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仙之乡村笔仙 > 第69章 天元之祸

第69章 天元之祸

推荐阅读:重生之特工女仙重生女修真记一念永恒九仙图少年医仙斗战狂潮人皇纪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公仪林虽言操纵法器更好,但清河本身没有飞行法器,确切而言,鲲鹏一族在天空上绝对的凌驾力,让他也瞧不起靠用灵气控制的飞行法器,公仪林只得认命地迈开两条腿随他穿街走巷。

    “到了。”

    就在公仪林准备撩袖子不干走人,清河停下脚步,忽然道。

    公仪林随之步伐停下,定睛一看,念道:“堵鄂门。”他侧过脸看着清河,眉宇轻蹙,“长门由十大炼器师家族共同主持秩序,每个家族派出一名长老代表家族参与长门大事的商讨,堵鄂门相当于长门暗地里的刑罚阁,不过每年长门的炼器师大比也是堵鄂门主持,奖品丰厚。”微微停顿一下,他移开目光,重新看向这看似气势恢宏的牌匾,“你该不是怀疑上次天苑长老无故袭杀于我,是和堵鄂门有关?”

    清河:“猜测再多,纯属推断,我这次来,便是证实。”

    天苑自然有他获取情报的渠道,清河不会无的放矢,公仪林义正言辞道:“虽然我不清楚你收到了什么消息,但我敢说这堵鄂门一定不是个好地方。”

    清河眉峰轻挑,“哦?”

    “堵鄂门,‘鄂’本身就有正直之意,在前面加上一个‘堵’字,不知起名字的人是何用意。”公仪林看样子很不待见这个名字,直言道:“要不要进去看看?”

    “十大长老,其中有一个长老的儿子前些年娶了纳兰家三公子的女儿,你确定要去看看?”

    ‘看看’二字咬的有些重,似乎在提醒公仪林什么。

    公仪林这才反应过来,记起自己好像前不久才宰了纳兰家这一辈最受瞩目的纳兰逸皇,左手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贵人多忘事,你瞧我这记性,一不小心就给忘了,哈哈,哈哈哈。”

    清河:……

    笑了几声,也觉得无人捧场有些尴尬,公仪林停下来,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纳兰家以画入道,对人的构造,骨骼更是了解的细致入微,我这幅‘尊容’也不知有几成可能瞒过他们。”

    “看来你也察觉到了。”清河淡淡道。

    公仪林收起了玩笑的面孔,难得正经了起来:“纳兰家也算有些势力的,但纳兰逸皇死了的这些日子,不见他们有什么大动作,就有些奇怪了,长门繁荣的背后本身就是各路势力交集,纷乱无比,如今凝青的到来,让这局面更加扑朔迷离。”

    “羽皇虽然如今看来大权在握,但昔年妖族内部动荡,火鸟一族为争皇位,兄弟反目,相互厮杀,羽皇更是被下蛊,险些一命呜呼。”

    公仪林倒是第一次闻此辛秘,凝青对从前的事情多是三缄其口,“蛊易种难解,但看羽皇如今的实力,蛊不但解了,还没有留下后患。”

    清河:“你难道不想知道是谁绷住羽皇解了蛊?”

    公仪林微微一怔,后道:“世上有如此能力的人屈指可数,我所知道的就有一个。”他缓缓开口:“我的九师兄,李星宗。”

    清河提醒他,“还有一个。”

    公仪林眸光一闪,“你是指……蛊王?”

    蛊王,蛊身万虫王,任凭世上再厉害的蛊毒,只要没有断气,对蛊王来说,化解都是轻而易举之事,对于万蛊之王,除了它自己的毒,天下何毒能入其眼?

