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仙之乡村笔仙 > 第73章 天元之祸

第73章 天元之祸

推荐阅读:重生之特工女仙一念永恒少年医仙重生女修真记斗战狂潮全职修仙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阵阴风飘过。

    屋内静得没有一点声响,清河放下手中执起的毛笔,自嘲地笑了下,怎么会竟将那人的戏言当真?他走到窗边,就要打开紧紧阖住的窗户,刚露出一丝缝隙——

    ‘砰’!

    一声巨响,窗户重新关上,因为剧烈地震动,一些细碎的木屑随之落下。清河微微眯眼,屋内依旧空荡荡的,除了他空无一人,他却诡异地感觉到好像多了一个人,脊背后方凉飕飕的,一只看不见手不知何时从他的脖颈后方缠绕至喉头,用力卡紧。

    清河没有丝毫慌乱,指尖冒出一点青色的幽芒,就要点在那只手上,就在此时,层层水浪仿佛突然没入屋中,流淌在每一个角落,所有的家具,装饰随着水流滋润,在空间中渐渐扭曲,安静简单的屋子不再,转而代之的是青山绿水,风景如画。

    一步踏出,世界渐渐变得清楚,雄壮的山脉,孤立的悬崖,还有时不时飞过的蝴蝶,宣告着这个世界的与世无争。

    修长冰冷的双手变成肉乎乎的小粉拳,低头看着身上,桃粉色的小袍子,金缕编织的厚底小软鞋,清河发现无法运气飞行,便快步走到河边,河水里倒映着一张粉妆玉琢的小脸,眉眼精致如画,这副面容,明显不属于他。

    似乎有几分熟悉。

    清河闭眼想了几秒,五官轮廓在他脑海中慢慢放大,渐渐和一个人的容颜有些重合。

    “小林子。”

    远远地有人叫了声,他睁开眼,看到一道身影慢慢靠近,身穿白衣的男子,俊朗儒雅,一身风骨,白衣男子伸出手在他头上摸了摸,清河厌恶地别开头。

    男子丝毫不在意,仿佛已经习惯了似的,轻笑道:“是不是等了很久?”

    “还好。”两个字不受控制地脱口而出,清河有一瞬间的惊讶,他的肢体动作,语言并没有遵循脑内下达的命令,反倒像是被|操纵的木偶一般,一举一动都是提前布置好的。

    清河迅速冷静下来,分析目前的情况,现在的他,似乎附身在幼时的公仪林身上,眼前的一切很有可能是幻象,只是尚不知道如何走出去。

    “走吧。”白衣男子牵起他的手,清河妄图甩开,却是无济于事,只能随着他一步步翻山越岭,走到一半时,白衣男子忽然停下脚步,“沿途风光虽然好,但走多了也让人觉得乏惫。”

    话音落下,清河的身子被一股大力卷起,踏在一片水雾凝聚的白云上,四周看上去绵软无力,脚下却如履平地,正当他的目光凝聚在周遭时,这片白云突然凌空而起,骤然前行,如同一叶孤舟驶向广阔的海面。

    很快的,脚下原本巍峨的山脉凝聚成弯弯曲曲的曲线,从天空看去,隐隐有一个山门坐落在不远处最高峰上,山峰高耸入云,周围隐隐约约可以看出布了严密的阵法。

    “好看么?”耳边响起一道声音。

    清河依旧冷着一张脸,好像这具身体的主人只有这一个表情:“尚可。”说完后,小手伸出,“我要的东西呢?”

    “别急,”白衣男子看上去极具耐心:“你还太小,七丧剑煞气太浓,现在的你,没有办法完全掌握,强行运剑,反会被剑的煞气吞噬。”

    原来公仪林还真有从小练剑的想法,清河依旧无法操控自己的语言和身体,只能机械地继续随着仿佛被安排好的台词开口:“我现在就要。”

    “这样么,”白衣男子摸摸下巴,手搭在他的肩上,“倒是有一条捷径。”

    清河刚准备说些什么,便感到胸前一阵尖锐的疼痛,迅速且突兀,他不由低下头,粉色的小袍子先是沾染一滴血,像是梅花,尔后梅花渐渐绽放,一瞬间爆裂,无数的鲜血从胸前的窟窿流出,那根穿破自己心脏的手指抽出,只有指甲尖的部分沾染了些血迹。

    白衣男子拭干手上的血迹,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似的说道:“凝聚鬼修之身,掌握阴阳之力,若是你能做到,便能‘死而复生’,成功掌控七丧剑,若是做不到,这片山脉便是你的埋骨处。”

    从云端坠落是什么感觉?

