响动的地方袭去。

    “别动手,自己人!”千钧一发的时刻,一声闷哼从地底传来,紧接着,一个白乎乎的东西钻上来,先是一小截,尔后那一小截骤然变成一个美丽的头颅。

    公仪林:……

    蛊王:“糟糕,还没有完全出来就化形。”

    他刚刚化形,还不能完全控制好,身子还被卡在地底下难受的紧,蛊王挣扎几下,嘟囔道:“便宜主人,看什么看,还不赶快将我拔|出来!”

    公仪林一言不发,走过去,蹲下身,在那美丽的头颅上狠狠揉了揉。

    蛊王就差气得头顶冒青烟,“混账,快将我弄出去!”

    原本还在揉来揉去的一双魔爪骤然发力,将头往下按。

    “我错了,我错了,”蛊王吃痛。

    “混账也是你叫的,胆子不小么。”公仪林冷着一张脸,停下手上的动作。

    蛊王委屈道:“我费尽千辛万苦挖地道来找你,你竟然欺负人!”

    “你我之间有主仆神识,找我只需一个念头,其次,我记得在泥土地里钻来钻去是你最喜欢做的事情。”

    试了好几次,蛊王终于重新化身为虫子本体,从土里钻出来,待到一阵白色乳白光芒过去,一位风华绝代的美男子站在屋中,他的美色,公仪林的淡然,让一间普通的厢房顷刻间凝聚出一种奇特的气场。

    “嘶。”蛊王动了动脖子,手在黑亮的头发上随意顺了顺,大致理了下被公仪林破坏的发型,“就知道你嫉妒我的俊美帅气。”

    公仪林毫不客气道:“帅气这个词和你当真沾不上边。”

    蛊王也知道自己生得什么相貌,有些气结,在他的计划里,化身后一定是个身高八尺的汉子,这样才能和原主人一起征战天下,没想到化形后长得比女的还好看,就算披上战袍,也还是个娘们模样,哪里还有想象中的威风八面,一喝退千敌的豪迈。

    “长相还能改么?”

    公仪林静静看着他。

    蛊王,“大不了我让原主人赐我人|皮面具,以假面示人。”

    “恶煞獠牙,配上你这个不堪一握杨柳腰儿?”公仪林嫌弃道:“别污了人眼。”

    蛊王已经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纠缠一次,伤害一次。

    “偷着跑出来的?”公仪林打开衣柜门,丢了见干净的长袍示意他换上。

    像是终于找到倾诉发泄的出口,蛊王控诉道:“要是再和那头yin龙在一起,我迟早有一天晚节不保!”

    公仪林饶有兴趣道:“哦?紫晶龙王做了什么?”

    “你能想象到一睁开眼,头底下多了个人的感觉么!”

    公仪林:“一般不是身旁多了个人?”

    他有些不明白这个姿势。

    “呸!”蛊王愤愤道:“别胡思乱想,我是挂在树上睡的,赤身裸|体,都被偷看光了。”

    公仪林扶额深深叹了口气,“一只虫子,有什么好看的。”

    “总之,我同那头yin龙誓不两立,明明让他不许转过身,”越说越来气,蛊王索性不再谈论,“暂时只能来投靠你,等原主人来了,就是我金戈铁马,陪原主人征战天下的时刻!”

    他说的豪迈,像是已经看到了雄踞一方的画面。

    公仪林不禁抬手揉了揉他的脑袋,不同方才的粗暴,这次他很温柔,带着些晚辈对小辈的宠溺,蛊王有些不自然地别开脸,却没有躲开他的顺毛,“干什么?”

    “一直保持这个心态就好。”

    “初心不改,”蛊王认真道:“这是我的梦想。”

    公仪林但笑不语,移开目光,重新看向天边月光韶华,不知他日作为方碧的记忆复苏,是不是还能说出如此稚嫩之语?

    “说吧,接下来我们要去干谁,”完全不懂公仪林的思绪,蛊王一拍桌子,“早就看纳兰家的人不顺眼,是逐个击灭还是一锅端了他们的老巢?”长长的睫毛卷翘诱人,漂亮的眼睛却是干劲,蛊王歪了歪脑袋:“其实主人只要一卦就能算尽纳兰家的未来,从而干预他们发展的轨迹,何须躲躲藏藏,费如此大的功夫?”

