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仙之乡村笔仙 > 第67章 碧海丹心

第67章 碧海丹心

推荐阅读:重生之特工女仙一念永恒重生女修真记九仙图少年医仙斗战狂潮人皇纪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场好戏少了一个人,就很难唱起来,一波三折,一场比武场亲经过前两次波动,再浓的兴趣也变得有些意兴阑珊,后半场完全是靠蛊王的美色独立支撑。

    高楼上,蛊王偷偷摘了片嫩绿的树叶放在指腹摩擦,几次想送到唇边吹着玩,想了想,又忍住了,以他对公仪林的了解,对方比他还没耐心,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估计很快就会散场。

    事实证明他所料没错,公仪林的耐心早就被磨光了,唯一让他觉得有点意思的是在这个时候碰见清河,相逢不如偶遇,能巧合到这个地步也不容易。

    颇有些无奈的目光扫过众人:“好戏看完了,大家该散的也就散了。”

    一句话无疑犯了众怒,若非有前车之鉴,地上还躺了个半死不活的,早就上前去理论一番。

    “看淡些,”公仪林摊摊手:“至少今天我发现自己还是挺抢手的,可以发展个第二春试试,指不定十六年后还能有一个二女儿,届时如果比武招亲侠士可再来一试。”

    众人看看蛮不讲理的公仪林,再望着楼上虽然高挑,却看似弱不禁风的‘美人’,不由暗叹老天不长眼,这么漂亮的闺女怎样就投胎偷到他家了。

    “既然开始了,总归该有个终结。”就在公仪林要为一场无聊的闹剧划上终点,没有瞧见人影,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便先传了过来。

    公仪林看着站在边缘地带的清河,用目光表达自己的感慨,怎么砸场子的都聚在一起来。

    莫不是这还讲究成群结队?

    清河对此倒并不意外,以公仪林的为人处世,不想也知道必定是仇家遍天下,随便聚集三五个,再正常不过,甚至他敢肯定,如果摘下人|皮面具,这个数字绝对要成百倍增加。

    该装的样子还是要装,公仪林自认为他现在可是‘庄家’,几分气势还挺重要。

    “咳咳,”只听他清了清嗓子,威严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没有声音回应他,给他答案的是头上的天空,原本澄澈的蓝天白云忽然被一片紫色遮盖,没有了层层团团的云朵,明媚的日光被彻底遮蔽,天色瞬间沉寂下来。

    “龙!”

    人群中不知是谁率先叫了一声,众人定睛一看,果真有一头巨龙,以铺天盖地的气势而来,即便没有阳光照耀,紫色的身躯也是闪闪发亮,盘踞在半边天空,心中不禁纳闷今天是何等的‘黄道吉日’,比武招亲,争夺老丈,现在又出现一头巨龙,所有的事好像都赶巧了。

    “上来。”紫色巨龙口吐人言,声音要比刚才对公仪林说话温和许多,龙尾蜷缩在高楼边,像是迎接着人坐上去。

    面对看上去相当拉风的座驾,蛊王迟疑了下,尔后侧着身子坐上去,其实他更想用爬这个姿势,可惜为了维持女装形象,不得不得努力作出端庄优雅的德行。

    如果公仪林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会告诉他,别说大家闺秀,就是小家碧玉也不会直接从窗子里出来,坐上陌生龙骑。

    蛊王的身子刚刚坐稳,巨龙便不做停留,朝着来处飞走,随着龙躯的离去,整片天空逐渐还原成原本的模样,清澈又透亮。

    在众人还沉寂在恍惚的状态,没弄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作为今日的主人公之一,公仪林用手掩住唇部,打了个呵欠,“闺女也被抢走了,很好,我宣布,本次比武招亲圆满落幕,各位看官该退退,该喝喝,该走走,别像木头桩子一样立在原地。”

    “……对了,”他的视线在人群中搜集,“方才是谁说对结果不满意,刚好,现在云某人的女儿被当场劫走,有哪位英雄能慷慨以赴,屠龙救女,事成之后,无论美丑贫富,修为高低,都是云某人认可的女婿。”

    话音刚落,众人做鸟兽状离场。

    屠龙?!

    这两个字连想都不敢想,谁会不要命的去做,还不论修为高低,修为低的去屠头龙试试看,保准还没走到龙穴,人已经五马分尸,修为高的,除非脑子坏了,谁会甘冒奇险,为了只见过一面的女人将性命搭上?

    “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经不起考验,”看着迅速散开的人群,公仪林惋惜道:“曾经有一个机会摆在他们面前,他们却没有珍惜……”话说到这里,突然停下来:“咦,还有一个没走的。”

    这没走开的正是清河。

    公仪林挑眉:“怎么,阁下莫非想留下来做屠龙勇士?”

    清河缓缓走上高台,两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他应该是高高在上的一方,但对面的人支撑着脑袋,仰着头看他,神情一派慵懒,好像他才是被俯视的那个人。

    望着那副不可一世的姿态,清河道:“你这性子,该收敛些。”

    公仪林眨眨眼:“你懂什么,这叫外放的霸王之气。”

    “王八之气。”

    “霸王之气。”

    一片寂静,没有声音。

    公仪林站起身,抚平衣衫上的褶皱,摇头一副无奈的样子:“连斗嘴都不会,你这日子过得未免也太无趣,”说着他唇角弯了弯,“走吧。”

    “你不会走。”

    公仪林怔了一下,笑意带了几分真心:“你真要将凡事看得如此透彻?”