    清河:“想来羽皇这次来长门,不止为了寻女,顺道拜访一下故人也在情理之中。”

    ……

    事情正如清河料想,此时在几十里外,紫晶龙王面带不喜,竖瞳冷冷盯着主动登门的两位不速之客

    三人隐隐呈现对峙的局面。

    当然,主角是紫晶龙王和羽皇,凝青的修为远不达他们的层次,安静地立在一旁。

    恰逢扶桑树的绿叶上爬下一只肉乎乎的虫子,落地摇身一变,成为颠倒众生美男子的模样,“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说龙王大人,你又惹回来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刻意上扬的语调,还有看好戏的神情,紫晶龙王却是一点也没有恼怒,还生出一分笑意,“你终于愿意化为人形。”

    要知道,自从骑到龙背上,蛊王便立马化作了虫子模样,死活不肯变回来,紫晶龙王问其原因,后者大言不惭道:“便宜主人常说,就算是一只虫子,也要守身如玉。”

    因为这句话,紫晶龙王心中默默给公仪林记上一笔小黑账。

    蛊王擦擦眼睛,眼角上挑,带着几分春意,“哪里来的这么标志的小姑娘,细看还有几分面熟。”

    被他望着的凝青施施然上前,盈盈一拜,“青儿见过碧叔叔。”

    蛊王被他这一拜吓得后退一步,险些化为虫子模样,挥挥手,“谁是你碧叔叔,快,小丫头片子闪一边去。”

    凝青没有再上前,幽幽叹口气,“时过境迁,原来失忆竟能连人的性子都改变。”

    她对方碧仅仅见过一次面,但当时站在湖边吹奏长笛的男子,还是给她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那时梨花朵朵落,悠悠笛音,湖面起波澜,男子回眸,便是倾倒众生,连女子都要嫉妒失色。

    可面前的人,与那人一模一样的面容,神态又完全不同,像是受到惊吓的小虫子,躲在绿叶后。

    紫晶龙王走过去,不着痕迹地挡在蛊王身前,“给你们一个机会,说明来意,否则本座还真想领教一下火鸟一族闻名于世的烈焰斩。”

    蛊王从他身后探出个脑袋,狐假虎威道:“听到没有,再不说话,他弄死你们。”

    凝青失笑。

    一百多年足够她查到很多事,所谓缘分纠缠,因果交汇,当真是再神奇不过的事,她不由想到当初跟在公仪林身边,后者红衣飘飘,对年幼的她曾言:“万古浮生梦,谁为王?四海八荒,天道主命。”

    “天道主命。”凝青闭上眼喃喃低念一遍,睁眼时,方道:“我和父王只是前来探望故人,龙王不必抱有敌意。”

    羽皇看着爱女怅然若失的神色,便知她是想到了不该想之人,对着紫晶龙王沉声道:“若是想了解方碧的过去,还是请我们进去的好。”

    此时的羽皇完全没有第一次出现在公仪林算命摊前沧桑智者的模样,宽大的袖袍鼓风吹动,王者形象显露无遗。

    方碧。

    这个名字不知何时成了紫晶龙王心头的一根刺,他想了解这个人的过去,想知道怎样的经历才能孕育出一个如此高贵倔强的灵魂,但方碧的过去和另一个名字牢牢捆绑。

    没等紫晶龙王开口,方碧便向左移开一步,露出半边身子,“你们进来好了。”

    闻言紫晶龙王深深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开口。

    话已经说出口,蛊王才反应过来方才自己急不可耐的样子有点伤人,不由有些忐忑的看了眼紫晶龙王,毕竟这是这头龙的地盘,万一他不高兴,将自己丢出去怎么办?

    要知道他的便宜主人现在可是身上没什么钱,它可不想跟着睡大街,比武招亲时毫不犹豫跟紫晶龙王跑也是这个原因。

    紫晶龙王自然是感觉到那不时偷瞄自己的小眼神,刚开始的几分气恼也彻底散去,他斜眼看着蛊王,后者立马别开目光,装作赏花赏月赏脚下的黄土地,这么一低头,完美错过了紫晶龙昂唇角的笑意。

    几人刚到院子中,蛊王就彻底忘记刚才的窘态,激动道:“快跟我说说我的过去,是不是呼风唤雨的大人物。”

    他一心想追随李星宗征战天下,若是自己以前有个牛逼哄哄的身份,简直是再完美不过!

    羽皇坐下,看着手舞足蹈的蛊王,“的确是性格迥异的两个人。”

    昔年公子碧,沉默寡言,曲动魔都,和眼前说话眉飞色舞的完全是两个人,一个人若是能抛下所有过往重头来过,不知是幸还是悲?