    清河从前只翱翔在天空中,从来没有想过这种画面,周围所有的一切都随着他快速坠落,他却能清楚地看见一个人站在白云上,那人漠然俯视着他,沉入崖底。

    一声闷哼,全身上下的骨骼全被震碎,清河努力睁开眼睛,疼痛渐渐消失,周围的景致陌生又熟悉,他慢慢支撑起身,站在一片青草地上,有些纳闷地检查着这具身体,胸前刚刚被穿破的血洞已经不再,连血的痕迹都没剩下一星半点。

    “小林子。”

    他骤然抬头,远处一白衣男子走到他身侧,摸摸他的头,又是条件反射地闪躲,“是不是等了很久?”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语调。

    清河无力抗拒,又随之走到半山腰,踏上那片水雾凝聚的云彩,再次被穿破心脏摔落悬崖。

    没有丝毫逻辑的重复,人的神态举动也是固定,清河几乎可以肯定这是一出高明的幻境,再高明的阵法也有阵眼,再高明的幻术必然也会有破绽,他没有再将注意力放在白衣男子身上,而是密切注意注意周围的景象,参悟这片幻境的‘阵眼’

    当经历过六次死亡,第七次站在白云上,他伸出手,再次说出那句话:“我现在就要。”

    只是这次,他没有等白衣男子说出后一句话,五指成爪,没有丝毫迟疑,直接没入胸腔,掏出一颗还在跳动的心脏,抛下云端。

    随着他整个心室只剩下一个血洞,眼前看见的景象越来越模糊,白衣男子似笑非笑的脸庞随着脚下水雾凝聚的白云一齐破碎,整个世界随之分崩离析,所有能看见的地方都渐渐坍塌。

    青山绿水不再,依旧是修长冰冷的双手,他还站在原地,寸步未挪,房间里任何东西都有没有改变,地面干净,哪里还能看得见水流,唯一有所变化的是,是窗前多了一道拉长的黑影,只能看出是一个人的轮廓,夜晚看来,十分骇人。

    清河却毫无所惧,坐下来与之交谈:“幻境制造的堪称天|衣无缝,将阵眼放在‘本体’上,是最成功的地方,也是一大败笔。”

    若是能下狠心,就不难走出幻境。

    黑影延伸到桌边,模糊的身影逐步消失,公仪林的容貌逐渐清晰,他给自己倒了杯白水,却没有直接喝:“阵眼,无非落在天空,大地,或是人身上,但试问这世间能有几人刻意毫不犹豫地杀死自己。”

    白皙的手指沾了些水,在桌上轻轻转了一圈,一个完美的圆就此形成,只听他轻轻念道:“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

    清河抬头,恰好看到公仪林垂眸,眼波流转,这句话在他口中带着无形的蛊惑,仿佛能将人的魂勾去,“我讨厌回忆那一段记忆。”公仪林缓缓道:“从前也有好几个人问过我同样的问题,他们中没有一个活着从幻境中走出。”

    “幻境里的那个人,他是谁?”沉默半晌,清河问道。

    只有用真实的回忆加上高明的幻术,才能布下如此精妙的幻境,他毫不怀疑,那是公仪林曾经经历过的。

    公仪林唇角一勾,抬眼看他,自带风流:“我的大师兄,你可以将他看作,成就我的人。”

    “他杀了你。”清河陈述事实。

    “非他本意,”公仪林直起身子:“至少不是因为他当时说出的那荒唐的理由。”