    公仪林收回目光,“以卦测势,难登大雅之堂,总有失算时。”

    蛊王:“可你不就是干这行的。”

    公仪林笑道:“万事看淡,谋算天下,才是卦之奥义。”

    卦之道,在‘谋’不在‘算’。

    蛊王挥挥手:“听不懂,就直说要怎么做。”

    “有两个切入点是最好的选择,”公仪林道:“但我都不想选,为今之计,只能退而求其次。”

    “为何要退?”

    公仪林淡淡瞥了他一眼,并未多言。

    蛊王似乎明白过来什么:“和我有关?”

    他猜的不错,要真正踏入长门这摊浑水,调查李长安的死因或是想办法和龙绍发生交集是最明智的,能少走很多弯路,但他无意这么做。

    “先建立一股属于自己的势力,不需太大,能派上用场就行,”没有正面回应蛊王,公仪林只是说出自己接下来的计划。

    “故技重施再寻来一个越浪恐怕不易。”蛊王直言道。

    “三十六计,为何走那最不入流的故技重施,”公仪林嘴角勾了勾,“你可知三十六计最完美的是哪一计?”

    “苦肉计?”

    公仪林笑道:“残己身,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不值。”

    “金蝉脱壳?”

    “一味逃避,终不长远。”

    “那是什么?”

    公仪林指了指他。

    蛊王,“我?”

    公仪林又指了指自己。

    “你?”眉峰微拢,蛊王不解:“究竟何意?”

    公仪林站起身,在他耳边轻轻吐出三个字——

    “美人计。”

    ……

    美目流盼,回眸三分情,华衣加身,盛开的芙蓉花也及不上镜前任一分娇美,尤其是那眉间一抹愁,长颦减翠,瘦绿消红。

    ‘她’转过身,愁意更加浓烈,当真是我见犹怜,“这样当真可以,万一被拆穿了?”

    在美人对面的人,身形有些瘦削,年纪约四十岁,宽大的衣服罩在身上,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

    “放心好了,是个人都会流连一副美人皮囊,哪里会探究其下包裹着什么祸心。”

    这美若天仙的‘女子’正是蛊王乔装而成,此时,他给面上罩上一层轻纱,娇美的容颜似遮似掩,只能窥探出七分,其余三分全靠想象,犹抱琵琶半遮面,这种美最是勾魂。

    而那年近四十的中年人乃是公仪林,第二张人|皮面具派上用场。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你且看着,有多少英雄为你尽折腰。”

    蛊王认真道:“我还是更向往征战沙场。”

    公仪林笑道:“与其自己亲自出战,不觉得让别人为你浴血更加精彩?”

    蛊王仔细想了想,找不出辩驳的理由。

    “别忘了你答应我的。”

    公仪林颔首:“事成之后,我会解除主仆契约,让你实现宏愿,陪九师兄醉卧三千场,建立一个强大繁盛的王朝。”

    “记得就好。”这个便宜主人虽然做事无所不用其极,但却是格守诺言,只是不知为何,想到会解除契约,蛊王心中有一些小小的酸涩。

    “一定是魔怔了,”蛊王用力一甩脑袋,瀑布般的长发勾出一道完美的弧线。

    被虐久了,才会产生错觉。

    “美人计,美人计,”公仪林手中握着一柄折扇,捋了捋粘上的几根胡子,“美人已经有了,还差一个身份。”

    蛊王看着他把玩手上的扇子,没有出言打扰。

    那折扇开了又合,反复三次,“没落炼器师家族走出的父女如何?”

    蛊王,“那我们现在便去街上晃一圈,将消息散开?”

    公仪林摇头,“既然要来,就要来场声势浩大的开场,在街上只会遭到地痞流氓的调戏。”

    “那要如何?”

    公仪林望着他似笑非笑:“那要看你?”

    “看我?”

    “对,”折扇失宠,被暂时拴在腰间,“有两个开场可以挑,美艳的青楼花魁还是热闹的比武招亲?”