    他看了一眼凝青,后者微微颔首,“故事很长,还是我来说为好。”

    蛊王耸耸肩,“除了我神勇的那部分,其他都可以掠过不要。”

    凝青失笑,待空气完全安静下来,朱唇微启:“修真界纷纷扰扰无数,但真要说能让人记忆犹新的只有四件事,一为千年前的天元之祸,绝代天骄离奇发疯,各大门派联手将其镇压诛杀;二是三百年前,天苑掌门坐化前将掌门之位传位于资历最浅的清河,三乃第三次人魔战争爆发,受战争波及妖族内部动荡;最后一件便是,三十年前,神梦谷谷主以燃烧元神为代价,窥得天机,留下‘仙缘’二字,如今大陆上各大宗派深受这两字影响,挑选弟子时更注重气运。”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故事便要从这第三件事说起,人魔大战终结,一个新的纪元开启。”

    “各大妖族不少老妖王战死,群妖无主,火鸟一族也是如此,火鸟王受到人魔大战的牵连战死后,火鸟一族必然要推举出一位新王,当时,族中呼声最高的便是我父王还有我的叔父,最终我父王侥幸取得胜利。叔父不死心,设计给父王下蛊,父王寻解期间,又发动政变,派亲卫妖兵追杀于我,而当时提供我踪迹的,正是昔日好友。”

    “我当时年幼,被亲朋好友背叛,万念俱灰时,碰见了爷……呃,碰到了你口中的便宜主人。”

    蛊王双目瞪圆,“那混账什么时候还会大发善心去救人。”

    凝青含笑道:“也许是我命不该绝,而我的父王,则机缘巧合认识了以毒闻名于天下的李星宗。”

    蛊王越听越觉得离奇,“世间竟有如此巧合之事,便宜主人救了你,原主人又救了你父亲。”

    “救了我父亲的并非李星宗,”凝青打断他,“是你。”

    蛊王漂亮的眉头皱起,“我没有救过什么人。”

    倒是陪着便宜主人杀了好几个。

    “当时你还是名动魔都的公子碧,并没有认什么人为主,至于你和龙绍之间发生的纠葛我也有所耳闻,李长安殒命后,你心灰意冷下只身赴死,却被李星宗所救,再度醒来,前尘尽数忘记,大概是雏鸟情节,便跟在李星宗身边,后来李星宗又叫你跟在那人身边,护他安危。”

    闻言,一直默不作声的紫晶龙王冷笑一声,“若那叫李长安的真的死了,对他而言正是机会,怎么会傻到去赴死?”

    “机会么?”凝青喃喃重复一遍,又摇头,“的确是个机会,在对方最心灰意冷的时候陪伴左右,龙绍回心转意也不是不可能,当日我第一次见到碧叔叔,也曾问过这句话,这是个机会,为何不把握?”

    “他只说了一句,”她看着方碧,眼前蛊王还带着几分天真的容颜和昔年萧索的目光交汇——

    “活着的时候尚且争不过,更何况在人死后?”

    不是不想争,不能争,而是单纯的争不过罢了,人已死,万事休,如何争?

    紫晶龙王目光陡然一凝,即便是再铁石心肠的人,听到这句话后,都不免生出几分戚然,有如此觉悟,该是何等痴情?他垂眸,万幸,龙绍移情别恋,何其有幸,他遇到了现在的方碧,一个完全崭新的新身份,心里只记得自己蛊王的身份,只惦念着征战天下这种不切实际的美梦。

    蛊王安静片刻,奇怪的是他的理智却是无比清醒,“你的故事漏洞太多,原主人不是多管闲事之人,一心专注于钻研毒道,为何要出手救我?”

    “上面说的事实,而对于你问题的回答,只是我个人的猜测。”

    “是什么?”蛊王盯着她。

    凝青没有立刻回答,莫名道:“这个可能怕是他也没有想到过,”说着嗤笑一声,“也是,那人活得如此现实,什么事情都会从各个方面分析,讲究线索,讲究眼睛看到的。”

    她口中的‘他’,虽然没有提起名字,在场所有听众却都知道是谁,凝青从来没有掩盖过她对公仪林特殊的迷恋,“这样看问题最是理智透彻,却也容易忽视一些很明显的东西。”左手托着香腮,“不过,怕是过不了多久,凭借他的聪明,不难想到。”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