    清河能感受到,眼前的人对他口中的大师兄很是敬重,他觉得有些可笑,怎么会有人在被视作至亲之人一指灭杀后,还替对方找借口。

    似乎看出他心中所想,公仪林支着头静静看着他,噗嗤一声笑出来:“大师兄是走一步能想之后千百步怎么走的人,而且极其护短,看人不是看一时所见,况且后来我不是也成功凝聚鬼修身,那段时日浑浑噩噩,意识几乎消散在天地间,但我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精血护住我的神魂不灭。”

    清河轻轻蹙眉。

    公仪林摇晃着杯中的白水,看着里面震荡起的浮波,“如果有天你一剑杀了我,我也会为你寻个借口。”

    两人的视线交汇,对方视线很是严肃,公仪林摆摆食指:“说笑的,这世上能杀了我的人,要么死了,要么还没出生。”

    他站起身子,脚下很轻,仿佛浮在半空中,这只是他的一道元神,至于本体,不知在长门的哪个地方,清河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原因,他杀你的原因。”

    公仪林回过头来,微微一耸肩:“不清楚。”眼见后者的眉头要皱得更深,他补充道:“我没问过。”

    信人便不疑。

    多少人难以做到的一点,却出现在一个可以称作狡诈之徒的身上,清河忽然有些嫉妒那个幻境中见到的白衣男子,想将这份信人掠夺到自己身上,若是有朝一日,这双风流的桃花眼用认真的目光牢牢锁定在他身上,不知是何种风情?

    眼见那道元神就要消散,他骤然开口:“你现在在那里?”

    公仪林眨眨眼:“一个亡命之徒,当然是隐蔽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他摊手:“傀儡门的弟子这几日也在长门集结,过早暴露行踪对我百害而无一利。”

    清河手在桌上轻轻敲击:“我收到消息,最近想要你消息的人不少,其中还有几个看上去应该同你毫无交集之人,比如…狂刀门的周天北,玄冰宫传人上官语冰,还有最近声名鹊起的一些门派天才。”

    公仪林想到之前李星宗交到自己手上的名册,眼中寒芒一闪:“有时你不去惹麻烦,麻烦也会自动找上门。”

    “你知道就好。”

    公仪林笑容带着些轻蔑:“非常时刻就要用些非常办法,一一等着这些人找上门是傻子才会做得事情。”

    清河见他这副样子,就知道他必然在打什么坏主意。

    果然,公仪林用着阴森森的语气开口,“毒这种东西,往往能起到一劳永逸的效果,我虽然不擅长用毒,却有一只能驭千万毒虫的蛊王……”话说到一半,他突然停下,咬牙切齿道:“那只嫌贫爱富的死虫子,一旦跑出去就不知道自己爬回来。”

    实际上,蛊王在离开公仪林的日子里过得相当滋润,不用坑蒙拐骗就能有免费的房子住,免费的食物吃,虫生不能更美满,如果能掠过那些诡异的梦境,和时不时心中无端升起的酸涩感,他觉得自己陪着原主人征战天下、称王称霸的梦想,便会在这样的日子中渐渐腐蚀,枯萎。

    头上的树叶沙沙作响,蛊王眼睛眯成一条缝,望着不知何时坐到身旁树枝上的紫晶龙王,语气很是感慨:“能在这几百棵树,成千上万的绿叶中找到我的存在,你也是伟大的存在。”

    紫晶龙王语气轻飘飘的来了一句:“不难,你比较胖。”

    “……”

    紫晶龙王亲自示范了一个错误的撩汉方式,并且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此后长达一炷香的时间,任凭他如何有意无意地刷存在感,蛊王都没正眼瞧他一眼。

    这场单方面的冷战持续到最后,以紫晶龙王一句‘明天的食物自己负责’为告终,蛊王顷刻间转换了态度,尾巴轻轻抽了下紫晶龙王的袍子,尔后勾了勾,转成一个小圆圈卖个萌,讨好地看着他。

    ……紫晶龙王真心觉得这个变脸的速度是受公仪林的影响,心里又默默记下一笔小黑账。

    “你难道没有发现最近我都瘦了。”蛊王抱怨的嘟囔一句。

    紫晶龙王看着那粗了一圈的小尾巴,发扬沉默是金的美德,没有拆穿。

    深深叹了口气,蛊王变本加厉卖弄自己博同情的尾巴尖,“我简直心疼我自己。”抖抖肉乎乎的身子,蛊王纳闷地看着紫晶龙王,“你怎么不说话?”