    蛊王怔住。

    公仪林给他灌*汤:“这也是招揽人才的一种方式,以后想要一统江山这都是不可少的套路。”

    蛊王,“其实我一直想问,为何你不也扮女装?”他瞧着公仪林易容后违和的伪善中年人脸,“姐妹花同时招亲要比父女落魄的戏码好上不少。”

    “咳咳,”公仪林别过头,“人上了年纪,耳朵有些不好使了,你方才说什么来着?”

    装,你就再装!

    蛊王狠狠瞪了他一眼,但那双丹凤眼除了勾人实在没有多大的威慑力。

    “也罢,我倒要看看你到时候怎么收场。”蛊王转过身,看着镜中的美人随着他的转身裙摆荡起涟漪,没来由地想到紫晶龙王,那头混账龙能就此善罢甘休才是见了鬼。

    “放心,我会让你先小小露面,然后广发英雄帖,比武场亲,美人下嫁这种事紫晶龙王不会上心,想必他现在正在满世界找你,怎会留意一个女人?”

    蛊王:“但愿如此。”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此事没有这么简单。

    ……

    长门最近疯传两件事,一是纳兰家最耀眼的天才纳兰逸皇被斩杀在落花楼内,一个‘内’字包含了很多,千年过去,竟然有人在落花楼内公然行凶,事后还全身而退,虽然传说是因为和羽皇之女扯上关系的原因,但公仪林的大名还是渐渐传开;其二,是男人比较关心的一件事,长门来了一位貌若天仙的女人,那真是,看一眼,都能要了人的命,简直是人间难有。

    这样的女子,却要公然比武招亲。

    刚开始,有人嗤之以鼻,以为是哪个小家碧玉想博得大人物的青睐弄出来的戏码,但随着谣言越传越猛,不少大人物也兴起好奇心,想要一睹芳容。

    阴雨天,长门外柳絮纷飞,长门内繁花似锦。

    一座高楼中,一抹倩影终于在万千期待下出现,她打扮的很庄重,也很盛大,烟衫绣着大片色彩浓烈的牡丹,头戴金钗,涂脂抹粉,一般女子若是如此,难免逃不出‘俗艳’二字,但她却能美得沉鱼落雁,落落大方。

    “嘶——”有人忍不住倒吸一口气,“世间竟有如此尤物!”

    锣鸣三声,开场曲奏响。

    坐在高楼下台子中央的中年人开口:“小女初到长门,想觅得佳婿,今日借宝地比武招亲,希望能促成一桩姻缘。”

    众人这才惊觉不远处还有一人,方才全被女子的美色所迷,没有意识到还有一人。

    听这意思,这女子该是他的女儿,有心人不免暗暗打量起公仪林,相貌平凡,但周遭有一股隐隐约约的气势围绕,看不透。

    这一看,让很多原本直接抱着抢人离开的武者熄灭了心思。

    其实蛊王说的姐妹花计划公仪林不是没有考虑过,毕竟两个美人同时招亲要更赚得人眼球,但细细想来,必须有一人得镇住场面,否则招亲很难进行下去。

    借此机会,公仪林也想看看,长门年轻一代的实力。

    一位家室不错自诩长相也不错的年轻男子率先走出,对着高楼施了一礼,“不知这位小姐如何称呼?”

    围观人嗤之以鼻,不先和美人的父亲打好关系,而是直接掠过长者问美人姓名,此举必然引起那位天仙般的女子反感。

    反感不反感没有结论,因为女子的面上没有展露分毫其他神色,只见她朱唇微启,声音细若蚊鸣,但场上的人还是听清楚了:

    “云如花,家父云天。”

    如花如花,当真是美人如花隔云端。

    美女出声,有人已经按捺不住,“不知这比武招亲有什么要求?”

    上钩了。

    公仪林微微一笑,刚欲开口,忽然听到一道声音从台下传来。

    “若是赢了,可否不娶这位小姐?”

    公仪林神情未变,心里却是暗骂这是哪个不长眼的来搅局。

    有这想法的不止他一个,不娶美人取什么,难道娶老丈?

    谁知下一秒,就听那道声音的主人再道:“娶你如何?”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