    清河定定道:“事实就是事实,隐瞒不了。”

    一句‘走吧’,自然不单指得是走下高台,走上随意一条街道,而是走出长门,来到长门后,需要筹谋的事情太多,有时计划赶不上变化,更多时候,公仪林会有一瞬间的心神俱疲,在凝青出现后,这种疲惫出现地更加频繁。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高台,又并肩走往街道。

    “你的精神状态不太好。”清河看了眼公仪林,对方的眼睛有几条血丝。

    等了一阵没有后文,公仪林失笑道:“说完这句话,难道不该劝我多休息,然后说几句安慰的话?”

    “这是人类的规矩?”清河皱眉。

    公仪林:“不成文的规矩,入乡随俗,好歹是人族的地盘,不如试着守一守人类规矩,虽然繁文缛节多了些,但有时细细观察有不少有意思的细节值得推敲。”

    守规矩?

    实力就是规矩,这是清河的认知,但看公仪林的神情渐渐放松,他没有刻意扫对方的兴,颇有些冥思苦想后道:“多睡觉。”

    公仪林:……

    清河:“不是你说没休息好,求我说的安慰话?”

    周围的小贩吆喝着,从冷清步入繁华,公仪林自听到这句话后就一直保持沉默,等到清河几乎将刚才的对话抛诸脑后,忽然听公仪林莫名其妙地说了句:“第一,我没求你。”

    “其次,睡觉两个字不是用在这种场合。”

    瞧着路边的小商小贩,有的男的卖东西,女的管账,再看看身边经过数个拖家带口的,公仪林忽然觉得,对方和自己一样单身了这么多年,是有原因的。

    前者四处惹祸,后者沟通障碍。

    话说公仪林是个耐不住寂寞的,走在路上一会儿碰碰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走着走着,还挑了个驴面面具戴在头上,快步走到前方,转过身看着清河,问:“好看么?”

    “不好看。”

    两人朝前走了几步,清河忽然又补充道:“很丑。”

    公仪林:……

    这是他第一次发现,两人之间除了眼神和平交流外,一旦转成语言,就完全不在一个世界,一个过于圆滑,一个耿直冷硬过了头。

    “语言是一门艺术。”公仪林觉得自己有必要给他上门课。

    清河停下脚步,伸手取下公仪林面上的驴面面具,期间小拇指刚好掠过对方的鬓角,公仪林有些不自然地别过头,就听身前人开口道:“这样好很多。”

    目光,神情一目了然。

    公仪林咳嗽一声,甩开刚才的不自然,继续道:“有时候说话讲究三分真实,七分模糊,当然对于你肯定不可能做到,至少在有些事上转化一下措辞,比如你看对方不顺眼,就称赞他的衣着,实在不行,就贬低另一个你更讨厌的。”说完他侧脸望着清河,“明白不?”

    清河没有回答,微微颔首,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

    过了一小会儿,公仪林装似不经意道:“你觉得胎生的怎么样?”

    清河:“比寄生的好。”

    “……”

    清河:“按照你的说话艺术,贬低另一个更讨厌的。”

    长长呼出一口气,公仪林脸上的笑容僵硬,发自肺腑道:“其实用眼神交流也挺好。”

    打从一开始,清河就没准备耗费时间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公仪林走了几步明白过来,似笑非笑道:“你是故意的。”

    清河眼底有一丝极淡的笑意,嘴上仍道:“你该学着安静。”

    公仪林佯怒:“我怎么觉得你是在教我如何和你相处?”

    清河似乎有些诧异:“你竟反应过来了。”

    “心平气和,心平气和,”心里将这句话念了十遍,又默默背了一遍《清心咒》,公仪林方才平静下来,道理讲不通,就只能谈正事,抛开刚才的小插曲,他的神情变得认真起来:“原本准备通过比武招亲笼络个能用的人,最主要的是能打探一下长门年轻一辈的实力,现在看来是我想的过于简单,今天来的有几个实力还算不错,但真正隐世世家或是炼器名家却没有到场。”

    清河:“不来是一件好事,你那张人|皮面具虽然能唬住大部分人的眼睛,但真正的高手,却是瞒不过。”他忽然道:“羽皇的女儿也来到长门,想必她的手里握有你想要的信息。”

    公仪林下意识地摇头,清河看见这个动作内心生出几分愉悦。

    “凝青和我不是同路之人,虽然只有短短一年,但她天生聪慧,许多东西我只教了她一遍或是点出一些门道,她就能自己掌握其中的精髓。”公仪林正色道:“虽然只有一小部分,却足以让我对她产生防备。”

    他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警惕和自己处事方式一样的人,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影响清河,让清河受自己说话行为方式的影响,哪怕单单是受到一点影响,他也能够将对方划分到一个范围里,而不是出于一条不清不楚的灰色边界。

    失策后,公仪林不由轻叹一声。

    “你要的消息。”清河冷不丁来了一句,将还沉寂在莫名情绪中的人唤醒。

    公仪林微怔,尔后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从炼器铺走出的黑衣男子很是眼熟,冷峻的面庞,凌厉的双眼,还有冰冷的目光。

    “龙绍?”公仪林微微蹙眉,喃喃道:“他怎么会来这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