    紫晶龙王想了想,含蓄道:“本座只是心疼自己的耳朵。”

    蛊王:“忠言逆耳利于行,”他诚恳建议道:“所以你要对我加倍的好,至少伙食得管够。”

    闻言紫晶龙王心中一动,指尖戳了戳晶莹剔透的虫身,蛊王不满地摇了摇身体,他方才停下这种恶趣味,“明天起给你加餐。”

    蛊王听见他的保证,兴奋地身子弯出一个弧度。

    紫晶龙王看着这一幕含笑不语,当然要喂好,养肥了才能吃。

    可惜现在蛊王还没有看透龙族性yin的本质特征,它只关注眼下的利益,比如明天吃什么,有什么好事会发生,在这一点上它同公仪林完全不同,哪怕是知道要发生什么,也是顺其自然,不施加外力进行干扰。与其让他为未来建造一副蓝图,他宁愿想想明天的太阳是否照常升起。

    公仪林则恰恰相反,他能预测天地大势,对任何一件事都进行精密的部署,事前便想到所有的可能性,制定应急方案,在他手中,十件事能成,绝对每一件都少不了人为的干预和推动。

    伙食有了保障,蛊王身子一瘫,趴在树叶上,懒洋洋地眯着眼,开始独自瞎捉摸紫晶龙王每次是怎样找到它的踪迹。

    时间他们中间慢慢流淌,谁也没有打破这份静谧,直至天空中飘落第一滴雨珠,随之而来开始降落的小雨,淅淅沥沥地坠在叶子上,蛊王感受雨水溅起的水花在身上绽放,享受难得的凉爽。

    紫晶龙王:“既然能化形,为什么不化?”

    蛊王摇摇头:“一来又不是人山人海,缺少观众,更重要的是像我这般玉树临风,万一让别人自惭形秽怎么办?”

    其实这话说出来未免包含着一些安慰自己的心思,原本蛊王以为自己的化形必定是英俊潇洒,俊朗刚毅的冷酷男,谁料真相如此残忍,化形后却是如同一个弱柳扶风的女子。

    夜凄凉,雨潇潇。

    冷风卷起紫晶龙王的袖袍,他今天外面穿着一件宽大的斗篷,一头妖异的紫发在月光下凌乱飘扬,格外妖媚,“如果你现在你化成人形,本座便告诉你每次寻到你的方法。”

    蛊王眼中亮闪闪的,“当真?”

    好奇心总能轻易击碎理智和原则这种自己给自己制定的条条框框。

    紫晶龙王颔首。

    几乎在他点头的一瞬间,原本空荡荡的身边升起光幕,光芒散去后,骤然多出一人,一身绿衣,最令人称奇的是那张格外美丽的容颜,短暂的呼吸间就能惑人心神。

    “现在…可以说了。”蛊王坐在他身边,随手摘了片叶子放在唇边随意吹了一曲小调,悠扬悦耳,仿佛三月飞花。

    雨落后的夜晚,总是多了一份秋意和诗意,紫晶龙王褪下自己的斗篷,自然地搭在蛊王身上,他的身形本就要比蛊王高大一些,完美地将对方的身体罩在斗篷下,蛊王的脸在这件不合身的斗篷衬托下,显得更加精致小巧。

    他低头,系上带子的一刻在蛊王耳边轻声道:“这个动作,我想做很久了。”

    温热的呼吸,耳侧的肌肤变得滚烫,蛊王一时间不知要将手放在哪里,只能别过目光,减轻一些尴尬和酸楚,冥冥中,他好像生出一分释然。

    不知哪来的勇气,它猛地抬头,险些和紫晶龙王的额头重重撞在一起,它浑然没有察觉到,脱口而出道:“遮风挡雨,固然安稳美好,只是我不需要。”

    说完,心中像是一块重石落地,如果凭空出现一个人,对你不计较,没有缘由的好,它心再宽,也做不到心安理得地接受。

    “你误会了。”紫晶龙王放下手,开口道。

    一时间蛊王的心中说不出是坦然还是失落。

    “山雨欲来,”紫晶龙王道:“你既不能独善其身,本座便同你风雨同舟,至于遮风挡雨…本座的眼光还不至于看上那么弱小的存在。”

    蛊王心中一震,眼角的余光扫到紫晶龙王英俊的侧脸,蓦然想到公仪林很久之前无意间说的一句话:情话绕耳,山盟海誓远比不上携手共进。

    话说开了,便不能再嬉笑闹腾,装傻充愣,蛊王现在却不想立刻面对,用了最常见的方式,将话题引向另一个方向:“你方才不是说要告诉我,每次是如何识破我藏在哪篇叶子后面。”

    紫晶龙王定定看着他,蛊王被他看得不太自然,重新化作一只虫子的模样,贴在叶面,不知是不是有了雨水的原因,它能清楚感知到绿叶中每一条脉络的走向,“不愿意说就算了。”

    是他心急了。

    紫晶龙王没有再逼他,手指轻轻在前方绿叶交缠的一处虚空一点,蛊王这才注意到,那周围的叶子全部都是有着大大小小的咬痕,没有一片完整的。

    “如果你能不那么贪吃,找起来便没这般容易。”

    又吃肉又食草,有时紫晶龙王都要怀疑它究竟是什么奇特的种族,还是说,只是它是这样。

    蛊王丝毫没有对这些被啃得七零八落叶子生出惭愧,理直气壮道:“嘴长在我身上,我爱咬哪里咬哪里。”

    爱咬哪里咬哪里?

    紫晶龙王嘴角旋即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随你。”

    ……

    不是所有的雨夜都能过得如紫晶龙王和蛊王一般惬意,至少现在公仪林不是。

    几粒饱满的种子摊在桌子上,这还是上次在不死圣地边飞尘给他的几颗种子,公仪林从前就对边飞尘种出的白菜很有兴趣,灵气充裕,吃下甚至堪比灵药,能帮助修士修行。

    只是公仪林目前研究非关农作物的种植,而是毒理,如何能让这颗种子长出的白菜带毒,让人毫无防备服下,才是他感兴趣的,也是现在迫切需要的。

    两指攥住浑圆的种子,对着灯光细细看了一阵,并没有想出什么好主意,要说下毒没有比让蛊王出场更加合适的选择,可惜他不了解名单上那些人真正的修为,在没有交过手之前,一切资料都可能被杜撰,冒然派蛊王出马,不是一个好主意。

    在公仪林琢磨如何害人的时刻,清河却在灯下细思其他事情,多数是和公仪林有关,不得不说,公仪林是一个很难被人忽视的人。更何况一路走来,炼化龙骨,阅尽山河好景,天苑还多出一尊仙傀,明明对方才是善于谋划的类型,看下来占便宜的却像是自己。

    砰砰砰,门被敲响。

    “进来。”清河收起思绪,出声道。

    进来的人穿着灰色长衫,肩头被薄雨浸湿,却没有丝毫在意。

    “有结果了?”清河望着来人,淡淡开口。

    蔚知摘下头上的斗笠:“之前收到的消息总会先一步泄露,果然是负责联络的人中出了个叛徒,费了点时间重新清理了下。”

    清河‘嗯’了声,“这种事情,你自己处理就好。”

    见他略有些心不在焉的状态,蔚知不由诧异:“可是天苑出了什么事?”

    清河摇头,猝不及防问道:“如果你无意间欠下一笔人情,怎么还最好?”

    “送一两件宝器。”蔚知毫不犹豫道。

    清河蹙眉,想到公仪林得寸进尺的性格,道:“以他的性格,要是知道有宝器相赠,说什么也会想办法为自己谋得五六件。”

    “竟这般贪心,”蔚知不知想到什么,开玩笑道:“五六件宝器,还个人情太不划算,如果是个女子,干脆掌教娶了她算了。”

    “娶了他?”清河目光微闪:“那岂不是成了冥婚。”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